第三百二十七章?一匹新的獨角獸企業

翌日。

陸海黑着眼圈,離開趙又雪家,而他的腰更酸了,同時陸海也深刻意識到,爲什麼健身教練都要求動作放緩,不要太快。

這是有一定道理的。

同一個鍛鍊姿勢,做的速度越慢,就越是吃力,比如俯臥撐,快速做的話,還可以使用下雙臂的肌肉彈性。

但要是放緩速度。

那就全都靠力量支撐了,自打昨晚嘗試過後,陸海又明白了一個道理,空有體力是不行的,力量也得跟得上才行。

於是,那閒置的5個點。

陸海全都加在了力量下,現在的他,力量值有17個點,感覺全身都充滿了力量,都忍不住想要跟金剛芭比來一次掰手腕。

不過陸海覺得,自己估計還是會輸得很慘,因爲金剛芭比估計是超越了人類範疇的生物,估計都可以跟黑猩猩血拼的那種。

而人類力量再大,也不可能大過猛獸,除了小白外,陸海對這羣原始人的定義,始終還處在“野獸”階段。

不過力量大漲後。陸海還真想去遊樂場測試一下,自己現在一拳能打出多大的力量來。

像拳王那樣八百多公斤,陸海是不敢想的,但給個一半也是不錯。

......

長尾海鮮批發市場。

【知魚海鮮】四個大字,如今成了這片區域最大的招牌,連帶着廣場上,都有它的宣傳廣告,從最初的一個廠。

如今已經擴展到兩個廠,人員從當初的3個人,擴展到現在的100多位,可以說是爆炸性的增長。

不過這裏有一半的人。

都是門店那邊的,經過半年的擴張,【老陸海鮮店】的實體門店達到了15家,平均每家店至少3個員工配置。

而到年底了。

趁着陸海這次回來,思達舉辦了一場所謂的【年終總結】,這一次所有的門店的店長,各個環節的負責人。

運輸負責人。

網店負責人。

樸樸同城配送業務負責人。

財務主管。

人事主管。

全都被叫來開會,而陸海自然也不能倖免,原本不想來的他,硬是給思達拖來了。

照他的話來講,作爲擁有整個公司85%股份的人,不來開會,實在有點說不過去。

會議室也比以前大很多。

可以容得下50多人,不過這次參會的人員在30人左右。

陸海被安排在了最中間的位置,而與會人員,還是有不少熟人的,阿貴、張胖子、媛媛姐,劉小泉,還有最早的那批骨幹。

現在他們都升上去了。

剩下的那些人,還真不太熟悉,不過陸海知道,他這家公司的財務、人事和運輸三個部門的主要負責人。

在老陸的建議下,分別從趙又雪媽媽家的裝修公司抽調了一個財政專員。

人事是從海帶廠調過來的。

運輸則是從養殖廠這邊過來的。

可以說,這家公司雖然是思達在運營,可幾乎全都是陸海的人。

很多時候,鑑於兄弟情義。

有些話很難開口。

但在這件事上,老陸扮了個黑臉,專程找了思達一趟,並跟他聊了很久,最後老陸給他的意見也很簡單。

放手去做,但人事不能碰。

思達也非常理解這點,很多事情,他拎的很清楚,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這家公司離開誰都可以,但就是離不開陸海的海鮮渠道。

會議上。

擁有百分之十股份的思達,坐在了他的左側,擁有百分之五股份的阿貴,則坐在了右側。

會議室裏的大多數人,對陳思達和李阿貴都已經很瞭解,一個激進,一個敦厚,大家比較怕陳總,都喜歡跟李總混在一起。

而中間這位一個月都見不到一次的甩手掌櫃,大家都很是好奇,會議室裏,有一半以上的骨幹,甚至都沒見過他。

今天一見,沒想非常的年輕,看起來也沒有思達副總那麼兇,面向倒是很溫和,有種平易近人的感覺,且還會對他們笑。

“這次會議,就由我代替陸總,做一次簡單的年度報告......”

思達總結了下當年的情況。

“從創業到現在,知魚漁業做到了爆炸性的增長......從最初的3個人,到現在132個同事......

我們經過過無數次磨難......

最困難時,甚至面臨着倒閉的危險,被惡意舉報過,網店也曾被惡意攻擊過......

但在陸總的英明指揮下,公司度過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機,現在請把最熱烈的掌聲,獻給我們的陸總。”

“啪啪啪~~~~”

陸海被搞的尷尬症都快犯了,他嚴重懷疑思達最近跟老陸他們接觸多了,玩起了形式主義這一套來。

思達作報告時。

陸海自己看着桌面上的那些年度報表,確實非常的不錯,每一項數據都清清楚楚,非常的規範,完全沒有弄虛作假。

而經過一年的發展。

某寶也變成了某貓,且還被評爲了【生鮮類十強店鋪】,某東的業績銷量,在同行裏也是遙遙領先。

年銷售額達到了2個多億。

總利潤共有6000萬這樣,不過大多用來支持思達的那個樸樸同城海鮮快遞業務了,就跟當初預測的一樣。

這塊業務是個吸金黑洞。

得不停地砸錢下去。

且由於該業務跟很多傳統漁業店鋪產生了競爭關係,目前雙方甚至打起了價格戰來,導致了荔城整海鮮價格下調了10個點。

可以這樣說。

這項業務站在了所有實體海鮮店鋪的對立面,一旦養成海鮮送貨上門的習慣後,大家就會減少去海鮮市場的次數。

而使用這個業務的人,大多數都是年輕人,而爲了爭取這部分用戶,樸樸同城海鮮配送,是免去所有配送費的。

也就是說。

所有配送費全都得由公司倒貼,實打實的賠錢賺吆喝的買賣的,不過這項業務的估值,卻高的可怕,甚至比老陸的海帶廠和他的養殖廠還要高。

未來“送貨上門”絕對是主流中的主流,這個是資本的一個普遍認識,尤其是對年輕人來講。

爲了這項業務,林樸一甚至計劃投資兩億,單獨用於這項業務,並增大配送類別和範圍。

思達貌似已經跟她約好,半個月後,林樸一會回到國內,然後雙方主要人員,要坐下來好好談一談。

除了範普創投外,也有很多投資公司看上了思達的這項業務,可由於之前,雙方合作的挺愉快,陸海就沒有接受其他公司伸出的橄欖枝。

這直接導致了,其他的投資公司,倒向了其他同樣擁有競爭力的公司,本地一家名爲日輝的大型連鎖超市,也跟着推出了同城配送業務。

預計接下來的半年。

在搶市場時,資本方都會變成燒錢模式,就如當初的快的打車和滴滴打車,小黃車與摩拜,以及現在的咖啡新貴小藍杯與傳統星巴克。

接下來,要拼的就是誰的錢多。

誰能撐到最後。

而陸海這邊最大的倚仗,則是探索空間裏的海鮮,他的海鮮質量明顯要優於別人。

無形中,就獲得更大的籌碼。

也就是說,在接下來這段燒錢的日子裏,如果陸海這家公司贏得了最終的勝利,那麼國內,將有可能產生一匹新的獨角獸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