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林樸一的震驚!!

【藍旗金槍魚:320/1000】

任務倒計時:20天,10時59分

第十環任務終於完成了三分之一後,陸海覺得這個任務,除了累人、很累人、非常累人之外,並算不上特別的難。

搖搖牙。

撐過這段時間,後面就好了。

在海上漂了六天後,彈盡糧絕,已經沒有魚餌,也沒有自熱飯的陸海,只能把金槍魚當飯吃了。

一開始吃的還挺香。

後來可能是吃的太多的緣故,覺得這貨也就那樣,口感是不錯,但有點腥有點膩,還有一丟丟的酸味,真搞不懂霓虹國人爲什麼這麼喜歡這種魚肉。

陸海選了個夜晚。

返回了現實世界,結果微信上全都是信息,有老爸老媽發來的,也有又雪發來的,阿貴的也有,包括思達的。

陸海一一給他們回覆了信息。

大多都是問候的。

陸海跟他們解釋,由於在遠洋,沒有帶衛星手機,所有打不通。

幸好在來霓虹國前。

陸海給思達的冷庫裝了整整三百立方米的海鮮,足夠他們的供應鏈消化一個月以上。

就是這段時間,只有冷鮮,並沒有活鮮了,生蠔的供應也會暫停一段時間,隨着生蠔捕撈量的提高。

集裝箱周邊的大生蠔,幾乎都快被捕撈沒了,現在原始人得到更遠的地方,才能捕捉到生蠔,陸海打算讓生蠔休息一段時間。

過段時間,再繼續捕撈。

除了熟人的問候外。

還有林樸一發來的信息。

“臭弟弟,沒事吧,這都三天了,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電話也打不通。”

“都五天了,該不會出事了吧。”

“要出事了,姐姐怎麼跟又雪小妹妹交代啊。”

......

看到這些信息。

陸海給她回了個電話,對話接通後,對面驚喜道:“臭弟弟,你終於回信息了,姐姐還以爲你遭遇了不測,自責了很久。”

陸海額頭滿是黑線,問道:“林姐,你現在人在哪?”

“我在東京啊。”

“有沒有靠譜的人,我船上有貨,要幫忙卸下來。”

“貨多嗎?”林樸一問。

“還行吧,就三百多條藍鰭金槍。”

電話另一頭。

“嘭~~”

“啊~~”

林樸一痛的叫出了聲,剛剛洗完澡的她,頭撞在了玻璃上,完全是給嚇到了,這個結果太出乎意料了。

三百多條藍鰭金槍魚。

這什麼概念啊!!

雖然遠洋延繩釣魚船確實能捕捉不少金槍魚,可這才幾天時間,就捕捉了這麼多條,且還是藍鰭金槍魚。

以前不好說,現在的青森縣就算是延繩釣魚船,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根本就別想抓這麼多藍鰭金槍魚。

別說三百,一百都不可能。

“等等,我用朋友家的私人飛機,馬上飛過去,你先別着急,這事情我來處理。”

陸海在海上等了大概三個小時。

接到了林樸一打來的電話,她發了個碼頭定位地址過來,並對他說道:“你將漁船停靠在這個碼頭來。”

在林樸一的引導下。

陸海漁船順利停靠在了一處碼頭上,這個碼頭空蕩蕩的,並沒有多少人,這次連華叔都不在。,只有一些穿着統一服裝的工人。

這些人表情都很嚴肅,只幹活,甚至都不會交頭接耳,就像工具人一樣。

他們從漁船上搬下金槍魚後。

直接運輸到了附近的一間冷庫裏,效率非常的高,三百多條金槍魚不到一個小時,就運輸結束了。

林樸一看着滿倉庫的金槍魚,眼睛就跟會發光一樣,尤其看到那幾條超過600斤的藍鰭金槍魚,真的忍不住想給陸海一個驚喜的親親。

“臭弟弟,你怎麼做到的?”

“商業機密。”陸海回。

“咱倆誰跟誰啊,都偷看過我泡溫泉了,來跟姐姐說說,姐姐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這些魚你來賣吧,應該足夠抵扣掉漁船的錢吧。”

“夠了,還會剩很多。”

“哦,還有件事,我答應了雲瀾酒店這邊的高層,到時候,挑一些比較好的金槍魚給他們送去。”

“沒問題。”

林樸一比出了一個OK的手勢,可想想又覺得不對,自己這工具人怎麼越當越順手了。

看着那幾條最大的金槍魚,林樸一露出了微笑,這幾條當然是她的。

此刻,她腦子裏已經想了好多計劃,比如搞一場聲勢浩大的解剖秀。

趁機打響她的餐飲品牌,靠着這些金槍魚,說不定能讓自己的餐飲行業往前跨越一大步。

從瀕臨倒閉,都起死回生。

到現在節節高升。

並開了足足一百多家分店,林樸一隻用了半年不到的時間。

雖然她也是集團的繼承人之一,但是總會遭到董事會的刁難,還有她那位同母異父的哥哥的排擠。

現在孵化出獨角獸項目的她,完全可以無視那些董事會的老頭,還有那個討人厭的哥哥,可以在集團裏橫着走。

而真正把她帶飛的人,就是這個神出鬼沒的陸海。

可以說,沒有他的幫助。

就沒有林樸一的今天。

越是接觸,林樸一對陸海就越是着迷,這弟弟猶如一個怎麼挖掘都見不到寶藏一樣。

她沒法理解,陸海怎麼搞到那麼多金槍魚,且自打陸海出海後,林樸一就一直有在關注,通過霓虹國漁政的關係。

關注着陸海所買的那艘“丸蘭號”的運動軌跡,結果發現對方不單單關閉了GPS,甚至連衛星電話都聯繫不上。

說實在的。

一開始,還真挺擔心的,生怕出了什麼意外,這些天她的確是膽戰心驚過來的,沒想最後依舊是瞎擔心。

通過這件事情。

林樸一更是覺得陸海身上有大祕密,不然幹嘛冒着違法的風險,切斷了GPS和船用衛星電話。

她本以爲漁船回來後。

船上肯定會出現其它的船員,結果船靠岸了,確實只有一個人。

......

林樸一腦子很亂,有很多她沒法理解的事情,在靠近陸海時,卻可以聞到他身上,有着濃濃的魚腥味,唯一可以肯定的是。

陸海肯定參與捕魚了。

還是上次那家民宿,連吃了好幾天金槍魚刺身的陸海,真的一點都不想在吃金槍魚了,點了一份鰻魚飯,吃了一些蔬菜和水果。

舒服地吃上一頓飯後。

繼續去那個溫泉池泡澡了,這一次沒有再下雪,躺在溫泉池裏的陸海,牙齒緊緊咬着,由於在海上天氣太冷的緣故。

他身上很多地方,其實都被凍傷,都的甚至被凍裂了,在這種硫磺溫泉池裏一泡,真的非常的痛,但隱隱又很是舒服。

而在溫泉池的另一頭。

已經洗澡過的林樸一,身體不受控制地又跑過來泡澡,她半個臉沉在了池子裏,吐着泡泡,眼神有些發呆。

好像在想什麼事情一樣。

最後站起來時,嘴角掛着一抹奇怪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