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不是我動的手

月黑風高。

天河宗四周的樹林早就被清理的乾乾淨淨,一望無際,前後左右,包括天上,都根本不可能會有什麼東西可以悄無聲息的進入。

但天河宗沒想到的是。

或者說,即便想到了也不覺得會發生的是,還有一個方向,是防守的薄弱環節!

嗖!

一聲輕響。

這位正在一邊打坐修煉,一邊分心觀察4周的天河宗弟子突然感覺,自己屁股底下的土地軟了下去,接着整個人在還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之時,便掉到了地底深處。

並且被厚厚的土層淹沒,讓他連一絲半點的響動都沒有辦法發出來。

而那地上突然出現的坑洞,也以極快的速度慢慢的消失,被旁邊不斷涌動的沙土和泥石全部都擋住了。

不知過去多久,這位天河宗弟子終於是慢悠悠的醒了過來。

丁瑞看着眼前這位年輕的天河宗修者,他依然是用道具將自己整張臉,還有身形全部都遮蓋住,看起來就像是一塊破布一樣。

“這位兄弟,你終於醒過來了。”

丁瑞當即說道,先是出一副高興的樣子。

那天河宗弟子先是愣了愣,緊接着便睜眼瞪向丁瑞,破口大罵:“你是哪裏的修者?不要命了嗎?竟然敢對我動手,你知不知道我們天河宗主可是分神期的強者,還不快把我放回去,不然我一定讓我們宗主滅了你。”

“我們天河宗的巡邏和守衛非常的嚴格,他們知道我失蹤之後一定會以最快的時間反應過來,並且尋找我的所在,宗主也很有可能出動,你如果還不把我放回去,等到宗主找上門來,到時候你想後悔都後悔不了。”

發現自己身陷險境之後,這位天河宗的弟子並沒有慌亂,反而是非常鎮定的,首先開始威脅起丁瑞。

當然這也是因爲他發現自己的身體不知道爲什麼,一點力氣都提不上來,身上的真元也同樣沒有辦法動彈,就好像是直接被鎖住了一半,他現在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力量,只能夠依靠自己的嘴炮來爲自己求得一線生機。

他一邊說着,一邊十分嚴肅的瞪着丁瑞,希望丁瑞能夠因爲對天河宗主的恐懼,從而放過他。

但丁瑞聽完這修者的話之後,卻一臉驚訝的樣子,然後跳了跳,然後當即攤開雙手,滿是驚恐的說道。

“這位兄弟你可千萬不要誤會,我完全沒有對你出手,你看如果我對你出手的話,我現在還能夠讓你活生生的呆在這裏嗎?而且還讓你這樣直接開口威脅我?”

“周圍的修者都知道天河宗主是分神期的強者,我怎麼可能冒着這麼大的危險,對兄弟你動手呢?無論是天河宗的哪個修者,我可都是不敢動的呀!”

那天河宗弟子先是一愣,緊接着更加兇惡了,他當然不會相信丁瑞的一面之詞。

“休想在這裏欺騙我,如果不是你動的手,那是誰動的手?現在這個地方就只有你和我我們兩個,我想你也不用睜着眼睛說瞎話,不過你說的對,你竟然沒有直接對我下手,那就說明你肯定是有問題想問我,說吧,你想知道些什麼?只要不是是關於我天河宗的祕密,我基本上都會告訴你的。”

這天河宗弟子雖然表面上表現的非常鎮定,但心裏面卻早就已經急得不行,他絞盡腦汁想要重新控制自己的身體卻完全做不到,最終只能夠寄希望於天河宗的長老以及自己的師兄弟們能夠儘快發現自己的失蹤,並且找到這個地方。

丁瑞再次搖了搖頭,聲音聽起來非常的誠懇:“這位兄弟,這位師兄,你真的是誤會了,我確實沒有對你出手,你看這地方除了我們兩個之外還有這個東西呢,就是這個東西對你出手的。”

丁瑞說着,伸手指向自己身旁的一具屍體。

那是一個將近有半人高的蟲子,身上佈滿了甲殼,長着一張巨大無比的嘴,此時此刻這蟲子的嘴巴正張着上面露出尖牙,牙縫上還沾滿了潮溼的泥土。

那天河宗弟子一看到這蟲子的屍體,當時就是一愣。

而此時丁瑞則繼續說道:“我本來在這地底下挖了一個地洞在修煉,突然聽到旁邊有動靜,然後就過來,正看到這個蟲子打算對師兄你痛下毒口,然後我就出手將這蟲子殺死,但也不知道這蟲子對師兄你做了什麼手腳。”

丁瑞說的煞有其事,而且旁邊還真的擺着一具屍體,這位天河宗弟子看着那具屍體恐怖的模樣,竟然也不由得慢慢相信了丁瑞所說的話。?

接着這位天河宗弟子便完全信任了丁瑞,並且希望丁瑞能夠將他救出來。

丁瑞想了一會兒,從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一顆丹藥說道:“師兄,你試一試我這顆丹藥吧,這是一顆解毒丹,但是並不知道對你身上的症狀有沒有什麼作用。”

天河宗弟子當即點了點頭,丁瑞拿着丹藥正要喂到對方嘴裏的時候,突然一個人影從他背後冒了出來,並且一掌打在他腦袋上。

緊接着丁瑞便完全陷入到昏迷當中。

那天河宗弟子大驚失色,瞪大眼睛看着那突然出現的黑影。

“你是什麼人?你想幹什麼?”

那黑影沉默了半晌之後,慢慢的開口說話了,聲音非常的乾澀,就像是石頭裏面磨出來的一樣,若非這位天河宗弟子,盡力傾聽,恐怕還都不知道對方究竟在說些什麼。

“本想着直接去上面抓一個天河宗弟子,沒想到竟然有一個主動送上門。”

那黑影看起來十分的強壯,比丁瑞高出整整半個身子,而且駝着背,背上好像揹着什麼巨大的東西一樣,看起來相當恐怖。

“我來問你,聽說,你們天河宗主要來抓我是嗎?”

那天河宗弟子剛開始還沒反應過來,緊接着突然瞪大眼睛:“你是那個偷屍者?”

“知道就好,最好不要試圖隱瞞我,不然我不介意再多帶走一具屍體。”那高大的黑影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