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危機

“兄弟也是想要來拜入五行宗門下的嗎?”

丁瑞站在五行宗門前大良的時候,旁邊突然有一個修者找他搭話。

丁瑞轉頭一看,卻是一個,已經10分年邁,就連身材都稍稍有些佝僂的修者,若非對方身上的確有淡淡的靈氣,丁瑞甚至要懷疑,這人很有可能並非修者,而是一個普通人了。

“暫時還未確定是否要加入五行門宗,只是先過來看一看,這位道友,你也是想要加入到五行宗裏面嗎?”丁瑞先回答後又問道。

那老頭當即便點着腦袋,一臉唏噓的笑容。

“我正式要加入五行宗,不過卻並非是要拜入其中,而是回來認祖歸宗啊。”

“哦?”丁瑞先是一愣,接着驚訝道:“此話從何說起?”

那老頭十分無奈的嘆了口氣。

“其實我祖上正是1000多年前從五行宗當中分離出去的一支,當年離開五行宗之後,我走上門,一不小心陷入到了險境當中,並且無法脫身,只能夠在那裏面苟延殘喘,過了這將近1000年才終於是從那險境中逃了出來。”

“但逃出來的路途上,我們這些人所剩下的族人也通通都已經死去,到最後只剩下我這個年邁的老頭子了。”

“我們費盡千辛萬苦想了無數種方法,努力了整整1000年時間,就是爲了從那險境當中脫身而出,但如今成功的逃脫了出來,卻發覺已經,不知道要做些什麼,身體也因爲險境當中惡劣的環境早就已經無法繼續修煉下去。”

“思來想去我乾脆跋山涉水來到五行宗裏,打算看看祖上曾經呆過的地方究竟是什麼樣子。”

這老頭子說着一臉唏噓的搖了搖頭:“我也是出來之後,經過多方打聽才知道,原來此時的五行宗早就已經衰落成了這個樣子,真是世事無常,若非當年的那一次內鬥,若非五行宗毫不顧及的肆意擴張,也許現在整個天心界早就已經成了五行宗的天下呀。”

“這位道友現在你這話可不敢亂說,若是讓哪個大宗門的弟子聽去了,他肯定是要來找你麻煩的。”

突然又有一道聲音從旁邊傳了過來,丁瑞轉頭一看,只見那人身上穿着的竟然正是五行宗弟子的衣服。

“兩位既然已經來了,何不進去看一看?”這位五行宗弟子向丁瑞以及那位老者發起了邀請。

丁瑞與那位老頭自然是欣然前往過了好幾個時辰,直到天色逐漸暗了下來之後,因爲才有獨自一人出現在了五行宗的中門門口兒,那個老頭則是留在了五行宗之中。

白天他們進入五行宗之後,五行宗對於他們自然是熱烈歡迎,知道那位老頭是過來,歸宗認祖的五行宗這些修者,全都奉若上賓,畢竟那老頭身子已經垮了,就算留在五行宗當中也根本就消耗不了什麼資源。

而對於丁瑞,五行宗的這些修者,也十分歡迎他的加入。

不過丁瑞在瞭解了一番之後,還是決定不再加入了此時的五行宗,早就已經衰弱得不成樣子,近些年,換了一個新的宗主之後,稍稍有了一些緩解,那位宗主也是一個頗有能力的修者。

爲五行宗制定下來的發展戰略是猥瑣發育,並且在有限的資源情況之下,儘可能的招收一些資質可以不那麼好,但品性一定要過關的修者作爲弟子。

丁瑞的資質非常符合他們的要求,而且根據一些提問之後,心性同樣也符合他們的要求。

但是,丁瑞權,在瞭解了現在的五行宗之後,並不想要繼續加入,儘管他已經非常確定宗門域很有可能就是從五行宗當中分離出去的。

原本丁瑞此次前來就是想要瞭解一下五行宗,加入的意願其實反倒並沒有那麼強烈。

畢竟哪怕宗門域和五行宗圓圓再怎麼生,但宗門域就是宗門域五行宗就是五行宗,二者絕對沒有辦法混爲一談。

而在瞭解到五行宗的發展戰略之後,丁瑞就自然更加不會加入了,若是以前的話,他還很喜歡如此平靜的生活,但此時此刻他身負血海深仇就連仇人的樣子都沒有見到,他不可能讓自己平靜下來。

他必須要想盡一切辦法,儘可能多的,到各種各樣事態發生的地方,然後收集屍體。

而加入五行宗之後,一直呆在尋求和平發展的五行宗當中,他這樣子的機會將會大量減少,而頻繁的外出絕對會引起五行宗的注意,甚至還有可能讓自己隱藏的身份暴露出來。

經過這麼長時間以來,在天心界的生活,因爲對於天心界也是頗有一些瞭解,他非常確定,如果自己在天心界不斷收集屍體,並且煉製用來當作自己工具的事情,泄露出去之後,勢必會成爲整個天心界的衆矢之的。

這才是丁瑞拒絕五行宗最根本的原因。

離開五行宗之後,丁瑞又回到了天河宗這邊。

雖然相比於五行宗,天河宗是一個更小的宗門,但是他周圍的紛爭與衝突卻更加的多。

丁瑞每隔一段時間都能夠在這周圍收集到大量的屍體,同時他也不斷的打聽着,整個天心界究竟有什麼地方,可能會發生重大的衝突,一旦發現苗頭,他就會直接找理由,向那些地方行去。

絕對不錯過任何一個,讓自己手底下的屍體大軍壯大的機會。

在丁瑞不懈的努力之下,他手底下的屍體大軍也以極快的速度不斷的增長着。

到現在爲止,他手底下已經有了600多具屍體。

其中,500多具都是普通人的屍體,修者的屍體只有100多,而且質量都不怎麼樣。

你說姓丁瑞並沒有因此暴露自己,不過也因爲他,讓這些屍體無端消失的原因,整個天心界尤其是靠着天河宗這一邊,有大量的修者在不斷探查着這個偷屍狂魔的行蹤。

丁瑞又將白魚交上去之後,回到自己暫住的地方。

“聽說,天河宗主要出手去找那個偷屍狂魔了。”

“真的假的?”

“那還有假?聽說是海里的修者向天河宗抗議,說他們的食物不夠了。”

“哎,這天河宗也幹的不是人事,手底下的這些普通人,通通都被他們用來餵養那些海里的修者,我看那偷屍狂魔,也沒算幹啥壞事。。”

“你小聲點,這事情是你能說的嗎?”

兩個修者悄悄議論着慢慢離開。

丁瑞將這些話,一字不漏的聽在耳朵裏,不由得皺起了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