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3章 尋找蝸牛的男孩

大一號的衣服和鞋子,髒兮兮的臉蛋,清澈的眼神中滿是驚訝,這孩子躲在老人的衣服後面,露出了小半張臉。

“你能聽見我的聲音?”陳歌放下揹包,輕輕朝小孩伸出雙手:“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

躲在衣櫃那些衣服後面的小孩,怯生生看着陳歌,他望着陳歌的手,猶豫了好久,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手。

冰涼的小手放在陳歌掌心,久違的溫暖讓男孩眼睛慢慢睜大。

“你一直呆在這裏嗎?”陳歌指了指腳下,他是想要詢問小男孩是不是一直呆在門後,但是小男孩理解錯了他的意思,揮動雙手,拼命比劃起來。

看了半天陳歌才明白,這孩子原來正在和小夥伴們玩遊戲,大家在玩捉迷藏,他藏在這裏是爲了躲避其他人。

看着費力表達的小男孩,陳歌輕輕搖頭,那些孩子根本就沒有準備找他,他只是被捉弄的對象。

他認認真真躲在衣櫃裏,最後打開櫃門發現他的估計不是那些孩子,而是屋主人喊他吃飯。

“你有沒有想過交更多的朋友,有沒有想過打開窗看看外面的世界?”陳歌找到了門後世界的關鍵人物——江銘,但是他搞不清楚這個江銘和門外的江銘是什麼關係。

門內的江銘可能是門外江銘丟失的聽力,不過概率不大。

結合現有的線索來看,只有在門外的江銘熟睡時,門才會出現,所以門內的江銘很可能就是江銘本人的意識。

“在這個臆想出的世界裏,所有行爲和人物都跟現實有關,江銘帶着和朋友玩耍的想法,躲藏在自己覺得最溫暖的房間裏,這應該已經算是他最美好的記憶了。”

陳歌還想要說些的什麼,但是江銘的眼神卻突然發生了變化,從驚訝變爲驚恐,眼淚幾乎在瞬間就冒了出來。

“他在看我背後!”

酒精味涌入鼻腔,陳歌二話不說,雙腿蹬地,抱着小男孩閃到一邊。

酒瓶砸碎在衣櫃上,玻璃碎片飛濺,但是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粗大的血管凸起在臉上,爛醉如泥的怪物不知道什麼時候跑了過來,他應該是聽到了陳歌說話的聲音。

“這傢伙真是陰魂不散,最麻煩的是還殺不死。”陳歌單手握着碎顱錘,另一只手抱着小男孩,那孩子被嚇壞了,像只片體鱗傷的幼貓一樣,身體都被嚇得不斷打顫。

“對醉鬼父親的恐懼紮根在心底,這正是這份恐懼在不斷增加醉鬼的力量,讓他越來越強大。”陳歌腦中有了一個計劃:“如果我能幫助男孩克服恐懼,用實際行動告訴他,醉鬼父親並非不可戰勝,情況應該會有所好轉。”

說起來輕鬆,但是想要改變紮根在心底的記憶太困難了。

“江銘,你不要怕,叔叔在這裏,誰也傷不到你。”陳歌將小孩放在椅子上,雙手握住碎顱錘:“以他這個強化速度,我還能錘殺他十次。”

做好了準備,陳歌正要動手,出租屋的門忽然被打開,有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太端着一碗面正在屋裏走。

老人佝僂着背,至少七十歲以上。

她臉上的表情很慈祥,可就在她看見爛醉男的時候,她瞬間變了臉,放下盛滿麪條的碗,抓起牀邊的柺杖就朝醉鬼掄去。

原本恐怖可怕的醉鬼看見老太太後慌了神,竟然敢有種手忙腳亂的感覺。

被碎顱錘砸碎了頭,醉鬼都沒有感覺到疼,但是被老人的柺杖打了幾下,他就有點受不了了,倉皇逃出小屋。

老人拿着柺杖追出去好遠,然後才回來。

她生氣的關上出租屋的門,然後走進臥室,來到小孩身前,輕輕揉了揉江銘的腦袋。

老人讓江銘去桌邊吃飯,那裏擺着她剛做好的面,熱氣騰騰,看着讓人很有食慾。

江銘跑過去吃飯,老人這才看向陳歌,她眼中的驚訝一點不比江銘小。

“阿婆,你也能聽見我的聲音嗎?”

老人點了點頭。

“您還保留着理智?咱們之間可以交流嗎?不說話也行!”陳歌從口袋裏取出了纏滿膠帶的圓珠筆,又從揹包裏取出了漫畫冊,紙筆齊全。

看着陳歌,老人說了幾句話,但是陳歌完全聽不到聲音。

她推開陳歌手中的圓珠筆,轉身朝客廳走去。

盯着老人的背影,陳歌忽然發現,這老太太和門後場景裏的其他人全都不一樣。

她身體虛幻,好像隨時可能消散,更關鍵的是,陳歌從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陰冷。

使用雙瞳,陳歌發現這老太太好像不是根據江銘記憶扭曲出來的,而是一道很快就要消散的殘念!

沒有寄託物,執念只能存在有限的時間,就算在門後同樣如此。

老人雖然和江銘的記憶重疊在了一起,但這僅僅只是延長了她存在的時間。

在某一天到來,她還是會消散。到那個時候,門後世界的老太太將完全根據江銘的記憶來塑造,那個人或許依舊會在門後世界保護江銘,給他做熱騰騰的麪條,不過終究不再是以前的那個人了。

陳歌越來越好奇真相了,他走到老人身邊,此時老人正從抽屜裏拿出紙筆,她在紙上勾畫起來。

每寫一個字,她的身體就會變得虛幻一分,老人寫完後將紙遞給陳歌,那上面只有四個字——小心蝸牛。

“蝸牛?”

陳歌進入後門很多次,也算是非常瞭解門後世界,這地方最恐怖的是紅衣,比紅衣更恐怖的是凶神,看老太太卻讓他小心蝸牛。

“蝸牛比那個怎麼都殺不死的醉鬼還可怕嗎?”陳歌小聲問道,老太太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那我們要怎麼出去呢?”

聽到陳歌的聲音,老太太先是比劃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後點了點紙上的蝸牛兩個字。

“出去的關鍵也在蝸牛身上?這蝸牛是某個厲鬼的外號?還是指代某種東西?”

陳歌還在思考,桌邊的江銘已經吃完了麪條,他捧着飯碗準備出去,似乎是想要洗碗,但是被老人攔住。

老太太疼愛的揉了揉江銘的頭,又用圍裙擦乾淨了江銘的嘴,然後站在江銘身前,指了指陳歌。

江銘立刻明白了老太太的意思,他牽起了陳歌的手,很開心的準備往門外跑。

“你要去幹什麼?”陳歌知道老人沒有惡意,看剛纔老人的舉動,應該是她告訴江銘要帶着陳歌去完成某一件事情。

江銘聽到了陳歌的聲音,臉上帶着天真的笑容,他就像是要把自己的祕密給別人分享一樣,悄悄將手伸進口袋裏。

片刻之後,江銘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個蝸牛的殼。

他小心翼翼捧着蝸牛殼,就好像那對他來說是最珍貴的寶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