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我知道他嬰兒時期的長相

顏隊所說的這幾個人陳歌都有印象,賈明不用多說,他身上隱藏着另外一個邪惡的靈魂,曾經爲冥胎服務過。

那一家三口是靈車上的乘客,當時跟隨陳歌一起進入的荔灣鎮。

最後的北野則是荔灣鎮的居民,躲藏在吃人旅館當中的殺人犯。

“他們幾個是怎麼混在一起的?”

賈明精於算計,北野是個內心變態的殺人狂,他們兩個怎麼可能跟那一家三口和諧相處?

在陳歌的印象當中,那一家三口裏,父親是個欺軟怕硬的窩囊廢,母親從不開口說話,對外界的任何事情都沒有反應,最後的小男孩雖然很可愛,但他僅僅只是可愛而已。

在殺人狂和瘋子眼中,可愛沒有任何用處,甚至還會激發他們內心兇殘的一面。

“賈明和北野爲什麼沒有殺了那一家三口?”分析殺人狂的邏輯就要站在殺人狂的角度,代入他們看待問題的視角:“荔灣鎮距離鬼火焚樓場景所在的小區說遠不遠,但說近也不近,他們這羣老弱病殘是怎麼在門後世界穿行的?”

陳歌大腦飛速運轉,出現了各種猜測:“這幾個傢伙裏,有人知道路,可能是北野,也可能是賈明,他們趁亂偷偷逃走,就去爲了去其他的門。”

“那一家三口只是普通人,賈明和北野費心費力保護他們,將他們的一起帶出門後世界,肯定有所圖謀。”

“中年男人是個賭鬼,爲了獲得想要的東西,甚至能做出獻祭自己女兒這樣的事情,他只是個累贅,那位母親情況也比較特殊,像是受到過很大的刺激,空有一個活人的軀殼。”

“既然這兩個大人這麼普通,那很明顯了,賈明和北野之所以會保護一家三口逃離門後世界,完全是因爲那個小孩!”

“一個孩子身上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能夠讓賈明和殺人狂北野爲之賣命?”陳歌眼睛慢慢眯起,他想到了一種可能:“那個孩子也是冥胎候選人之一,冥胎很有可能就在那個小孩身上。”

根據已有的線索,陳歌得出了一個很接近真相的結論。

“陳歌,你在想什麼呢?”顏隊看陳歌一直不說話,問了一句。

“沒事,我只是覺得奇怪,那一家三口爲什麼會和通緝犯混在一起。”陳歌看向顏隊:“一家三口跟隨他們,這種情況,應該不算是人質,更像是在尋求他們的保護。”

“你說的這一點我們也考慮過,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把北野和賈明捉拿歸案。”顏隊拿出了另一個文件:“他們在這段時間內連續更換了好幾個躲藏的地方,不過奇怪的是,他們一直沒有離開含江,似乎這座城市裏有什麼對他們非常重要的東西,就算冒着被抓的風險,他們也不願意離開。”

顏隊越是這麼說,陳歌越覺得那個小孩不一般,肯定和冥胎存在某種聯繫。

“顏隊,不能給他們時間,我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咱們必須儘快將其抓獲。”陳歌是真的沒有時間了,他現在掌握的信息太少,想要在八個晚上之內找到冥胎非常困難。

“我們已經鎖定了他們的位置,範圍不斷縮小,三天之內必定將他們捉拿歸案。”顏隊親自負責賈明的案子,從這一點也能看出他的重視,畢竟賈明的情況算是極爲嚴重了,殺妻,襲警,還屢次挑釁警方,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影響。

“三天之內?”陳歌輕輕點頭:“顏隊,到時候能叫上我一起嗎?”

賈明身上藏着一個邪惡的靈魂,小男孩又可能和冥胎有關,陳歌擔心造成不必要的傷亡。

“你還是老老實實在遊樂園呆着吧,我聽說你們最近和虛擬未來樂園對上了,壓力應該很大,所以你就不要亂跑了。”

“好吧。”陳歌嘴上答應了下來,但是卻使用陰瞳看向桌子上打開的文件,他非常驚訝的發現,警方重點監控的三個區域裏,竟然有兩個他都非常熟悉。

一個是荔灣鎮,另外一個是江源小區。

“要是沒什麼事情,你就先回去吧。”顏隊似乎知道陳歌在偷看桌上的文件,他也沒有制止,可能他也是在用這種方法,既不違反紀律,又不違背自己的意願。

“還有件事。”陳歌不再隱瞞:“我想要在含江找一個人。”

“什麼人?”

“年齡應該比我小……”

“只有這一個線索嗎?年齡比你小的人太多了,這讓我們怎麼幫你找?”

聽到顏隊的話,陳歌也感到無奈,他知道的東西本來就有限,部分內容還無法對警方說。

“我知道那個傢伙嬰兒時期的照片,對比照片應該能找出那個人!”陳歌又透漏出了一個信息。

當初在荔灣鎮旁邊的大樓頂部,影子被張雅和高醫生聯手圍攻,最後不得不借用冥胎的力量,在交戰的最後階段,影子胸口出現了一個嬰兒的頭顱。

那個嬰兒面目猙獰,被詛咒扭曲。

本身嬰兒明明象徵着新生,但是它的眼裏卻充斥着惡毒和毀滅。

陳歌對那個嬰兒的臉印象很深,當時他就考慮到了會遇到現在這種情況,所以把那嬰兒的長相牢記在了心裏。

這是他掌握的最直接的關於冥胎的線索,他知道冥胎嬰兒時期的長相。

“陳歌,你這兩條線索太過籠統,光是篩查比對就要耗費大量時間和警力,並且最後還不一定能找到。”顏隊手指輕敲桌面:“我可以幫你,但是你必須要給我一個能夠說服我的理由。”

“有人要殺我,兇手留下的信息有三條,比我年紀小或者和我同歲;嬰兒時期的照片;以及放有泥塑的神龕。”

既然要尋求警方的幫助,陳歌也不會隱瞞太多東西,他以前看過很多恐怖片,完全不理解其中某些主角的做法,非要等到危機降臨時再去報警,結果總會出現電話打不通,電話線被剪短等等意外情況。

像陳歌就不同了,九個晚上的任務,他頭一天就去尋求警方幫助,根本不給意外發生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