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死亡與傳承(完結)

“師傅!”

陸生自門外走了進來。

十多年前的那個小男孩兒,此時此刻已經長成了一個小夥子,模樣還頗有幾分俊俏,就是看上去稍稍顯得有些瘦弱。

皮膚也是異常蒼白。

這是因爲陸生經常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洞府裏面,刻苦的磨練煉製的技藝。

以至於常年不見陽光才變成了這個樣子。

丁瑞擡起頭看了陸生一眼,揮手將自己面前的丹爐給收了起來。

“都已經準備好了嗎?”丁瑞問道。

陸生點了點頭:“是的,師傅,全部都已經準備好了,現在我們可以直接離開。”

“你也做好心理準備了嗎?要跟着我一同離開天心界。”

“做好準備了。”

“去,你要知道這一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也不知道是否還能夠回來,你的仇也就報不了了。”丁瑞說道。

10多年前,把陸生害得家破人亡的那個小宗門,竟然傍上了一個大宗門的腿。

如今發展迅速,勢力非常的大,就算是丁瑞也不能夠幫助陸生報仇。

畢竟丁瑞自身也是需要猥瑣發育的。

所以陸生此時此刻雖然有了一些名望和實力,但是距離他的仇恨,以及改變世界依然遙遙無期。

“是的師傅,我已經決定好了,因爲現在的力量根本就談不上報酬,也談不上改變天心界,我需要變得更強,也需要出去外面見識到更多的東西。”陸生十分認真嚴肅的說道。

經過這些年時間,他已經充分認識到自己一個人的局限性和弱小,以他的能力,根本就談不上改變這個世界。

但是陸生並沒有因此放棄自己的夢想,這一次他之所以選擇跟着丁瑞一起離開,就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看看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增長自己的見識,也盡力增長自己的實力,等到自己的實力允許的時候,再來想辦法着手實現自己的目的。

而且,路上對於丁瑞十分的敬佩,他生怕這一次丁瑞離開之後就再也見不到了,所以,也想着趁着這個機會,能夠繼續跟在丁瑞的身邊,提高自己煉製方面的能力和天賦。

陸生對於自己的天賦十分有自信,他非常清楚,至少在這整個天心界想要在這一方面的天賦上超越他,是一件非常難以做到的事情。

整個天心界那麼讀者,就只有丁瑞一個人做到了這件事,而且還是碾壓般的做到了。

就像現在,陸生在外面接待來客和準備,他們要離開時的各種東西,但丁瑞卻在這裏繼續煉製一些丹藥。

丁瑞即將要離開,他這10多年在天心界也算是認識了不少朋友,與一些大宗門更是有着不少交易與往來,剛開始他只煉製一些簡單的東西到後來,東西卻越來越難越來越高級。

隨着境界和圈子的不斷提高,丁瑞也必須要有這樣子的改變。

他慢慢的得到了更多的資源,煉製出更好的東西來,讓自己得到更多的好處。

如今丁瑞已經是整個天心界“製造業”中難以忽視的一份子。

所以當丁瑞要離開的時候,天心界的其他修者自然不能讓丁瑞隨隨便便的離開,許多修者都希望丁瑞幫他們在最後煉製一些東西。

而他們也會送上許多的資源來歡送丁瑞,這一次丁瑞接到了許多許多煉製難度非常高的東西。

半年前他就已經開始閉關了,直到現在還沒有出關。

不過實際上他只用了兩個多月,就將所有的東西全部都煉製好了,這剩下的這些時間全都是他用來掩人耳目的,畢竟丁瑞不能夠讓人們知道自己煉製東西的速度那麼快,十成的成功率就已經非常的驚人了。

“那我們這就走吧。”

丁瑞說着直接從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來,揮了揮手,將幾個月之前就煉製好的所有東西,全部都裝進了他煉製的一個浮舟裏。

號走出洞府之後,丁瑞發現天心界所有他認識的修者全都在洞府外面等待着他,就連他不認識的那些修者都來了一大堆。

“各位道友竟然全部都來送我,實在是讓我太感動了。”

丁瑞笑呵呵的打招呼。

但就在此時,丁瑞對面那羣修者當中,站在首位的修者卻突然冷笑一聲。

“想不到名震天心界的丁大師,竟然就是那傳說中的偷屍狂魔……”

“丁大師,你真的以爲你今天還能夠活着走出天心界嗎?”

丁瑞聽到這些話,臉色頓時就變了一變,眉頭也皺了起來,他一直都沒有想到自己,從開始到現在都十分注意隱藏起來的身份,竟然已經被這些人發現了,而且他都不知道這些修者究竟是什麼時候發現的,又爲何在這個時候才終於揭曉。

丁瑞看着這些,站在自己洞府面前的修者,光是金丹期的就有將近半百,原本他還以爲這些自己認識的和不認識的修者都是來歡送自己的,但如今他才想明白,這些人並不是來歡送,而是要讓他永遠的留在這裏。

丁瑞搖了搖頭,有些無奈,既然已經被發現了,那他自然也不會再去做什麼爭論,只是苦笑一聲說道:“我也不知道各位是什麼時候知道我身份的,不過想必各位也都很清楚,我除了收集屍體,確實有用之外,從來未曾拿過屍體上的絲毫資源就是爲了不跟各位撕破臉皮。”

“與各位之間也沒有太多的衝突……”

但丁瑞的話並沒有說完就直接被打斷。

“不用再說了,既然我們今天全部都聚合在這裏,那就沒打算讓你活着離開。”人羣當中又發出一道聲音。

丁瑞也不由得皺起了眉頭:“我不知道是什麼讓哥哥有如此大的自信,難道真的以爲光憑人數就能夠贏得了我嗎?”

“莫非我們這麼多金丹高手,而且還找來門下弟子排練數年才終於煉成的陣法,還對你不起作用嗎?而且,自從知道你要離開之後,就讓你見證了那麼多東西,想必此時你已經精疲力盡,真元都還沒回覆吧?”對方冷笑道。

“既然你貪圖那麼多好處,那麼今天你身上的東西全部都要給我們吐出來,無端端來到天心界,作爲一個外來者,收集我們修者的身體,還要蒐集我們天心界的各種資源,我看你就如同強盜一般。”

“今天我們天心界所有修者勢必要讓你付出代價。”

丁瑞先是冷靜,接着不由搖頭失笑。

原本他確實有些奇怪,爲什麼這些人讓他煉製了那麼多東西,甚至不惜耗費大量的資源,給予了大量的好處,原來是打的這個主意。

而且對方竟然連名頭都想好了,很顯然的確是懷着要光明正大弄死他的決心。

一念至此,丁瑞也不願意再多說什麼。

對方明顯是做了充足的準備。

如今所剩下的道路就只有一條,那就是殺出去!

“陸生,到我後面來。”丁瑞吩咐道。

這個弟子一直跟在他的身邊,根本來不及與外人串通,這一點丁瑞非常的清楚。

而且陸生,對天心界的恨意還是一直都沒有消除。

陸生搖了搖頭,十分堅定的站在丁瑞身前:“弟子沒有及時發現這一切,讓師傅身陷險境,師傅不懷疑弟子,已經是讓弟子萬分感動,就讓弟子死在師傅前面吧。”

丁瑞搖了搖頭,自己這個徒弟一直以來都不怎麼喜歡說話,如今說出了這樣一番話,的確是因爲他心裏面就是這麼想的。

“難道你還真把爲師當成只會一些後勤的修者了嗎?”

丁瑞笑了笑,他早在知道這些人想要對他不利的時候,就已經發動神識,將所有藏起來的屍體全部都召喚了過來。

剛纔之所以說了那麼多,也就是爲了少少拖延一些時間。

現在時間已經夠了。

“今天就讓你看看,爲師真正的傳承究竟是什麼!”

丁瑞淡淡的說了一句,而後緩緩舉起右手,整個天心界剎那間地動山搖。

一句又一句形狀各異,數量極多的屍體,從底下慢慢的爬了上來,從海中慢慢的冒出了頭。

從樹杆裏面一寸一寸的往外鑽。

片刻間,大半個天心界都充滿了各種各樣的屍體。

原本丁瑞這邊就只有兩人處於絕對的劣勢,而就在這轉眼的時間內,當丁瑞手底下這10年來積累出來的數10萬屍體全部都冒出來之後。

人數的差距一下子有了變化。

那些圍着丁瑞的天心界修者,個個目瞪口呆。

他們想過無數種丁瑞收集屍體的可能性,甚至都想象過丁瑞是個邪修,一個與衆不同的邪修。

但他們從來沒有想象過眼前這樣的場景。

屍山屍海,撲面而來。

不過,光憑數量龐大的屍體就讓這些人退卻是不可能的,丁瑞的確在這10多年,積累了大量的財富。

沒有一個人不想把那些財富據爲己有。

這一場戰爭無可避免。

隨着第1個修者發動了攻擊,第一具屍體衝了上去。

轉眼間,天心界建立以來,規模最大的戰爭就此打響!

……

三十年後。

此時的華清界已經稍稍恢復了些元氣,有許多動物都已經誕生了靈智開始修煉。

丁瑞坐在宗門域的宗主椅子上,破敗的宗門域被他與陸生二人稍稍收拾了一下。

三十年前的那場戰鬥持續了大半年時間。

天心界雖然沒有獲勝。

但丁瑞也損失慘重,屍體只留下了少數幾句,帶着他與陸生逃了出來。

丁瑞更是在那場戰鬥當中受了重傷,並且已經完全沒有癒合的可能,苟延殘喘的吊命到了現在。

“陸生。”

丁瑞叫了一聲。

在不遠處地裏種植靈稻的陸生當即放下手裏的活衝了上來:“師傅,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丁瑞搖了搖頭,拿起手裏那本厚厚的書,虛弱道:“我早就知道,練屍不能長久,哪怕並不作奸犯科,也終究會被其他修者排斥,成爲被針對的原因……這就是我不教你的原因……”

陸生就在旁邊靜靜的聽着,一句話都沒說,對於丁瑞的任何決定,他都不會有絲毫反駁,心裏面也不會有任何的想法。

跟着丁瑞的這些日子,他不僅僅在定位的天賦所震驚,同時也被丁瑞從地球所帶來的一些先進的思想所驚訝。

別的不說,但陸生絕對是一個非常好的徒弟。

“於是我用着十幾年的時間,終於把練屍和趕屍當中,所有核心部分的東西全部都拆封了出來,並且用一些物理學方面的知識和機械學方面的知識,寫出了這本書。”

“你可以根據這本書上的指導煉製出獨屬於自己的……不應該叫屍體,應該叫機器。”

“煉製這些機器不需要實體,也不需要任何的生物,只需要你以及一些材料,我這裏只有幾個最爲基礎的型號,以後就要靠你自己來慢慢改良這些型號。”

“我把所有值得注意的東西全部都寫進了這本書。”

“只要你能學會,以後就能夠永遠不覺得煉製出各種各樣的機器。”

說完之後,丁瑞將這本書放到了陸生的手中。

陸生顫抖的接了過來,連上門市,抑制不住的激動神情,猶如得到了稀世珍寶。

“但你必須要答應我一件事情。”丁瑞繼續說道。

“師傅你講。”

“把這一門修煉之法發揚光大,然後,幫師傅的家人報仇。”

丁瑞指着宗門域廢墟:“這裏曾經是師傅的故鄉。”

“但全部都毀在了骷髏海盜的手裏。”

說着,丁瑞從懷中拿出了一面旗,上畫有骷髏海盜的標誌。

陸生自然聽說過骷髏海盜有多恐怖,但陸生還是鄭重的將其接了過來,而後用力的點了點頭。

“師傅請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陸生堅定道。

丁瑞笑着點了點頭,拍拍陸生的肩膀:“別急,先好好的在這裏種田發展,不要冒險。”

“弟子,記住了!”陸生說剛說完,丁瑞的手便已經無力的垂落下來。

這片天地,再無丁瑞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