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7章 請問,你認識方魚嗎?

“先跟我去見一見方魚,我答應過她,會把你帶到她面前。”陳歌打開了漫畫冊:“你應該也很想見她吧?”

男人點了點頭:“想見,但是又很害怕。”

“你想要見她,她想要見你,這就足夠了,有什麼困難大家一起來克服。”陳歌溝通了閆大年,將男人收入漫畫冊當中。

拿出黑色手機看了一眼,陳歌並沒有收到黑色手機發來的信息,男人雖然同意暫時聽從陳歌的話,但並沒有成爲鬼屋的員工,他還沒有完全信任陳歌。

“我們也走吧,這次來水庫也給我提了個醒,任何時候都不能大意,現在是非常時間,冥胎即將降生,我必須時刻保持警惕才行。”

陳歌覺得自己有必要隨身攜帶碎顱錘,他本身沒有任何能力可以對鬼怪造成威脅,帶上碎顱錘後好歹有了還手的機會。

跟隨他完成了數次試煉任務,碎顱錘身上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錘柄之上出現細密的血絲,錘頭的血槽裏也積累下了一些暗紅色的東西。

“帶着碎顱錘去很多地方都不方便,不過現在顧不了那麼多了。”

收起紅色高跟鞋和惡臭,陳歌和許音再次來到神龕旁邊,這次沒有人打擾,他們好好研究了一下神龕。

這神龕的“年齡”絕對要比陳歌大,應該是影子從什麼地方找來的,並不是他自己製作的。

“或許神龕裏原本就住着什麼凶神,影子只是鳩佔鵲巢。”陳歌想起了虛擬未來鬼屋裏的那幅畫,由二十四個惡鬼的殘肢拼合成了一個完整的惡鬼:“如果把這九個紙人比作九張殘缺的惡鬼圖,冥胎會不會是想利用這九個紙人來拼湊出自己的軀體?惡鬼圖在很多地方都出現過,高醫生、常雯雨都有,現在冥胎也知道惡鬼圖的含義,這東西似乎真的是某種象徵。”

沒有任何證據,掌握的線索太少,陳歌只是在推測。

他很想將神龕搬回去,但是卻遭到了許音和無頭女鬼的一致反對,能讓紅衣這麼反對陳歌也十分意外,這刻滿死字的神龕似乎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吉利的東西。

沒有去觸碰神龕,陳歌將那個寫有方魚名字的泥塑放在了自己影子上。

泥塑上的黑血緩緩消失,似乎被陳歌的影子吸收了。

“含江的神龕絕對不止這幾個,我會盡自己的能力找到更多的泥塑,希望張雅能早一點醒來。”

陳歌心裏其實也十分着急,正常來說,紅衣吞食其他紅衣之後要沉睡很長時間,但是因爲種種原因,張雅大量吞食過後,休眠的時間非常短。

就算有時候陷入沉睡,也會因爲某些意外而甦醒,就比如通靈鬼校。

影子雖然剝離了冥胎,他本身依舊是最頂級的紅衣,張雅和高醫生分食影子之後,張雅僅僅只是沉睡了幾天就再次甦醒,這對紅衣來說也是一種傷害。

又在屋子裏轉了一圈,陳歌確定沒有遺漏什麼線索後,這才離開。

水庫附近叫不到車,爲了早一點趕回去,陳歌沿着公路狂奔。

最後遇到了一位好心的麪包車司機,對方將他送到了市區。

晚上十一點四十五,陳歌回到了方魚居住的小區,昏黃的路燈透過薄薄的雨幕,顯得有些朦朧。

陳歌不知道方魚住在哪一層,他先敲開了那位大爺的門,然後在那位大爺的帶領下來到四樓。

胖阿姨還沒有睡,她一直在等陳歌的消息。

防盜門打開,胖阿姨看到陳歌後表情立刻變得激動:“找到那個人了嗎?”

陳歌先把傘還給了胖阿姨,然後朝屋內看了一眼:“方魚在嗎?”

“她住最裏面那個屋子,我去叫她。”

“不用。”陳歌從揹包裏取出了漫畫冊,走到臥室門口,輕輕敲了敲房門:“我幫你找到方魚了。”

房門在瞬間被打開,穿着睡衣的方魚出現在門口,她裸露在外的皮膚上紋滿了方魚兩個字,第一眼看去感覺很是嚇人,第二眼再看卻感到有些心疼。

“他在哪?”

陳歌的視線躍過方魚,看向了屋內。

不大的房間裏,所有物品都擺放的整整齊齊,牆壁上貼滿了紙條,那上面寫的全都是一些對普通人來說再尋常不過的事情。

起牀穿衣服、刷牙、洗臉,將身份證放在錢包裏,把錢包放在左邊的口袋裏……

方魚很認真的在生活,重複的每一天對她來說都是新的一天。

向前走了一步,陳歌反手鎖了房門,他拉上窗簾,聞着屋內淡淡的香味,伸手關掉了燈。

擁有陰瞳,陳歌能清楚看到方魚的樣子。

突然置身在黑暗當中,方魚有些害怕。

翻動漫畫冊,一道男生的身影在臥室內出現。

窗外的路燈透過窗簾,向屋內照入淡淡的光亮。

那溫柔的光映在陳歌身後,勉強能看出一個男生的輪廓。

十年前在十字路口分別,男人保留着那一天的樣子,方魚則重複着那一天的記憶。

此時此刻出現在房間裏的男生,和方魚記憶中的身影吻合。

最後一次見面的時候,方魚站在十字路口,她像平常那樣回頭去看,但是卻沒有找到那身影。

她一個人站在十字路口,被喧囂的人羣淹沒。

十年過去了,時間似乎沒有在兩人身上留下什麼。

屋內很安靜,無人開口,大約過了幾分鐘。

男人和方魚突然同時看着對方,念出了同一個名字。

“方魚。”

“方魚。”

陳歌很自覺的走到了角落裏,拿出了紅色高跟鞋。

一旦詛咒被觸發,他會立刻讓紅色高跟鞋去控制住那個男人。

屋內再次變得安靜,他們兩個,一個保留着十年前的樣子,但是卻度過了十年的時間;一個雖然早已不是十年前稚嫩的姑娘,但記憶卻停在了那一天。

“我……那天有些事,所以沒有送你回家。”男人低下了頭,似乎是控制不住表情,他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此時的樣子:“你不會怪我吧?”

方魚搖了搖頭,她走向那個男人。

在她邁出第一步的時候,男人卻往後退了一步。

方魚越走越快,她終於來到了男人身前,兩三米的距離彷彿走了十年。

她擡起雙手,用力抱住對方,就像是要抓住他,再也不讓他離開一樣。

手臂觸碰到了男人的身體,掌心傳來陰冷和苦澀,女人最終只抱住了自己。

一根根細小的黑色絲線從男人身上冒出,他面目猙獰,冥胎種在他身上的詛咒被觸發,此時他正拼盡全力去控制自己。

帶着哀嚎的黑色絲線涌向方魚,在快要把方魚吞沒時,一滴滴血液從屋頂滴落,暫時封住了那些詛咒。

“抱歉。”

紮根在靈魂深處的詛咒被觸發,男人的身體變得越來越虛幻,他用盡最後的力氣在方魚耳邊說了一句話,然後身體碎裂,回到了漫畫冊當中。

方魚呆呆的站在黑暗裏,她好像失去了所有力氣,一點點坐倒在房間中央。

淡淡的光亮照在她的臉上,午夜十二點的鐘聲敲響,陳歌打開了燈。

“你沒事吧?”

聽到聲音,方魚轉過頭,她紅紅的眼睛看着陳歌,嘴脣微動,一滴滴淚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

“請問,你認識方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