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初到東京

好好的一場,年終總結會,變成了一場表彰大會,這讓陸海突然想起來,自己以前工作的那兩年,好像也是那樣的。

什麼優秀員工獎。

業績突出獎之類的。

好像大部分公司都是這樣的,只是以前他是坐在下面鼓掌的,而今天變成他站在臺上,成了讓大家鼓掌的那位。

最後會議由陸黨章同志做了總結,陸海感覺老爸今天特麼的開心,笑容就沒有收過。

以往都是拿稿子念的,這次直接脫稿了,最後乾脆宣佈海帶廠從今天起,準備開始IPO,爲上市做準備。

也正是從這次會議後。

已經很出名的陸海,直接成了夏岐島最閃亮的那顆星,先是鎮上領導親自上門,給他親自頒發了一面“納稅先進戶”的錦旗。

接着......

市裏面還評選他爲“荔城十大傑出青年創業者”,最終“團團”還邀請他參加“青年創業會議”。

連帶着南方海洋大學,也就是趙又雪的母校,也主動找了過來,希望能合作一個“校外實習基地“。

陸海本是拒絕的。

但牽頭的人是自己老婆,爲了家庭和諧,爲了終生幸福,陸海直接就給批了。

還有不少媒體親自堵門採訪,把陸海給嚇到不敢出門,他有點後悔答應老爸當養殖廠的總經理了。

出名也是一種煩惱。

......

會議結束的第二天。

陸海就直飛霓虹國了,這次並不是出去玩,所以就沒帶上趙又雪。

這段時間,她也很很忙,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她取消了Gap year,放棄了那所歪果大學的offer。

另外考了東南大學的助教,現在正給自己的導師當助理,偶爾會幫她進行授課。

結果上課沒幾次。

出勤率就成了全校最高的課程,要不是她只是個研究生,學校都很想直接聘請她爲大學老師。

對此她的導師,對她取消出國留學的事情也很是遺憾,不然畢業後,妥妥能成爲大學的老師。

且不用幾年,就能成爲副教授。

而放棄出國留學的她,就等於自斷前程,畢竟現在大學講師,都是博士起跳,而有些高校,甚至只招收有留學經驗的博士生。

現在這社會不單單不缺研究生,連博士生都滿地走。

若說學校破格錄取趙又雪的話,估計會被很多紅眼的博士生針對。

被有文化的流氓惦記上。

還是很恐怖的一件事。

最終趙又雪選擇留在了學校當助教,陸海也偷偷溜到學校裏,聽了一節課,結果把她給緊張的,回來買了兩個榴蓮。

......

成田機場。

雙腿顫抖的陸海走下飛機,沒有趙又雪在,陸海發現自己膽戰心驚了整整三個多小時,簡直就是煎熬。

現在的他,真的很想系統給他來一個免疫飛機恐懼症的技能,這樣就不用怕坐飛機了。

出了站口後。

陸海本想叫輛的士,前往東京的雲瀾酒店,沒想林樸一竟然跑過來接他。

她帶着墨鏡,一身打扮很是休閒,見到陸海後,就熱情地揮了揮手,生怕陸海看不到她似的。

林樸一是親自開車過來的,由於霓虹國的方向盤在右側,國內的駕駛證,在這裏無法使用。

坐上林樸一的車後,陸海就後悔了,他明顯感覺到這女人,貌似對右側方向盤還不是很熟悉的樣子。

“姐姐親自來接你,有沒有很感動。”

陸海要哭了,感動個鬼啊!要是撞到人了,耽誤了自己的捕魚計劃,就把她給......

“你國際駕照什麼時候考的。”陸海忍不住問道。

“兩天前,剛拿到的。”

“我下車,換一輛的士。”

“你這是不信任姐姐的車技,我開車超穩的,從都不翻車。”

“我信你個鬼!”

......

陸海發誓以後再也不坐這女人的車了,第一次見到開的慢,也能開到讓人差點心臟病的女司機。

林樸一在東京市港區買了一套別墅,大概四百平這樣,總價花了六千萬。

不知道爲啥,陸海覺得作爲世界第二大城市,這個房價完全可以接受啊。

荔城又雪他們家的那棟別墅,特麼也是這麼價格,可兩個城市的經濟地位一對比,陸海突然覺得國內的房子好貴啊。

“要不要去我家住,剛好樓上有間客房,我一個人住別墅真的太大了,沒有安全感。”林樸一自顧自說着。

“請送我去酒店。”陸海強調道。

“真不去?”

陸海肯定一定以及確定地拒絕了林樸一,開什麼玩笑,自己作爲一個有婦之夫,怎麼可以跟一個愛開車的單身女人同住一個屋檐下。

還想不想活了。

是老婆不夠好看,還是榴蓮不夠香。

“表現的不錯啊。”

林樸一笑道:“又雪小妹妹,還讓我特別照顧你下,看來省了我不少麻煩啊。”

陸海嘴角抽了抽。

“你真認識又雪啊。”

林樸一點點頭:“騙你做啥子,我還有她微信,你要不要看一下。”

陸海搖搖頭。

感覺這世界全都是坑,剛纔自己要是想法太多答應的話,估計就掉坑裏去了。

單身這麼久的女人。

肯定是有原因的。

陸海覺得還是少上她的車爲妙,下車後,陸海問了下林樸一:“我那個事情安排了吧。”

林樸一點了點頭:“你打算什麼時候過去。”

“明天吧。”陸海回。

“這麼着急,我還打算明天帶你去逛逛東京,聽說你挺喜歡二次元的,還想着陪你去秋葉原看一看,好像這一段時間,還有動漫展。”

“下次吧。”不知道爲啥,自打越來越有錢後,陸海對二次元的熱情就開始消退,變成了現充黨。

對那些手辦就沒那麼熱情了。

家裏有有又雪這麼個漂亮老婆,現實世界過的比二次元還好的陸海,突然覺得二次元沒那麼吸引人了。

陸海入住了東京的雲瀾酒店,這次接待他的是一位會講中文的酒店經理。

陸海估摸着又是那位李總,知道了自己的入住信息,就跟上次馬奧代夫一樣打電話,聯繫了霓虹國的負責人吧。

不過,這次陸海還真猜錯了,已經升級爲兩星黑卡會員,這種級別的會員入住酒店,根本就不需要李總再幫忙打招呼。

酒店方會以最尊貴的方式來迎接她們的貴賓,林樸一看到這個陣仗後,第一時間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能讓雲瀾酒店這麼隆重接客的,就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酒店的黑卡持有者,這張卡,她也申請過。

不過真的太難拿到了。

對於陸海能擁有這張卡,林樸一倒也是不驚訝,陸海擁有的那些海鮮貨源,確實能夠成爲雲瀾酒店的合作伙伴。

她有點小哀怨地看着陸海。

“要不姐姐,跟你一起住酒店吧。”

“明天見。”

陸海揮揮手,跟着酒店經理離開了,把林樸一晾在了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