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會賴牀的趙又雪

經過員工的再次篩選,又淘汰了將近四分之一的海鮮,一半留在了廠裏,進行網絡銷售,另一半則分給了阿貴的張胖子。

莆城劉小泉的那家分店,這幾天也在開門試營業,跟臨海菜市場這家海鮮店不同的是。

莆城那家店並不是全賣探索空間裏的海鮮,而是採取了本地貨外加探索空間的海鮮輪流賣的方式。

這樣就可以避免陸海有事,從而出現海鮮供應不足,關門歇業的情況。

這幾天,阿貴和張胖子也找了幾家分店,準備讓陸海看一下合不合適。

陸海則把選店的權利,下放給了張胖子,畢竟他在這一行才是人精,自己這個外行還是少湊熱鬧比較好。

不過隨着公司越來越大,陸海發現花錢的地方也就越多,一萬兩萬沒啥感覺,可店面多了,項目多了。

一個月下來。

還是很恐怖的。

處理完雜七雜八的事,陸海發現已經晚上了,就跟阿貴、張胖子、思達、媛媛姐他們,一起在長尾批發市場的小炒店吃了頓便餐。

全身痠痛的陸海,讓阿貴給他送到了雲瀾酒店,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這家酒店1208這間套房,好像是專程給他預留的一樣。

每次他來開房時。

都是這一間客房。

由於來的次數多了,酒店工作人員對他也很熟悉,畢竟這家酒店的全球黑卡用戶不多,而陸海也是來這裏最頻繁的一位。

還是老規矩。

到店洗完澡的陸海,點了個按摩服務,結果精油剛抹上去沒多久,就接到了老婆大人打來的電話。

“還在忙嗎?”趙又雪問。

“結束了。”陸海回。

“那你現在人在哪裏?”

“在雲瀾酒店。“

“怎麼又住酒店了,以後來住我家吧,我在樓上給你收拾間屋子出來。”

“呃,不一起睡嗎?”

“好了,不跟你扯了,今天我跟我媽媽去逛街了,給你買了不少衣服,我現在去酒店找你啊。”

“嗯,好。”

見趙又雪要來,陸海趕緊讓女按摩技師離開,雖然雲瀾酒店按摩非常正規,可又雪來了後,見到有女人給自己按摩。

難免會多想。

再加上這個叫小玲的女按摩技師,最近這段時間,陸海總感覺有點不對勁,好像變漂亮了點,臉上也有化妝。

該不會是戀愛了吧。

總感覺渾身散發着一股雌性荷爾蒙的味道,且她的工裝有點緊身。

最近手法確實變好了,可身體的接觸的部位也變多了,尤其是泰式按摩時,無意間的接觸,竟稍稍有點觸電感。

“唉......”

陸海感慨了聲,看來得換一位按摩技師了,最好找個飛機場來,這樣身體就老實了。

大概半小時後。

趙又雪就來到了他的房間,雙手拎着不少購物袋,都是些陸海熟悉,以前買不起,現在買得起,卻沒時間去買的牌子。

菲拉格慕、範思哲等等,除了這些奢侈品外,又雪還買了一些潮牌。

對於這種牌子衣服。

怎麼說呢,陸海覺得除了牌子和款型外,都差不多吧,關鍵還是要看人。

就比如大伯一家。

就特喜歡這些奢侈品。

夏岐島上,大伯出門都是H字皮帶,獅子頭衣服,萬國手錶,從頭到腳一整套,十多萬的裝備,可還是擺脫不掉“土包子”的既視感。

走路外八字。

駝着背,關鍵是長得實在不好看,完全駕馭不住這些牌子的衣服,給人一種不倫不類的樣子,不認識他的人,恐怕只會吐槽他穿的是山寨貨。

陸海就沒有這種煩惱。

高挑的身材,俊美陽光的臉龐,典型的衣架子身材,穿什麼都好看。

在又雪的威脅下。

陸海換上了一身全新的衣服,還配上了她給自己買的休閒鞋,穿完衣服後,陸海看了下鏡子,都比那些走秀的男模特帥很多了。

又雪也很是滿意。

帥色可餐。

接着,又讓他換了套潮牌的衣服,沒想也能搭的起來,非常滿意的又雪,笑道:“以後,你的衣服,我包了。”

陸海換了幾套衣服後,房間裏的氣氛就走歪了。

陸海被推倒在了牀上,某人直接坐了上去,下一秒,而陸海則露出了非常痛苦的表情,大腿被她給坐到了。

那裏非常的酸。

坐下去的瞬間,陸海差點沒慘叫出聲。

而趙又雪看着他痛苦的表情,則一臉不解,稍稍有些生氣的說道:“你不想?”

陸海趕緊搖搖頭。

“那你表現的那麼痛苦做啥。”

陸海也沒有隱瞞,直言不諱道:“我全身都很酸,腰好像還扭到了。”

又雪眉頭微皺,撩開了陸海的上衣,看了下他的腰部,整塊都已經紅到發紫了。

接着,把他褲子褪下。

摸了一下大腿,發現腫脹的厲害,還有他手臂上的肌肉還非常的硬,貌似還處在肌肉緊張狀態下。

手掌磨破了好幾個水泡。

看陸海這樣子,趙又雪很是心疼。

全身性肌肉勞損。

出於互相尊重對方的原則,她沒不想太過干涉陸海的工作和私人生活,可作爲將來共同生活的妻子,她眼眶微紅了起來:“很痛吧。”

“還行。”陸海回。

“那我給你按摩吧,我的技術還可以。”

腰確實很酸的陸海,並沒有拒絕,而事實證明趙又雪的按摩技術確實不錯,可能是去Spa會所多了,順便也學會了。

趙又雪按了很長時間。

按到後面,動作越來越輕柔,最後窗簾拉了起來,今晚她沒有回去睡覺,而是選擇留在了酒店。

......

第二天陸海醒來時。

發現身體的痠痛感明顯好很多了,至少彎腰拿東西,不會那麼痛了,不過徹底恢復,估計還得要一週的時間。

這一週,就先不接任務了。

打打醬油就好。

而又雪昨晚按摩的太久,體力消耗的很大,到現在還賴在被窩裏,整個頭都包着,不肯起牀,也不想下去吃早餐。

趙又雪賴起牀來。

陸海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

在她賴牀的時候,陸海找了下酒店的尹主管,確定了一批酒店的採購清單。

黃金幹鮑、金槍魚、旗魚、牛港鰺,龍蝦等等。

龔師傅那邊,第一批黃金幹鮑已經曬好了,陸海打算先拿到雲瀾酒店這邊試水一樣,要是可以的話,準備賣一些給酒店方。

還有當初酒店預支的那三千萬,陸海發現已經快被他的海鮮抵扣光了,酒店爲了接下來的合作,又預支了五千萬給陸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