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有一種從天而降的魚

並不是大冰雹。

而是一條十多斤重的海狼魚,從天而降,砸落在甲板上,發出了巨大的聲響,同時海風和海浪越來越大。

除了這條魚外。

甲板上陸陸續續有魚砸過來,而整個海面則下起了一場魚雨。

能造成這種場面的。

就只有一種可能。

陸海眺望着附近的畫面,由於視線不是很好,看的並不是特別清楚,大概離漁船兩公裏遠的地方,貌似有幾根細細的白色柱子。

一根,兩根......足足四根白色柱子,陸海牙齒打顫了下。

已經在“龍吸水”了。

也就是說,龍捲威力還挺大的。

海龍卷的直徑,雖然比陸龍卷要小,但強度確實遠超的,維持時間也比較長。

在海上往往是好幾個一起出現,移動速度能達到每小時50公里,有時還會更快。

就睡了個覺。

怎麼就給攤上這種事情。

陸海第一時間啓動了漁船,順風行駛了過去,海龍卷移動的速度很快。

有那麼點氣象學知識的陸海,還是懂一點的,造成海龍卷的原因是天上的強積雨雲在劇烈旋轉,看頭頂的雲層走向,像是逆時針旋轉的。

碰到這種海龍卷。

絕對不能瞎跑。

第一,漁船肯定跑不過它。

第二,海龍卷直徑沒有陸龍卷大,除非你有吸龍捲的體質,否則也很難碰上它。

最好的辦法,就是朝着順風的方向,慢慢遠離它就可以了,如果逆風走的話,只會增加撞上它的概率。

小白她們在看到甲板落魚後,全都驚嚇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就當她們看見海龍卷時。

整個身軀瑟瑟發抖,瞬間匍匐了下去,就跟當初看到陸海一樣。

原始人由於知識有限,對大自然充滿了敬畏,不明白那是什麼原理,以爲是大自然發怒了,所以就會匍匐下來請求原諒。

看着歪歪扭扭的海龍卷,陸海突然覺得,神話中龍的原型該不會就是這貨吧。

漁船大概行駛了半小時。

就脫離了那片強積雨雲,外面的世界,依舊豔陽高照,海浪也沒有那麼大,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已經一天沒收地籠和捕魚籠的陸海,發現籠子全沒了,不知道跑哪裏去了。

估摸着十有八九。

海龍卷剛剛有經過這裏,把籠子都給卷走了,陸海臉有點黑。

又得重新買籠子了。

漁船停到了浮動碼頭。

碼頭這邊看起來沒事的樣子,也幸好海龍卷沒往這邊來,不然這浮動碼頭估計直接會給撕爛,那條拖船都有可能被掀翻。

還有路上的集裝和那些原始人就危險了。

海龍卷是沒來。

可地面上,卻全都是魚,石斑、鸚鵡魚、舌頭魚、鯖魚、魷魚、龍蝦、螃蟹......有的掉在沙灘上,有的掛在樹上。

放眼望去,就跟菜市場一樣,感覺啥海鮮都有,連珊瑚礁上的珊瑚也給卷了上來,有一截斷裂的紅珊瑚,就在陸海眼前十多米的地方。

“這你大爺的。”

陸海覺得這一次海龍卷對這片海域的破壞程度,比自己抓了這麼多個月的海鮮還要大很多。

沒等陸海指揮。

原始族人一個個揹着竹簍,在沙灘上撿魚,且還有人對撿到的魚,進行了清洗和分類處理。

讓原始人撿魚的是族長。

陸海忍不住給她點個贊,這幾個月對她的調教,總算沒有白費,已經懂得海鮮分類了。

可這些從天上摔下來的魚,幾乎都是死翹翹的,有的爆眼珠子,有的魚肚都吐出來了,有的腸子外流,大多都破相了。

海龍卷裏的內部壓力很高,這些魚被吸進去以後,因爲壓力差的緣故,所以給帶到龍捲裏時,就已經死了。

而不是給摔死的。

好在這些魚,還很新鮮,稍微打個折,還是很好賣的。

陸海讓人將那些旗魚搬到了排酸室,同時把排酸室裏的金槍魚、龍躉、GT,搬到了超級冷庫。

排酸結束後。

至少還要在負60度的低溫下,冰凍72小時,才能最好的鎖住金槍魚的口感,同時滅殺魚肉裏的所有寄生蟲和細菌。

自己吃倒是無所謂,但是拿到市場上去賣的,就得小心了,不然吃出寄生蟲來,被人給投訴了,確實挺麻煩的。

差不多兩個小時後。

那些散落在沙灘上的魚,已經被原始人給撿的差不多了,足足有二十大桶,大多都是鯖魚和魷魚,以及馬鮫魚。

最近好像是鯖魚汛和魷魚汛,陸海用探魚聲吶時,就發現了不少鯖魚和魷魚羣。

可能這兩種魚運氣不是很好,恰巧趕上了海龍卷,估摸着整個魚羣都給卷了上去。

魷魚是軟體動物,完整度相對比較高,還是能賣個好價錢的。

除了這兩種魚外,排第三的是馬鮫魚,整整撿了三大桶,石斑、鸚鵡魚、龍蝦也不少。

至於螃蟹這種東西,陸海讓他們不用撿了,螃蟹跟其它海鮮不同,一旦死亡的話,體內的細菌繁殖速度非常快。

吃寫蟹的話,有很大概率鬧肚子,撿了兩個小時候後。

剩下那些,陸海直接讓他們不用撿了,這麼大的太陽曝曬兩個小時,不縮水,也開始腐爛了,沒有撿的意義了。

地籠沒了,魚雨湊。

算是因禍得福吧,全部裝車後,陸海直接前往了現實世界。

渾身痠痛到動彈不得的陸海,根本就開不動車,現在打了方向盤,手都非常酸。

陸海打了阿貴的電話。

結果阿貴跟張胖子還在看店面。

阿貴本想立馬回來的。

陸海讓他好好看店面,而是給高叔打了個電話,畢竟自己是海帶廠的老闆,調用一兩個司機,還是很簡單的。

沒多久後。

一個年輕人來到了舊工廠附近,臉上滿是笑容。

“陸總好。”

陸海記得這個人,好像好幾次卸貨,都有見到他。

“你叫什麼名字?”陸海問。

“周明瑞。”司機回,同時有點小激動,廠裏大家都知道,小老闆非常有本事,這次的投資就是他拉的。

被他知道名字了,以後晉升空間就大了

“你來開車吧,去長尾海鮮批發市場。”

“好的,陸總。”

周明瑞坐上了駕駛座,車纔剛開出去一會,副駕駛座上的小老闆,卻已經睡着了。

半小時後。

車停在了長尾海鮮批發市場,周明瑞卻不敢叫醒陸海,下車在一旁等着,不敢打攪他休息。

聽說這個小老闆,除了海帶廠、養殖廠外,好像還經營着一家海鮮網絡商城,另外還自己捕魚收購海鮮。

看到他累到睡着的樣子。

周明瑞嘆息了聲,現在有錢人都這麼拼,家徒四壁的自己,有什麼資格不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