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記憶編織的荒誕世界

“他這樣子還真有點爛醉如泥的意思。”陳歌盯着緩緩靠近的怪物,按下復讀機開關,他低聲呼喊許音的名字。

不過讓他有些意外的是,許音並未出現,只是整座公寓樓開始流血,牆壁上浮現出細密的裂痕。

陳歌溝通過許音之後才知道,他似乎被一股力量阻攔,正在強行突破,不過需要一段時間。

“我進入地下屍庫的門後世界時,也遇到過類似的情況,不過這扇門後的場景和高醫生的地下屍庫完全沒有可比性。”

將復讀機放入揹包,陳歌拿出碎顱錘,站在過道上。

“感覺沒有躲避的必要。”

猙獰的巨錘蹭着老舊的牆皮,陳歌等怪物靠近後,對準怪物的手臂砸了下去。

長在肉裏的酒瓶被砸碎,發出一聲巨響,玻璃渣四處飛濺,陷入了那怪物的身體當中。

“能交流嗎?”

怪物感覺不到疼痛,他手臂被砸斷,但是卻越走越快。他靠近陳歌後,伸出自己另外一條手臂抓向陳歌的頭,整個身體壓了過來。

“看來他是沒有自我意識的。”雙手握錘,陳歌自下往上,重擊那怪物的下巴。

本就畸形的腦袋差點被打掉,留下一層薄薄的皮掛在脖頸上。

空氣中那股酒味越來越濃,怪物受傷之後,變得更加狂暴,也更加的醜陋。

陳歌還在思考怎麼解決這怪物的時候,後背忽然感到一陣涼意,他慢慢扭頭看去。

過道兩邊的出租屋房門不知什麼時候被打開,幾個長相扭曲的怪物悄無聲息出現在了陳歌的背後,他們距離陳歌非常近!

“這扇門後的原住民似乎不管幹什麼都不會發出聲音,他們可以聽到我發出的聲音,但是我卻聽不到他們發出的聲音。”

仔細一想,陳歌發現這不正是江銘的處境嗎?

他雙而失聰,無論別人幹什麼,他都聽不見,但是自己只要弄出聲響,周圍的人立刻會做出反應。

“我現在是站在江銘的角度?”

如此奇怪的門後世界陳歌是第一次遇到,他感覺有些麻煩。

敵人可以無聲無息接近自己,還很難被殺死,而自己只要稍微弄出一點聲音,對方就能發現他。

“先解決眼前這個再說。”爛醉男受傷後,臉部通紅如血,鼓起一根根粗大的血管,他變得更加狂暴,那個原本和酒瓶長在一起的手朝四周揮動,無論碰到什麼都會和其融合在一起。

“門後世界是按照江銘的記憶編織而成,這個男人應該是那孩子記憶很深的一個人,酗酒、暴躁,遭到反抗之後陷入狂怒,抄起隨便能抓到的東西就繼續發動攻擊。”陳歌看着近在咫尺的爛醉男,盯着那張猙獰的臉:“這樣的人,還真是糟糕透頂啊!”

揚起碎顱錘,陳歌對準怪物腦袋重重砸去,錘頭直接砸進了怪物肩膀中,他又一腳踹向怪物肚子,根本不給對方反抗的機會,一錘接着一錘砸在怪物身上。

“他這要還能站起來,我就要考慮其他方法了。”

醉酒男癱倒在地,滿是血管的臉變得更加通紅,就像是快要爆炸了一樣,他的身體還在慢慢脹大。

“假如這醉酒男是男孩的父親,在年幼孩子的記憶中,父親確實是不可戰勝的,也是無法擺脫的。”陳歌回頭看了一眼,那些鄰居長相也非常奇怪,一個個五官扭曲,他們的耳朵和嘴巴都比正常人大很多。

或許是給男孩留下的印象不同,每個人表現出的特點也不一樣,有的身上散發着濃濃的劣質香水味,有的四肢短小肚子非常大。

這些鄰居各不相同,但是他們看到陳歌和爛醉男打鬥時的反應卻出奇的一致,站在各自門前,豎耳傾聽,竊竊私語。

他們只有在陳歌弄出聲響後才會朝陳歌這邊走,只要陳歌不繼續發出聲音,他們似乎就懶得去管陳歌。

“那些鄰居不知道能不能幹掉。”被這樣一羣怪物看着,陳歌也感覺到了壓力,這個場景最恐怖的地方在於,自己根本不知道那些東西什麼時候會靠近。

說不定自己一回頭,背後就跟着數張臉。

“我聽不見他們的聲音,這世界對我來說太安靜了。”

爛醉男很可能是江銘親生父親,他很難被幹掉,但是那些鄰居就不一定了。

陳歌的計劃是先把爛醉男給錘倒,然後將所有鄰居幹掉,讓這個世界徹底清淨後再慢慢探索。

計劃簡單直接,他提着碎顱錘走向距離他最近的那個租戶。

這是個穿着背心的中年人,四肢彷彿退化了一樣,比正常人短一大半,肚子卻高高隆起,滿是肥油。

在他旁邊的屋子裏還有一個枯瘦的老太太,老人好像魔怔了一樣在屋內走來走去打掃衛生,她身上插了好幾根塑膠軟管,那些吸管連接着牆角裝滿污水的藥瓶。

“啃老?”江銘記憶中的世界和大人眼中的世界完全不同,荒誕怪異,陳歌也不敢保證自己猜測的就一定是正確的。

鄰居們只是記憶扭曲出的怪物,所以陳歌動起手來沒有任何心理壓力。

碎顱錘重重落下,受了重傷的中年男人一點點朝屋內爬去,他抓住那些放在藥瓶裏的軟管吸了起來,正在屋裏忙碌的老太太體型變得更加乾瘦了。

沒過一會,那個中年男人就站了起來,他揮舞着短小的四肢,就像是在挑釁陳歌。

“這些東西殺不死,至少光用碎顱錘沒辦法幹掉他們。”

剛纔擊倒的爛醉男身體已經快要恢復好,他變得比之前更加恐怖和暴躁。

對着那男人又是幾錘,捶完之後陳歌直接躍過爛醉男朝公寓二樓跑去。

吸取了之前的教訓,這一次他輕手輕腳,再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先躲起來,避避風頭。”

陳歌來到二樓的衛生間,悄悄躲了進去,他拿着復讀機溝通了許音。

詢問過後,陳歌才知道,這個門後世界很不穩定,只要五位紅衣同時爆發就能撕裂男孩的記憶,脫困而出。

但不到萬不得已,陳歌是不會這麼去做的,因爲撕裂記憶可能會傷害到那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