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4章 齊聚!

說服車禍女鬼和他的兒子並不難,他們要比陳歌更清楚影子的可怕,也都知道冥胎的存在,他們只是沒想到冥胎會這麼快出現。

白龍洞隧道裏的兩位紅衣同意幫忙,但是他們只同意讓車禍女鬼跟隨陳歌離開,車禍女鬼的兒子卻無論如何都不願意離開隧道。

這次情況和荔灣鎮不同,陳歌身邊已經有了足夠多的紅衣,多車禍女鬼一個並不能改變局勢,他需要的是隧道裏那扇特殊的門,雙方圍繞這個問題探討了許久。

陳歌也慢慢明白了兩位紅衣擔心的事情,車禍女鬼兒子推開的那扇門通外門後世界的隧道,無論他在什麼地方打開門,最後都會通往那個地方。

可問題是車禍女鬼的兒子只在現實裏推開過門,他從來沒有嘗試在其他紅衣的門後世界裏推門,他也不敢保證,那時候推開的門一定可以回到現實當中。

這只是其一,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車禍女鬼的兒子擁有一個非常詭異的能力——編織夢境。

只要是被他吞食掉的厲鬼,他都能獲得對方的部分記憶,然後可以根據這部分記憶,編織出一個夢。

記憶是否清晰影響了夢境存在的時間,大部分夢境轉瞬即逝,但也有少部分夢境能存在很長時間,只要不斷修補,幾乎不存在消散的可能。

車禍女鬼的兒子用了數年的時間,在隧道中佈置了衆多夢境,一旦不小心陷入其中,就算是對影子來說也很麻煩。

這些夢境很可怕,但同時也要車禍女鬼的兒子一直修復,如果他長時間離開,夢境會全部破碎。

傾巢之下安有完卵,陳歌擺事實講道理,好說歹說,最終車禍女鬼的兒子同意,在未來九天之內,可以跟隨陳歌離開一個晚上。

一個晚上的時間對陳歌來說也足夠了,他很是感謝兩位紅衣,雙方約定好之後,他便帶着車禍女鬼離開,趕往荔灣鎮。

“大年,如果有一天,你這漫畫冊裏每一頁都是紅衣,你不會感到很大的壓力?”

“你是紅衣之下最強的存在,你要對自己有信心!你要兇悍起來!”

“不要管別人怎麼說,你就是最牛逼的!”

“你看看老白,現在人家多厲害,你也要嘗試着去吸收執念。說不定哪天你成爲了紅衣,那就是凶神之下最強紅衣了!”

陳歌在馬路上走了很遠,才遇到了一輛願意載他的車。

去荔灣鎮的路上,他抱着漫畫冊自言自語,司機開始還以爲他在打電話,直到陳歌下車的時候才看見陳歌沒戴耳機。

緊趕慢趕,陳歌總算是在十二點以前來到了荔灣鎮。

他找到了門的位置,等到午夜十二點那扇門被血絲覆蓋時,他提着揹包,推門而入。

黏稠的血霧粘在身上,呼吸變得困難,每一次吸氣肺裏都會充斥血腥味。

陳歌按下復讀機開關,喚出許音後,漫步在血紅色的街道上。

和上次離開時相比,這裏好像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

“門被推開,作爲推門人小布應該察覺到我來了。”

荔灣鎮是三星半場景,血色覆蓋了大半個城鎮,殺掉影子後,這裏的原住民大多偷偷離開,不過也有很多新的鬼怪悄悄住進了小鎮當中。

陳歌只走了十幾步遠,就感受到了數道窺伺的目光,那些傢伙對活人很感興趣,只是因爲顧忌許音才沒有動手。

“小布獨立管理這麼大的地盤也挺不容易,以後如果我有時間可以來幫幫她。”

瞳孔縮小,陳歌朝着兩邊的建築笑了笑:“別光在上面看,下來玩啊?”

無人應答,陳歌本來還想着把閆大年放出來,讓他停下手中的畫筆,偶爾也打打架。

“算你們運氣好。”

走過了幾條無人的街,血霧變得濃稠,一滴滴血雨滴落在身上,大霧之中出現了一道身影。

她穿着血紅色的雨衣,嘴巴被縫上,通紅的眼睛看着陳歌和許音。

紅雨衣!

陳歌停下了腳步,輕輕招手:“你的孩子找到了嗎?”

穿着紅色雨衣的女人緩緩朝陳歌走來,等來到陳歌身前後才輕輕搖頭。

“如果他不在門後世界,那有沒有一種可能,他其實並沒有被影子殺死,而是被偷偷藏在了含江其他地方。”陳歌看着紅雨衣逐漸明亮的雙眼:“冥胎寄託在某個孩子身上,你的孩子很有可能就是其中之一,我經過多方調查,現在已經把範圍縮小到了九個孩子身上……”

陳歌正要繼續說下去,紅雨衣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臂,陰冷浸透皮膚,刺骨的寒意順着胳膊鑽進了心窩。

紅雨衣嘴巴被縫住,她說不出話,從她嘴裏只能發出宛如哭泣的低吟。

“冷靜,我這次來就是想要讓你跟我一起離開的,八天之內,我會找到這九個孩子,不過在這期間你要聽我的安排,不能私自行動。”陳歌從紅雨衣手中掙脫:“小布在哪?帶我去見見她,有些東西我應該跟她說清楚。”

紅雨衣默默轉身,示意陳歌跟上,他們橫穿荔灣鎮,來到了張雅、高醫生和影子戰鬥的那棟大樓。

那個單純的紅衣女孩此時正趴在牆壁上,使用自己體內的血絲一點點清除影子留下的詛咒。

想要清除掉影子在整個荔灣留下的詛咒估計要耗費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不過小布並不在意這些。

沒等陳歌靠近,小布就感知到了陳歌,她收回身上的血絲,來到陳歌身前。

這丫頭看見陳歌的反應很特別,她的視線只在陳歌身上停留了一秒,然後就看向了陳歌的影子,彷彿那裏有什麼很好玩的東西,她竟然盯着陳歌的影子發起了呆。

“小布,想什麼呢?”

陳歌很想走過去摸摸小布的頭,但考慮到對方是荔灣鎮的推門人,在這裏能發揮出頂級紅衣的實力,他還是明智的放棄了。

“我這次來找你,是因爲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多年前影子分離出的冥胎快要復活。他現在就在含江,有可能藏在某個孩子身上,我想請你和我一起去找他。”

迷茫的視線在陳歌和影子之間移動,小布最終點了點頭。

從荔灣鎮的門出來以後,陳歌看了一眼手機:“時間還早,正好再去第三病棟一趟,感覺好久沒有見門楠了,還真有點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