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靜波灘

靜波灘是天心界與大海接壤最爲寬泛的一個地方。

相比於其他地方多多少少有些懸崖峭壁,亦或者從天心界裏面充入大海的河流。

靜波灘是一片寬廣無比的沙灘,海裏面的修者輕輕鬆鬆就能夠從海洋當中衝到沙灘上面。

也可以控制着海水,將整個靜波灘都變成一片汪洋。

畢竟海中的修者在陸地上沒有辦法生存太久,戰鬥力更是10成裏面發揮不出一成。

但他們對於水的控制卻也10分的精巧,如果大海中的修者想要對天心界的修者發動戰爭的話,毫無疑問,靜波灘會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畢竟天心界裏只有一條最大的河,就是天河宗所在的地方,這條河也被稱爲通天河。

通天河幾乎穿插着整個天心界,海洋裏的修者,自然也可以通過通天河對天心界發動進攻,但是天心界的大多數宗門卻都在通天河附近。

如果大海中的修者真的選擇這樣做的話,毫無疑問,會是自投羅網,被所有的宗門包圍住,只能捱打,不能還手。

對於天心界而言,將契約簽訂以及戰爭發生的地點選定在靜波灘這個地方同樣也是最好的,畢竟靜波灘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除了沙灘之外,就是沙灘。

而且也沒有哪個宗門的勢力留在這裏,就算是遭受了什麼無可挽回的損失,也不會有修者心疼。

不過,天河宗所在的地方距離進國他卻是10分,也正是因爲如此,所以在消息還遠遠沒有傳開的時候,天河宗主便已經出關,並且安排宗內事務,在之後不久便會直接啓程前往。

天河宗主,成爲封神級的強者,都需要提前出發,對於丁瑞而言,他自然更是一刻都不敢耽擱,生怕錯過這件大事兒。

當然趕路這件事情對於丁瑞而言,已經完全沒有什麼壓力了,他就坐在山龜的龜殼當中,一邊控制着神龜,從地底下向目的地行走,一邊在龜殼裏面修煉,一刻時間都不敢耽擱。

在天河宗作爲混日子的這些事情裏,丁瑞除了偶爾會收集屍體之外,也將其餘的時間全部都用在修煉之上。

他早就將五行控屍法全部都凝練在技能欄當中,玩了這麼長時間以來,已經將其中的三個技能丟棄掉。

因爲他已成功的在身體的5個穴位當中凝練出了3個控屍法陣。

分別是金木火三種。

凝鍊法陣就不需要考慮真元的衝突了,此時此刻丁瑞身體中的五行真元已經完全平衡,不會發生任何的意外,就算是進步也是同時在進步。

而凝練法陣更加只是技巧上的問題,只要技巧足夠那就可以輕而易舉的將法陣凝鍊成功。

此時,丁瑞的7個技能欄當中除了修煉功法佔據一個之外,還有另外兩個控屍之法佔據了兩個。

也就總共是三個,還有另外4個是空蕩蕩的。

所以這一次丁瑞爲了能夠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煉當中,專門在技能欄中凝練出一個技能,控制着山龜,向固定的方向不斷走動。

而他自己則是將全部的身心都投入在了修煉之上,爭取能夠在到達靜波灘的時候,將另外兩個法陣也全部都刻畫出來,正式邁入凝海期。

當然在這之外丁瑞還努力,想要讓自己的實力可以變得更強一點。

眼下他全部的實力基本上都在這些屍體身上,他自己的戰鬥力自然也不弱,但是和那位前輩所留下來的這些屍體比起來還是不夠看的。

而且,屍體如果失敗了,或者被毀掉了,還可以在煉製下一具屍體,但如果他死了的話,一切就都沒有希望了。

所以丁瑞必須要掌握用屍體戰鬥的方法,而且能夠將屍體的戰鬥力儘可能多的發揮出來。

也就是說他必須要給自己搞一些絕招,也可以稱之爲殺手鐗。

但自從他得到這些屍體以來,基本上沒怎麼用於戰鬥過。

哪怕那位前輩所留下來的這些屍體當中,用於戰鬥的屍體數量是最多的,風格也是多種多樣,完全足夠讓丁瑞應付許許多多的困難和敵人。

但是他一直秉持着猥瑣發育的精神,從來都沒有做過什麼出格的事情,這些強大且花樣多端的屍體也從來沒有可以發揮的餘地。

於是丁瑞便在行進的途中,偶爾會叫出幾具屍體出來,在自己的控制之下進行切磋。

同時控制兩具屍體進行戰鬥,必然是非常困難的,戰鬥的激烈程度越高,自然就越加的困難,會有一種自己打自己的怪異感。

丁瑞只能夠盡力的克服,畢竟現在他最要緊的還是趕路,也沒辦法在路上專門找個人和自己打起來。

而且他之所以要搞這麼一些殺手鐗,也是爲了如果有意外發生的話,可以儘可能的應對。

如果沒什麼意外發生的話,他自然也不會一定要和別人過招。

現在的他就和以前的宗門域一樣,未來有着無限的高度,所以猥瑣發育是最爲重要的事情。

神龜龐大的身體當中攜帶着數具屍體,並且還空着一個極大的地方,當然並非每一隻山龜都這麼龐大,這只山龜已經是當年那位前輩所找到的最大的一隻了,獲取難度是這些屍體當中排行前三的。

丁瑞就坐在屍體當中刻苦的修煉着,每當神識,幾乎要耗盡的時候,就會休息一下,恢復之後,又開始修煉,每次腦袋裏面想到有關於戰鬥時的場景亦或者殺手鐗的練習方法之後就會停止修煉,控制着屍體,到空蕩的地方進行練習。

時間緩緩過去。

而在丁瑞早就已經離開了天河宗範圍附近。

那個被丁瑞擄走的天河宗修者,因爲運氣太差,直到現在過去了將近半個月才被找到。

那修者也終於明白過來,丁瑞其實也不是省油的燈,甚至很有可能一切東西都是由丁瑞設置的。

他將自己的遭遇向宗主仔仔細細的說了一遍,天河宗主震怒,出手在天河宗範圍之內大力搜尋,卻始終沒有找到目標。

最終只能夠帶着怒氣,離開天河宗範圍,向靜波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