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呲他!】

即便是以賀曉天強悍的肉身,他的右拳亦是不能完全無損承受住百萬噸的重力,而這也是他的極限值。

當然不是沒有限制,施加重力的時候,他本體亦是要承受許多壓力。像是在剛剛得到禁忌之法《黃龍印》的時候,如果大雪山和仙朝等人聖者實力稍微再強悍那麼一點,真就不一定能完全壓制得住他們。

所以重力施加在手臂上的那一刻,頃刻間就會被碾壓爲齏粉。與此同時,渾身承受的壓力,更是曾經的數百倍。一度險些爆體而亡。

但是他另闢蹊徑,以《青龍印》之物之始生來用以彌補此處缺點,創造出了這高達百萬噸的一拳。

別看僅僅只是一秒鐘,可EXP就跟雪崩一樣下滑。要不是賀曉天家底豐厚,怕是要當場打電話跟星際銀行的人借貸。

【EXP:4,0000,0000】

一拳,價值一億EXP。

或許,百萬噸重拳應該換個稱呼,比如億萬EXP之拳,更加形象。完美的表述了一個氪金玩家,是如何憑藉金錢擊敗平民玩家的。

物之始生,直觀的理解便是掌控物體的生與死。用以EXP發動,不斷施加於右臂。在毀滅與重生間交替。當然,還有一部分用來緩解自身的壓力。

如若不然的話,光是手臂完好有個屁用。肉身都被壓爆了,難不成用一隻手臂詭異的去跟人家戰鬥?

想一想百萬噸重力轟擊在一個點,會是一副什麼樣的模樣?如同滿臉懵逼的極樂之子,在一瞬間整個人裂開了,毫無抵抗之力。

再一次倖存的報業職員,只能看見剛剛那個囂張不可一世,甚至隨意奪取他性命還差一點成功的傢伙。整個人倒飛而走並自龐大的身軀上,灑落一塊塊肉體、能量,碎的很有分寸和美感。如同一件於半空中被人打碎的瓷器一般,那樣的脆弱不堪。

在此過程中,碎掉的不只是極樂之子,還有無數賭狗心碎的聲音。不同於極樂之子的臉上,各種糟糕的情緒顯現。彷彿沒有料到,自己竟會是如此下場。

賭狗們更是破口大罵,我幾乎把房子壓了上去,你就給爺看這個?一拳,僅僅一拳你個遠古聖人就跪了!

踏馬的給老子賠錢啊。

沒錯,極樂之子可不是普普通通的聖者。他可是遠古聖人,這不僅代表着實力,更是一種尊稱。比之世尊,還要稀少的稱號。

自遠古遺留的聖人,可不是現如今那些大路貨色的聖者能夠相提並論的。兩者,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生命。

或許,可以用遊戲中隱藏稱號、等級來描述。不止是稀有,更加彌足珍貴。

“我我我......我裂開了?”

極樂之子在四分五裂後,眼睜睜看着滿地的“零件”,一副不可置信的語氣喃喃自語道。賀曉天並未乘勝追擊,因爲剛剛恢復的右臂有些不便!

每時每刻的毀滅與重生交替,即便他歷經無數源自於肉身的折磨,亦是不能避免如此強大的副作用。

這一拳兇悍歸兇悍,甚至中樞之域壓根無人能夠抵擋。僥是極樂之子都無法抗衡,頃刻間碎裂一地。

但,此乃禁忌之拳,氪金一擊。

‘如果再次弄到一百五十億EXP,固化《青龍印》。豈不是說我以後可以拳拳百萬噸?不對,一拳一億EXP,打得越多,佔系統的便宜就越多。’

賀曉天的邏輯亮了,至少一百分的評價。與之相對的,他的雙眼更加明亮,精芒四射。如同黃鼠狼看見了一隻鮮美可口且脫離了羣體孤身一禽的肥雞,總體突出兩個字——渴望。

極樂之子見此,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

大魔王眼中迸射出來的渴望之光,充滿了哲學的氣息,實在是讓人背後小黃花一涼♂。當然他現在不用在意,屁股什麼的,早就碎了一地。

“嗖————”

賀曉天人影一閃,消失在極樂之子的視線內。

“?!”

人呢。

下一刻他便知曉,人在哪裏。

從天而降一隻大腳,直接踩在了他的臉上。腳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剛剛消失不見的賀曉天。

很難想象,一顆星辰的牌面級別人物,臉被人踩在地上摩擦。此時此刻,丟的不僅僅是極樂之子的麪皮,還有極樂星整顆星辰所有人的臉面。

在這一刻,賭狗們的心態,徹底崩潰了。無數人傾家蕩產,給億萬星辰之人狠狠上了一課,什麼叫做賭狗不得好死。

星球報業的首腦,對此只是搖了搖頭。極樂之子壓根是你們這幫人給活活壓死的!辣麼多的金錢壓在對方身上,背的起來嗎?

“鳥人,你光環呢?”賀曉天踩着極樂之子的臉,彎下腰凶神惡煞地問道。殺人不是目的,剝奪對方的一切財產才,不斷強化己身才是正途。

“he~~~tui!!”

極樂之子見到事不可爲,索性放飛了自我。劈頭蓋臉來了一口痰,賀曉天脖子一歪躲了過去。

“行,我大魔王敬你是一條漢子。接下來你要是受不了,可千萬別硬挺。跟我承認錯誤,給個千八百的功德金輪,我就饒你小子一命。”

賀曉天拍了拍對方的臉,風輕雲淡道。並不怎麼在意,這一口充滿了不甘於悲憤的唾沫。反正至少從出道到現在,沒人能抗得過他各種稀奇古怪的“刑罰。”

“放馬過來,我要是皺一下眉頭,就是個娘們!”極樂之子放飛自我後,整個人不在溫文爾雅,顯得無比粗魯。跟以往在人前的表現,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至於姓賀的口中千八百個功德金輪,我可去你姥姥的吧!老子要是有這麼些,早就成爲極樂之主,一巴掌呼死你個癟犢子。

“來來來,你過來。”

賀曉天衝着報業職員揮了揮手,正直播的人明顯一愣,不明白叫自己幹啥。只是想到剛纔那看似平平無奇,卻把極樂之子打成一地碎片的拳頭,他立即屁顛屁顛一溜小跑來至近前。

這位爺可是大魔王,自己還是聽話一點比較好。萬一引得人家發怒,這小身板怕是要被挫骨揚灰。

虧得姓賀的聽不見他的心聲,要不非得啐其一臉唾沫星子。我賀某人行得正,坐得端。豈是你口中喜怒無常的魔道中人?

在來人耳邊小聲嘀咕了幾句後,他伸手拿過對方手中報紙。然後輕輕一推對方的肩膀,嘴中說道。

“去吧!這將是你一生中,最爲光輝的一刻。歷史,將會銘記你。無數人希望青史留名的機會,把握在你的手中。”

報業職員聞言,立即哭喪着一張臉。你就扯犢子吧,那是把握在手中?怕不是把握在雞兒中。

“爺,能不嗎?”

“你說呢?”

賀曉天臉上黑霧翻騰,報業職員當即認慫。

得嘞,我做還不成嗎?

於是,他開始對着極樂之子的腦袋解褲腰帶。

“???”

你要幹什麼!!

由於腦袋被姓賀的施加了重力的緣故,使得極樂之子根本不能作出任何反抗的動作,他只能仰天眼睜睜看着報業職員脫下了褲子。

直播間內,登時打了碼。

無數人對此吐槽,這是人類最錯誤的發明,嚷嚷着要砍死馬賽克的發明者。

“對不起了,我也是迫不得已啊,您要理解一下!”報業職員對着滿眼盡是驚恐之色的極樂之子解釋道,但是請你在說話的時候,能把快要溢出來的興奮勁兒給掩蓋下去嗎?

你的表情看起來並不像是被迫如此,反倒是宛如自告奮勇,而且裏裏外外透露着一股迫不及待的意味。

可不是嘛,親自呲一位星球的牌面人物,換成是誰都得興奮一翻。萬萬沒想到,平靜的人生居然還能蕩起如此的波瀾。

“大魔王!士可殺不可辱,你是中樞之域人,不可能沒有聽過這句話。咱們英雄惜英雄,你怎能如此羞辱我?”

極樂之子語速極快,生怕說的慢了慘遭挨呲。這等侮辱,根本不是他所能承受的。雖然這具身體,只是他九十九世中的一具罷了,死了也無妨,不像是功德金輪那般珍惜。但是嚴格來說,每一具轉世的肉身,其實都是他自己本人。

若是挨呲,極樂星怎麼看他?億萬星辰衆人怎麼看他?曾經的敵人死對頭們怎麼看他?

估計極樂之子的稱號,亦是會被慘遭剝奪。

然後下一次轉世,沒有星辰力量的幫助,將會危險無比。說不定,就得死在不知名的世界,永生無法超脫。

“知道錯了?”

“知道了!”

“你剛纔說了啥?”

“我是個娘們!”

認慫並不可恥,反正以前轉世遇見不可抗拒的力量時,他又不是沒有低頭裝過孫子。最起碼對比挨呲來說,這個結果他倒是能承受得住。

“來八百十個功德金輪,咱們之間便了了。如何?”

“我真的沒有啊,拿不出來呀。”

“呲他!”賀曉天正眼都不帶瞧得,直接果斷下令。

“臥槽你大爺!”

極樂之子聞言,登時急眼了。

你還有沒有人性?

“別別別,有有有。”

“停!”

報業職員握着自己的傢伙事,眼皮連連抽搐,恨不得撂挑子不幹。

玩呢?

何況玩啥不好,偏偏玩這個,而且你自己特娘的沒有嘛!

老玩我的,算是怎麼回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