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人命關天?

寶哥只能看到自己下面的尖刺,但是其他人不一樣啊,比如萌妹,比如看着直播的那些人,他們能看到,在寶哥的身體周圍都出現了尖刺!

什麼情況,俯臥撐強制器,在身體下面有尖刺,然後你做不完規定的俯臥撐就不能停下來,這種思路在看到尖刺的時候大家幾乎都想到了。

但是……但是周圍出現那麼多的尖刺是要幹嘛!

寶哥不知道周圍的尖刺,所以他現在想的很輕鬆,秦老闆這所謂的俯臥撐強制器,第一眼看的時候確實害怕,但是想想好像也就這樣啊。

尖刺很恐怖,但是以自己的水平,平時都是做兩百個俯臥撐的,這區區一百個豈不是很輕鬆,怎麼算也不可能爬下去被刺着啊。

而且以他對秦風的瞭解,這位秦老闆肯定不可能弄真的尖刺,那血滴子那麼恐怖,那還不是假的嘛。

然而,正當他在那裏覺得“大名鼎鼎的秦老闆也就這樣”的時候,突然,有點不對勁了。

一秒之後,周圍的所有尖刺都伸了出來,寶哥一下子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周圍都被尖刺包圍了,這又是怎麼了。

“不是,秦老闆,這周圍都是這些刺,沒辦法做俯臥撐了吧!”

寶哥那邊不知道情況,但是萌妹已經着急了,你在下面弄尖刺也就罷了,但是這周圍都是尖刺,而且很明顯,只要稍微動一動,就會刺到皮膚上,這連個空間都沒有,還怎麼做俯臥撐啊!

秦風這邊呵呵一笑道:“當然可以啊,正是因爲這樣,才能進行完美的俯臥撐!”

完美的俯臥撐,這已經是秦老闆今天不知道提過多少遍的話了,萌妹再次看向了寶哥那裏,這秦老闆到底做了個什麼樣的東西出來!

直播間裏,一堆吃瓜羣衆已經在那裏快要沸騰了,尤其是秦風一直以來的那些老粉絲們。

“哈哈看到那個妹紙着急的樣子我就想笑,他們以爲秦老闆的東西真的那麼簡單?”

“說真的,一開始我也以爲秦老闆的俯臥撐強制器也就是下面多點尖刺而已,但是現在看來我真的是想少了……”

“唉,秦老闆這樣的人,怎麼能讓咱們猜透呢對不對,雖然我現在也不知道秦老闆會怎麼弄……”

直播間裏這些人基本上的意思就是這樣,覺得萌妹他倆把秦老闆想的太簡單了,但是呢,他們自己現在也猜不到這個機器是怎麼運轉的。

猜測非常多,但是很快他們就知道了。

寶哥那裏,已經感覺到背上開始痛了起來,這是……等等,爲什麼上面的這些刺還在動呢,喂喂喂,秦老闆,這已經不是什麼俯臥撐強制器了吧,這是真的刑具啊!

這會兒下面就是尖刺,同樣抵着自己的胸口,背部又一陣陣的疼痛,這他喵是俯臥撐強制器?這分明是刑訊逼供器吧!

他想喊一嗓子說自己不玩了,但是這個時候騎虎難下,心心念念的好機會,就這麼放棄嗎,這肯定不行。

實在沒辦法了,背部越來越痛,寶哥只能強行讓自己往下一點點,能拖一秒是一秒。

結果這一往下,寶哥就發現了不對的地方,隨着自己的身體向下,抵着胸口的那些尖刺居然在慢慢的往回縮!

最重要的是,當自己想下的快一點時候,那些尖刺就會刺到自己身上,所以現在,自己只能按照這個速度慢慢往下……

下午了之後,下面的尖刺再次開始上升,而背上的痛苦消失,可以一下子撐到原來的體位,然後,背部的尖刺再次開始落到身上……

等等,這是……寶哥雖然胸肌比不過奶姐,但是腦子還是沒被練的都是肌肉,總算是知想到了,這不就是俯臥撐嘛!

所以,秦老闆所說的標準俯臥撐,其實是真的?

不是按照自己的意願來,而是在那些尖刺的強迫之下,完全按照人家的節奏來?

外面,在看到尖刺刺到寶哥身上的時候萌妹已經驚呆了,正在看着直播的大家夥兒也驚呆了,好像,好像這次秦老闆玩真的啊!

“不對啊,爲什麼真的刺上去了啊,這樣子好像也沒辦法做俯臥撐吧!”

“所以秦老闆真的務正業了,真的做出了一個刑具?”

“夭壽啦,你們還在說這些,這位老哥是不是要掛啊,我們要不要報警!”

“說這些沒用的幹嘛,秦老闆又不是變態,平白無故殺人啊……”

大家確實不太理解這是要幹什麼,但是呢,秦老闆雖然有點喪心病狂,但肯定不是變態啊,所以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呢。

魔都,老錢瞅着屏幕疑惑道:“小秦這是幹嘛呢,難道真的嫉妒了?”

奶姐在旁邊聳聳肩:“不知道,誰能猜到秦老闆的想法啊。”

“秦老闆!秦老闆!趕緊停一下,我們……我們不玩了還不行嘛,您放過我們吧,我們真的不玩了……”萌妹已經在那裏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了。

有尖刺很正常,秦老闆做的東西一向都是這麼喪心病狂,但是那些尖刺都開始扎人了,下面也都是尖刺,這分明就是打算要人的命啊!

秦風一臉微笑道:“哦,這可是你說的啊,那我現在就停。”

說着話,秦風走到俯臥撐強制器旁邊,剛準備下手按開關呢,結果就聽到了萌妹又在那裏說道:“秦……秦老闆,能不能先等等……”

嗯?秦風看着萌妹,臉上已經沒了笑容,咋了這是,讓關的是你,現在又讓等等,不是說人命關天嗎?

萌妹卻是一臉的不好意思,剛剛她看到那一幕實在是太吃驚了,所以下意識地就在那裏喊,結果喊了之後卻發現,寶哥好像……好像很正常。

真的要是這些尖刺刺下去的話,他應該早就在那裏開始慘叫了,但是現在,他的身體在慢慢向下,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來。

“所以你想好了沒,關還是不關?”秦風做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道。

“不關,秦老闆不用關,我們相信你!”萌妹似乎下定了決心一樣。

秦風撇撇嘴站了起來,那尖刺只是看着可怕而已,真的就算是扎人,也不會刺穿皮膚,頂多會覺得稍微疼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