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臭弟弟,你怎麼在我家

這次慶祝會大多數都是範普創投的員工,這邊的聚會相對簡單一點,並不像國內那麼注重儀式感。

非要找一家酒店。

拉上橫幅。

弄上LED,還要再請一些歌舞,據說有錢的公司,特麼還請明星來助場。

這次只是一次很普通的聚會。

大家一起BBQ。

就是燒烤的材料有點高級,全都是神戶和牛,一塊塊牛肉彷彿雪花一樣,非常的好看。

由於2002年霓虹國發現瘋牛病例後,國內地禁止進口霓虹國牛肉,直到幾個月前,才解除了這道禁令。

所以在這之前。

國內吃到的霓虹國和牛,可以說是全是假的,幾乎都是澳洲和牛假冒的。

除了牛肉,還有個師傅拿着到,正對給放置在庭院裏的那條500多斤的金槍魚做肉骨分離手術。

看到金槍魚後。

陸海嘴角抽了抽,昨晚剛剛吃的,今天特麼又來!!

和林樸一見面後。

她確實也沒騙自己,真的是在跟他細算每一條金槍魚的收入,扣除到那艘延繩釣魚船後。

陸海總計獲利1.35億元。

人情是人情,可錢的事情,還是要算清楚的,陸海並沒有直接把錢給划走,而是放在了林樸一這裏理財。

每個月有5釐的利息收入。

一個月能拿到70多萬的利息。

雖然不高,但好在一個穩字,至少比放在基金裏穩一些。

慶祝會上。

林樸一併沒有表明陸海的身份,更沒有說,那些生蠔還有藍鰭金槍魚,都是出自陸海之手。

陸海並不想張揚。

他只想默默賺錢就可以了,只是像他這種級別的帥哥,想低調估計有點難,場上不少女性同胞已經盯上了他。

陸海至今都有點慶幸。

謝老陸不“殺”之恩,看來兒子長得都像媽,還是有點道理的。

可還沒一會。

這些盯上陸海的女性同胞,全都主動放棄了,原因是她們的社長,竟然主動跟這個帥哥碰杯喝酒。

在宴會上,從來不主動找人喝酒的林樸一社長,這次竟對那個男人笑得那麼開心,讓她們這些做手下的,很是震驚!!

這個男人不簡單!

“不會是社長的對象吧!”

“好羨慕啊,不過他倆很配啊!”

底下的員工議論紛紛。

跟國內的不同,霓虹國的酒桌文化也很糟糕,很多女職員都很會喝酒,可能跟他們的職場環境有關。

據說一個霓虹國上班族,平均每個月花在喝酒交寄上的費用大約在四萬到五萬日幣之間,除了打好人際關係之外,這也是他們獲取公司重要情報的必要費用。

明天還要坐飛機的陸海。

這次只是簡單應對了下,宿醉坐飛機,估計會給難受死,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

這次只喝了一些梅酒的陸海,竟然暈的很快,且特別直接不省人事了。

這玩意酒精度數有那麼高嗎?

......

一覺醒來後。

陸海發現自己躺在了一張陌生的牀上,換上了一套蠶絲睡衣,牀非常大,房間也打理的很清楚。

晃了晃腦袋的陸海。

發現自己的頭,還稍微有點暈。

該不會是這一個太過操勞,導致他醉酒的吧,雖然體力上去了,但精神上的疲憊還是沒有消失的。

看了下窗外。

陸海發現這是林樸一的那套別墅,只是庭院都打掃乾淨了,那些人也都離開了。

陸海拿起手機看了下時間。

都已經中午12點了。

他訂的是下午四點的飛機,現在趕過去的話,應該還來得及的。

手機上有不少未接電話。

有三個都是櫻島麻衣打過來的,昨天自己並沒有回酒店入睡,且飛機的起飛時間很近了,自己的行李也還在酒店。

這個貼身管家,應該很着急了吧。

“不用着急,我馬上就回去。”陸海給她回了個信息。

起牀後的陸海。

意外感覺到渾身有點酸,腳步有些虛浮,這個感覺讓他稍稍皺起眉頭。

???

最讓陸海頭疼的是。

自己的衣服又跑哪裏去了,該不會又被人拿去洗了吧,不過陸海更在意的是。

誰扒了他的衣服。

還給他換上了睡衣。

該不會是這個別墅的女管家吧,陸海真的很蛋疼,這個情節怎麼有種似曾相識啊。

這次他已經沒喝多少酒了。

怎麼還是給醉了。

就在陸海打開門時,恰巧看到了披頭散髮的林樸一,她衣冠不整,一隻腳穿着拖鞋,一隻腳沒穿,非常邋遢的樣子。

最重要的是。

陸海看到她後,直接轉過了身,可能她忘記有客人的緣故,在家裏就放肆了點。

迷迷糊糊的林樸一發現陸海後,撓了撓頭:“臭弟弟,你怎麼在我家。”

剛說完。

整個人就像受到驚嚇的野貓一樣,瞬間炸毛,發出了驚叫聲,看了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拔腿就跑了。

大概兩分鍾後。

簡單綁了個馬尾,拿了根棒球棍來到了陸海的面前:“臭弟弟,給個解釋,你什麼時候來霓虹國的,怎麼住進我家裏的,你這身睡衣哪裏拿的?”

林樸一感覺要抓狂了!

一大早,就被走光了!

還被一個“陌生”男的,住進了自己的別墅裏,她現在腦海一團亂,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而陸海更是懵逼。

這林樸一演的哪齣戲啊!

不是她邀請自己到別墅裏的嗎,怎麼她自己不記得了,該不會是喝酒喝多,喝傻了吧!

“你邀請我來的。”

“放屁,我從不邀請男人到我的住所。”林樸一雙手緊握,很是生氣的樣子,雖然這個臭弟弟她不討厭,但她討厭這種冒昧來訪。

就在此時,別墅的女管家聽到聲音,拿着陸海的走了過來,並對着林樸一說道:“樸一社長,陸老闆是您昨天邀請過來的。”

林樸一愣在了當場。

這個女管家跟了她非常多年,不可能會撒謊,她抓了抓頭皮,這到底怎麼一回事啊!

而陸海看了下時間,不想再跟她廢話下去了:“你去洗把臉,好好醒醒酒,我要趕飛機,先走了啊。”

......

陸海離開後。

一頭霧水的林樸一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莫名感覺身體稍稍有些不適,有些地方有些痠痛,便脫下了衣服,對着鏡子看了起來。

眼神裏滿是震驚!!

她下意識地看了下臥室垃圾桶裏的東西,整個頭皮都快炸了。

她叫來了女管家,問了一些事情,然而昨天發生的事情,她一點印象都沒有,頭非常的暈,她不解地看着手機。

看着上面的時間。

還有那些信息。

感覺好像缺失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記憶一樣,不過更讓她抓狂的是,垃圾桶裏的東西,怎麼會有那麼多。

她在牀上瘋狂尋找着。

找到了一些東西,接着去陸海睡醒的那間客房,也找了一些東西出來。

雖然她完全不知道昨晚發生了啥,但想證明一件事情,還是挺很簡單,只要做一個DNA認證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