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 新員工預定

吳金鵬居住的公寓樓很破,至少是三十年前的建築。

他們一家三口擁擠在二十平方米的小屋裏,廁所緊鄰着廚房,屋子中間用布簾隔開。

“有點擠,你別介意,我本來準備等下個月就去換個大房子的。”吳金鵬剛推開門,就有一條大黃狗搖着尾巴跑了過來,它對吳金鵬和吳聲很親熱,但是看到陳歌卻呲起了牙。

“你別介意,大黃是流浪狗,被好多人驅趕過,所以對陌生人沒那麼熱情,不過混熟以後你會發現,大黃是一條很溫順的狗。”吳金鵬抓了抓大黃頭頂的毛,邀請陳歌進入屋內。

水泥地面沒有鋪地磚,堆放着很多東西,不過都收拾的井井有條,雖然擁擠,但並沒有給人髒亂的感覺。

“小坤,來客人了,去倒兩杯茶過來!”吳金鵬朝着屋內喊了一聲,片刻後布簾被拉開,一個看起來癡癡傻傻的年輕男人抱着一個電風扇從布簾後走出。

“風扇!”

“知道了,你先去給客人倒茶,風扇我來修。”吳金鵬想要從年輕人懷裏拿走風扇,年輕人卻躲到了一邊,死死抱着已經壞了的風扇。

“風扇!”

“臭小子,等發了工資我給你買新風扇。”吳金鵬看着陳歌有些不好意思:“這我親弟弟,小時候出了事故,腦袋受過傷。你看着他很執拗,其實人很聰明的,小學那會我弟成績特別棒,就沒掉出過年級前十。”

兒子不會說話,性格孤僻,親弟弟腦袋受過傷,癡癡傻傻,生活對吳金鵬百般刁難,但是吳金鵬卻依舊爲自己的家人感到驕傲。

陳歌很欣賞這樣的人:“鵬哥,我來的路上訂了點下酒菜,咱們等會邊吃邊聊,我有好多問題要請教你。”

“你看你這事辦的,你來我家肯定是我請你啊!”

“是我來麻煩你,這頓必須我請。”

外賣很快送到,除了飯菜之外,陳歌還訂了幾瓶酒。

一家人坐在屋子中間的墊子上,雖然簡陋,但是格外溫馨。

吳聲和吳金鵬的弟弟似乎好久都沒有吃過這麼多菜了,兩人狼吞虎嚥。

看着他倆吃的那麼開心,吳金鵬的眼神柔和了許多,他端起桌上的酒杯,猛地灌了一口。

“鵬哥,櫃子上那照片是你們家的合影嗎?”陳歌指了指衣櫃上面的相框,裏面有張三個人的合影,年輕時的吳金鵬站在中央,左邊是他的弟弟,右邊是一個孕婦。

“恩,那個女的就是吳聲媽媽,生下吳聲後就走了,不過她真的是個很好的女人,怪我沒能力留住她。”吳金鵬笑了笑,又喝了一杯酒:“老弟,今天讓你破費了,有啥想問的隨便問,哥哥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這成語是這麼用的吧?”

“鵬哥,你這麼豪爽,那我也不隱瞞了。”陳歌又跟吳金鵬碰了一杯,他壓低了聲音:“其實我親戚家那個孩子跟一般的孩子不太一樣,他還有些比較特別的症狀,這些話我憋在心裏好久了,一直不知道該怎麼說。”

“你慢慢說,咱們不着急。”

“說出來你可能也不信。”陳歌湊到吳金鵬身邊:“有一次我睡得晚,無意間看見那孩子牀邊立着一扇門。”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陳歌的眼睛一直盯着吳金鵬。

他很清楚的看到,吳金鵬聽他說完後,整個人愣了一下。

“我當時被嚇壞了,屋子裏怎麼會平白無故出現一扇門?”陳歌眉頭皺在一起,似乎是現在想起來仍舊感到後怕:“我想要過去,但是沒等我靠近孩子就醒了,他醒以後那扇門就消失了。一開始我以爲是自己的幻覺,但第二天晚上那扇門又出現了!”

“你有沒有進入過那扇門?”吳金鵬下意識的詢問讓陳歌再次確定,對方絕對知道門的存在。

正常來說,別人聽到這麼詭異的事情首先會質疑真實性。就算不去質疑,詢問的問題也應該和門相關,不會直接去問有沒有進入過那扇門。

吳金鵬這麼詢問,說明他不僅知道門的存在,甚至還有可能進入過那扇門。

兩個男人拿着酒杯就這樣對視了好一會,陳歌先灌了一口酒給自己壓驚,然後搖了搖頭:“我沒有進去過。”

“那就好。”吳金鵬鬆了口氣,他拿起酒杯,可還沒等他的嘴脣碰到酒,他就聽到了陳歌的聲音。

“你呢?”

端着酒杯的胳膊僵在半空中,吳金鵬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他起身關上了門窗。

“老弟,來這邊說。”吳金鵬衝陳歌招了招手,他們掀開布簾來到了房間另一邊,這裏擺着一張單人牀,地上還鋪着涼蓆:“平時吳聲睡牀,我和我弟吳坤睡客廳,中間有一個布簾遮擋。”

“大概就是從前幾天開始,吳聲晚上睡覺總是翻身,好像怎麼都睡不好。我起初也沒放在心上,但有一次晚上十二點的時候,吳聲又開始不斷翻身,我就朝那邊看了一眼,結果發現布簾後面有一片黑影!”

吳金鵬雙手揮動,情緒很是激動:“就跟電視裏面演的一樣,我悄悄走了過去,掀開簾子後發現吳聲睜着雙眼在看我。”

“我連續蹲了好幾天,終於看清了那黑影的廬山真面目,跟你說的情況一樣,那是一扇門,立在黑暗當中的門。”

“只要開燈,或者吳聲醒來,門就會消失。”

“誰家裏出現這樣一扇門肯定都會害怕啊,我前天做好準備想要進門裏看看,可是那扇門我推不開,這就很氣人!”

吳金鵬坐在牀上:“這事我都沒敢給別人說,我怕他們覺得我不正常。”

“你一個人推不開,要不今天晚上我們兩個人一起試試?”陳歌緊皺的眉頭慢慢舒展開:“正好我家也有這情況,咱們兩家互相幫助,抱團取暖怎麼樣?”

“可以是可以,但我怕遇到危險連累你。”

“沒事,咱們兩個人互相照應,總比一個人獨自面對危險要強。”

“老弟,你這人真是太好了,哥都不知道該說啥。”

“應該的。”門後很危險,陳歌答應和吳金鵬一起,但在進入門的一瞬間,他會攔下吳金鵬,獨自進去。

“咱們吃飽喝足,晚上就動手吧。”

很順利的解決了一件事,陳歌現在越來越欣賞吳金鵬了,他甚至在考慮如果對方確實有困難的話,以後可以來自己鬼屋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