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突然就開掛了(求推薦)

“我叫陸海,今年24歲,住在荔城周邊的夏岐島,未婚,是個本科生,畢業兩年了。

由於諸多原因,三個月前,我辭掉了工作,回到了家鄉,成了一名趕海主播。

每天早上5點起牀,天還沒亮就出門,老媽會給我準備一個泡着枸杞的保溫杯,還有兩個雞蛋,一包全麥麪包。

我每天要拍很多視頻,晚上7點才能回家。

我不抽菸,偶爾喝點小酒,沒有女朋友,所以不用向任何人說晚安。

差不多晚上十點,就會躺牀上睡覺,然後第二天四點半醒來,開始新一天的趕海!

跟往常一樣,昨天上傳的趕海視頻,還是沒多少人觀看,看着那三位數不到的播放量,我非常失落。

但我不會氣餒,因爲人生就是這樣,不是每次選擇都是對的,也不是做什麼都會成功,更多的是失敗吧。

就像今天,我抽了半天水坑了,別說青蟹了,連條石九公都不給我,到頭來,抽水機的油錢都給貼了進去。

“唉,人生路漫漫,毒雞湯長相伴。”

陸海擰開保溫杯,灌了一口枸杞泡的開水,今天味道有點不一樣,好像老媽加了紅棗。

自打趕海爆火後,趕海的主播也越來越多,而林子大了,就會出現一些比較有想法的鳥。

這些鳥都是團體行動的,有專門扛抽水機的,有負責在坑裏放魚,有拿着本子,教主播如何賣慘的,演技還真不錯,說不定比小鮮肉強很多。

前幾天,有一個團隊找上他,說每個月給他們兩千元,就可以把他包裝成最火的趕海主播,就是註冊的主播名要簽約給他們,日後收益是几几分成來着。

說白,就是白嫖還要交學費,接受過高等教育的陸海,自然是拒絕,但這世界就是這樣,聰明的人有,傻的也不少。

不遠處一個叫【趕海小妹】的女主播,正在該團隊的幫助下,錄製着趕海視頻。

一個帶着鴨舌帽的男子,在那指揮道:“小妹,再低一點,沒錯,要有那種想看又看不到的感覺。”

“對對對。”

“這個角度很好。”

面對這種低俗行爲,陸海非常鄙視,但還是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

瞄着那條能讓時間停止流動的縫隙時,陸海思考起了人生,自己走的這條路,到底是對還是錯,要是繼續賺不到錢的話,恐怕就得乖乖回去繼承家產了。

他的父親承包了一千畝海帶,在當地也算是個養殖大戶,老媽則是鎮上的中學當老師。

按他家的經濟條件,供他啃老肯定是沒問題的,只是村裏的民風“淳樸”,根本就容不下一個本科生回來打醬油。

再加上陸海的父親,當初起家時,沒少受那些“文化人”照顧,於是他就希望自己的兒子,不要走他的老路。

要好好讀書,讀完本科,讀研究生,讀完研,再讀博士,最好再弄個海龜什麼的。

遺憾的是,父親的每一次期望,都變成了深深的失望,終於在陸海24歲時,他徹底死心了。

轉而開始關心他的婚姻問題來,每天都在給他物色合適的對象。

村長家的女兒,秀兒。

要50畝海帶,作爲聘禮。

隔壁村,一位從非洲回來的海龜女大學生,據說身材特別好,沒什麼要求,要想結婚的話,立馬就可以結,可陸海想了想,總感覺哪裏不對。

現在,二老看誰都像自家媳婦,前段時間,還不停撮合他和老媽學校一位剛來的女老師,聽說還給人家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而當事人的陸海自然明白,二老這是在卸磨殺驢啊,想讓他趕緊建個“小號”,給他們繼續練級去。

想得美!

小號要出來了,還有我什麼事?

此時。

那個帶鴨舌帽的男子找了過來,遞給陸海一根煙:“怎麼樣,想好了沒?”

陸海搖頭道:“沒抽菸。”

鴨舌帽男笑着收了回去:“我也有關注你的視頻,像你這麼搞,人氣上不去的,半天都抓不到海鮮,擱誰都覺得無聊。”

陸海沒有反駁,人家說的是實話,來看直播的人,都想看主播怎麼抓到海鮮的,抓不到的話,確實沒什麼看頭。

鴨舌帽男接着道:“視頻是一種藝術,我們負責演,讓觀衆爽就行了,他們一開心,說不定就打賞,我們就賺錢,是不是這個理。”

“.....”我陸海無fa可說。

鴨舌帽男指着不遠處的小妹說道:“小妹兩個月前,一個月都賺不到一千元,經過我們包裝後,現在最高的時候,一天都有人打賞三四千。

怎麼樣,要不要考慮下,我們最近正在策劃一個科學趕海,只要我們合作,說不定就能成爲下一個華農。”

......

鴨舌帽男畫了好大一張餅,可陸海還是無動無衷,最後回了句:“我再想想。”

其實,他想說的是。

“我真的沒錢。”

人氣一直上不去的陸海,說實話,已經快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了,雖然他爸媽挺有錢的,但從畢業後,他就沒再拿過一分錢了。

算了再撐一個月吧,要是還沒起色的話,就老老實實去城裏當個社畜,繼續普普通通的一生。

此時。

陸海手機“嗡”的震動了下,原本的視頻界面消失了,轉而代之的是兩行文字。

------

【尊敬的陸海先生,您是否對現在的生活感到了厭倦,想不想體驗新的生活】

下面還有兩個按鈕。

【想】/【不想】

------

看了無數起點小說的陸海,第一反應是自己金手指,終於到賬了,他想都沒想,直接點了【想】這個按鈕。

【新生活體驗開始】

當陸海擡起頭時。

沙灘上的人一個個接連消失了,就連那個犯規的趕海小妹也沒了,本來還想多看兩眼的。

周圍環境也發生了改變,隆隆隆的漁船聲,變成了海鳥尖銳的叫聲。

就在此時。

手機又出現了新的文字。

【時空鏈接完成,您已獲得一畝地的探索空間,請愉快的探索】

陸海淡定喊道:“系統,在不在。”

“起牀吃飯了。”

陸海試着叫喚了幾聲,可都沒有反應,也沒有出現新的文字,看來這系統不太聰明的亞子。

陸海觀察着四周的景象,貌似變化的就只有眼前這一畝地,一畝地外還是原本的樣子。

而剛剛被他抽乾的那個水坑,又裝滿了水,隱約可以看到好幾條大魚在水坑裏巡遊,其中一條好像是大石斑。

還有條鰻魚。

好像還有三刀魚。

附近的礁石上,疊着一層層牡蠣,還有不少椰子螺及各種淡菜以及藏在縫隙裏的青蟹。

看着眼前的景象,陸海深呼吸一口氣,我擦,這裏的海鮮資源也太恐怖了吧。

這下真的發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