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貼身管家櫻島麻衣

在酒店經理的引導下,陸海來到了入住的房間,跟以往一樣,一個人住,不需要太大間,普通套房就可以了。

不過陸海低過的東京的主色價格,哪怕他的黑卡可以打五折,他住的那間轉角套房,一晚上折算下來,大概要一萬RMB這樣。

而這間套房的可用面積,大概在一百平左右,如果不打折的話,這間套房,每平一晚上的入住價格就是200元。

相當貴啊!

陸海選的是日式套房,整體非常的簡約,進門就是榻榻米,同樣得拖鞋進入。

到房間後。

已經有個穿着和服的年輕妹子,跪在榻榻米上。

酒店經理介紹道:“尊敬的陸海先生,這是您的貼身管家--櫻島麻衣,您入住期間的所有問題,她都會您服務。”

“您好,我是櫻島麻衣。”

妹子的中文有點憋足,而他這個湖建人,也不好意思嘲笑別人。

以前看動漫時,就已經知道的很清楚,霓虹國人一直都有跪文化。

經常一言不合就下跪。

接下來,酒店經理並沒有進入房間,而是由櫻島麻衣給他介紹酒店內部的所有設施,包括了電動窗簾、智能馬桶等等。

套房雖然不大,可功能卻多的有些嚇人,且陸海發現了霓虹國人對細節的追求,簡直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幾乎什麼都幫你想到了,且都給你準備的妥妥當當,雖然這房間住不出一種氣派的感覺,但那種無微不至的爲客人着想的心思。

都從細節點滴處,傳遞給你了。

好在這套房貴也有貴的道理,由於是轉角套房,視野無敵好。

打開窗戶就能看到紅白相間東京塔,甚至竟大半個東京都收入眼底。

以前這種畫面,只能在動漫上勉強看看,沒想自己終於也來到這裏了。

介紹完後。

櫻島麻衣鞠躬道:“陸海先生,已經快到晚餐時間,請問需要我幫您預約晚餐嗎?酒店內部有一家一星米其林,還有西餐和懷石料理。”

陸海看了下手錶。

他手腕上的這個萬國表,是又雪特意給他買的,據說還是限量珍藏款,價格一點都不便宜。

他手錶上的時間是下午五點半。

東京這邊會比國內快一個小時,也就是說,這邊的時間,在六點半左右,難怪這個妹子會提醒自己預約晚餐。

不過酒店的晚餐,陸海真的吃膩了,相比起這種正兒八經的餐點,他更喜歡街邊店鋪。

看了那麼多季《孤獨的美食家》的陸海,還真挺喜歡霓虹國的飲食文化的,每個廚師都盡力去做最好的餐點。

不像國內的大排檔,不用地溝油和罌su殼,這兩大法寶,還真煮不出香味來。

“麻衣小姐,能不能給我介紹下,周邊的美食?”陸海打算去周邊來一趟短程的美食之旅。

“啊~”

這個叫櫻島麻衣臉色很是驚訝,且瞬間潮紅起來,有點手足無措:“可以的,苦陸海先生。”

自己都沒有撩她,臉紅個啥子啊,有點疑惑的陸海,皺眉思考了會,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霓虹國人,面對陌生人時,一般都只稱呼姓氏,叫名字是很親近的人才會叫的,比如家裏人、很要好的朋友以及男女關系。

陸海瞬間很是尷尬,可能是動漫裏叫麻衣的角色太多了,自己隨口就給念出來了。

“對不起,櫻島小姐。”陸海更正道。

沒想陸海一個簡單的道歉,讓這個貼身管家很是惶恐,瞬間跪了下去,道歉道:“對不起,陸海先生,剛剛是我小怪大驚了。”

“......”陸海尬笑了下。

霓虹國人由於超高的服務意識,陸海的那句“對不起”可能會被她誤以爲自己工作沒做好,所以會立馬跪下道歉。

如果陸海跟她客氣的話,很容易就陷入互相道歉的死循環。

由於陸海英語很渣,看了那麼多年動漫,日語還是只會那麼幾句,一個人出去打野食的話,確實有諸多不方便。

雖然街上玲瓏滿目的漢字,他還是能猜到大致的意思,但讓一個漂亮的本土妹子,陪着自己逛街吃飯,不香嗎?

櫻島麻衣在出門前,換了一套工裝。

霓虹國人出門穿和服是有講究的,並不會隨意穿,比如振袖和服,就用於成人禮、宴會、晚會等正式場合才會穿。

剛剛櫻島麻衣穿的就是振袖和服,一般不會穿這種衣服出去逛街。

如果要穿和服逛街的話,幾乎都會選小紋和服,這種衣服上染有碎小花紋,一般作爲日常的時髦服裝。

在情侶約會和外出購物的場合,經常可以看到,不過女生一旦穿上這種衣服跟男生一起出去的話,多少是有那點意思的。

......

在櫻島小姐的帶領下,陸海離開了酒店,來到了酒店周邊的夜市。

跟國內的城市不同,這座世界第二大都市真的非常密集,房間都是緊鄰着房間的,並沒有留很大的縫隙。

由於出來時。

剛好遇上了下班高峯期,彷彿整個城市的人都涌出來了一樣,街道上到處都是人,過紅綠燈時,每個人走的都很急。

不過這麼大的城市,貌似遇到了下班高時,馬路也不怎麼堵的樣子。

在荔城這小小城市,每天都被堵到想撞牆的陸海,真的很想知道,霓虹國人的路不大,比國內的還要小,到底是怎麼做到不堵的。

陸海問了下櫻島小姐。

結果對方回答:在這裏買車不貴,但購買條件很高,買車需要有自住宅,還需要車位,且車位離住宅不得超過一公里,否則在這座城市是不能買車的。

且這裏出租車的價格實在很貴,東京出租車起步價兩公裏730日元(40元左右),之後每280米爲90日元,所以很多人都選擇地鐵出行。

就算月薪十萬RMB白領,也都是走路、坐地鐵的多。

經她這麼一介紹,陸海瞬間明白了,原本是控制購車的數量,這跟搖號買車的道理是一樣的。

不過櫻島小姐,並沒有跟陸海講,這裏很多人,其實都有房有車位,但也很少開車來上班,只有在節假日,才會開車出去周邊遊玩。

這裏面涉及了,更爲複雜的原因,櫻島麻衣並沒有詳細告訴他。

原本陸海出門。

雲瀾酒店有專門派車接送。

卻被陸海給取消了。

跟一位漂亮的島國妹子,一起散步的繁華的大都市,這種感覺還是不錯的,要不是自己是個有婦之夫,陸海真心忍不住調戲下,這個兩句話就會臉紅的櫻島小姐。

陸海悠閒走着,跟街道上來去匆匆的上班族形成了對比。

有些穿着JK的學生妹子,看到陸海後,眼睛稍稍放光了下,會忍不住議論起來,可再注意到陸海身後的女生時,頓時就泄氣了。

櫻島麻衣長得很漂亮,屬於那種文靜典雅的類型,且穿上工裝的她,還是挺有魅力的,有一種知性美。

說起來,陸海都沒認真打量過她,穿着和服時,看不出來,穿上工裝後,櫻島麻衣身材真的不錯。

上半身絕對比林樸一有料。

在她的帶領下,陸海來到了新宿區的一處美食街,這裏的人非常的多,路上行人熙熙攘攘的,且很多店鋪都在排隊。

全世界的美食街,共用一個定律。

有人排隊的絕對好吃。

沒人排隊的,多少都有點問題。

畢竟大家的味蕾都差不多,在觀察的過程中,陸海發現了,排隊這些人,幾乎都是國人,大多數還都是年輕人。

尤其那家“一蘭拉麪”竟然要排隊整整一個小時,除了這些外,陸海也看到了一些國內的店鋪,比如“小肥羊”。

逛了大概半小時。

陸海發現美食街人的國人太多了,大多都是要排隊的,超級不喜歡排隊的陸海,對着櫻島麻衣說道:“你平常都在哪裏吃飯。”

“家裏。”櫻島麻衣微笑回道。

“不再家裏的時候呢?”

櫻島麻衣思考了下,回道:“自帶便當,還有速食店。”

“能不能帶我去你吃飯的地方。”

櫻島麻衣愣了下,隨後點點頭,對於客人提出的要求,她們都會儘量去滿足他們,並不會去問爲什麼。

在她的帶領下。

陸海來到了酒店周邊的小巷子,巷子非常的窄,比所謂的“寬窄巷子”要窄多了。

走了一小段後。

陸海來到了一間小店鋪,是一家烤肉店,這件店鋪真的非常的小,小到根本就沒法坐,大家只能站着吃飯。

看起來都是一些本地人和一些剛剛下班的工薪階層。

有人點了飯,有人點了烤肉配上了一扎生啤,有人臉上滿是疲憊,有人則在開懷暢飲。

跟美食街那些排隊吃飯的氣氛有些不同,這裏好像更加放鬆一點,

“陸海先生,這就是我平常吃飯的地方。”櫻島麻衣說道,她自然很清楚陸海身份的尊敬,擁有二星黑卡的人,都是一些財閥的主要人物。

跟她們這種普通員工來講,有着天壤之別,在這個階級分明的社會裏,像他們這種權勢人物,估計是覺得好玩,看到這種吃飯的地方,應該看一眼就會走了。

只是讓她沒想到的是。

這位尊貴的客人,竟然笑着說道:“挺有意思的,我就在這裏吃吧。”

“啊~”

櫻島麻衣驚呼了聲,以爲自己聽錯了,但立馬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第一時間鞠躬道歉道:“對不起,陸海先生。”

就在此時。

店裏的女老板發現他們兩人,親切地喊道:“麻衣醬......”

陸海聽不懂日文。

但多年的看片經驗,至少讓他理解了個大概,就是:麻衣醬,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來了,要吃點什麼?

聽她的語氣,很想跟麻衣很熟的樣子,都用上了醬這個詞。

沒等櫻島麻衣解釋。

店裏的一位喝了不少酒的顧客,苦着臉說道:“櫻島小姐......”

說完後,櫻島麻衣臉色瞬間潮紅了起來,很是尷尬。

這句話在校園動漫裏挺常見的,大概意思就是:“櫻島小姐,這是你男朋友嗎,長得挺帥的,好遺憾,我沒機會了。”

這句話,按理來說,陸海是不懂的,可莫名就還就聽懂了。

就在此時,陸海眼前彈出了一個對話框。

【系統發現探索者,並不會使用該地區的語言,請問是否幫探索者進行翻譯。】

【是】/【否】

陸海這才想起來,自己跟原始人能進行對話,用的就是這項功能,感情從剛纔開始,系統就已經偷偷幫自己翻譯了,難怪都聽得懂。

不過上次去馬奧代夫,怎麼就沒有彈出這個窗口來,該不會身邊有趙又雪這個強大的翻譯,系統覺得沒必要吧。

陸海直接選了【是】。

被調侃的櫻島麻衣,連忙解釋道:“不是的,這位是我們酒店尊貴的客戶,我是他的貼身管家。”

“哈哈哈,怎麼可能,那種客人不可能來我們這種小店吃飯的。”女店主笑道。

“麻衣醬,恭喜你。”

“櫻島小姐,你男朋友好帥。”

“氣死了,我失戀了。”這位小哥說完,一臉羨慕地看着陸海,還熱情拍了拍陸海的肩膀:“你小子好福氣,櫻島小姐是位好姑娘。”

店裏面的這些顧客,好像都跟櫻島麻衣很熟的樣子。

而見那人拍陸海肩膀,櫻島麻衣都快急哭了,眼淚都在圈裏面打轉。

“對不起,陸海先生,要不我們換個地方吧,去我家也可以的。”

櫻島麻衣說完。

感覺好像說錯了什麼,而整個店裏的人,都驚訝地看着她,空氣彷彿凝固了,那個喝酒的小哥,一臉的絕望,顫抖地說道:“都已經同居了。”

櫻島麻衣此刻,真的很想撞死在旁邊的柱子上,剛纔這位客人說,想去她平常吃飯的地方,除了這裏外,剩下的就是家裏。

她一時口快就給說了出來,現在羞的臉都快紅到脖子上了,幸好這位尊貴的客人,好像不懂日語,不然自己真的是......

就在此時。

陸海見他那麼尷尬,且越描越黑,乾脆替她解釋道:“各位,我真的只是她的顧客,今天纔剛到東京。”

陸海說完後。

大家愣了一下,而櫻島麻衣眼睛瞪得老大,一臉死定了的感覺,她剛纔沒有聽錯,這位客人,剛纔說的絕對是日語。

也就是說。

他是會日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