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 牀邊的門

第三病棟對陳歌來說是一個轉折點,以前他總是一味的去逃避,在這裏他第一次嘗試反抗,然後忽然發現,原來“壞人”也不是不會感到害怕。

回到夢開始的地方,陳歌翻過病棟圍牆,找到了那扇門的位置。

因爲錯過了凌晨十二點,陳歌只能採取其他的方式去開門。

其實他早就想要試驗一些東西,只不過一直沒有機會。

圍繞着“門”還有無數的謎團沒有解開,很多推門人都對自己推開的門一知半解,更別說陳歌這個普通人。

喚出許音和紅色高跟鞋,陳歌輪番使用血絲和詛咒,但是門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

接着他又喚出了惡臭和無頭女鬼,紅衣數量不斷增多,陰風四起,無數血絲在牆皮上蔓延,彷彿要把整條走廊塗抹成血紅色。

幾位紅衣對着那扇門使用了各自的能力,但都無法真正將其打開,陳歌拿着漫畫冊,正準備再把其他紅衣放出,那扇門突然毫無徵兆的顫動了起來。

門板上滲透出鮮血,空無一人的屋子裏響起了腳步聲。

“總算有反應了,過來的人是門楠嗎?”

腳步聲臨近,在血色鋪滿房門的時候,門板被打開,一個只比陳歌膝蓋高點的紅衣孩子趴在門邊,仰頭朝外面看了一眼。

“門楠,好久不……”

“啪!”

血紅的門板瞬間被關上,陳歌甚至都還沒反應過來。

幾秒之後,房門又一次被打開,門楠的視線掃過一個個紅衣,他擡起小小的手給了自己一巴掌。

一打開門,看見數位紅衣站在門外送溫暖,再沒有比這更真實的噩夢了。

“啪!”

房門又一次被關上,門板上的血污飛速消失,

“門楠,楠哥,我這次來是有重要的事情,從影子身體裏分離出的冥胎快要復活,他喪心病狂,報復心極強。”陳歌敲擊着血紅色的門板:“現在情況很危險,你先把門開開。”

幾秒之後,血門再次被打開一條縫,門楠趴在門縫處偷偷往外看:“你是來滅口的嗎?”

“你怎麼能這麼想啊?咱們兩個出生入死,也算是有過命的交情,我肯定不會害你的。”

血門慢慢推開,門楠的視線一直在四周的紅衣身上徘徊。

他有些害怕,那種感覺就像是剛上一年級的小學生被幾個滿是紋身的黑道大哥圍住了一樣。

“我知道冥胎的存在,當初我聽怪談協會的人說過,那東西非常恐怖,估計一個眼神我就沒了。”門楠朝陳歌輕輕招手:“我真幫不上你什麼幫,咱們回見,我去修窗戶了。最近那片血色城市裏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血霧數量暴增,我必須要在災難發生前,將窗戶修好。”

“門楠,你不用過分謙虛,論實力你確實不如其他紅衣,但或許正是因爲太過弱小,你完全保留了作爲人的理智,這是最爲重要的一點。”陳歌蹲在門楠身前:“你可以和我自由溝通,本身智力遠超常人,如果我出現了意外,您也可以獨自去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門楠在紅衣裏屬於最弱的,可他有一個大多紅衣都不具備的優點,他保留了理智,沒有被負面情緒影響。

“聽到你的誇獎,爲什麼我不僅不開心,還有一種被冒犯的感覺?”門楠撓了撓脖子,他小巧的眉毛皺在一起:“讓我考慮一下。”

“沒有推門人可以獨善其身,如果我們無法阻止冥胎,他總有一天會找上門來。你還記得自己被怪談協會拘禁的那些日子嗎?冥胎會比他們做的更加殘忍。”

糾結了十幾分鍾,門楠這才答應:“好吧,我再幫你最後一次。”

“等幹掉冥胎,我會立刻送你回來。”陳歌翻開了漫畫冊,他之所以如此看重門楠,其實是爲了完成一個計劃。

一個就算自己失去了意識,陷入瀕死,也能夠正常實施下去的計劃。

“就這麼說定了,你要是敢騙我,我真的做鬼都不會放過你。”關上了第三病棟的門,門楠沒有抗拒,被收入了漫畫冊當中。

“這小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陳歌將身邊的紅衣一個個收回,最後只留下許音在身邊。

兩人在空蕩的走廊上停留了一會,陳歌從揹包裏拿出復讀機:“許音,如果在某個夜晚你找不到我了,千萬不要做任何衝動的事情。你可以去問問門楠,他其實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厲鬼,他會幫你做出正確的選擇,明白嗎?”

眼中帶着無法化解的憂鬱,許音輕輕點頭。

“走吧,我們去下一個地方。”收回許音,陳歌離開第三病棟,他沒有回去休息,直接打車前往江銘居住的小區。

“今夜一過,就只剩下七個夜晚了,這麼想想感覺時間過的好快。”

江銘住在含江市中心的一個高檔小區裏,據那個虛擬未來樂園的員工所說,這房子是江銘自己的,只有他和那個小孩住在這裏。

出租車停在了小區門口,小區大門緊閉,保安正在偷偷玩着手機。

想要從正門進去很難,下車後陳歌直接提着包來到了小區另一邊,他坐在馬路牙子上喚出了門楠。

“A座三棟四層,你先過去看一下,目標是一個跟你差不多大的小孩,他雙耳失聰,叫做江銘,應該是冥胎選擇的九個孩子之一。”這種高難度任務只能交給門楠去做,他頭腦靈活,又是紅衣,可以在晚上隨便活動,也不需要寄託物,自身實力也足以應對一般的危險。

“我一個人去嗎?那冥胎要是真在他身上,我不是死定了?”門楠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

“冥胎會在八個夜晚後甦醒,我只是想讓你去確定一下,看看那孩子和他居住的地方有沒有什麼異常。”陳歌悄悄指了指小區旁邊的監控:“左邊有個監控死角,如果你有重大發現,我會立刻趕過去。”

“我懷疑你在坑我。”門楠“罵罵咧咧”的進入小區,陳歌則使用陰瞳注視着他。

十幾分鍾後,原本消失在陳歌視線中的門楠突然出現,他小手冰涼,紅衣之上血絲亂舞。

“你跟他們動手了?那個屋子裏有厲鬼?”

“沒有厲鬼。”門楠眼中的震驚還未散去,他擡頭看向陳歌:“但是那屋子裏有一扇若隱若現的門,就在那個小孩的牀邊。”

“那孩子牀邊有一扇門?”

“對,那扇門裏面好像還有什麼東西要出來!”門楠滿是不解:“我靠近的時候,門鎖劇烈震動,然後發生了更詭異的事情,原本熟睡的男孩竟然醒了!你不是說他雙耳失聰嗎?”

“就算他聽力正常,你覺得普通人能聽見門發出的聲音嗎?”陳歌也有些驚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