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吳聲的世界

同樣是一扇門,但在陳歌和吳金鵬眼中卻代表着不同的意義。

夜幕降臨,吳金鵬喝了不少酒,醉意上涌,他慢慢卸下了穿在身上的“盔甲”。

滄桑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絲疲憊,他平時隱藏的很好,從不在家人面前表露。

“吳聲,快去睡覺,明天早上我還要送你去學校。”吳金鵬將吳聲抱到了牀上:“晚安,臭小子。”

照顧完小的,還要照顧大的,他拉上布簾,坐到了自己親弟弟身邊:“坤兒,不要玩電風扇了,你要覺得熱,哥給你扇扇。”

“電扇!”吳坤雙手舉起電扇,在小屋裏亂跑,就是不給吳金鵬。

“你慢點,不要影響到鄰居。”吳金鵬也挺無奈的,又坐到了桌邊:“不好意思,我弟比較鬧騰。”

“鵬哥,我工作的地方之前電扇壞了就是我自己修好的,要不我幫你看看。”陳歌獨自經營鬼屋那段時間,學會了很多東西,包括安裝監控探頭,走各種線路等等。

“我是故意不給他修好的。”吳金鵬又喝了一口酒:“你看我弟的左手,他有次把手伸進了電扇裏……”

“懂了。”

“我最大的願望是希望吳聲能像個普通孩子那樣,我的第二個願望就是買個空調,我弟是沒享受過,他要是知道空調的好,絕對會拋棄風扇的。”出租屋很窄,吳金鵬背靠牆壁,他一手拿着酒杯,另一只手摸着那條流浪狗的腦袋。

“鵬哥,我能聽出來你是個有故事的人,正好距離晚上十二點還有段時間,你能給我講講你的過去嗎?”陳歌想讓吳金鵬來自己鬼屋工作,所以他要對吳金鵬知根知底才行。

“我有啥故事,我這一生全是事故。”吳金鵬有點醉了:“老弟,你猜我家裏最貴的物件是什麼?”

“這我哪能猜得到。”出租屋裏連個電視都沒有,陳歌看了一圈,也就吳金鵬弟弟手裏那個壞掉的風扇比較值錢了。

“我讓你看一看。”吳金鵬打開牆角的木箱,裏面放着一把吉他:“這可不是那種練習琴,很貴的。”

“你還會彈吉他?”陳歌給吳金鵬打上了多才多藝的標籤,他對這位帥大叔的評價再次提高一個等級。

“我以前可是學音樂的,還做過好長一段時間的流浪歌手,也是在那個時候認識了吳聲的媽媽。”吳金鵬抱起吉他,但可能是怕吵到鄰居,他沒有碰琴絃,只是比劃了個架勢,在空氣中撥弄了幾下:“吳聲的媽媽是我粉絲,比我小八歲,人特別好,所以就算她離開了,我也一點不怪她。”

桌上放着酒,旁邊臥着一條流浪狗,懷裏還抱着一把破吉他,兩個男人就這樣坐在擁擠的出租屋裏聊着過去和人生。

“那你現在還做流浪歌手嗎?”

“早就不做了,以前我的夢想是寫自己的歌,就算無法成爲歌手,也要從事和音樂相關的行業。可惜後來因爲現實太餓了,吧唧一口就把夢想給吃了。”吳金鵬閉上了眼,手指在空中彈奏:“我以前太叛逆,總覺得自己的堅持是對的,有段時間我還覺得爸媽給我起的名字太土,偷偷改了名,氣的我爹三天沒睡覺。”

睜開眼睛,吳金鵬又喝了一杯酒:“想起老頭吹胡子瞪眼的樣子我就想笑,可惜再也看不到了。”

“伯父?”

“吳聲出生的那一年,老兩口去新海看病,結果出了車禍。”吳金鵬端起酒杯一口悶了杯裏的酒:“其實我一直懷疑不是車禍,他倆可能是因爲治不好了,不想再拖累我。”

屋子裏安靜了下來,弟弟吳坤玩累了,他抱着風扇側躺在牆角。

“那現在家裏就靠你一個人照顧?”陳歌覺得吳金鵬確實不容易,要照顧癡呆的弟弟,還要給吳聲掙學費,他就是這個家裏的頂樑柱。

“恩,其實習慣就好。”吳金鵬放下了手中的吉他:“有人給我說,生活就是生下來,活下去,我覺得他太悲觀了。活成什麼樣,我們不能保證,但是用怎樣的心態去生活,完全取決於我們。我常常給吳聲說這個世界有多麼美好、多麼漂亮,就是希望他能健健康康長大,然後在某一天親自去看看那些美麗的東西。”

“鵬哥,你太會教育孩子了。”陳歌端起酒杯,跟吳金鵬碰了一個。

“我也覺得自己在教育孩子這方面很優秀,但是培智學院老師總是吵我,說別老讓孩子瞎幻想,要腳踏實地的學習生活技能。”吳金鵬好像告狀一般的語氣,把陳歌給逗樂了。

他跟吳金鵬聊的很愉快,事實上陳歌在第一次遇到吳金鵬的時候,就覺得這個人很特別。

生活中的苦難和絕望沒有擊倒他,反而將他的靈魂雕刻的晶瑩剔透,這樣的情況陳歌沒有料到,估計冥胎也沒有想到。

陳歌現在不知道冥胎選擇孩子的標準是什麼,不過這些孩子大多有一個共性,存在某方面缺陷,內心極度壓抑。

根據江銘的情況來推斷,越是感到絕望和痛苦的孩子,門後的世界就越可怕,和冥胎的契合度也就越高。

從這方面考慮,吳聲被冥胎附身的概率並不大,他老爹實在是太優秀了。

兩人又聊了一會,快到十一點時,他們收拾好餐具,關了燈,就坐在布簾旁邊。

午夜零點,布簾後隱約能看到一片陰影,陳歌給吳金鵬比劃了一個手勢。

他揹包裏裝着很多紅衣,只要他一靠近,門就會劇烈震動吵醒吳聲,那扇門自然就會關閉。

陳歌抓緊了揹包,在吳金鵬向前移動的時候,他突然加速推開了房門。

門鎖震顫,等吳金鵬回過神的時候,陳歌已經和那扇門一起消失不見了。

“我去?!老弟?你人呢?”

……

睜開雙眼,陳歌面前是一條漆黑的巷子,空氣中飄着淡淡的血霧,耳邊隱約能聽到磨牙聲。

“這就是吳聲的門後世界?怎麼看着有點像老城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