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 隱藏的線索

其實陳歌覺得以自己在虛擬未來樂園那些人心目中的形象,就算跑過去估計也問不出什麼東西,那裏的工作人員看見他就跟看見了喪屍一樣,有多遠就躲多遠。

陳歌覺得大家對他存在少許誤會,可現在時間緊迫,他也不準備浪費時間去解釋。

“帶着碎顱錘過不了樂園的安檢,那我還是去醫院裏好了。”陳歌把主意打在了曾那些受害者的身上:“我去參觀的時候,虛擬未來樂園安排了演員跟隨我一起,他們親身體驗了那種恐怖,應該能跟我有共同語言。”

人在生病的時候是最脆弱的,陳歌準備明天去醫院跟那些被嚇暈的演員好好談一談,不過前提是他們已經從昏迷中醒來。

“擔憂也改變不了局面,我還是好好睡一覺吧,珍惜當下。”

他訂了一個鬧鐘,然後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八點鐘,陳歌洗漱完畢後,喚出老白和衛醫生:“鬼屋的營業就交給你們了,我白天有些事情要去處理。”

“小陳,你是不是心裏有事?”衛醫生一眼就看出陳歌跟平時不同:“我昨天聽張憶說什麼冥胎快要來了,你是在擔心冥胎嗎?”

“是有一些擔心,不過問題不大。”陳歌臉上重新露出笑容:“你們好好營業,其他的事情交給我來做就好了。”

“你其實可以依靠我們的,畢竟這裏是我們所有人的家。”

“恩,放心吧。”陳歌讓衛醫生和老白回到各自的場景,他走出鬼屋打開防護欄。

最近是樂園旺季,員工們都已經提前來了。

“先化妝,未來幾天我可能白天不在鬼屋,你們要多多注意。”

“老闆,你平時不是晚上才出去嗎?現在怎麼改白天了?”顧飛宇沒有什麼心眼,口直心快。

“有些事情要去處理,九天之內應該能搞定,到時候我會陪着大家,好好休息一段時間。”陳歌讓進入化妝間,格外認真的給幾名員工化好了妝。

“拜託大家了。”

新世紀樂園和虛擬未來樂園的競爭也到了關鍵時候,員工們爲這一天準備了很久,陳歌也不會去麻煩大家。

跟徐叔打了個招呼,在樂園開門之前,陳歌提着沉甸甸的揹包走出了樂園。

攔下一輛出租車,陳歌上車後,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

“要去哪?”

“市分局刑偵科。”

……

陳歌到了市分局門口,他看了看門衛,又看了看手裏的揹包,思考片刻後還是決定先不進去,而是撥打了李政的電話。

“政哥,還是我。”

“陳歌?你有什麼事?”

“我在市分局門口,你能來接我一下嗎?有些東西,我必須要弄清楚。”

“敢這麼跟刑警說話的人,在我從業生涯中你還是我遇到的第一個。稍等一會,我馬上到。”

電話掛斷,十分鐘後,李政出現在門口。

“說吧,什麼事?”

“能進去說嗎?”

“我們這裏外人是不能隨便進去的。”李政看了看陳歌,輕輕搖頭:“算了,你跟我來。”

兩人進入市分局,李政將陳歌帶入了空無一人的會議室:“大家正在工作,帶你進來讓人看見不太好,雖然大家也都認識你。”

瞄了一眼陳歌的揹包,李政大概猜到了裏面裝着什麼東西:“你放鬆點,喝水嗎?”

“政哥,我想問你兩件事。”陳歌直奔主題。

“你說。”

“常孤醒了嗎?”陳歌對常孤很上心,他本身是導演,很擅長利用鬼怪拍戲,另外他還是世界上最瞭解常雯雨的人。

在通靈鬼校,常雯雨獻祭自己想要毀掉門,最後她被幾位頂級紅衣聯手“殺死”。

按理說她應該魂飛魄散了才對,但是黑色手機在常雯雨“死後”卻出現了她的專屬頁面,並且黑色手機還說常雯雨沒有完全死去。

常孤是常雯雨唯一的親人,如果說常雯雨在這世界上還有能夠相信的人,那一定是常孤。

陳歌想要通過常孤,找到常雯雨的後手。

小心駛得萬年船,能夠站在紅衣頂點的厲鬼,沒有一個可以被小瞧,這也是陳歌的經驗。

“他身上的傷已經穩定了,但還沒有醒過來,醫生給他腦部拍了片子,也沒有發現什麼問題。”李政感覺今天的陳歌格外嚴肅:“你第二件事是什麼?”

陳歌輕輕吸了口氣,然後看向李政:“李隊,你還記得荔灣鎮嗎?”

提到荔灣鎮三個字,李隊表情慢慢發生了變化,他搬來椅子,坐在陳歌面前:“只記得一部分,忘了很多。”

“你那天追捕賈明進入荔灣鎮,然後在小鎮裏看到了我,最後我將你背出,可惜的是賈明逃走了。”陳歌不知道李政究竟還記得多少東西,這也是他和李政之間的默契,離開荔灣鎮後誰都沒有去詢問那天發生的事情。

李政目光從陳歌身上移開,看向了還冒着熱氣的水杯,無論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情,有一個事實是無法改變的,那天將昏迷的他背出荔灣鎮的人是陳歌。

眼前的年輕人,救了他一條命。

“我當然記得這些,實際上我們也在一直追捕賈明,種種跡象表明,他並沒有離開含江。”李振站起身:“賈明的案子,由顏隊親自負責,我帶你過去見他一面吧。”

兩人走出會議室,穿過走廊,來到三樓的一間辦公室。

敲門進入,顏隊正在跟什麼人打電話,脾氣一向溫和的他此時面紅耳赤,說到着急的地方,甚至直接把桌子拍的啪啪響。

電話打了兩三分鍾,顏隊的氣才慢慢消了,他看見陳歌後終於露出了笑容:“李政,你怎麼把小陳帶過來了?他是來討要賞金的嗎?咱們這地方可不負責發錢。”

“顏隊,陳歌是來詢問賈明殺妻案的。”李政似乎是擔心顏隊拒絕回答,還好心的幫陳歌說了一句:“當時他畢竟也在場,是受害者,也是證人之一,我覺得這個案子沒必要對他隱瞞。”

“這個案子現在涉及的東西比較多。”顏隊讓李政把辦公室的門關上以後才繼續說道:“我們在荔灣鎮賈明逃脫三十六小時以後,在距離荔灣鎮很遠的一棟居民樓外發現了賈明的身影,最關鍵的是他不是一個人出現的。”

“賈明又出現了?”陳歌記得賈明應該被留在了門內,他此次過來本是想要說服警方做另外一件事,沒想到有了意外的收穫:”顏隊,賈明出現的那棟居民樓在哪裏?我想去看看。“

”一棟老樓,曾經發生過火災,旁邊還有個培智學院。“

”發生過火災?“通過門才可以離開血紅色的世界,陳歌恰好知道東郊有扇門就在一棟發生過火災的居民樓內。

鬼火焚樓!被高醫生吃掉推門人的那個場景!

顏隊從最下面那層的抽屜裏取出了一份文件:“和賈明同時出現的還有四個人,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男人,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一個精神狀態很差的女人,還有一個四、五歲大的小孩。”(詳見678章末尾)

翻開文件,顏隊已經將他們的身份全部查清楚了:“年輕男人叫做北野,他殺害了自己父親和自己的親弟弟北文,他母親冒充他頂罪,已經被關了起來。”

“那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是個賭鬼,叫做甄崞,沒有固定職業,人品極差,酗酒、家暴、偷過東西,我們這裏還有他的備案。”

“女人叫做於望晴,外地人,家族沒有精神病史,她精神存在問題是後天環境造成的。”

“最後是那個小孩,很奇怪,查不到他的任何信息。我們走訪了甄崞的鄰居,街坊們只知道他家有一個女兒,前幾年還失蹤了,大家根本不知道他家還有個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