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 江銘

光是消化黑色手機上的新信息陳歌就用了十幾分鍾的時間,他拿着手機一直在沉默。

他知道冥胎很危險,也清楚對方很快就會過來找他,但他沒想到對方會來的這麼快。

“只有九天,如果九天之內沒有找到他,我必死無疑。”

黑色手機從來不會說謊,它之前發佈的信息也都全部應驗。

“冥胎四星試煉任務被強制觸發,不過這個試煉任務和通靈鬼校不同,也和我以前做過的任何一個試煉任務都不同,它沒有固定的場所,也沒有給出準確的信息,只是說了一個大概的範圍——以整個含江市爲舞臺。”

陳歌皺起了雙眉,他反覆觀看黑色手機上的信息。

四星試煉任務,任務介紹卻只有寥寥幾行,任務提示更是只有一句話。

“時間限定爲九個晚上,手機特別標註出了晚上兩個字,這是不是在告訴我,只有晚上被冥胎寄生的孩子才會露出破綻?”

捉迷藏陳歌玩過很多次,但是堵上生命去玩這還是第一次。

“現在我只知道神龕和孩子的數量,僅憑這些想要在整個含江找到冥胎太難了。”陳歌收起了黑色手機,拿出了自己的手機,他打開通訊錄:“我一個人力量有限,現在也不是單打獨鬥的時候,我必須要利用所有可以動用的力量。”

陳歌首先看向李政和顏隊,在多次合作之下,可以說含江警方是陳歌堅實的後盾。

“找人這種事還是交給警方比較好,我需要做的是搞清楚那些孩子的特點,以及在尋找過程中可能遭遇的危險。”

遊戲已經開始,黑色手機在任務強制觸發以後,任務界面上就出現了一個沙漏,它顛倒九次後,冥胎應該就會主動來尋找陳歌。

“黑色手機說我必死無疑,那冥胎應該也是凶神,他竊取了九個神龕,鳩佔鵲巢,神龕原本的主人可能已經被殺害,能擁有神龕的厲鬼本身就很恐怖,但還是不敵冥胎。從這方面來說,冥胎可能在凶神當中也算比較厲害的。”

沒有任何線索,陳歌只能憑藉自己的經驗進行推測。

“這九天說不定就是我生命的最後一段時間了。”

陳歌沒有把張憶收回漫畫冊,而是讓衛醫生和紅色高跟鞋對他進行治療。

說是治療,其實不過是紅色高跟鞋從張憶身體裏找出一根根代表詛咒的黑色絲線。

冥胎不知道在張憶身體裏種了多少詛咒,想要不讓張憶魂飛魄散,這是唯一的辦法。

“他就拜託你們了。”

提着揹包,陳歌回到地面,在經過道具間的時候,他隨手將碎顱錘塞進了揹包當中。

“未來九天,這東西要隨身攜帶。”

爲了不影響鬼屋場景的恐怖氛圍,陳歌又給碎顱醫生的扮演者小顧量身定做了一個木製的“碎顱錘”。

忙完這些已經是凌晨三點,他回到員工休息室,躺在牀上卻怎麼都睡不着。

“很難想象,四星試煉任務已經開始,我第一個晚上竟然還在自家鬼屋裏睡覺。”

陳歌拿出紙和筆,簡單的整理了一下已知的信息。

“我現在已經找到了三個神龕,其中一個神龕對應着方魚,看方魚的這個狀態,冥胎應該不在她的身上,基本可以排除。”

“第二個神龕對應着我自己,神龕裏擺着我的斷頭塑像,渾身還刻滿了死字,由此可見冥胎對我恨之入骨,嫉妒和憤怒使他喪失了理智。”

“虛擬未來樂園裏有兩個神龕,如果說其中一個對應着我,那另一個對應着誰?”

一開始陳歌以爲虛擬未來樂園當中只有一個是真的神龕,另一個是樂園仿造的,但現在這情況他也不敢保證。

“虛擬未來樂園鬼屋是在一位江姓董事的堅持下才修建的,他乾兒子江銘年齡跟我一樣大,這些都是疑點,他們父子倆絕對知道一些東西,那個沒有泥塑的神龕說不定就是被他們動了手腳。”

想到這裏,陳歌按下復讀機開關,先呼喚出許音,然後翻開漫畫冊,將自己在詛咒之屋裏尋找到的執念和厲鬼全部放了出來。

員工休息室內瞬間颳起陰風,白貓咬着小小的小裙子將她拖進了被子裏,它和小小頂着被子,光露出眼睛,暗中觀察。

風鈴中的小女孩和老爺子的小孫子最先出現,他倆手牽着手,似乎都很害怕陳歌。

緊接着桌子前的座椅緩緩轉動,一個身體硬朗的老人出現,他背對陳歌,就像那張黑白遺像一樣,看不見臉。

血腥味慢慢變得濃重,一聲帶着嘆息和哀怨的戲腔在屋內響起,戲服紅衣也出現了。

“蓮……”老人微微側目,戲服紅衣身形虛幻,她看了老人一眼,邁動腳步掩面朝老人走去。

“你們跑我這玩鵲橋相會呢?”

陳歌拿着碎顱錘,惡狠狠的看着屋內所有人:“你們以後想要幹什麼我都不會管,但現在你們要老老實實回答我幾個問題。”

陰瞳掃過老人和戲服紅衣,陳歌連兩個小孩也沒放過:“你們居住的場景裏有一個神龕,把你們知道的所有關於神龕的信息都告訴我。”

在陳歌的盤問下,他從老人口中獲得了一個很重要的信息。

戲服紅衣曾遇見過冥胎,爲了保護小孫子和那個女孩,戲服紅衣答應幫助冥胎守護神龕。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戲服紅衣和張憶一樣,他們都是在保護神龕。

但問題在於,戲服紅衣答應冥胎要保護的只是放有陳歌泥塑的神龕,另外一個神龕並不需要她保護。

據老人所說,放有陳歌泥塑的神龕才是詛咒之屋裏原本的神龕,而後來陳歌在詛咒之屋裏看到的神龕是一個叫做江銘的年輕人放置的。

最關鍵的是,這個被江銘放置的神龕裏也有一個泥塑,上面就寫着江銘兩個字,不過泥塑後來莫名其妙消失,好像是被江銘拿走了。

“我是第一個,方魚是第二個,從現在掌握的線索來看,江銘很可能是第三個。”

現在去東郊,等到了地方天也該亮了,所以陳歌沒有立刻動身,而是選擇好好睡一覺養精蓄銳。

“明天再去一趟虛擬未來樂園,不過拿着碎顱錘沒辦法過安檢,這倒是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