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五十億

五千萬的開價,的確讓思達心動了,如果陸海願意賣的話,自己擁有10%的股權,將會分得五百萬。

可能對陸海這個廠二代來說,五千萬可能真不是一筆大錢,畢竟大家都很清楚,他老爸花了兩個多億。

給他買了個海帶廠。

前不久,林樸一也對海帶廠和養殖廠投資了兩個億。

但思達不同,他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雖然他有野心,但五百對對他來說,是一筆非常大的數字。

普通上班族,估計賺一輩子,都賺不到這麼多錢。

有了這五百萬,他就可以直接買下荔城最好地段的房子,接下來,還可以抱盛海漁業的大腿,這家上市公司,他還是比較清楚的。

隔壁鹽江省漁業公司前五的企業之一,擁有三百多家連鎖海鮮店,在舟山還有一處大型的海產加工廠。

還有三個大型養殖廠,有海帶養殖、生蠔養殖、黃瓜魚養殖、石斑養殖等等。

不過這種事情,思達不想多嘴,畢竟這公司是陸海的公司,要是話說多了,要是表現出了想賣的慾望。

只會引起沒必要的麻煩,越是關鍵時刻,他越得避嫌,最終的決定權,還是握在陸海手中。

......

阮會長直接亮出底價後,這讓劉青雲的祕書很是尷尬,覺得請他來當中間人,真的很是失策。

她原本預算,三千萬要是拿不下來的話,那爭取控制在四千萬這樣,結果都還沒怎麼談,底價就給拋出去了。

這讓她很是被動。

接下來,要是被這個陸老闆拒絕的話,就很難有談判的空間了,看來這個阮會長真不是當商人的料。

劉青雲笑地看着陸海,正在等他的回答,這段時間,他也想通了,在這個文明法治社會下,以前的路子只會越走越窄。

跟這個年輕人較勁的這段時間,他半點便宜都沒有撈到,反倒貼上了李正京、還有一大串人脈關系。

前段時間的質量問題,搞的他焦頭爛額,不單關了好幾家門店,還影響到了公司的股價,差點就給跌停。

董事會的人罵聲連連,甚至有人提出讓他滾蛋,幸好老領導保住了他,但也給他下了最後的通牒。

不能再出錯了!

否則就讓他捲鋪蓋滾蛋。

實在沒有辦法的劉青雲,只能走常規路線。

這家工廠對他來說,真的毫無價值,他想開幾家,就開幾家,他想要的是陸海這個年輕人手裏的海鮮渠道。

五千萬買渠道,真的一點都不便宜,劉青雲覺得這個價碼,絕對十拿九穩了。

......

“陸老闆,我們已經拿出足夠的誠意了,還有什麼好想的,這樣的機會真的不多。”阮會長感慨道:“要是我的話,遇上這樣的好事,百分百賣掉了。”

就在大家都看着陸海時。

這個看起來挺陽光的年輕小夥子,搖頭笑了笑:“我剛剛都跟你們說了,我這廠,你們買不起的。”

“......”阮建國呆住了。

“......”陳思達呆住了。

“......”女祕書呆住了。

“......”劉青雲呆住了,五千萬還不夠嗎,可聽着年輕人的話,語氣更加狂妄的樣子,都知道了他們是上市公司。

還直接說買不起。

這是看不起他們公司嗎?

劉青雲皺眉頭道:“陸老闆,爽快點,直接開個價。”

“真想聽我報價。”陸海說。

劉青雲點了點頭。

“那我說了。”

劉青雲點點頭,心裏卻暗罵道:“你倒是趕快說啊,一個年輕人怎麼這麼墨跡。”

“五十個億,人民幣。”

陸海直接報出了一個連自己都覺得很是荒誕的價格,實際上他的貨源渠道是無價的,也根本不可能賣的那種,但對方既然那麼想聽,就隨便報一個唄。

陸海這話一出。

會議室非常的安靜,除了陸海外,所有人都以爲自己聽錯了。

“我沒有聽錯吧,你剛剛說多少?”阮會長重複道:“你是說五十個億嗎?”

“沒錯,就是這個價。”陸海回。

阮建國深呼吸了一口氣,剛纔聽到這個價格時,他差點沒當場發飆,他好心透露了盛海這邊的底價給他。

這個年輕人,怎麼一點都不領情啊,就算要拒絕,也沒必要用這種方式啊,這樣只會顯得很輕浮和無知。

“年輕人,難搞啊。”阮建國嘆息了聲。

女祕書嘆息了聲。

她知道這次估計談崩了,這個年輕老闆,並沒有要賣的意思,害她白期待了,剛剛談判時,她稍稍注意了下這個年輕老闆。

雖然身上一股魚腥味,但屬於那種越看越耐看的款,且身上的肌肉也很發達,一看就屬於那種精幹型。

要是談妥的話,她已經估算過了,這個年輕老闆因爲渠道資源的優勢,在集團的地位會直線上升,甚至超過劉青雲。

到時候,她就向總部申請人事調動,專門輔助這個年輕老闆。

畢竟這個劉青雲真的很是麻煩,規矩又多,屁事也多,整天搞什麼養生局,噁心的要死。

要是收購後,跟了這位年輕老闆的話,那自己就算不能上位,至少也能過上幸福的生活。

只是她的算盤。

在這個年輕老闆張開說話的瞬間,直接破碎了,原本對他生出來的好感,瞬間全沒有了。

五十個億。

開什麼國際玩笑啊。

拒絕也不是這樣拒絕的,一看就是沒經過社會磨鍊,棱角都還沒磨平,滿嘴臭屁跑火車的富二代說出來的話。

可作爲一位合格的祕書,她依舊微笑道:“陸老闆,這次是我們冒昧了,要是陸老闆今天不想談的話,我們下次再談怎麼樣?”

“不用了,我早就跟你們說了,你們公司買不起的。”陸海一本正經地說道。

陸海剛說完。

“有你這麼談事情的嗎?”阮建國當場拍了下桌子,今天他是來當中間人的,在荔城自己好歹也是漁業協會的會長,這個年輕人真的太不懂事了,真把他給氣炸了。

劉青雲陰沉着臉,在黑白兩道摸爬滾打這麼多年的他,也不是個傻子。

他估計猜到原因了。

這個年輕人很不簡單啊,自己對他做的那些事,估計十有八九查到他頭上了,且自己最近發生的一系列事情。

說不定,他也是知道的。

不然沒必要,對他們抱有這麼大的敵意,劉青雲站起身來,意有所指地說道:“陸老闆,商人還是以利爲貴,沒必要意氣用事的。”

陸海直視着劉青雲,感慨了聲:“跟你說句實話吧,你們那公司,我還真看不上,太落伍了,遲早會被淘汰的。”

饒是劉青雲修養再好,也被氣的直接離開了會議室。

“思達,你送送客人。”

“不用你們送。”

......

劉青雲一行人怒衝衝離開後,會議室裏就只有陸海和思達兩人。

“肯定沒法理解吧。”陸海說。

思達點點頭。

“就是這個劉青雲,讓人把阿貴給打了,也是他舉報我們藏有大量黃瓜魚,估計我們網店被打假羣盯上,他也推了一手。”

思達一臉苦笑:“這麼說來,我們早就被一家上市公司給盯上了?”

陸海點點頭:“不過,你也不用擔心,儘管放開手腳去做,我們背後有更大的靠山,他們動不了我們的。”

“真的?”思達驚喜道。

“騙你做啥,不然林樸一那女人幹嘛會白送我兩億元的投資?”

思達咧嘴笑道:“你不說,我還以爲你們有一腿,紗紗姐,她前段時間,還跟我說,你們在沙灘的帳篷裏一起喝了很久的咖啡。”

陸海額頭滿是黑線。

那女人,肯定往奇怪的方向去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