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初登異地探索空間

翌日。

在華叔的帶領下,陸海購買了大量的冰凍緋雨、還有魷魚,用作釣藍鰭金槍魚的誘餌。

同時還買了好幾套加厚版的下水褲,12月份的青森真的非常很冷,估計到了海上只會更加的冷,把所有東西都搬上漁船後。

陸海獨自一人開船離開碼頭。

岸上,華叔沒有緊鎖,很是擔憂。

“林總,小陸老闆一個人沒有問題吧。”

林樸一一臉昨晚沒睡好的表情,時不時就張口打哈欠。

“應該沒問題吧。”

其實,她也很想問華叔,一個人開這麼大的船,會不會出問題的,本以爲陸海至少會帶幾個船員一起出海的。

沒想就他自己一個。

不過......

這臭弟弟經常不按常理出牌,說不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故意不讓他們知道。

無法理解的事情,她已經懶得多想了,不然頭只會越來越禿,可不知道爲啥,她反而有一種直覺。

當這艘漁船回來後,肯定又是魚獲滿滿,自己只要坐收藍鰭金槍魚就好了。

不然......

臭弟弟沒必要讓她租一間專門用來放金槍魚的倉庫。

就是讓她自己很不爽的是。

自己什麼時候成他的工具人了,他讓自己租倉庫,自己就去租倉庫啊,她林樸一好歹也是個巨無霸公司的副總裁啊!

手底下的員工加起來,我有五千,總有三千吧,哪個不是被她呼來喝去,怎麼到陸海這裏,就反過來了。

“華叔,附近有要出租的冷庫嗎?”林樸一問道。

“應該有的,林總。”

“那帶我去看看吧。”

......

陸海開的那艘釣魚船,駛入大海一段時間後,突然在海面上消失了。

而周邊捕撈金槍魚的小漁船。

對於這艘大船的突然消失,並沒有任何反應,彷彿那艘船原本就沒來過一樣。

湛藍色的天空。

凜冽的海風。

探索空間的天氣,雖然不錯,可刮過來的風,讓陸海渾身直哆嗦,作爲南方人,第一次懂得什麼叫刮刀子。

真的是有縫隙,就給你鑽進去,凍得瑟瑟發抖的陸海,趕緊躲進船長室。

開啓了暖氣。

進入探空間只前,陸海花費了兩千萬購買了四萬畝的海域探索空間。

------

探索者:陸海

個人財產:2003400元

空間等級:12級

探索空間:14萬畝

冷卻時間:13小時

探索積分:1890分

輪盤幸運值:90%

備註:下一等級,將在探索者擁有256000畝探索空間時升級。

------

對無邊無際的大海來說,四萬畝真的非常小,小到都不夠這艘釣魚船暢遊。

爲了增加捕獲金槍魚的概率,陸海直接購買的是藍鰭金槍魚洄游的區域,剔除掉了那些沒用的探索空間。

接着,陸海打開了探魚聲吶。

接下來就是慢慢等魚來了。

藍鰭金槍魚的遊速非常快,很容易從探魚聲吶裏辨別出來。

不過剛一打開。

陸海就給探魚聲吶密集的報警聲給嚇壞了,貌似有很多比藍旗金槍魚大的多的海魚。

在船長室,陸海通過漁船自帶的電子鏡頭,觀測着海面,金槍魚沒有,而鯨魚、海豚和海鳥倒是有不少。

可能是黑潮的緣故。

這些大型魚類都跑來這覓食了。

所謂黑潮,則是太平洋的一股暖流,這股暖流的流速可達每秒一兩米,流速相當的快。

海洋生物進入了黑潮,就等於上了高速公路一樣,藉着這股暖流,很多魚蝦會順着黑潮北上,而很多大西洋的捕食魚類,而會南下前往黑潮捕食。

可以這麼說,黑潮所經之地,就是整片海域漁業資源最豐富的地方,也就是這道黑潮最終成就了北海道漁場,使其躍升爲國際四大漁場。

而國內的四大漁場,跟北海道漁場的漁業資源比起來,差距還是相當大的,這也是霓虹國一直穩居漁業大國的原因之一。

從監控視頻上,陸海將遠處的鯨魚看的清清楚楚,是拜氏鯨,一種體型跟虎鯨差不多大小的鯨魚。

長得跟海豚很像,嘴巴會稍稍尖一點,在探索空間還好,要是在現實世界,這些鯨魚估計很難存活下來。

拜氏鯨是霓虹國重點捕撈對象,就連那些海豚也不例外,當初看《海豚灣》紀錄片時,陸海確實很是憤怒。

但自打親眼看了舟山的鯊魚屠宰場和魚翅加工廠,其實很多人也就是五十步在笑百步。

某種意義上來講,國人的破壞性,甚至比霓虹國的要高很多。

有這種魚出現的地方。

估計就沒金槍魚了,海豚會捕食金槍魚幼崽,有這種高智商的捕食者在,就算藍鰭金槍魚也不太敢靠近。

陸海開車漁船,繼續往外海駛去,沿途探魚聲吶不停警報着,在探索空間的黑潮帶上,漁業資源真心豐富到爆炸。

可能是之前探索空間的十倍,甚至數十倍,短短不到幾海里的距離,陸海就撞上了二十多個魚羣。

有緋雨、馬鮫魚、烏賊、鯖魚、勒魚、鰹魚等等,感覺隨便來一網,都能捕撈個二三十噸的樣子。

比較不幸的是。

已經在海上觀察了五個多小時的陸海,這次還真沒有遇到藍鰭金槍魚,陸海局的比較有可能的是,因爲海豚羣的緣故。

成年的藍鰭金槍魚,確實沒有天敵,可幼年的藍鰭金槍魚,遊速沒有成年的快,很容易成爲狡猾的海豚的口中餐。

陸海行駛了一段距離後。

發現漁船彷彿撞到了什麼,停止了前進,陸海知道,應該是撞到空氣牆了,到了探索空間的邊緣。

兩萬畝探索空間,對於這艘漁船來講,真心不大啊,他按龜速行駛,不到兩個小時,也就繞完了。

陸海咬了咬牙。

又砸了兩千萬下去,又購買了四萬畝探索空間,現在他的總探索空間達到了18萬畝。

可坑爹的是。

哪怕在這新購買的四萬畝探索空間裏,也沒有發現藍鰭金槍魚的身影。

陸海眉頭皺了起來。

該不會是季節不對吧,金槍魚是洄游性魚類,不會是探索空間裏的藍鰭金槍魚已經離開這片海域了。

如果要是這樣的話。

陸海就得重新找一處捕捉藍鰭金槍魚的海域了,比如說楓葉國的愛德華王子島,或者是新西蘭附近。

隨着夜色降臨。

陸海並沒有選擇返航,而是留在了船上過夜,這種延繩釣魚船,一般都設有休息用的船艙。

不過陸海不喜歡睡那麼小的封閉空間,可能患有恐高的人,多少都伴有一定的幽閉空間恐懼症,他搬了一些被褥到船長室睡覺。

順便搞了份,今天在當地買的,金槍魚自熱壽喜鍋,有海帶、玉米、蟹棒、花枝丸、胡蘿蔔、高湯、以及幾片加工過的金槍魚肉。

將石灰粉包泡水後,冷水瞬間就沸騰了,陸海蓋起了蓋子。

大概五分鐘這樣。

整個壽喜鍋溫度達到了八九十度,算是完全熱好了,陸海拿起湯勺試了一下湯的味道。

很是溫暖,也很香。

而就在陸海吃自熱壽喜鍋時,窗外已經完全暗了下來,且飄起了毛毛細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