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金槍魚那麼大那麼粗

貨車被塞的滿滿的,以至於想帶一些新鮮的魷魚回去賣,都沒有多少空間。

最後陸海只帶了大概一千斤的新鮮魷魚回去,剩下的全部放在了冷庫了。

說實在的。

新鮮的魷魚口感非常好,甚至可以直接用來做刺身,開水燙一下,蘸一點醬油吃,是非常美味的。

尤其陸海抓的這種魷魚,並不是那種大魷魚,而是無骨魷魚,個頭並不是很大,味道也相對鮮美一些。

不過現在他沒時間品嚐,金槍魚、旗魚除了對冷凍有要求外,運輸環境也是極爲嚴格的。

一定要專業的冷鏈運輸車才行,不然溫度升高了,造成了二次解凍的話,是會破壞金槍魚口感的。

不過那種專業的冷鏈運輸車,相對都比較貴,對陸海來說,錢應該不是問題。

問題是,那種車都比較大,從舊工廠這裏出去的道路太小了,那種車無法經過。

陸海有點後悔了。

當初圖方便,沒想現在卻被困住了。

隨着產量越來越大,這一輛運輸車有點不夠裝了,雖然每天都可以進出一次探索空間,可陸海覺得,這樣下去始終不是辦法。

思考了一會後。

陸海覺得如果繼續陸地運輸的話,那就必須要換基地,可能要換到離上橋處進一點的位置。

大概有三公里這樣。

而搬移集裝箱、風力發電設置、冷庫、浮動碼頭這些設備,將是一項很大的工程。

陸海覺得太麻煩了。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擴寬島上的環島路,不過想想也不現實,鎮上的領導很久以前,就想擴路了。

可惜總有個別自私的漁民,因爲擴寬的公路,佔用到了他們的菜地和庭院,以各種理由阻擋公路進行擴寬。

思來想去,陸海決定放棄陸地運輸。

改用船運得了。

到時候,將漁船直接開到長尾海鮮批發市場的碼頭去,也省了很多麻煩。

回到現實世界後。

陸海將運輸車開到了長尾海鮮批發市場,分別給尹主管、林樸一發了條信息。

分別錯開了取貨時間。

尹主管這邊很快就到了,陸海將一早就分好的海鮮,交給了尹主管這邊。

雲瀾酒店因爲沒有冷庫,量又特別大,所以只能在思達這邊的租了十多平的冷庫空間,用於儲存購買的海鮮。

需要貨的時候,就由思達這邊派人進行配送,當然這些服務是額外收費的,但對於雲瀾酒店這樣的龐然大物來說,確實不差這點錢。

尹主管交接完貨物後。

當場就給陸海列了一張清單出來。

金槍魚:29條

旗魚:15條

牛港鰺:20條

龍躉:5條

生蠔:6000個

全部加起來的價格爲:212萬。

做完事情後,尹主管在廠裏坐下來喝了會茶,笑着對陸海說道:“那筆新的預支款,總部那邊已經簽字同意了,這兩天應該就能到貨了。”

“沒事,不着急。”

陸海對雲瀾酒店還是很滿意的,做事情挺雷厲風行的,沒那麼多花花腸子和小心思,不像有些國內企業。

審批手續非常復雜。

這個簽完那個籤,都在互相踢皮球,還有些企業,答應給客戶月底結款,結果硬生生拖了大半年。

越大的平臺,就越是拖拉。

其實大家都很清楚,錢多拖一段時間,單單利息都能賺不少錢,現在市場都是這樣的。

大多都是交貨簡單,結錢難,尤其是搞建築材料這一塊的。

陸海就有個朋友,半年時間做生意,半年時間用來討錢。

跟尹主管簡單聊了一番後。

陸海收到了一張邀請函,是雲瀾酒店這邊舉辦的一次私人宴會,面向的是黑卡用戶,地點在歐洲的一處酒莊。

按照尹主管的話來講。

酒店董事會對他都挺感興趣的,希望能見上一面,最不喜歡各種宴會的陸海,自然不愛去,但也沒有直言拒絕。

“到時候,我能抽出時間的話,就去參加。”

“希望到時候,在宴會上能見到陸老闆。”

......

尹主管離開後沒多久。

林樸一這邊的人也過來了,交接的是上次一起去開會的魏總。

基本手續跟雲瀾酒店這邊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他們叫了一輛冷鏈車過來,當場結算完後,直接拉走。

在他們的運作下,據說這些物資,明天一大早,就會出現在霓虹國的餐桌上。

雙方交接完後。

魏總離開後。

陸海就收到了林樸一這女人發來的騷話。

“臭弟弟,姐姐愛死你了。”

同時發來了好幾張餐廳排隊的照片。

“你的這些海鮮,還真是厲害,我的店都快倒閉了,硬生生給你救活了。”

還有一些顧客對店鋪的評論。

“這家店的生蠔非常美味。”

“我感覺靈魂都被拯救了,搭配起泡酒,簡直就是完美。”

“真想再來吃一次。”

“要是這家店的其它海鮮,也這麼優秀就好了。”

......

陸海看完評論。

林樸一又給他發了條信息:“姐姐,今晚肯定又要失眠了,剛剛戴總給我發照片了,弟弟賣給我的金槍魚那麼大那麼粗......我一定要親自品嚐一下。”

陸海隨手點擊了清理聊天記錄。

這女人還真是讓人頭疼。

現實中穩得一批,在網上就到處作妖開車。

不過她泡的咖啡的確不錯。

陸海跟思達聊了會天,不過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會去聊一些家常和女人,自打開了公司後,兩人聊得更多的都是公司的事情。

他這些天。

一直都在加班加點搞事情,打算樸樸同城海鮮配送和陸海新開的十家店鋪整合起來,努力做到半小時生鮮送到家。

自打芸芸有了孩子後。

思達的確改變了很多,更加沉穩了,再也沒有去夜店和什麼東方名殿了,而是成了工作狂,每天都在不停地幹活。

對陸海這個老闆而言。

恨不得每個員工都跟思達一樣,這樣何愁賺不到錢。

聽說這段時間,思達跟岳父岳母的關係,緩和了很多,且思達這邊和也芸芸領了證,學校的休學申請也通過了。

貌似還是芸芸爸爸,親自申請的,不過申請理由並不是懷孕生孩子,而是說身體不適。

思達這段間去上門拜訪。

芸芸爸爸並沒有再給他臉色看,好幾次,思達都留在了她們家過夜。

總歸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