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會打起來麼?

不過丁瑞還是盡力將自己激動的心情按耐了下來。

現在還不是慶祝的時候,畢竟此時此刻他所扮演的這個角色同樣只是外人。

而且這所謂的救命之恩也遠遠沒有那麼靠譜,誰知道這個天河宗修者究竟有沒有還帶着防備?

而且說到這裏丁瑞也非常想要知道,如果真的存在這樣一件事情,那麼究竟是什麼樣的一件事情,竟然能夠讓天河宗主從閉關修煉當中出來親自去做!

在這些世界的高等級修者,就像是丁瑞曾經所在地球上的核武器一樣,不是一般的情況輕易不會出手,甚至連露面都非常少,帶來的只是一種威懾力。

也就像在華清界那班,每一個高等級戰力都需要將儘可能多的時間花在修煉上,因爲當他沒有修煉的時候,其他高等級的戰力卻在修煉,這樣子一來就會有差距。

這種差距如果不暴露出來還好,一旦暴露出來的話,可能會讓敵方的高等級戰力抓住這個機會以及信息,用盡全部的力氣將自己消滅掉。

殺死一個高等級戰力所帶來的好處實在是太多了。

且不說一個達到金丹期的修者,用盡畢生真元所凝練出來的金丹就是無上的修煉資源。

他們身體上上下下每一個部位同樣也有無窮多的妙用。

一顆金丹甚至能夠讓一個小宗門的修者修煉很長一段時間。

所以若是有機會,真正可以殺死一個金丹期以上的修者,恐怕原本與這位金丹期修者毫無關聯的人,都有可能出手推波助瀾。

每一個金丹期修者都是一個寶藏,只要他死了,那這一份寶藏,就可以被很多人分攤掉。

所以金丹期的修者每一次外出,甚至是每一次戰鬥,其實都是有風險的,因爲這是他們在暴露自己的實力,這些情況在華清界其實還並不常見。

畢竟華清界相比之下稍微小一點,金丹期修者的數量也沒那麼多,而且大多數都集中在宗門域中,宗門域當時也完全沒有要擴張的意思。

至於其他的各個種族的修者,也同樣是各自爲政,除了欺負一些弱小的修者之外,基本上不會起太大的爭鬥。

但是天心界就不一樣了,天心界,實力劃分更加的嚴謹,相互之間的爭鬥也更加的嚴苛。

更重要的是,天心界的修煉資源無疑是稍稍有些稀缺的。

所以此時此刻竟然有一件事情,能夠讓天河宗主親自出發,丁瑞自然想要打聽打聽。

嗯,如果這件事情與什麼爭鬥,或者戰爭有關的話,那他說不定還要跟着天河宗主一同奔向事情發生的地方。

如今他修煉趕屍一派的道路,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收集屍體和煉製屍體。

而越是和平的地方,就越沒有可能有屍體出現,越是混亂,戰爭越是激烈的地方,出現屍體的數量和機率也將會大出無數倍。

而且如果天河宗主真是要外出去參加什麼戰鬥的話,這可是有金丹期強者參加的戰鬥。

那丁瑞如果真正可以有什麼收穫,收穫肯定不只是一些普通人的屍體,甚至可能收穫到一些非常強大的修者。

“敢問這位師兄,宗主,這一次出去究竟要去什麼地方呀?當然如果這件事情是需要保密的話,師兄不說也可以。”

丁瑞找到旁邊一個舒服的位置直接坐下,他那個解毒丹,實際上只有一些非常輕的效果。

對方想要獲得行動的能力就必須要要等很長一段時間,而丁瑞完全可以等待得住。

丁瑞也絲毫不擔心自己和這位天河宗修者被天河宗發現,他旁邊的那一具屍體最擅長的事情就是在地底下挖洞。

甚至被華清界,遺蹟中那位前輩稱爲,這一片天地間最會挖洞的修者。

丁瑞控制着這一具屍體,在地底下挖了一個非常深的洞,基本上沒有什麼修者可以輕易的到達,就算是一心想要尋找也必須花費很長的時間。

但這具屍體挖洞之後,還能夠將自己挖過的地方,儘可能的恢復原樣。

所以除非是同樣在挖洞這方面非常在行的修者,否則還真的很難找到他們兩個所在的位置。

那一天河宗修者顯然也感覺出來自己的身體並沒有快速恢復,但是他也沒什麼辦法。

他身上是沒有解毒丹的。

所有的貢獻全都給宗門用來換取修煉的舞姿,哪有時間去換取解毒丹這種玩意兒。

他只要是存在於天河宗周圍,基本上沒什麼不長眼的修者會來騷擾。

哪裏知道今天竟然遭受了這樣的無妄之災。

“怎麼一直以來都沒聽說過這種東西的存在呢?否則也可以稍稍有些防範。”

這位天河宗修者,不由得用眼神看向,不遠處已經沒被丁瑞控制,一灘爛泥般癱軟在地上的蟲子屍體。

欲哭無淚。

想了一會兒之後,也許他也覺得無聊了,於是點了點頭道:“倒也並不是不能說。”

“其實你只要稍稍打聽一下,就能夠知道這件事情。”

丁瑞一聽這話當即聚精會神的豎起了耳朵,生怕錯漏一個字。

“你知道每隔10年的海陸會談吧?”這位天河宗修者問道。

丁瑞有些遲疑,他自然是不知道的,她才來到這個地方沒多久,許多東西都沒聽說過。

但是看對方的樣子很明顯這件事情,應當是被人所周知的。

爲了不顯得自己過於奇怪,引起懷疑,丁瑞只能夠不懂裝懂點了點頭。

“上次海陸會談才過去七年,但是大海那邊的勢力突然之間變卦了,這一次宗族過去,正是要與整個天心界所有的金丹期以上的修者去處理這件事情。”

聽完這話雖然丁瑞並不清楚那海路會談究竟是什麼,但很顯然,可以推測出這是兩個勢力之間有關於和平或是交易方面的契約簽訂。

根據一些指標,雙方每隔10年會重新簽訂一次。

並且儘可能的保持。

但這一次大海那邊的修這個好像出爾反爾了。

丁瑞頓時對這件事情大感興趣。

思考了半晌之後,她終於問出了那個她最想知道的問題。

“那這一次……會打起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