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準備回國

夜幕降臨。

陸海的延繩釣魚船出現在了現實世界,而一艘剛從附近經過的漁船,看着這艘突然出現在眼前的漁船。

猛地調轉了方向。

剛剛千鈞一髮!

差點就給撞了上去。

作爲一個有着三十多年開船經驗的老船長,他覺得自己的操作應該沒有錯,且剛剛船用海圖,並沒有這艘船的信息啊!

系統出錯了??

可讓老船長皺眉的是,他應該不會犯這種錯誤才對,自己居然離它這麼近了,才發現對方的漁船。

該不會是自己打盹了或者精神不集中。

“唉~~”

富堅老船長嘆息了聲,看來年紀可能太大了,得把船長位置讓給年輕人了。

......

陸海剛剛真給嚇了一跳,剛回到現實世界,就看到一艘漁船好像沒有發現他們一樣,朝他撞了過來。

由於系統的保護。

陸海回到現實世界後,會給周圍的空間造成一定的認知障礙,這段時間,陸海就跟隱形了一樣,大家無法發現他的存在。

這本是一個非常好的技能。

可也存在比較危險的情況。

就像剛纔那樣,對方無法發現他,開着船直接就衝過來了。

陸海突然覺得,如果這世上真有隱形人的話,估計最有可能的就是死於意外交通故事。

回到現實世界後。

陸海給林樸一打了個電話,最近這女人好像沒回東京,這一個月都在青森縣這邊待着。

根據她的彙報。

陸海這些金槍魚賣的非常好,總共出售的價格,足可以買五艘他那種級別的延繩釣魚船了。

由於這些金槍魚肉並沒有受到重金屬污染和微塑料污染。

所以賣的價格很高。

很多商鋪都搶着要。

而那條最大的八百多斤的藍鰭金槍魚在臺場的豐州市場,通過激烈的競價,最後竟然賣了5000萬日元的價格來。

換算一下,大概是三百二十萬RMB這樣。

而最騷的是。

購買者竟然是林樸一自己的公司。

自己賣自己拍!

直接把價格給炒了上去,另外還順便提升了她連鎖餐飲店的名氣。

順便把那批金槍魚價格給炒了上去。

順帶一點飢餓營銷和宣傳。

比如:機會難得,過了這村就沒這店,再也不可能有這麼好品質的金槍魚了之類的,甚至將該批金槍魚比喻成“82年的拉菲。”

一系列操作下來。

讓陸海直接跪在了地上。

興許真的是他太純潔了,只適合當個搬運工,不適合當商人,這些能當大老闆的,腦袋有哪個是正常的。

自己撐死也就提高一點價格賣。

林樸一則是將這個產品的價值最大化,甚至造成了哄搶的情況。

沒法比啊!

難怪有錢人會越來越有錢,因爲他們的腦子,本來就比較好使啊!

搬完金槍魚後。

陸海跟林樸一,又入住了那家民宿,這麼多天下來,都已經跟民宿老闆很熟悉了。

得知陸海明天就要離開青森。

老闆還特別熱情地請陸海吃了頓全魚宴,看着滿桌子的金槍魚,陸海想死的心都有了。

估計半年內。

陸海一點都不想再吃金槍魚了。

艱難吃完一頓晚餐後。

陸海又去泡了次溫泉,今天跟第一天到達青森一樣,天上飄着毛毛細雪,給大地鋪了一層白紗。

跟以往不同的是。

這一次林樸一併沒有過來的泡澡,而是在房間裏忙活着什麼,好像是在折騰老爸海帶廠IPO的事情。

貌似已經在上市排隊了。

且由於是實體企業,再加上海帶廠這些年盈利狀況還不錯,過會率達到100%,幾乎是百分百通過的。

接着,就是發行股票的數量,以及怎麼講骨架拉高,利潤最大化的問題。

海帶廠上市成功的話。

估計夏岐島一下子,就會出現很多位千萬級的富翁。

當然手持不少海帶廠股份的他,又會多出一筆巨大的現金來。

......

泡完澡的陸海。

舒服地睡了一覺。

第二天,跟老闆、華叔告別後。

陸海跟林樸一回到了東京,而那艘漁船完成了它的使命,陸海則讓林樸一找人,幫自己把它想辦法開到夏岐島去。

陸海本打算直接訂航班回去的。

可一想到自己都來霓虹國了,不買點啥子真有點浪費了這趟行程。

於是,陸海開啓了掃貨模式。

首先,要買的是媳婦兒的保養品,由於那兩年的多媒體驚豔,陸海對那些高檔的化妝品可是非常有心得的。

雅詩蘭黛、海藍之謎,希思黎、SK-II神仙水,這種爛大街的,自然就沒什麼好買的,又雪的抽屜裏全都好。

買點肌膚之鑰、The Ginza這種,順便再買一些面膜回去,當然陸海覺得最重要的是心意。

最後陸海實在沒忍住,去了趟秋葉原,這次並沒有買多少手辦,就買了幾個限量版的,當然最最重要的是。

他買了好幾套服裝回去!!

一通消費下來,陸海發現了個尷尬的事情,自己的個人財產幾乎都用來購買異地的探索空間了。

現在直接清零了。

而他的資產全都在廠裏了。

思達的廠裏估計有兩千多萬。

養殖廠裏有一點多億。

林樸一這裏的海外資金,也有一點多億。

這麼有錢的他。

竟然連飛機票都快買不起,不得不從思達的廠裏劃撥了點錢過來。

個人財產:100萬

......

掃貨結束後的陸海。

回到了雲瀾酒店,接待自己的還是那個櫻島麻衣的服務員。

“陸海先生,一個月不見,感覺您好像變了個人。”正在給陸海按摩的櫻島麻衣紅着臉說道。

“變得更黑了嗎?”陸海笑道。

櫻島麻衣搖頭道:“不是的,我說不出來,好像是氣質上發生了變化,氣場更加強大了。”

陸海也覺得有那麼點。

應該是體力充沛,給他帶來了更多的自信,且精神頭更足了,做事情沒那麼容易累了。

按摩結束後。

陸海收到了林樸一打來的電話,說是範普創投在霓虹國的餐飲公司準備了一次慶祝會,邀請他前去參加。

一聽到慶祝會。

陸海當場就給拒絕了。

他最討厭人多的地方。

“臭弟弟,金槍魚的錢,還想不想要,我陪了你一個月,給你做牛做馬,最後邀請你來參加我舉辦的一次慶祝會,連個面子都不給......”

在林樸一的控訴下。

實在拗不過的陸海。

只能從了這位大姐姐!

聚會地點。

選在了林樸一的港區別墅。

在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她的別墅竟然還帶有不小的庭院,陸海估摸着價格至少9位數起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