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行動

對於丁瑞而言,整個天心界他還並不怎麼熟悉,所以沒有辦法隨心所欲的想怎麼搞事情,就怎麼搞事情。

只有這天河宗所在之處,與大海非常接近,他還可以暫時比較放心,並且慢慢的熟悉,然後收集屍體,一旦事發之後還可以跑到大海當中,然後騎着海豚屍體直接離開。

畢竟其他被他收集好的屍體全都1藏起來了,就算別的修者想找都找不到,而想要在大海中追上一條海豚,根本就是無稽之談,所以他的安全,還是能夠保證得了的。

原本丁瑞是想着他就在這天和中範圍之內慢慢的發展,然後逐漸熟悉周圍,等到對整個天心界差不多摸熟悉之後,在四處亂竄,不斷的收集屍體,儘量做得隱蔽一些,不讓自己被發現。

但儘管他再怎麼隱蔽,之前收集身體的時候甚至只收集其中一大部分,留下一小部分質量不太好的,卻依然是被這些人發現了。

這也是實在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天河宗範圍之內,無論是普通人的屍體還是修者的屍體,都有一些其他的用處。

雖然並不是因爲什麼落葉歸根這樣子的胡話,但丁瑞將這些屍體偷偷拿走之後,同樣會讓許多修者注意到他所做的事情。

“天河宗主,據說是一個已經達到分神期的傢伙,而且宗門宗主作爲最強戰力,一般是不會出手,而是繼續修煉,畢竟他這是一個宗門的最大保障,如果他真要出來的話……那我被盯上,很有可能真的得吃不了兜着走,那現在難道要直接離開天河宗,暫時放棄這塊地方嗎?”

“但按理來說,我也犯不着引出這麼一尊大家夥啊。”

丁瑞心裏面思索着。

雖然最穩妥的辦法就是暫時離開去其他地方開闊疆土,丁瑞卻並不甘心這麼做,首先它在整個天河宗所統治的範圍之內已經停留了很長時間,將這周圍幾乎所有的地方通通都摸清楚。

如果貿然換一個地方,面對完全陌生的那些地方,他必須要重新再花很多時間,瞭解那些地方的勢力分佈以及修者強弱,還有地形地勢。

同時爲了方便,他還需要將藏在天河宗範圍之外,大海當中的那些屍體全部都運輸過去,這同樣也是一個浩大的工程。

畢竟以他的實力,想要在天心界真的做些什麼事情還是太過於困難了,一旦遇到危險,也很難保證自己不會被殺死,所以這些屍體必須得儘可能保證讓他們處於自己的神識控制範圍之內。

一旦發現有什麼危機,就可以直接控制着那些屍體過來救援。

這兩樣事情,都會耗費他極大的精神。

而且那些地方說不定還不如天河宗裏來得安全。

丁瑞猶豫了片刻之後,終於下了一個決定。

當天夜裏,他回到自己的暫居之地,進行了一番易容之後,偷偷的跑到了海邊,然後潛入進去。

他將自己所有的屍體通通都藏在大海底下,挖了一個非常深的坑。

這個坑也是有講究的,根據那位前輩所積攢下來的經驗,放置屍體的位置同樣也有優有劣。

最好是選一些能量極其充盈的地方。

不過,能量最爲充盈的地方自然就是靈脈了,現如今整個天心界大大小小幾乎所有的靈脈都被各種各樣的勢力所佔據,這麼多年過來,天心界的這些修者,通通以絕對數值的精神不斷的挖掘着靈脈所在。

丁瑞哪怕是想找,也根本就不可能找到。

所以他只能暫時放棄這個想法。

在大海底下尋找了許久之後,她終於找到了一處稱得上寶地的位置。

這塊地方雖然沒有足夠多的靈氣,但是,土屬性和水屬性卻非常的活躍。

於是,丁瑞就控制着山龜,慢慢的沿着這塊地方往下挖掘。

掏出了一個很深的坑,越是往下挖,土屬性就越是活躍。

於是丁瑞便將山龜以及其他的屍體通通都放在了這個地方。

那些與土元素並不親和的屍體,自然是被裝在了山龜的龜殼之內以隔絕和外界的接觸。

一些與土元素親和的屍體則被丁瑞拿了出來放在外面,即便是放在這樣的地方,不去管理,也算得上是一種特殊的煉製方式。

而且這位置非常的深,又有山龜,特殊的隔絕氣息方式所阻斷。

即便是海里的修者都很難注意得到,畢竟不是什麼好地方。

丁瑞來到此地之後,心念一動,一具屍體便從厚厚的海底泥沙之中鑽了出來,緊跟在丁瑞身後,慢慢的向岸上游去。

……

天河宗宗門所在的地方並不是特別優越。

甚至連山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一個稍稍隆起的小土峯。

也正因這地理位置,絲毫和險峻沾不上關係,所以天河宗時刻都處於可以隨意被入侵的境地。

而此地除了一處小小的靈脈之外,最有價值的就是天河宗收集來的資源了,各種各樣的資源可以上交上去,向那些大宗門換取修煉資源。

天河宗自然對這些資源10分的看重,不分晝夜時時刻刻都有許多天河宗弟子,在宗門四周把守着,以免一些心懷不軌的修者偷偷潛入進來,而造成什麼嚴重的損失。

不過一些強大的修者通通可以隨意找一個宗門加入,根本就不必要擔心修煉資源,有搶劫這小宗門的功夫,不如給自家的宗門多做幾個任務,多做一些貢獻,反而來的更加有效果。

而一些小修者,即便是有這個賊心,卻也沒這個賊膽。

以他們的實力,甚至連天河宗守衛在四周的那些弟子都打不過。

所以一直以來天河宗還都算是安全,但今天晚上卻會稍稍有些不一樣。

一位天河宗弟子,正在打坐修煉。

原本天河宗安排鎮守的,通常都是兩名弟子在一塊,這樣,即便發生意外也能夠儘快反應過來,但隨着時間過去,完全沒有任何意外發生,天河宗也稍稍鬆懈了一些,開始減員。

減少了數量,但是縮短了守衛弟子之間的距離,這樣即便發生威脅也可以聽到動靜,並且及時的傳達信息,以最快的速度進行反擊。

這些正在打坐修煉的弟子,也都流着一份心神,時刻觀察着周圍的情況。

不過他們並不知道的是,有些時候危機往往並不會從他們眼睛可以看到的地方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