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魚翁之利

這天,又有兩個小宗門之間發生了衝突。

在戰鬥的時候,另外一個比他們雙方都更加強大的小宗門,突然之間衝了進來,坐收漁翁之利。

一舉重創了那兩個小宗門。

其中一個宗門甚至連自身都無法保全,在戰鬥結束之後,僅剩下的10多個倖存者,宣佈解散,成爲了散修。

而丁震早就故伎重施,躲藏在地底下,將戰鬥時發生的屍體一具一具的全部都收入囊中,沒有任何一個留下來。

不過在戰鬥接近尾聲的時候,他就沒有辦法繼續怎麼做了,因爲很有可能會被戰鬥的三方所發現,所以他暫時收手,等到戰爭完全結束之後,才從不遠處的地底下鑽出,然後裝作自己剛剛過來的樣子,走到了戰場旁邊。

天心界的修者並不嗜殺,只要他沒進入戰場沒做什麼,有威脅性的舉動就不會遭受到攻擊,他只是要在遠距離外看一看有沒有被自己漏掉的高質量的屍體。

但丁瑞卻沒有看到實體,反而是看到一個孩子,一個看樣子才剛剛78歲大小的孩子,就那麼跪立在戰場上,不斷的哭喊着。

“阿爹阿孃……”

小男孩哭喊着,過一會兒就站起身來,腳步蹣跚的向前走,好像要在這個地方找到他的父母一樣。

而另外幾個宗門的修者看到這一幕也早就各自散開,根本就沒有任何人理會這個小孩子。

這個小孩明顯還沒有開始修煉,完全只是一個普通人,在大多數修者甚至是大多數小事裏,都要爲自己的修煉資源所奮鬥的天心界,根本沒有哪個修者會大發善心的,想要在自己身邊帶上這樣子的一個拖油瓶。

當然他們也不至於喪心病狂到,會想要將這個小孩子直接殺死。

坐收漁翁之利的那個宗能派出幾個修者,在所有屍體當中將有用的資源全部都收集,然後離開。

至於很明顯少了的屍體,他們根本就沒有理會。

經過這麼些年,天心界有一個偷屍狂魔的消息,早就已經傳遍了大半個天心界。

而且這個偷屍狂魔神出鬼沒,許多強者懷疑根本就不是人類修者所爲,而是一種神祕的稀有修者。

這位狂魔神出鬼沒,根本就難以找到其蹤跡。

所幸這位狂魔,只會帶走屍體而不會帶走屍體身上的資源和好東西,除了一些對屍體本身就有需求的邪修,以及對身邊的人身體比較看重的修者之外,其他修者並不會因爲這位狂魔所做的事情而遭受到什麼損失。

所以逐漸的也沒有人再理會這個偷屍狂魔了。

只要戰爭結束之後,清點一下資源和材料沒有任何缺少就可以。

收集好了材料之後,那位坐收漁翁之利的功能,便帶隊離開,轉眼間整個戰場當中只剩下那個孤苦伶仃的小男孩。

以及在遠處遙遙觀望着的丁瑞。

丁瑞站在原地心情頗有一些複雜,他自然不知道這個小男孩所找尋的父母的屍體究竟在什麼地方,他也無法確定自己收集的那些屍體裏有沒有這位小男孩的父母。

就算是有,他也不可能將那些屍體拿出來。

他絕對不會主動暴露絲毫自己就是那個偷屍狂魔的信息。

但想了一會兒之後,丁瑞依然邁着步子向戰場上走了過去,此時戰場已經被清掃完畢,留下的只不過是殘肢斷臂,根本沒有任何修者會關心。

丁瑞就算是過去也不會遭受到任何的攻擊,他慢慢的邁着步子走到那個小男孩身邊,俯下身來,讓自己的語氣儘可能的輕柔,和藹,而後問道:“你是在這裏找什麼?”

小男孩聞言擡起頭看向丁瑞:“我在找阿爹和阿孃。”

“你阿爹和阿孃是哪個宗門的修者?”林正打算問清楚,看看自己究竟有沒有將這小男孩父母的屍體拿走。

如果真有的話,他雖然不會將屍體拿出來還給這個小男孩,卻依然可以做一些其他的補償,最起碼能夠讓這個小男孩生活的,幸福一點,安全一點。

但是小男孩卻搖了搖頭。

“阿爹阿孃都是普通人,他們是來這裏採藥的,給我治病。”

丁瑞聞言不由得一愣。

他記得非常清楚,自己根本就沒有拿任何普通人的屍體。

他早就已經認識到普通人的屍體,對於自己幾乎沒有任何的幫助。

而且,他好像記得自己曾經確實看到了兩具普通人的屍體,就在這周圍。

他不由得閉上眼睛,回憶了一下當時的場景和位置,畢竟當時他在地底下,你要和地面上的所見所聞對上號,還是需要花費一份工夫。

幾秒鐘之後,丁瑞睜開了眼睛:“你跟我來,我幫你找你的父母。”

丁瑞稍稍有些欣慰,整個心也完全放鬆了下來。

雖然他知道自己這樣子不斷的收集屍體,對於許多修者會造成心靈上的損害,畢竟他收集的屍體有可能就是那些修者的父母,哪些修者的孩子,那些修者的戀人。

但是他沒有時間一個一個的去分配,他只能夠當做自己不知道這件事情,只要沒有看到他的心裏就能夠好受一些,但今天卻看到了這樣的場景,讓他心裏非常難受。

所幸他排除了這個可能性。

這個男孩的父母屍體依然存在。

丁瑞牽起小男孩的手,走到戰場邊緣的位置,果然發現了兩具屍體,兩具普通人的屍體。

兩具屍體早就已經斷了氣,被隨意的丟在旁邊,就好像丟垃圾一樣。

小男孩痛哭着撲了上去,眼淚不斷流下來。

丁瑞稍稍有些無奈。

天心界就是這樣,修者對於普通人大多數不會有什麼惻隱之心。

這個小男孩的父母很明顯是在這裏採藥的時候遭受到了無妄之災,但是沒有任何人理會他們,也沒有任何人會因爲傷害到他們而覺得有些愧疚,只是將兩具屍體,丟垃圾一樣的丟到旁邊。

這也是丁瑞一直堅持收集屍體的原因。

他覺得自己雖然數具屍體,並不道德,但是也比這些殺人狂魔要好的多。

丁瑞站在那裏看了一會兒,而後從手邊拿出幾瓶辟穀丹,走過去放到小男孩的手邊。

“這些東西足夠你用上好幾年了,相見一常就送給你吧。”

丁瑞知道這個世界上無時無刻不在發生着災難,甚至他自己都在製造着災難。

他也不可能幫到所有的人,但是如果事情就發生在自己眼前,還不去幫助的話,他心裏依然會覺得有些不好受。

做完這一切之後,他轉身打算離開。

但是那小男孩卻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鞋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