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一定要注意安全

醫院門口。

林樸一拿着手上的那份DNA認證,整個人都快抓狂了,擼了不少頭髮下來。

爲什麼會這樣?

白白便宜那小混蛋了。

自己卻一點印象都沒有。

簡直就是血虧。

不過,最讓她感到頭疼的是,自己的記憶到底怎麼一回事,好像整整少了一個多月。

可這一個月,通過手機信息裏,她發現自己確實有跟他聯繫過,且還挺親密的,一起在青森縣待了挺長時間的。

一起入住了民宿四五次。

該不會之前就有吧。

林樸一頭真的很大。

不過更讓她好奇的是,陸海在青森縣購買了條延繩釣魚船,捕撈了非常多的藍鰭金槍魚。

根據雙方的協議,他還有一筆鉅款放在她這裏吃利息......

怎麼連重要的事情,都給忘記了。

昨天好像還是自己邀請他來別墅參加慶祝會的,可到底發生了啥?

她真的半點印象也沒有。

林樸一喝了口水,現在的她,頭真的很疼,該不會自己年紀輕輕,就得了老年健忘症吧。

自己的爺爺就有這個病。

該不會是遺傳吧!

......

而在海的另一頭。

陸海顫巍巍走下了飛機。

這次回來,由於碰到什麼空中管制,飛機硬生生在荔城上空盤旋了一個多小時。

每盤旋一圈時。

陸海都可以看到夏岐島。

他熟了,一共盤旋了七圈。

對於本來就有飛機恐懼症的陸海來說,簡直就是噩夢,就差發誓:老子以後打死也不坐飛機了。

頭頂天下踩地的陸海。

這才從恢復了過來,拉着一大堆行李箱過了海關,沒想出站的時候,竟有個戴着帽子的美女正在等自己。

她的眼神有點幽怨。

陸海看到她後,咧嘴笑着。

遇事不決,笑臉力學!

陸海上了又雪的那輛Mini車,他本打算開車的,結果又雪搖頭道:“你怕坐飛機,這次沒嚇壞吧。”

“還行。”陸海撓撓頭。

“要不寒假,我再帶你出去逛逛,多坐幾趟就習慣了。”

“再說吧。”陸海苦着一張臉。

“回你家,還是去我家?”趙又雪問。

“先去你家吧。”

“不怕我爸媽了。”

“這次我有備而來。”

“是不是給我買禮物了。”

“給你爸媽買的。”

“沒有我的。”

“你猜。”

“還用猜,肯定有唄,十有八九是化妝品和包包之類的吧。”

陸海尷尬笑了笑,女人的直覺還真是準,不過她漏了一些東西。

半小時後。

車停在了地下室,陸海坐電梯上了又雪家,說實在話,跟坐飛機比起來,見丈母孃和岳父,還是比較輕鬆的。

“小海,回來了啊。”

“叔叔好。”

“這次霓虹國出差還順利不。”坐在沙發上看黨報的趙麟斌問道。

“挺順利的。”

“聽說你那個養殖廠,這一年外貿出口做的不錯啊,都成了島上第一納稅大戶了,比你老爸還厲害啊。”

“沒有,路都是我爸幫鋪的,我就撿個功勞而已。”

“謙虛了啊,這段時間,你爸可沒少來我這吹牛逼,隱而不發,一鳴驚人,可以啊,又雪嫁給你,不虧。”

盯~~

趙麟斌剛說完,就看到了趙又雪的視線,瞬間拿起報紙把臉給擋了起來。

就在這時。

樓梯傳來了走路的聲音,一個穿着居家服,做面膜的女人,從樓上走了下來。

“小海,來了怎麼也不提前通知一聲,吃飯了沒有。”

“吃了。”

陸海說完,趕緊打開行李箱,掏出了一些護膚品出來:“姨,我這次出差,回來的時候,順手買了一些護膚品,你看看合不合適。”

“不用這麼麻煩的,都是自己人,買什麼買。”陳美媛說歸說,但看了下那些護膚品的牌子後。

臉上露出了笑容。

“小海,你怎麼知道,我用的是這些牌子,不會是又雪告訴你的吧。”

又雪愣住了。

她還真沒告訴他,不過陸海買的還真準,全都是老媽用的一些品牌,這些牌子在國內還不好買,一般只能代購。

而現在代購也不靠譜。

多數是老媽公司員工出差時,才叮囑買的,剛好這個月快用完了,陸海就給買來了,這也太湊巧了吧。

聊了幾句後。

陸海跟着趙又雪到了樓上她的房間。

“功課做得不錯啊,連我媽的護膚品都摸準了。”趙又雪說道。

“還行,別急,我也有給你帶禮物。”陸海打開了行李箱,將裏面的東西拿了出來,放在了趙又雪的手上。

看到這些東西後。

趙又雪直接傻眼了,臉突然變得很紅,真的好想掄起拳頭狠狠揍他一頓,這一天天腦袋裏都想些什麼啊。

趙又雪雖紅着臉,但還是將手上的東西,收到了自己的抽屜裏。

“晚上,這邊過夜嗎?”趙又雪問。

陸海點點頭,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戀愛,對於進又雪房間這事,陸海已經習以爲常了,都好幾次在這邊過夜了。

本來陸海想說,乾脆去酒店的,小別勝新婚嗎,一個月不見,甚是想念,也想驗證下這體力值點滿後。

自己到底有多厲害。

只是不知道爲啥,今天他的腰特別酸,按理來說,不應該這麼累才對,捕捉完金槍魚後,休息了一天了。

應該恢復了才對。

可今天他感覺,還真的是沒體啊,估計是坐飛機太緊張的緣故,現在放鬆下來,竟然有點睏意。

陸海跟趙又雪家裏人,吃了一頓晚餐,接着洗了澡,早早就爬牀上休息去了。

對於陸海的反應。

趙又雪也很是不解,穿着睡衣的她,側躺在他的身邊:“這趟出差很累嗎?”

“還行。”

“那邊現在很冷吧。”趙又雪剛纔就已經發現了,陸海的手腳腫了起來,且腳指頭那裏,好像有凍瘡的痕跡。

她捂着陸海的雙手,總感覺這雙手比一個月前,更加粗糙了和寬廣了,現在她可以肯定的是,這一個月陸海肯定沒少幹活。

“海上還挺冷的。”陸海回。

“你到海上去了,不會又去捕魚吧。”又雪驚道。

陸海點點頭,也沒有騙她,畢竟林樸一跟趙又雪是同一個小區的,還有她的微信,指不定哪天就給戳破了,還不如自己先招了。

“在那邊買了艘延繩釣魚船,捕撈了一些金槍魚,魚獲還不錯,把釣魚船的錢都給賺回來了。”

聽到這話時。

趙又雪眉頭微皺,緊緊握着陸海的手,咬牙說了一句:“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情。”

見她認真的樣子。

陸海點點頭。

“一定要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