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2章 我聽到了你的聲音

知道了脫困的方法,陳歌冷靜了下來。

“這扇門在不斷靠近男孩,有紅衣出現的時候,它還會發出聲響提醒,不管從哪方面看,這扇門對江銘都沒有惡意。”

陳歌摸着下巴:“門裏明明有什麼東西想要出來,可我進入門後世界卻沒有發現那個東西,他是藏了起來了嗎?”

門內的東西並不想害江銘,所以不可能是那些充斥着惡意的怪物。

“或許江銘丟失的聽力就在這裏。”

陳歌還記得黑色手機上的任務信息:“冥胎任務是一場賭上生死的捉迷藏,我這次進入門後是不是就要尋找到被冥胎藏起來的東西?這會不會就是我和冥胎之間的第一次對決。”

陳歌感覺很有可能,他取出了黑色手機,正要再確定一遍任務,二樓的過道上忽然傳來了腳步聲。

很輕很輕的腳步聲,就像是一個孩子在踮着腳走路,如果不是陳歌擁有鬼耳他肯定聽不見。

“有人經過?”陳歌在腦海裏冒出這個念頭的瞬間,猛地睜大了眼睛:“不對!門後那些根據記憶形成的怪物是不會發出聲音的,剛纔我已經做了試驗!”

雙耳失聰,江銘聽不見世界的聲音,但是卻可以聽到自己內心的聲音。

門後世界是根據他記憶編織而成,在這裏能夠發出聲音的人除了外來者,應該就只有江銘自己!

推開廁所隔間門,廁所裏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

陳歌提着碎顱錘和揹包從廁所走出,他看見過道上站着幾個小孩。

那些孩子穿的衣服要比鄰居們穿的衣服乾淨許多,他們拿着各種各樣的玩具,似乎正在玩遊戲。

“江銘在他們當中?”陳歌拿着碎顱錘慢慢靠近,他還沒走到跟前,那些小孩就發現了陳歌。

這些孩子看着很陽光,衣服也很漂亮、很乾淨,但是長相卻一言難盡。

他們眼睛特別的大,嘴巴向兩邊裂開,就好像一直在做鬼臉一樣。

爲首的孩子指着陳歌,然後揪着自己的耳朵,周圍的孩子看着他全部笑了起來。

站在陳歌的視角,周圍沒有任何聲音,他聽不見那些孩子的笑聲,只能看到他們可憎的表情。

“那些傢伙在嘲笑我。”

雙瞳慢慢縮小,陳歌觀察細緻入微,他通過那些小孩開合的嘴脣,大概弄清楚了那些孩子在說什麼。

孩子們覺得陳歌很蠢,覺得他和正常人不同,覺得誰跟他一起玩,誰的耳朵就會也聽不見聲音。

“看來江銘不在他們當中,一個聾啞人聽到這樣的‘玩笑’,是不可能跟着他們一起笑的。”陳歌揚起碎顱錘,但他並沒有動手:“跟小孩置氣沒意思,等我從門裏離開,去現實裏教教他們該怎麼做人,順便讓他們給江銘道個歉。”

那些鄰居意識不清,無法交流,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於,江銘只是個小孩,跟大人接觸的非常少,但是同齡人就不同了。

這羣孩子的嘲笑和諷刺江銘記得清清楚楚,他們應該經常在一起玩,陳歌覺得自己說不定能從這些孩子身上找到江銘的線索。

他蹲下身體,吃力的用手比劃着,儘量在不發出聲音的情況下和其他孩子交流。

陳歌自己也不想這麼麻煩,但是只要他一發出聲音,那個爛醉男就會追過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陳歌也只好這樣去做。

比劃了半天,那羣孩子也沒有透漏給陳歌任何信息,他們似乎只會嘲笑和羞辱,以此來獲得滿足。

在陳歌都準備放棄的時候,有個孩子提議說要玩遊戲,陳歌表示自己也想要參加。

爲首那孩子“好心”的給陳歌比劃了一下,他們想要玩捉迷藏,用石頭剪刀布來確定誰去抓人。

結果所有孩子都出了布,就陳歌一個人出了石頭。

這羣孩子明顯是串通好了想要捉弄陳歌,他們四散逃走,開始躲藏,把陳歌一個人留在了二樓過道上。

“一羣小屁孩,等我抓到你們,把你們都……”

陳歌不自覺的嘀咕出聲,說到一半他才意識到不對,朝四周看了看,幸好沒有怪物出現。

“習慣了說話,突然要保持安靜還真有點不適應。”提起揹包,陳歌正要往前走,耳邊忽然聽到了一絲響動,好像是有人不小心碰到了椅子。

那聲音傳來的方向正好就是之前陳歌聽到腳步聲的地方。

“江銘?”

陳歌緩緩朝走廊盡頭走去,他發現有一個出租屋的門沒有上鎖。

輕輕將門推開,屋子裏扔着好多含江當地特有的水繡綢緞,現在還會水繡的人已經很少了,陳歌沒想到能在這裏見到。

桌上扔着五顏六色的布匹,還有長短不同的數種繡花針,以及顏色各異的絲線。

整個公寓樓都是暗色調的,只有這個房間顯得溫暖明亮。

“竹椅不在桌邊,剛纔似乎就是有人碰到了它。”陳歌關上了出租屋的門,他朝四周看去。

小屋不大,住在這裏的應該是個老人,因爲針線框中扔着一副老花鏡,牀邊還有柺杖。

桌子擺在房屋中間,旁邊有兩把竹椅,平時估計是兩個人在這裏工作。

臥室的牀邊有一張老人的黑白照片,相框下面寫有一行字,是對亡夫的哀悼。

“出租屋的主人應該是一個老太太,這裏既是她生活的地方,也是她工作的地方。”陳歌在出租屋裏轉了一圈,沒有看到屋主人的身影:“這個房間色彩明亮,和其他出租屋完全不同,對江銘來說應該是個很特別的地方,他在這裏感受到了溫暖。”

江銘記憶中的屋主人一定對他非常好,可問題是屋主人此時並不在出租屋內。

陳歌不想就此放棄,他在第二遍搜查的時候,聽見臥室衣櫃裏傳出了聲響。

悄悄靠近,陳歌猛地將衣櫃打開。

一股淡淡的黴味飄入鼻尖,陳歌看見衣櫃裏躲着一個四五歲大的小孩。

這孩子怯生生的藏在衣櫃角落,他和門後世界的其他人不同,五官和身體是完全正常,沒有任何一點扭曲。

“江銘?”陳歌小聲詢問。

聽到了陳歌的聲音,那個男孩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無聲的世界裏,忽然有人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短暫停頓過後,江銘終於回過神來,他用力的點了點頭!

“這孩子不是先天失聰的,他腦海裏有聲音的印象,可他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陳歌蹲在衣櫃旁邊,他仔細打量着眼前的小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