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 每一個人都是殘缺的

手機鬼童童的寄託物就是手機,他也是唯一一個可以遠距離交流的厲鬼。

當初怪談協會的韓寶貝就是利用手機鬼這個特性,以高汝雪爲誘餌,將陳歌騙出了鬼屋。

不過手機鬼有一個缺點,他本體非常脆弱,在白天使用自己的能力會對他本體造成傷害,而且還有很大的局限性,比如不能在人氣旺的地方使用,不能在陽光照射到的地方使用。

陳歌也是考慮到了這個情況,所以昨晚他做了個試驗,讓門楠和手機鬼寄託在同一部手機上。

被紅衣庇護,手機鬼就算在白天受到的影響也不大。

只要門楠不出問題,他可以多次使用自己的能力,只是消耗要比晚上大很多而已。

有紅衣保護,陳歌也不用太擔心手機鬼的安全,就算被發現,門楠也能帶着手機鬼逃走。

虛擬未來樂園里人那麼多,隨便找個手機暫時躲一躲就可以了。

江銘還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他可能根本沒把陳歌當回事。

目送江銘離開,陳歌將自己的手機收了起來,手機鬼和門楠之前一直躲在自己的手機上:“希望他們能聽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江九能混到現在這個位置,肯定也是條老狐狸了,想要從他身上找到破綻非常困難,只能從他身邊的人下手。

探聽消息是陳歌計劃的一部分,他讓手機鬼和門楠跟着江銘還有另外一重意思,等到天黑,他會把當初怪談協會用在自己身上的套路,在江銘身上重現。

處理完了這邊的事情,陳歌又馬不停蹄打車趕往西郊唯一的培智學院。

在進入校門之前,他先找了個角落,翻開漫畫冊和水鬼紅衣交流了幾句。

“等會我會進入學校,你如果看到那個孩子,記得提醒我一下。”

在校門口徘徊了一會,陳歌還沒進去,一位二十多歲的年輕女人就主動走了過來。

“你好,有什麼能幫你的嗎?”

陳歌朝學校裏看了看,一些孩子正在操場上活動,他欲言又止,憋了半天才說道:“我親戚家出了一些事情,他孩子被送到了孤兒院,那孩子從不跟人交流,拒絕溝通,現在情況越來越嚴重,我擔心他再這樣下去一生都毀了,所以我想把他接出來送到咱們這裏上學。”

“我們學校接收智力障礙、自閉、腦癱,還有多重障礙的學生,如果情況符合的話,你可以把他接過來。”年輕女人很善良:“不過我們這裏是私人性質的,學費可能有一點貴,但你放心,我們會爲每個孩子制定和實施單獨的教育計劃。”

“學費有點貴嗎?”陳歌抿了下嘴脣,雙手擰在一起,他想了好久才回道:“我能不能先進去參觀一下你們平時是怎麼上課的?”

“當然可以,我們這裏所有老師都是最專業的,氛圍也特別好。”女老師很熱情的將陳歌帶進了學校當中。

操場上老師在和幾個孩子做遊戲,都是非常簡單重複的遊戲,主要是爲了讓孩子們參與進來。

穿過操場就是教學樓,牆壁上印着——落實育人爲本幾個字,教室很明亮,不管上午還是下午光線都非常充足,看着乾淨整潔。

“我們學校從智能發展、社會適應、生活實踐三個方面入手,針對不同的孩子,開設了十二門課程。”女老師耐心爲陳歌講解,陳歌也在認真的聽着。

他最開始進來只是爲了尋找被冥胎選中的孩子,但當他真正置身於此的時候,忽然有種被觸動的感覺。

這世界對他們來說是不公平的,但就算如此,他們依舊在努力着。

陽光下的笑容很好看,陳歌望着教室裏的孩子:“冥胎會在他們當中嗎?”

走過兩間教室,在來到最後那間教室的時候,陳歌提着揹包的手忽然感到一陣溼潤。

他低頭看去,掌心滿是鮮血。

“那孩子在這裏?”

趁着無人發現,陳歌趕緊擦了擦手,他沒想到水鬼紅衣的提醒會這麼顯眼。

“我能進去看看嗎?”陳歌掃視教室,他伸手指向最後一排,其他小朋友都圍在老師身邊,只有那個孩子拿着書包獨自站在牆邊:“那個孩子是怎麼回事?”

看見陳歌進來,正在上課的老師主動回答了他的疑惑:“吳聲打了同學,所以被罰站,我們必須從小給他們豎立一個正確的觀念,做了錯事就會產生不好的後果。”

“他叫吳聲?”陳歌走向那個男孩,當他停在男孩身邊時,提着揹包的手又開始流血了,嚇得陳歌趕緊把手放在胸前。

站在他身後的老師和學生都沒有看到,但是站在他身前的小男孩卻看得清清楚楚。

“看來就是他了。”陳歌擦了擦掌心的血液,蹲在男孩身前,女老師也走了過來。

“這孩子從出生到現在就沒有說過一句完整的話,他特別討厭跟其他人在一起,完全拒絕交流。”女老師示意陳歌不要離那個孩子太近:“吳聲的父親是個流浪歌手,人其實挺不錯的。他最開始覺得孩子不會說話是因爲自己給孩子起了個不好的名字,第一次給孩子改名叫吳有聲,後來改爲吳不聲,雙重否定表肯定,不過折騰了一圈,最後還是叫吳聲了。”

“吳聲的情況跟我親戚家那個孩子挺像的,我能跟他聊一聊嗎?”

“恐怕不行,我們要對孩子負責,你無意的一句話可能會觸碰到他們內心的弱點。”

“那我能跟他們家人聊一聊嗎?畢竟我們也算是同病相憐。”

“理解。”女老師把吳聲父親的電話給了陳歌,雙方又聊了一會,陳歌便離開了。

走出校門,陳歌直接撥打了吳聲父親的電話,可是一直沒有人接聽。

“現在確定的幾個孩子,一個丟失了記憶,一個雙耳失聰,還一個不會開口說話,除我之外每個人都丟失了某種重要的東西。”陳歌站在馬路旁邊,看着來來往往的車輛:“這麼一想,我如果也算在九個孩子當中,那我也應該丟失了某種重要的東西,可問題是我到底丟失了什麼?難道是說我丟失了自己的影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