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心疼大佬三秒鐘】

自上古天帝時期活下來的老怪物,頓時陷入了前後兩難,被人卡在中間的境地。頭上有規則力量限制,一旦接觸必然是血雷滾滾,一道接着一道蘊含着毀滅之力的雷霆劈的他外焦裏嫩,直至本體徹底歸於虛無寂滅爲止。

不僅如此,下方又有大魔王力扛小型“島嶼”,急速推送昇天,欲要親手送他上天入土爲安不可。

卑鄙、無恥、齷齪、小人等等侮辱性詞彙,不斷從氣急敗壞的極樂之子嘴裏面飆出來。可惜的是賀曉天壓根不受他的挑釁,你儘管開口罵。

我要是當真了,還一句嘴算我輸!開玩笑,他賀某人捱過多少罵?那些躺在土裏墳頭草至少三丈高的人,臨死之前嘴裏不知道咒了多少句他本人。

迄今爲止,你賀爺爺我照樣活蹦亂跳,賺得盆滿鉢滿。

“大魔王,你不配魔王之名。有能耐我們雙方公平一戰!”極樂之子見到辱罵不行,立即使起了激將法。別看這個計謀被無數人玩爛了,但是架不住它有時候真管用啊。

三十六計,正常人能記住幾個?人們所熟知的計謀,全部是化繁爲簡且實用性極高的計策。那些高端複雜的,實施起來很麻煩,成功率還賊小的,不是陷入淘汰,便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等因素。

激將法爛大街,是個人都會使用,乃是因爲總有些人自負實力強悍,信心滿滿的接受對方的挑戰。然後這一部分人,一不小心玩脫了,最後不得不自食其果。

“he~~~tui!!別說話,你沒資格。再者說了,魔道之人,人人得而誅之。像我這種正道中人,不必跟你講什麼江湖道義。”

賀曉天無情的擊碎了極樂之子的幻想,堂堂正正展開一場男人之間的對決,你踏馬是不是凱化了?

老子有更加簡單粗暴的辦法解決你,爲啥要費勁巴拉的跟你做過一場?

何況你個不要臉的癟犢子,依靠功德金輪,不知轉了多少次世的積累。來回扭曲現實,甚至一度能夠跟禁忌之法互相抗衡。

本大魔王吃飽了撐得找不自在?真想跟我賀某人來一場公平公正的廝殺,有能耐你先把功德金輪收回去呀!

當然,如果極樂之子腦子抽了,真的把無往不利的功德金輪收回去。相信更大的可能是,賀曉天會趁機偷襲對方,一擊斃命讓其陷入無盡的自閉。

“魔道?我?”

極樂之子聞言差點吐出一口老血,你個臭不要臉的王八犢子,也好意思腆着一張大臉說自己是正道中人!

我可去你姥姥的吧!!

誰不知道俺們極樂星吃齋念佛,從不殺生害命,更不會撒謊騙人。掃地怕傷螻蟻命,愛惜飛蛾紗罩燈。池中有魚鉤不釣,籠中買鳥常放生。

這首詩說的就是我們極樂中人,而你個滿手血腥,不斷製造外星崽大屠殺的劊子手。居然敢說我沒資格?咱們兩個到底誰TM沒有資格!

賀曉天一句話,僥是把處於死亡邊緣被極樂之子和面具人聯手誆來的修煉者們,都給逗笑了。

講個笑話,大魔王說他是正道中人。

虧得沒直播,否則這句話不但能流行中樞之域經久不衰,還能在億萬星辰間留下“美名”。指不定幾千萬年後,一些後人在考古的時候,會在賀曉天大魔王的稱號前【?】勾掉,接着打個【X】,然後提起筆來添加四個大字——正道人士。

極樂之子仰天看着愈加愈近的蒼穹,上空絲絲血色雷光瀰漫。特娘的規則之力已經開始醞釀,一旦觸發必然是天崩地裂的滅世災難。

嗯,只是針對於他個人來說的災難而已。或許,還有“島嶼”上準備對賀曉天下黑手的人?

“你逼我的。”

一聲低沉且壓抑的聲音響起,令人不禁渾身打了一個寒顫。聲音冰冷刺骨,直入骨髓。有那麼一瞬間,靈魂甚至都被凍結。

賀曉天心中升起警惕之心,瞧瞧這語氣簡直是放大招的前兆啊!怎麼說都是個老怪物級別的修煉者,自己多少需得給點面子,保持一下防範。

雖然他現在不怕死,但是並不代表無敵於星空了呀。何況挨錘,也會疼。變態才喜歡自虐,或是被人虐呢!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擦......”

清脆的崩裂聲乍起,賀曉天下一刻人影一閃,卻是消失於“島嶼”下方。隨後站在地面仰着脖子觀戰,散落綠洲四周的修煉者們,便見一隻閃爍着金光的通天巨手,轟隆一聲拍碎了整個“島嶼”。

若是賀曉天沒有及時閃躲,怕是要挨這當頭一掌,以他現在的肉身,指定得被做成肉餅。從頭到尾都未能露面的面具人,非常悲劇的連一聲慘叫都沒能喊出來,直截了當的嗝屁了。

看樣子,對方不過是個稍微有點神祕的工具人。但凡有點利用價值,極樂之子都不會輕易的放棄對方。

而那些慘遭獻祭,尚且未死依舊苦苦堅持的聖級修煉者們,一個接着一個炸成了血霧,當場涼透了。

極樂之子恍如遠古橫行星空的泰坦巨人一族,渾身上下閃爍着七彩之光,雙眼冰冷的望着站在地面上,滿眼戲虐之色的賀曉天。

“該死的土著!你成功的激怒了我,我要讓你爲自己的不敬,付出應有的代價。”轟天巨響自極樂巨人的嘴裏喊出,震得整片沙漠花枝亂顫,搖搖欲墜。

好在這裏不是和人類居住,加之幾次能量潮汐,使之此地充斥着各種實力不弱的怪異,即便有人生活卻也是早早搬離。

人沒有,可生活在此的怪異們,遭了大殃。大批大批的生物直挺挺摔倒在地,了無生息。但更多的卻是,於正在奔跑的途中碎成了粉末,渣都不剩一點。實力比較弱的修煉者,乾脆兩眼一翻,登時昏迷過去。

湊熱鬧,活活湊出了事。

即便扛住了這一次聲波蔓延的人們,腦袋亦是昏沉沉的,反應有些遲鈍,眼前開始冒出金猩。一個個如同醉酒的大漢,身體左搖右晃的打起了擺子。

極樂之子不出手則以,一出手便是石破驚天的雷霆一擊。直接化身七彩巨人,身上的氣勢更是暴漲到了令人不敢直視的地步。

彷彿只要多看一眼,那股駭人的氣息能擠爆自己的眼球。甚至還會轟炸直視者的大腦,成爲乾枯沙漠中的一具無頭屍體。

“你,準備好如何死了嗎?現在,跪下磕頭,我饒你一命。當然,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極樂巨人甕聲甕氣道,本來抗住了一波聲震的修煉者,徹底解脫了。

挨個步了那些在他們看來是弱者的後塵,沙漠中噗通聲此起彼伏。要不是口鼻尚且還有着微弱的呼吸聲,怕是會讓人誤以爲全部死亡。

賀曉天伸手掏了掏耳朵,不明白爲啥反派們都喜歡這樣說話。別說我信不信,你這些鬼話怕是連自己都不信。

“小樂啊,你腦後的光環呢?上一次我可是意猶未盡,要是沒有光環我跟你說,老子懶得跟你打。”

賀曉天不開口則以,一開口必定是朝着敵人的大動脈揮刀放血。極樂巨人聞言,滿口牙差點沒有咬碎。

要不是你個王八羔子,我至於碎了功德金輪,強行提升了一波力量嗎?一想到毀在姓賀的手上,兩個功德金輪,他就要捂着心口。

足足兩世的積累,第一個倒不算啥。可踏馬剛剛碎掉的那個,是他掠奪了一方世界的天選之子得到的,珍貴程度無法描述。

本來九十九世,只差一步便能一步登天。現在卻因爲姓賀的,在此次坐化後,還需要再轉世兩次。

“我殺了你!!”

手中瞬息之間凝聚出一金剛杵的形狀,狠狠一揮手臂衝着地面的賀曉天投擲出去。幾乎是晃神兒的工夫,蘊含着極樂之子憤怒的一擊,已經到了其面前。

然後不可思議,驚掉對方下巴的一幕出現。卻見姓賀的大口一張,以蛇吞象的姿態,一口吞掉了閃爍着彩光的金剛杵。

“???”

極樂之子懵逼了,賀曉天躲過去,乃至於正面對轟,他個人都不會感覺絲毫意外。只是你特麼一口氣吞了,這是什麼鬼!

滿臉呆滯。

不可置信。

活了這麼些年,轉了這麼多次世。頭一次遇見,如此詭異的方式。

“還有嗎?”

還有嗎?

有嗎?

嗎?

賀曉天的聲音好似注入了魔性,不斷在極樂之子的腦子裏面迴盪着。語氣似是嘲諷,似是在友好的詢問。

“啊啊啊————”

欺人太甚!!

賀大魔王滿臉無辜,自己只是第一次使用恣兇稔惡,覺得這金剛杵的味道還行,下意識問了一嘴。

你突然跟得了羊癲瘋似得,究竟是在鬧哪樣?

“我要殺了你。”

賀曉天眼皮一抽,大佬我能求求你換一句臺詞嗎?

一點心意都麼有,差評!

相比於賀曉天的輕鬆,極樂之子則是滿心暴虐。面對一個根本不放在心裏的小土著,他實在無法接受自己三番兩次的失敗。

難道說自天帝時期活下來的大佬,跟個土著一樣嘛!區區土著尚且奈何不得,極樂星的教衆信徒怎麼看他,一些曾經的仇家怎麼看他,年輕的後輩又該如何評價他?

“冥王燈!”

話音落下,極樂之子頭頂兩側肩旁之上,各自升騰而起一盞蓮花模樣的油燈。上面繚繞着漆黑不詳的火焰,一股股極惡之氣散發開來。烏雲更是不知何時,密佈天穹。將陽光遮蓋下去,沙漠區域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混沌。

“呼————”

三盞惡燈內火焰旺盛,覆蓋了數十裏地的面積,並且鋪天蓋地俯衝賀曉天。炙熱的溫度,尚未接觸到沙子,整個沙漠於呼吸間變作粘稠的紅色液體。

諾大的無人區沙漠,化作了地獄火海,熔岩沼澤。而那些躺在地面的修煉者們,在昏迷間悄無聲息的蒸發了全身水分,成爲了一具具腐朽的乾屍。

然後......然後一件悲傷的事情,接着發生在極樂之子的面前。使得他一度懷疑起了人生觀,甚至是整個世界,到底是不是真實的。

賀曉天依然張開了嘴,如同鯨魚吸水般,一口氣將鋪天蓋地的黑色惡火吞噬了個一乾二淨,火星子都沒放過。

“!!!”

我踏馬......

極樂之子頂着三盞燈,全然不知該說啥好了。蓮花模樣的油燈,也好像驚呆了,火苗微弱的好像一陣風就能吹滅。

賀曉天面部繚繞的黑色霧氣,依然是一副笑眯眯的討厭模樣,讓人恨不得上前打兩拳出口氣。

只是自家人知自家事,他其實也挺難受的。

恆固屬性《神之軀》中的恣兇稔惡的確牛比,還是破音的那種。但是並不代表,他可以無視傷痛。

固然極樂之子的金剛杵、黑色火焰,都沒對他的身軀造成任何實質性傷害。可是精神上,乃至於靈魂上還要承受疼痛!

否則,他怕是真的要無敵於整個星辰。世尊都得退避三舍,直呼大佬惹不起。

恣兇稔惡,若是能挺得過敵人兇狠的攻勢,自然而然算做吞噬成功,積蓄體內留待下一次釋放。萬一要是挺不過去,承受不了疼痛,結果不必多說,肯定不會好到哪裏去。

當然,理論上根據罪孽永生屬性來看,他是不死的!除非封印,或者吊起來天天錘他。

只不過賀曉天絕對不會以身犯險,去實驗一波自己一旦挺不過吞噬掉敵人的攻擊後,下場會是個什麼樣子。

一直在敵人面前保持風輕雲淡的態度便足矣,男人嘛。疼,不也得忍着?

“我不相信!我絕對不相信!!”

極樂之子陷入了一種名爲癲狂的狀態,堂堂一位轉世重修的大佬,要是如今退去,可沒臉在修煉界混,在億萬星辰繼續耀武揚威。

“轟————”“轟————”

雙手凝聚出七彩金剛杵,左右開弓一擊接着一擊,南無加特林菩薩在他面前都要跪着唱征服!瞅着樣子,單身好幾萬年,怕是都練不出來這等手速。

三盞蓮花燈跟打了雞血一樣噴火,持久度沒得說,足以跟抹了印度神油後相媲美!

賀曉天來者不拒,雙手叉腰一副你小子儘管來,老子動手算我輸的態度。

此等宛如波濤一樣的攻勢,整整持續了一分鐘。

聽起來極樂之子身體不咋地,好像有點短,不怎麼吃酒,該吃點補藥泡點枸杞喝。

但,此乃毫無保留的火力全開。

放眼億萬星辰,他真的挺硬實。

只是現如今臉上呆滯的表情,如同被玩壞了的模樣,讓人莫名其妙的忍不住想要心疼三秒鐘!

不能再多了。

“嗝~~~”

一聲長長的飽嗝過後,賀曉天先是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緊接着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張口地問道。

“還有嗎?”

“噗————”

極樂之子:“(╯‵□′)╯︵┻━┻。”

這一次真的吐血嘍。

你是魔鬼嗎?

沒有這樣刺激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