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7章 手機會有自己的想法

一位、兩位、三位、四位……

水鬼短短幾分鐘內見到的紅衣,比他之前十年加起來見到的都要多。他想要離開,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走廊被血色淹沒,如同海浪般的怨氣幾乎要掀翻樓頂。

“我對你擁有的那扇門不感興趣,所以我們之間沒有利益衝突。你想要得到門的承認,成爲新的推門人,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殺掉原本的推門人冥胎,我們現在還有共同的敵人。”陳歌看着被數位紅衣圍在中央的水鬼紅衣:“不管從哪方面來說,我們都有合作的基礎,你覺得呢?”

“我……”水鬼紅衣滿是眼白的眼珠劇烈轉動,他掃視四周,發現所有出路都被封死,此時數位紅衣正用看食物的眼神看着他:“我覺得你說的很有道理,我們不是敵人,也不該是敵人,咱們如果打起來,內部消耗,反而會讓冥胎漁翁得利。”

“所以你現在有沒有想起更多東西?”

“有啊,那個神龕就在地下室,我帶你們過去。”

被數位紅衣簇擁在中間,水鬼紅衣帶領所有人進入地下室。

這裏非常潮溼,空氣瀰漫着一股黴味,過道裏堆滿了各種各樣的雜物,入口還扔着兩輛生鏽的自行車。

“江源小區裏很多房子都被租出去了,有些租客的東西沒有帶走,房東要是捨不得扔的話都會堆放在這裏。”

衆人來到走廊最深處,在過道盡頭的牆角,擺放着一個木質神龕。

神龕內壁刻滿了死字,裏面還有很多蜘蛛網和蟲子屍體,唯獨沒有看到泥塑。

“賈明他們來過地下室嗎?”

“沒有。”水鬼紅衣說話語調溫和了許多:“這神龕是一位老住戶留下的,他賣了自己房子還債,房屋新主人覺得這神龕不吉利就想把它扔了,但是又害怕得罪住在神龕裏的‘神靈’,所以就將其放到了地下室裏。”

“你知道那家人搬去什麼地方了嗎?”陳歌沒想到事情會進展的這麼順利,他竟然又找到了一位孩子的線索。

“在他們搬走前一天晚上,我曾聽戶主說過要把孩子送到西郊某個培智學校去,我猜他們可能去了西郊。”

“孩子?培智學校?”陳歌現在愈發肯定那個孩子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之一:“你還記得那個孩子的長相吧?”

“恩。”

“這就好辦了,未來八天你跟着我,咱們一起去把冥胎找出來。”陳歌沒有給水鬼紅衣更多的選擇,他甚至不是在詢問水鬼紅衣的意見,而是在通知他應該怎麼去做。

“我不能離開這裏太久,那扇門一到晚上就會變得活躍,如果我長時間不管,大樓裏就會多出第十四層。”水鬼紅衣希望陳歌能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沒關係,我會給你時間讓你回來關門的。”陳歌將水鬼紅衣請入漫畫冊,他則站在神龕前面,開始思考另外一件事。

“這個神龕對應的孩子,並不是賈明身邊的那個孩子,那賈明是怎麼找到這裏的?他能夠感知到神龕的位置?他留在含江就是爲了尋找其他神龕?”

“如果賈明真能感知到神龕的位置,那我必須要儘快找到他才行!”

陳歌也沒想到當初的幾條漏網之魚,竟然能夠幫助自己破局。

漫畫冊裏的紅衣又多了一位,如果再算上戲服紅衣,陳歌身邊的紅衣數量已經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地步。

可就算有這麼多紅衣,陳歌心裏依舊毫無安全感可言。

厲鬼和紅衣之間有一道鴻溝,紅衣和凶神之間同樣如此。

想要憑藉紅衣幹掉凶神,必須要進行周密的計劃,完美利用好所有紅衣的能力才行。

“又是一個充實的晚上。”

陳歌離開江源小區打車回到新世紀樂園時,天已經快要亮了。

進入鬼屋,可陳歌仍舊沒有去睡覺,而是喚出門楠和手機鬼童童,做了個小試驗。

又折騰了幾分鐘,陳歌這才上牀睡覺,只睡了三、四個小時,他又趕緊起牀開門準備營業。

給員工化好妝後,簡單交代了一些事情,陳歌便提着揹包再次出門。

“最近總感覺和老闆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少了,是我的錯覺嗎?”

“他好像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我們幹好自己的活,等晚上老闆回來可以問問他。”

跑出新世紀樂園,陳歌看見路邊停着一輛出租車,沒多想就走了過去,結果很巧,他昨天晚上就坐過這輛車。

“我準備交車下班了,你換了一輛吧。”司機看了一眼陳歌:“小哥,咱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或許吧,我比較喜歡晚上坐出租車兜風。”陳歌打開車門坐了進去:“東郊虛擬未來樂園,你抓點緊,晚了可能會出大事。”

……

來到虛擬未來樂園門口,陳歌找到工作人員說明了來意,他希望能見江銘一面,如果對方不方便也沒關係,自己會買票去鬼屋裏找他,順便再開直播參觀幾次。

作爲新世紀樂園的門面,陳歌已經被虛擬未來樂園列爲重點防範對象,工作人員認出他後立刻朝虛擬未來樂園裏跑去。

十幾分鍾後,穿着樂園工作服的江銘,緊皺着眉頭朝陳歌走來。

“你找我?”江銘和陳歌保持着距離:“我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面吧?”

“我有些事情想弄清楚。”陳歌示意江銘跟着自己,他們來到了一個人少的角落:“你們鬼屋中心有一個老宅,宅子裏放着一個神龕,神龕中裝着我的斷頭泥塑,我想要問問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你怎麼知道那是你的泥塑?寫有你名字嗎?說不定只是比較相似而已。”

“那上面還真寫有我的名字。”陳歌拿出自己手機:“我全部都拍下來了。”

江銘的反應和陳歌預想的不同,他似乎並不知道鬼屋中心有一個老宅,也不知道神龕和泥塑代表了什麼,當然這也可能是他的僞裝。

“或許是哪位員工的惡搞吧,你反應的這個事情,我們一定會徹查清楚,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江銘的回答等同於沒有回答:“如果沒其他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

“我一定會幫你處理的,但請你有些耐心,現在是上班時間,你們新世紀樂園或許比較清閒,但我們這裏很忙。”江銘只是想把陳歌打發走。

“留個聯繫方式再走,要不下次我就找不到你們負責的人了。”陳歌拿出自己手機,打開了自己的微信二維碼。

“呵呵,你這人真有意思。”江銘也取出自己的手機,象徵性的掃了一下。

同意了好友申請後,江銘將手機塞回口袋,他沒有發現陳歌嘴角帶着一絲微笑,更沒有發現此時附在自己手機上的兩個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