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6章 大多數時候我都是講道理的

“那孩子醒了以後,門就消失了。他看不見我,但是好像知道屋子裏還有其他人在,他用很低的聲音說了一句爸爸。”門楠陪着陳歌坐在馬路牙子上,一大一小,兩人互相瞪着對方:“他好像想表達其他意思,可惜只會說這兩個字。”

“你再給我詳細描述一下出現在小孩牀邊的那扇門,那扇門跟你自己推開的門有什麼區別?”

“很不真實,隨時都會消散,門上的血絲也很淡,全部集中在某一個位置,就像是拼湊成的。”門楠也是第一次見到那樣的門:“很難說清楚,我建議你自己過去看看。”

“他們這小區樓道口裝着密碼鎖,院子裏又到處都是監控,我現在提着揹包過去肯定會被發現,冒然採取行動,只會打草驚蛇。”

陳歌觀察過以後,發現那些高檔住宅小區防護措施非常到位,自己根本不可能悄無聲息的跑到那小孩家裏。

“改變一下計劃。”陳歌看了看手機,從第三病棟出來的時候是晚上十二點五十,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半了。

“要硬闖嗎?”

“沒必要,等明天江銘上班,我們再過來。”陳歌站起身,去旁邊的大排檔裏點了一些吃的:“你要不要來點?”

“不了,等明天你過來的時候再叫我吧,我對那個小孩也挺感興趣的。”

門楠回到漫畫冊當中,陳歌吃飽喝足後,又打車趕往江源小區。

其實陳歌原計劃是去活棺村的,可惜現在進山,等找到活棺村天估計都亮了。

“以後有機會再去吧,現在的我應該有資格知道更多的東西了。”

凌晨兩點多,陳歌來到江源小區,他提着沉甸甸的揹包進入樓道。

故地重遊,同樣的人,但心情是完全不同的。

上次做噩夢任務發生的所有事情,陳歌都沒有忘記,這次過來他專門往那些陰森可怕的小角落裏走。

不過可能是因爲住宅樓內的紅衣提前打過了招呼,所以並沒有什麼東西冒出來嚇唬陳歌。

“我記得之前就是在這一層,有個人拼命把我往屋子裏面拽。”陳歌從揹包裏取出碎顱錘,很有禮貌的在凌晨兩點半敲了敲那家的房門。

他在外面等了半天也沒人開門,就在他拿着碎顱錘盯着門鎖躍躍欲試的時候,樓道裏傳來了小孩的笑聲。

“住在這裏的人,在你來的那天晚上搬走了。”一個七八歲的男孩蹲在樓梯扶手上,血紅色的衣服被浸溼,不斷往下流淌着血水,他雙眼腫脹,眼裏滿是眼白。

大晚上誰要是看見自家樓道裏蹲着這麼一個小孩,估計會被嚇傻。

“我是一個水鬼,在水裏被殺死,遊蕩了好久才找到這扇門,能成爲紅衣也是一種運氣。”男孩從扶手上跳下,他留着長髮,滿是眼白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陳歌:“我們那天的約定是——三天後的凌晨兩點你把真正的推門人帶過來,現在還不到第三天,你怎麼提前過來了?”

“我已經有了真正推門人的線索!”陳歌放下碎顱錘,提起了自己的揹包:“這裏的門不是我推開的,是影子推開的,當時我將所有負面的東西告訴了他,他承受不住所以才會推開門,但因爲他只是一道影子,所以那扇門沒有完全推開。”

陳歌是在一本正經的瞎扯,他根本不清楚真相,只想先把鍋先甩給影子。

“你說你的影子推開了門?”水鬼紅衣邁出一步,下一刻就出現在了陳歌眼前,他的臉緊貼着陳歌:“門只有人在最絕望的時候可以推開!你想騙我?”

“是真的,那道影子現在已經分離出了冥胎,他想要降生爲人!”陳歌把自己知道的關於冥胎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水鬼紅衣一開始還不相信,但越聽越覺得陳歌沒有撒謊。

最後當他聽到賈明、北野幾個人的名字時,表情有了明顯變化,這一點也被陳歌發現了。

“你認識賈明和北野嗎?”警方公佈的資料裏顯示,賈明和北野他們確實在江源小區出現過,陳歌覺得水鬼紅衣作爲住宅樓的主人,聽過這幾個人的名字也很正常。

“我不認識他們,但是……”水鬼紅衣指着陳歌身邊的那扇門:“他們之前就住在那個房間裏,你來那天晚上,想要把你拖進房間殺掉的就是賈明。”

“是他?!不可能啊!我那天晚上清楚感覺到,拽住我的傢伙身體冰冷,不像是活人。”

“賈明身上有一個極爲邪惡的靈魂,那天就是它親自動手,我也不知道它爲什麼會如此重視你。”

水鬼紅衣沒有撒謊的必要,他說的應該全都是真的。

陳歌完全沒想到會發生這麼巧的事情!他現在有點後悔自己沒有果斷睜開眼,不過更後悔的那個人應該是賈明,那個傢伙不知道陳歌沒有攜帶任何員工,張雅還陷入了沉睡,他錯過了唯一能殺死陳歌的機會!

現在回想一下,陳歌還會冒冷汗,有點後怕。

“我就猜你們之間有過節,他們幾個人沒有成功殺死你,似乎是害怕你報復,連夜就逃走了。”

“你應該攔住他們的,冥胎可能就寄生在賈明身邊的那個孩子體內,幹掉冥胎,你就是真正的推門人了。”陳歌頗爲惋惜。

“我怎麼知道你不是在騙我?”水鬼紅衣總覺得陳歌這次過來,好像變得自信了許多,說話都硬氣了。

“這裏的門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用處,我只想平平安安過普通人的生活。”陳歌算了一下時間,覺得還有機會補救:“你是這裏的主人,你連他們的名字和體內隱藏的惡靈都知道,那你應該也偷聽到了其他的信息?他們爲什麼會來這裏?”

“他們是來尋找神龕的,這裏也確實有一個神龕。”水鬼紅衣滿是眼白的眸子轉動了兩下,他似乎想起了什麼,迫不及待的準備離開。

“那個神龕在哪?”陳歌手伸進了揹包當中。

“這不是你該問的問題,回去吧,我已經告訴了你很多東西。”水鬼紅衣正要離開,走廊當中忽然出現了沙沙的電流聲,還有一股刺鼻的惡臭。

“別急着走,我覺得你還可以告訴我更多東西。”

陳歌翻動漫畫冊,一道又一道血紅色的身影悄然浮現:“現在你知道賈明爲什麼看見我以後就連夜逃走了嗎?不過你放心,大多數時候我都是講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