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有收穫了!沒白演!

一聽到對方竟然就是那個最近很多人都咬牙切齒的偷屍賊,這天河宗弟子當即就被嚇到了,雖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這麼害怕,明明這個偷屍賊從來都沒有露過面,所有人也都不知道這位偷師得究竟有多高的修爲?有多強的實力。

但他就是覺得害怕。

“沒錯,他竟然能夠找到這裏,並且一下子,就像剛纔那位兄弟打昏過去,就說明他的實力絕對不差。”

“剛纔那位兄弟可是修者,而且還將我從那個噁心的蟲子口中救了出來,修爲應當不差,但是卻沒有絲毫反抗的機會,連反應都來不及就被打昏了。”

這天河宗修者越想越覺得眼前這個高大的身影異常可怕。

尤其此時此刻,他被那只蟲子不知道動了什麼手腳,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可以動彈,體內的真元更是無法調動,完全就是砧板上的魚肉只能任人宰割。

而且這偷屍者,雖然未曾見過,只是聽說,但也能夠想象得到,對方絕對不是什麼良善之輩。

一個好人會整天在那裏偷屍體嗎?

天河宗修者覺得自己想的非常有道理,不由的咽了口唾沫,剛剛和丁瑞說話時,那強硬的語氣一下子消失了,看着眼前龐大的身影開口說道:“沒錯,我們宗主的確是要出手抓你了,而且很快就要行動不過這跟我們卻沒什麼關係。”

“您請放心,我絕對不會把見過您的消息說出去,而且現在我動都不能動,更加不可能跑去告密。”

“我們之間並沒有什麼利益衝突,您偷走的那些屍體跟我也沒有任何的關係,我更是從來沒說過要找到你,並且懲罰你這種話。”

“作爲一個旁觀者,我還是勸導你可以儘快離開,不要繼續呆在這個地方。”

“我們宗主此時此刻應當已經準備出手了,等他離開我們天河宗,到時候你恐怕就跑不了了。”

雖然他說的這些話還算淡定,並沒有求饒,但語氣相比起之前與丁瑞說話的時候卻軟了不知道多少倍。

實在是之前,他自認爲天河宗修者的身份能夠罩得住他,在這一片範圍之內沒有哪個修者敢招惹天河宗的弟子。

而且丁瑞不管怎麼看,都只不過像是一個普通的修者一樣,至於其身上那些用來隱藏身份的也都稀鬆平常,周圍的修者幾乎每一個都會這麼做。

所以他才看到丁瑞的時候完全不會感受到多少壓力,直接就拿出背後的天河宗來壓人。

他面對這個高大黑影的時候,所作所爲同樣也是沒區別的,依然是拿出天河宗主壓人。

但眼下的這個可是傳說中的偷屍者。

而且看樣子就不好招惹。

他自然不敢再拿出那麼囂張的態度了。

畢竟別的修者想要在天河宗這邊混,不可能對他出手,但眼下這個,完全可以殺了他之後逃竄。

畢竟對方偷盜屍體,這件事情做了那麼久都始終沒有被發現,就足以說明對方在潛逃這一方面的確是很有本事的。

“你沒有說謊?”那高大的身影問道,語氣當中聽不清楚有什麼情緒。

“我真的沒有說謊。”天河宗修者當即說道。

那高大的身影原地站了幾秒鐘,然後轉身就往外走去,走了幾步之後又停頓下來,轉身看着他說道。

“你最好說的是真的,如果讓我知道你騙我,那我一定回來取你狗命!”

說完之後那高大的身影,便從這個小小的土洞裏面走了出去,然後消失。

那天河宗修者當即深深的喘了一口氣,整個身子都放鬆了下來。

又過去了一會兒,丁瑞緩緩從昏迷當中甦醒。

“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我剛纔好像受到了攻擊?”丁瑞自言自語。

“沒事兒。”那天河宗修者當即安慰,“剛剛是傳說中的那個偷屍者,對你出手攻擊,但是已經被我嚇跑了,我們天河宗在這一塊區域根本就不可能有哪個不長眼的敢騷擾。”

“這位師弟,你趕緊把那顆解毒丹拿來給我吃下去,等我回到宗門之後,一定報答兄弟你的救命之恩。”

丁瑞立馬從地上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然後將解毒丹喂到了這位天河宗修者嘴裏。

“不愧是天河宗的師兄,小弟實在是羨慕,對了,師兄你是如何嚇跑那個偷屍者的?”丁瑞一邊讚歎一邊開口問道。

天河宗修者吃下了丁瑞的解毒丹,而後冷笑一聲:“師弟,莫非沒有聽說,最近我天河宗宗主將要出手嚴懲偷屍者嗎?我們宗主出手,他一個小小的偷屍者,哪裏還有不逃的道理。”

丁瑞一聽,當即便露出感興趣的樣子:“小弟自然是聽說過,不過還以爲這只不過是謠言,沒想到宗主竟然是真的要出手,這下可真是有那偷屍者好果子吃了。”

天河宗修者點了點頭,未置可否。

丁瑞眉頭一跳,這可不是他想要的反應。

猶豫了片刻之後,丁瑞繼續開口說道:“敢問師兄,宗主真的是要出手懲罰這個偷屍者嗎?小弟覺得殺雞焉用……對付這樣一個小賊,應當不需要宗主出手吧?豈不白白浪費了珍貴的閉關時間?”

丁瑞沒有把宰牛刀三個字說出來。

這三個字從他的口中說出來,形容一個分神期的強者難免有些不對勁兒。

幸好他及時的憋了回去,而這位天河宗修者,聽完之後也只是白了他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麼。

緊接着又沉默片刻。

那天河宗修者才搖了搖頭道:“如果只是爲了對付一個小小的偷屍者,自然不需要宗主專門出手。”

“實際上,宗主此次出關對付這位偷屍者,只不過是順手而爲,還有另外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總需要親自去辦。”

“哦?”

丁瑞立刻就激動起來,他自認不是什麼太聰明的人。

爲了保證自己的安全與發展問題,演了這麼一出,把事情儘量弄的複雜,就是爲了弄明白真實情況。

如今總算是有收穫了!

沒白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