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瀕臨倒閉的恐怖屋

“道具太假,逛了一圈,不僅不害怕,甚至有點想笑。”

“唯物主義者無所畏懼!”

“早就給你們說沒意思,還不如在宿舍裏打遊戲,我的鯤已經八十級了。”

九江市西郊恐怖屋門口,幾個學生騎着共享單車,毫無留戀的離開。

看到這一幕,拿着鬼屋宣傳單的陳歌,頗有些無奈。

嚇人是一門技術活,可現代人經歷各種驚悚片洗禮,心理素質極強,進鬼屋就跟在自己家後院一樣。

“老闆!”

身後傳來一個清亮的女聲,陳歌扭頭看去,只見一個穿着護士服,身材嬌小、上圍傲人的“殭屍”,怒氣衝衝,從鬼屋裏跑出。

“怎麼了,小婉。”女孩叫做徐婉,是鬼屋裏的臨時演員之一。

“剛纔那幾個小混球,想佔我便宜!”她虎牙緊咬,攥着秀拳。

原來是來告狀的……

“太過分了,他們竟然連殭屍都不放過。”作爲老闆,陳歌自然會幫小婉說話:“我去找樂園管理員反應一下情況,調一下監控。”

“不用那麼麻煩,我在察覺對方有這個企圖的時候,先發制人,揍了他一頓。”徐婉抖了一下護士服邊角的血跡:“這不是化的妝哦。”

“額,沒毛病,女孩子就應該學會保護自己。”陳歌擦着額頭冷汗,看了一眼夕陽:“那今天就到這吧,估計也沒什麼遊客了,通知其他人,提前下班。”

他說完後,面前畫着殭屍妝的女孩卻沒有挪動腳步。

“還有事嗎?”

“老闆……”徐婉欲言又止,慢吞吞從口袋裏泛出一封信來:“這是陶明和小魏的辭職信,你待他們不錯,他們不好意思當面給你說,所以就託我轉交給你。”

“他們要走?”陳歌愣了一下,收下信封:“人各有志,你也早點下班吧。”

“恩恩,我去卸妝。”

目送這個呆萌可愛的小“殭屍”離開,陳歌默默的點了一根煙。

半年前,他的父母離奇失蹤,只留下了這座恐怖屋。

爲了不斷念想,陳歌辭了工作,全心全力去經營鬼屋,想要做到更好。

可惜時代變化太快,鬼屋這一行競爭壓力大,本身又比較冷門,還存在許多局限性。

同樣的恐怖場景,看過一遍後,再看就會變得無聊,而不斷翻新又需要大量資金。

從幾個星期前開始,鬼屋經營就已經入不敷出,一天的門票錢連水電費的零頭都不夠。

“不知道我還能撐到什麼時候。”

掐滅了煙,陳歌正要回鬼屋,一個穿着新世紀樂園工作服的中年人走了過來。

看到他,陳歌就像是老鼠見了貓一樣,趕緊加快腳步。

“裝做看不見嗎?”中年人一把抓住陳歌的肩膀:“今天我們把事情說清楚,你水電費和場館租金都已經欠了兩個月了。上面一直催,弄得我現在壓力很大啊!”

“徐叔,不是我不給,最近資金確實有點困難,你再給我一個月的時間。”

“上個月你也是這麼說的。”

“我向你保證,這絕對是最後一個月!”陳歌拍着胸脯,一臉真誠。

“鬼屋這行現在不景氣,吸引不來遊客,要我說你也不要再堅持下去了。”被叫做徐叔的中年人看着陳歌手裏的信封,手上力道慢慢減少:“你這麼年輕,乾點什麼不好,何必活的那麼累呢?”

“徐叔,我知道你是爲我好,可這恐怖屋對我來說意義不同,算是我父母留給我的一個念想。”陳歌聲音低沉,似乎不想讓更多的人聽到。

陳歌父母的事情,中年人作爲樂園管理員一清二楚,他沒有回話,過了幾秒鐘,輕嘆一口氣,軟下心來:“我多少能理解你的想法,行吧,我儘量再幫你拖幾個星期。”

“謝徐叔!”

“別謝我,你還是用點心,把鬼屋的門票多賣出去一些。”

送走樂園管理員,陳歌直接回到了鬼屋裏,開始重複每天的工作,檢查器材損耗,維護道具,打掃衛生。

“修理間裏的人造血漿快用完了,得再購買一批;這條通道往裏傾斜一下,或許能更好的卡住遊客視角盲區;人偶讓抓破了,要補一補;擦!我這裝的工藝燈呢?被誰偷走了!”

外人眼中,他是恐怖屋老闆,也算是個自主創業的有爲青年,實際上這背後的心酸只有他自己知道。

鬼屋算是一種“恐怖”消費,在恐怖環境裏人的肌肉和精神會高度緊張,一旦得到釋放就如同按摩一樣,這種方式在短時間內能讓人產生一種滿足感。

同時鬼屋也是種一次性消費,市面上很多鬼屋都採用在各城市流動的方式,不斷吸納新的遊客來參觀。像陳歌這樣固定在某個地方的鬼屋,除非擁有特別大的名氣,能吸引人慕名而來,否則都堅持不了太久。

他能一個人支撐這麼長時間,已經很不容易了。

拖着被抓爛的人偶,陳歌進入修理間,他大學學的是玩具設計與製造專業,鬼屋裏的人偶和機關很多都是他自己設計的。

修補過程複雜單調,需要將人偶表皮縫合,重新上色、做舊。

“差點血漿,我記得閣樓上還有存貨。”鬼屋分三層,一二層用來佈置恐怖場景,三樓則是雜物間。

推開滿是灰塵的木門,閣樓內堆滿了各種被淘汰的器材,其中大部分都是他父母經營鬼屋時留下的。

睹物思人,所以陳歌很少來這裏。

“一晃都過去了大半年。”

看着熟悉的種種器材,陳歌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那時候他們經營的還是流動鬼屋,父母帶着他各個城市到處跑,有時候小夫妻兩個人忙了,就把陳歌一個人扔到後臺,和各種鬼怪道具爲伴,從小開始培養,這也導致陳歌的膽子很大。

畢竟在同齡人玩字母拼圖的時候,他已經抱着人頭模型開始到處跑了。

“都是回憶啊。”

不知不覺陳歌又走到了存放父母遺物的木箱旁邊,裏面放着一個粗糙的布偶和一個漆黑的手機。

布偶是陳歌小時候做的第一件玩具,手機他則全無印象。

這兩樣東西是警方在郊區一個廢棄醫院裏找到的,至於陳歌的父母爲何會在深夜前往那裏,沒人知道原因。

“都過去這麼久了,你們到底在哪?”陳歌抱起布偶,捏了捏它的臉,輕輕嘆了口氣:“我還是趕緊找人造血漿吧,如果熬不過這個淡季,恐怖屋或許真要停業轉讓了。”

陳歌只是在自言自語,可當他說到停業轉讓時,木箱裏一直沒有動靜的黑色手機,忽然屏幕一閃,發出了淡淡的冷光。

“什麼情況?黑科技?靈異現象?”

如果換個人來可能會心跳加快,左右四顧,掌心出汗,相對比來說陳歌的反應就很直接,他拿起手機,放到眼前,開始進行二次確認。

“這個手機我以前試了一百遍都沒有打開,今天怎麼突然自己啓動了?這是從我父母失蹤的地方找到的,難道是他們知道我現在很困難,所以在主動聯繫我?”

按捺住心中的激動,陳歌滑動屏幕,漆黑的手機桌面上只有一個應用程序,並且是用鬼屋充當圖標。

“跟想象中不太一樣,不過這圖標有點眼熟,好像就是我自家的恐怖屋大門啊!”

陳歌皺着眉點開了這個應用,一行血字浮現在屏幕上——你相信這個世界有鬼嗎?

世界上有沒有鬼,這是一個超現實主義的哲學問題,對陳歌這樣的理工男來說,難度係數很高。

“應該有吧……”

陳歌做出了自己的選擇,幾秒過後,手機屏幕上浮現出了新的字跡。

“你心中所想,既是答案。從這一刻起,你將正式接替我成爲恐怖屋的新主人。當然,這並不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在新手教程的最後階段,我想送給你一句忠告,自殺是最懦弱的行爲,請努力的活下去!”

“信息量有點大啊!不過他這中二的說話語氣,怎麼跟我老爹有點像?”

陳歌再次點開鬼屋應用,出現了一個全新的界面:

九江市西郊恐怖屋

狀態:瀕臨倒閉

好評度:無

今日遊覽人數:四

當月遊覽人數:十

我的鬼怪團隊成員:無

我的道具庫:無

解鎖成就:無

現有設施場景:殭屍復活夜(糟糕的道具、差勁的演員,毫無故事性和邏輯可言,尖叫指數無);冥婚(生時非夫婦,死者葬同穴,鬼妻追魂,尖叫指數半顆星)

可解鎖恐怖場景:午夜逃殺(破舊的公寓樓內住進了一個危險的精神病患者,他手持剪刀和鐵錘,正在你的房門外徘徊,尖叫指數一星);第三病棟(這座廢棄的醫院每到深夜都會發出奇怪的聲音,你作爲報社記者將進入一探究竟,尖叫指數三星);絕命靈車(搭載死人的靈車已經上路,如果不能在一小時內離開,你將被永遠留在車上,尖叫指數兩星)

每日任務:完成恐怖屋的每日任務,會給出相應獎勵,並解鎖更多恐怖場景。

鬼屋擴建條件:當月遊覽人數超過一百,好評率達到百分之六十以上(擴建三次後,恐怖屋將升級爲顫慄迷宮)

恐怖大轉盤(消耗鬼屋裏遊客產生的驚嚇值,可以轉動轉盤):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這裏有增加壽命的靈果,亦有滿含仇怨的厲鬼!

其他功能:未解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