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誰來過我家

“你不要勉強自己,人工耳蝸手術對任何一個普通家庭來說都不是一個小數目。”老人很是慈祥的笑了一下,她似乎不太相信陳歌說的話。

光從打扮上來看,陳歌確實和企業家三個字沾不上邊,破舊的揹包,普通的穿着,服飾搭配上幾乎沒有品位可言,全身上下最值錢的東西,可能就是揹包裏雕刻着血色紋路的碎顱錘了。

“放心吧。”陳歌翻開漫畫冊:“阿婆,你先跟着我,如果以後你想要見江銘,我還會帶你去找他。那孩子雖然聽力存在缺陷,但是卻好像可能聽到另外一個世界的聲音,我不敢保證做完耳蝸手術後他還具有這樣的能力,所以在做手術的這段時間內您最好還是多陪陪他。”

“恩,謝謝你了,小夥子。”老人進入了漫畫冊,同一時間,陳歌口袋裏的黑色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

陳歌將手機拿出,滑動屏幕,上面是兩條未讀短信。

“四星試煉任務冥胎已完成九分之一,冥胎聽力遭受重創。幸運的紅衣眷顧者,你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幸運的紅衣眷顧者,恭喜你累積獲得一百次厲鬼或執念的祝福!獲得還願師稱號!”

“還願師(真正的救贖,並不是廝殺後的勝利,而是能在苦難之中找到生的力量和心的安寧):擁有該稱號時,幫助厲鬼或殘念完成心願,會讓其對你的好感度暴增,同時也能夠消除其部分戾氣。”

“獲得了新的稱號?我是什麼時候被那麼多人祝福的?難道是通靈鬼校和暮陽中學的學生們?”稱號這東西會永久存在,會不斷發揮作用,陳歌有時候也在懷疑,自己動不動就能遭遇靈異事件,很可能就跟當初的厲鬼眷顧者稱號有關。

收起黑色手機,陳歌讓江銘好好睡覺,他自己則從房間裏走出。

“刻有江銘的泥塑還沒有找到,估計在江九身上,那東西對張雅有用,我要想個辦法把它搞到手。”

離開了江銘家,陳歌脫下手套和鞋套,他跑出樓道口,避開了所有監控,原路返回。

翻出小區後,陳歌回頭看了一眼:“監控沒有拍到我,也沒有留下指紋和鞋印,就算江銘說漏了嘴也沒關係,他們根本找不到證據。”

拿出自己手機,陳歌非常囂張的給還沒有回家的江銘打了個視頻電話。

電話接通,視頻裏江銘開着自己的車,臉色很差勁:“陳歌?我們的關係還沒好到可以大晚上打視頻電話的地步吧?”

“我就在你們小區外面,有些東西想要跟你好好談一談。”

“凌晨一點多你跑到小區裏堵我?你瘋了嗎?”江銘心情似乎很不好。

“多行不義必自斃,白天我就想告訴你,你們在鬼屋裏放神龕引來了執念和殘魂,他們第一個害的就是立神龕的人。”陳歌語重心長:“你其實已經被盯上了,有東西藏在你的影子裏,跟你回了家。”

“你少在那嚇唬我。”

“我是在好心救你。”

視頻中斷,江銘不耐煩的掛斷了。

看着黑屏的手機,陳歌一點也不着急,就站在小區門口等江銘,他佈置的這個局還有最後一個漏洞,那就是仍在江銘手機裏的童童。

“童童這次立了大功,要好好表揚一下。”陳歌拿着手機建立了一個新的社交賬號,嘴角含笑。

半個小時後,江銘開車回到小區。

看見他過來,陳歌直接提着包走到路中間,用身體攔住了路。

“你找死啊?”江銘按了幾下喇叭,他心裏十分煩躁。這一晚上他從市區跑到東郊,然後又跑到西郊,饒了一大圈什麼都沒幹,還莫名其妙被江九罵了個狗血淋頭。

“你記住自己現在惡劣的態度,過段時間你一定會過來求我的。”陳歌拿出了自己的手機:“你們鬼屋的神龕邪性深重,敬拜的根本不是神,我再最後警告你一次,立刻拆了它,否則你和你的家人都會受到連累。”

“讓開!”江銘真的煩透了。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陳歌打開了自己剛剛註冊好的社交賬號,ID名字就叫做還願師:“如果你在某天晚上,看見你家裏出現異常,立刻跟這個人聯繫,他能夠幫你。”

陳歌態度堅定,江銘見他一副不加好友就不讓開的架勢,無奈之下拿出了自己手機。

“滿意了吧?”

瞳孔縮小,陳歌看見童童回到自己的手機之後,點了點頭:“人在做,天在看,你好自爲之吧。”

收起手機,陳歌單手提着揹包快步離開,他真怕自己走的慢了,憋不住會笑出來。

“江銘已經排除,冥胎的實力也被削減,今夜收穫還算不錯。”陳歌在安靜的大街上走了十幾分鍾,整個城市裏好像就他一個人,那種感覺很放鬆:“今夜過去以後,我就只剩下六個夜晚,算算時間,應該足夠了。”

從江銘的門後世界出來後,陳歌沒有那麼擔心了,他把手伸進揹包,拿出了那個多年前丟失的木質玩具。

“我還有關於這個玩具的記憶,影子可能也有。”他腦海裏浮現出了一幅畫,自己坐在地上獨自玩的時候,影子就站在身後看着:“他會不會很早以前就想要殺了我?”

陳歌將玩具收好,他總覺得這東西以後還能用上。

剛拉上揹包拉鎖,陳歌自己的手機就響了,他一看來電顯示,發現是江銘打過來的。

“有事嗎?”目的達成,手機鬼也已經回來,陳歌現在沒有任何顧慮。

“是這樣的,我仔細思考了一下你的話,覺得有些道理。”

“你態度怎麼突然就變了?”

“我到家以後問了我兒子,他反應很奇怪,用手比劃了半天我才明白他的意思。”江銘壓低了聲音:“有人來過我家。”

“我就知道,你快看看你家牀底下、衣櫃、衛生間門後,說不定他還沒有走。”陳歌聲音嚴肅,嘴角卻輕輕上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