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五章 高叔的感謝

接完第十環任務後。

陸海回到現實世界,查詢着捕撈藍鰭金槍魚的事情。

要想在一個月內捕獲1000條金槍有,魚竿釣肯定是不可能的,藍鰭金槍魚是所有金槍魚裏面體型最大的,隨便都能爬上200斤。

一個月內用魚竿釣1000條。

再給陸海10個腎都不夠用。

陸海想了想,比較有可能的,就是使用延繩釣魚船。

可由於系統的限制,陸海不能把小白她們帶到現實世界,也就是說,這個任務雖然沒有限制,可也跟第六環,第八環一樣。

只能由他一個人完成。

獨自操作延繩釣魚船?

陸海苦笑了下,這可能嗎?

一般這種船,最少也得7個人操作才行,有人負責開船,下魚鉤、繞線、宰殺金槍魚......

一個人怎麼搞啊!

該不會真的要逼着手竿釣魚吧,想到這,陸海搖搖頭,寧願放棄這個任務,也不再毒害自己的腰和腎了。

不過在這之前。

陸海得先選定捕撈地點,由於西方國家的保護政策,都有着各種捕撈限定,相對麻煩一點,且陸海在那邊也沒有熟人,相對比較麻煩。

陸海覺得霓虹國相對方便一些,至少林樸一這女人還在那邊。

麻煩的事情,就交給這個工具人了。

最近陸海養殖廠這邊,第一批鰻魚苗已經成熟了,對外出口的事情,就是林樸一這邊跑的。

總體售賣價格不錯。

按照霓虹國的標準,鰻魚也是有等級之分的,分別爲:

5P:指1公斤5條鰻魚

4P:1公斤4條鰻魚

3P:1公斤3條鰻魚

2.5P:一公斤2.5條鰻魚

2P:1公斤2條鰻魚

陸海這邊主要出產的是3P這個品種的,也就是每條鰻魚300多克左右。

事實上,鰻魚可以長到很大,可由於鰻魚越長大肉越老刺越多,所以越小的鰻魚肉越嫩,價格越貴。

而最近也不知怎麼回事,霓虹國那邊收購的標準,一般都在3P這樣,2P就不要了。

事實上,養殖鰻魚並算不上很掙錢,鰻苗本身就很貴,扣除掉人工費用、養殖成本,每條鰻魚從入池到出口,大概就賺個幾塊錢。

很多養殖戶都是靠量來增加收益的,比如養殖一百萬條,那麼收益還是很可觀的。

不過也有一定的風險,比如鰻魚集體死亡、畸變等等。

投資有風險,入行需謹慎。

這句話,在任何一個行業都可以試用,要真都那麼賺錢的話,大家估計都會搶着去做。

養殖廠這邊。

進口的300萬尾美洲鰻苗,進口苗價格成本在2500萬左右,總共賣出價格爲5000萬。

扣除掉人工成本費用,鰻魚池建設費用,飼養費用等等,淨利潤大概有1500萬這樣。

還是在林樸一的幫助下,才有了這樣的利潤,而離夏岐島不遠的那個養鰻大村,今年就過的慘兮兮。

因爲剛好趕上了美洲鰻價格回落,利潤空間被壓縮了,所以並沒怎麼賺到錢。

至於陸海從探索空間裏捕撈的那300萬尾活鰻,甚至霓虹國那邊的收購商都親自過來實地調查。

價格是高叔那批美洲鰻高非常多,扣除掉鰻魚苗價格、各種養殖成本後,淨利潤大概有8000萬這樣。

......

剛剛回到現實世界沒多久的陸海,本打算買飛機票,直飛霓虹國,去找工具人同志的。

沒想被老爸硬生生拖去參加年度總結會議去了,還說什麼這種會議,他必須要參加,不能缺席。

這次年終總結會。

還是由老爸這邊的海帶廠主持的,範普創投那邊依舊派了戴總來參加。

陸海發現老爸這人,就喜歡大陣仗,非要把兩個廠弄在一起開大會。

爲了這個事情,還特意清空了一整個樓層,重新裝修了一間大會議室。

海帶廠一整年的銷售和利潤報告,是由陸海堂哥,陸恆軍上臺介紹的。

總體來說,還是不錯的。

在範普創投的加持下,一整年下來的整體利潤達到了5000萬,這是近幾年利潤最高的一次。

陸恆軍做完報告後。

會議室內響起了熱烈的掌聲,這個數字可以說是相當的漂亮,且陸海明顯察覺到了一絲詭異的氣氛。

那就是海帶廠和養殖廠間,貌似存在着一種競爭關係,有種誰都不願意輸給誰的意思。

察覺到這東西後。

陸海忍不住看了眼滿臉笑容的陸黨章同志,這些玩手段的,心都髒啊!

老陸肯定早就知道養殖廠今年的利潤規模,把兩個廠弄在一起開會,這是故意來刺激海帶廠這邊的員工吧。

養殖廠這邊是高叔做的報告。

當高叔將整年度利潤達到1.6億說出來時,現場一片鴉雀無聲,就連陸海也給呆住了。

除了鰻魚賺錢之外。

陸海忘記了黃金幹鮑這個項目,也是養殖廠非常賺錢的海產品。

黃金幹鮑在雲瀾酒店初登場,就引起了大量大關注,甚至有人把這款鮑魚跟霓虹國的網鮑相媲美。

最後得知這款鮑魚出自龔師傅之手後,再次引起了轟動,價格扶搖直上。

黃金幹鮑也賣出了高價。

雙頭黃金幹鮑,每斤兩萬元。

平均每只一萬元。

五頭黃金幹鮑,每斤一萬五。

平均每只三千元。

一整年下來。

陸海一共向海帶廠提供了3萬只鮑魚,折算成本大概在五千萬左右,而市場總銷售額達到近一億。

其中80%被雲瀾酒店購買走,剩下的賣給了各地酒店,單單黃金幹鮑的利潤也達到了五千萬元。

至於其它的養殖業務,黃瓜魚養殖、蝦類養殖、貝殼類養殖,倒是沒有多少收益,今年只打了個平手,保本而已。

......

高叔做完報告後,甚至以長輩的身份,特別感謝了下陸海,並當着全體中高層的面,對着陸海深深鞠躬。

“我代表養殖廠全體員工,感謝陸海總經理,是您帶領我們廠,走出了困境。”

緊接着。

現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養殖廠的全體中高層都站了起來,就跟事先約好的一樣,全都朝着陸海鞠躬,並喊道:“感謝陸海總經理。”

除了海帶廠外。

範普創投這邊的戴總,也站起來,不過並沒有鞠躬,但也真誠地感謝道:“我代表範普創投,代表林樸一副總裁,感謝陸海總經理這一年的大力支持。”

陸海被眼前這突如其來的感謝,給直接弄傻了,他不是個喜歡開大會的人,同時也不喜歡出風頭。

突然成了焦點,讓他很是尷尬,甚至不知道該怎麼回他們話。

而海帶廠這邊。

此刻卻很安靜,原本萬年老二的養殖廠,突然淨利潤遠超過他們,且一下子還是三倍,而帶領養殖廠走向輝煌的人。

竟是一開始,他們都不看好的陸海,結果人家用實際行動來打臉,這讓他們非常的尷尬。

以前私下裏討論過陸海的那些人,臉上火辣辣的疼,這裏面有部分人,在開會前,還聚在一起討論。

以爲陸總故意將兩個廠合併開會,就是想利用海帶廠的利潤報表,來敲打一下養殖廠,很多人都是來看陸海出醜的。

沒想他們反成了被敲打的一方。

海帶廠的有些股東和中高層,忍不住抱怨起來,到底是哪個王八蛋,總是在謠傳陸海沒本事,沒用的,是個扶不起的阿斗。

以至於陸黨章在收購養殖廠時,他們並沒有加持資金,不然1.6個億的淨利潤,哪怕1%的股份,也能分到160萬啊。

不知不覺,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陸恆軍身上,結果他一臉的鄙視。

現在甩鍋給他。

他是絕對不認的。

你們自己口嗨,嘴巴閒,管他啥事,他甚至可以保證,全公司就他陸恆軍,從來沒有說過陸海半句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