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我怎麼感覺像是自己打寄幾】

“呼呼呼......”狠下心一口氣碎掉自己功德金輪的極樂之子,大口大口喘着粗氣。賀曉天面對如此的狂轟濫炸,結果卻是風輕雲淡打了一個嗝時,他整個人已經接近崩潰了。

不只是他,此時此刻還有一種名爲賭狗的生物們,集體發出了絕望地衰嚎。姓賀的大張旗鼓一路飛至沙漠無人區,自然是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

不光是中樞之域各國,以及看熱鬧的奇人異士們,時刻關注着戰況。星球報業正留在現世負責蒐集一些大公司割韭菜方案的職員,立即聯繫了自己的頂頭上司,詳細的稟明了情況。

於是,首腦此人當機立斷讓他拋下手頭一切任務,選擇冒險邊緣OB。反正他們平臺有技術,可以最大值還原畫面,無非人力財力花費大了一點而已。並且根據上一次直播開盤的經驗,當即出臺了【土著魔王VS極樂天驕】的選項。

億萬星辰間可沒有不準對賭的規矩,或許一些科技發達星球有所規定,但是管不着星球報業這等龐然大物,敢齜牙三拳兩腳把你給揍出去。驟時,不僅要賠償人家精神損失費,還得公開道歉你信不?

賀曉天大戰極樂之子?雙方勝率誰高,心裏沒點逼數麼。當然是選擇壓大......大勢力從出身的極樂之子嘍!

在其上一次發下大宏願,拿出《金輪大法》作爲獎賞後,數百億觀看人數的直播間內起碼有一大半人仔細的查了查資料。結果凡是通篇瞭解後,無不是倒吸一口涼氣。

天帝時期存活下來的大人物?不知轉了多少次世的老妖怪?傳說中以功德扭曲現實規則的大法?三者合一,大魔王能贏才是怪事!

別看堂堂老前輩極樂之子上一次被賀曉天騎着臉一頓暴力輸出,對方甚至表現的不如個街頭流氓。但是誰不清楚,那一次乃是大魔王佔了天時地利人和的關係。

又不是人家真身降臨,只是一縷神念附身一具肉體凡胎,身體甚至已經開始衰敗的老頭子。根本無法發揮出更大的力量,令姓賀的白白撿了一個大便宜。

至少許多人覺得,若是極樂之子親自出山,所謂的大魔王不過是個笑話。縱觀賀曉天的戰績,基本上全部是年輕的後輩,以比對方更爲強悍的肉身,或是祕法取勝。

當然,所謂的後輩只是對比現在的極樂之子來說。真要論起輩分來,曾宏他爹封號世尊的大人物,在其面前也得乖乖叫上一句大前輩。

而賀曉天引以爲傲的兩大底牌,強悍的肉身在以一顆星辰作爲後盾的極樂之子面前,真佔不到上風。

極樂星的苦修者,億萬星辰聞名。這幫人爲了錘鍊肉身,那已經不是自虐能表述的。而是在死與殘兩個方向反覆橫跳,愣是將作死玩出了一朵花。

祕法方面,得了吧。光是一個功德金輪,能夠依靠功德扭曲萬物,一度達到言出法隨地步。任何祕法在其面前,不是白搭?

所以大部分人認爲,賀曉天輸定了!固然大魔王勝利後的賠率很誘人,可真選擇壓的除了大賭徒,想要搏一搏的人以外。基本上百分之九十點九九的人,壓了極樂之子完勝。

對,慘勝、完勝、平手等等,乃至於二人多少招後決出勝負,都有着不同的賠率。光看支持人數這一方,哪怕賀曉天本人看見,都得生出我是不是該乾脆一點直接認輸得了,省得耽誤大家夥時間的錯覺。

無數人傾家蕩產的壓錢,向親朋好友借錢的更是不在少數。也就變賣房屋啥的有點慢,跟不上他們出手壓錢的速度,要不然他們一個個恨不得把房子給壓上去。

只是讓無數賭狗揪心的一幕出現了,他們寄予了厚望的極樂之子,人差不多要瘋掉了。甚至打算大賺一筆的期許,頃刻間煙消雲散。

首腦看着報紙上滿屏的問號,甚至還有直言黑幕的彈幕,頓時嗤笑一聲。一羣沙雕,即便大魔王輸了,就那麼點賠率。老子大家大業的,還能傷筋動骨?

“記住,等大魔王弄死了極樂之子。讓那個邊緣OB的傢伙告訴一聲,我們會把此次收益的十分之一送給他。”

倒不是首腦小氣,最大值清晰還原畫面,還得向億萬星辰輸送過去,那耗費可不是一般的大。

畢竟以前沒想着直播業務,所以各種硬件有點跟不上。好在現在爲時不晚,首腦已經向一些頂尖的科技星球採購技術了。

至於他本人賺不賺?肯定是賺的,只是賺的未必能比賀曉天多多少罷了。此次新一代代表人物VS老一代知名人士,帶給星球報業更多的卻是名氣。

使得他們的報紙,進一步散發出去。換句話說,在接下來的一段日子,可以佔據更爲遼闊的市場。

“真是福星啊。”首腦堅定不移的抱着大腿,現在爲他帶來了許多豐厚的回報。“造勢,我們得爲大魔王造出更大的聲勢。立即研究出一個計劃,在大魔王徹底擊潰極樂之子後,無縫對接。讓他的名聲,更上一層樓。”

“你......你到底是個什麼怪物!!”首腦他能抱大腿,可是極樂之子找誰去啊。他總不能抱着賀曉天的大腿,哭着說大佬我以後跟你混吧。

“???”好端端的,你咋還罵人呢。“我只是個平平無奇的人類,興趣使然的開掛......修煉者。”

金手指不算開掛,神仙玩家那也是玩家。

其實我也有努力賺錢氪金的!!

賀曉天狠狠的安慰了自己一翻,但是另一邊傾家蕩產直播間內,在此話一出後頓時引起了廣大賭狗們的羣情激奮。

瞧瞧,你會說點人話不?

不會說給爺閉嘴!

平平無奇?

人類?

你踏馬哪裏有一點普通的樣子。

而且人類能一口氣吞下極樂之子火力全開的出手。

我可去你姥姥的吧。

賠錢!!

必須賠償我們的精神損失費。

別說姓賀的看不見,即便看見了怕是也會當做沒看見。首腦那邊痛快的給了十分之一,一旦讓錢揣進口袋裏,除非系統能掏出來。要不然,誰也不好使。

“你有點累了是不是?”

“!!”

極樂之子看着地面上發問的賀曉天,心中突然有了一種不妙的預感。這絕對不是錯覺,自從遇見他就沒有一次佔過上風的時候。反倒是處處吃癟,把自己搞得灰頭土臉。

“該我了。”

話音落下,極樂之子猛地發現,賀曉天手上不知何時凝聚出了兩柄七彩金剛杵。不止如此,在他的頭頂的和兩側肩膀上,竟然懸着三盞蓮花模樣的油燈。

“?!”

這TM不是剛剛他的手段麼,怎麼一眨眼對方就學會了呢。不可能,幻覺。對,一定是幻覺。兩者皆是極樂星祕法,除非是教內重要人物,或者是寄予了厚望的後輩,要麼曾經立下大功之人,才能研習。

如若不然,不可能學會這兩種祕法。尤其那天地人三燈,乃是他歷經數次轉世投胎,參悟了一些祕密後,結合自身所學從而開創出來的。

如若沒有他親自教導其中關節,如何度過兇險凝聚惡火,私自修煉者必定會落得個五內俱焚,魂飛魄散的下場。況且他敢肯定,自己絕對沒有教導過賀曉天!

“轟————”“轟————”

賀曉天雙手左右開弓,密密麻麻的七彩金剛杵直奔半空中極樂之子掠去。別說南無加特林菩薩的射速拍馬都趕不上,僥是先前演繹了一波狂轟濫炸的受害者本人,都感到驚異和呆滯。

尼瑪,怎麼比老子剛剛還要快上幾分?縱然是單身九十九世的手速,雙方對比下愣是望塵莫及。

極樂之子當然比不得賀曉天,因爲人家不用來回凝聚自身力量,考慮此時身體承受限度。該遭的罪,早在吞噬的時候,遭了一個遍。

如同無需冷卻的槍管,自然要多快就有多快、只需要盡情的“扣動扳機”,享受無限連發的快感,便足矣。

找茬不成差點反被放翻的極樂之子,狼狽的閃躲着射向他的金剛杵。這玩意兒的威力,他本人心裏門清。

即便正面捱上一記,固然要不了性命,但是也不好受。而且更加令人感覺糟心的是,這不是一個兩個金剛杵,而是十個百個!!

並且懸在賀曉天上方的天地人三燈,已經如同爆發的火山,噴出了鋪天蓋地的黑色惡火。裹挾着邪異的氣息,欲要將之罩住。

還能讓我喘口氣不?

另外這種感覺怎麼像是自己在打寄幾。

合着整了半天,先前的所有攻擊,其實是爲了幹自己一炮?

想及此處,極樂之子臉都扭曲了。

“給爺死!”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何況還是個老前輩。只見其右掌舉起,半空中好似一輪大日升騰而起。

炙熱的光輝灑下,一度使之下方沙漠的溫度暴增。

許多人擡頭望天,滿臉掩飾不住的驚訝。

雙日齊出?

莫非遠古神話,后羿射日其實不是假的。

當初真的有十日齊出的末日天災?

正在直播間內,集體衰嚎且三番兩次認爲自己要傾家蕩產的賭狗們,俱是露出了興奮難耐的表情。

臥槽,瞅着情況我們要翻盤!

但是而賀曉天接下來一個小小的動作,卻是讓所有人心中猛地咯噔了一聲。

不是吧?

還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