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向着太陽前進吧!】

當衆人充滿驚恐的望着頭頂上的碩大陰影時,一個人出其不意且腳踏七彩祥雲而來營救他們。雖然此人沒有拔出傳說中的紫青寶劍,更沒有身着耀眼的金甲聖衣,也不是前來迎娶誰的。但那一聲怒吼,聽在衆多修煉者耳中,旋律是如此的動聽、振奮人心。

只是尚未等他們繼續感動,頓時發現了身邊的不對勁兒。滿眼赤芒究竟是什麼鬼?並且手腳俱是不能妄動,彷彿被人施了定身術的糟糕情況,又該如何解釋?肉身體力流失嚴重,如同某種寄生蟲正在瘋狂吸食。修爲比較弱的人,甚至察覺到了自身生命力宛如決堤的洪水一樣傾巢而出!

一張張年輕的面孔急速枯萎,幾乎在一瞬間便跨越了一生,變得年老色衰慘不忍睹。強壯的軀殼,迅速乾癟下來。像是失去水分的乾屍,一個個瘦的跟個皮包骨似得,一一呈現在賀曉天眼前。這些人蒼老的臉,露出驚慌失色的表情。如同無頭蒼蠅亂竄,希望儘快脫離此片魔土。

可惜天不遂人願,人家精心設計的陷阱,哪裏是你能輕而易舉脫身的?如若不然,面具人此番豈不是白白準備了!很快,就有人挺不住,因爲壽元的減少從而失去生命,身軀無力的摔倒在地,頃刻間四分五裂。如一根內補腐朽不堪的木頭,那樣脆弱不堪。

人羣慌亂,甚至開始不受控制,主動襲擊了站在一旁,正冷眼旁觀的面具人。不論是聰明人,還是愚鈍之人,此時宛如開竅。在他們的眼裏,突然施以辣手的人,不是召集了衆人的幕後主使,便是現世大魔王。

矗立於半空正俯視他們的賀曉天夠不着,所以乾脆抱着弄死面具人,說不定能留得一命的想法,悍然全無保留的出手,只爲博得那虛無縹緲的一線生機。不過可惜的是,衆人的齊齊倒戈,在臨近神祕的面具人後,悉數化爲無形。

如同撞在了一層水幕,只是泛起了些許漣漪。滿手的石子被人隨便一揚,投入一片大湖中,撐死了也就這個場面。

“向偉大的極樂星辰,獻祭這些貪婪的人。”面具人雙臂張開,一股名爲虔誠的氣息,油然而生。

“轟——”“轟——”

衆人腳下血色紋路,迸發出更爲明亮的光彩。與此同時,修煉者身上籠罩了一層血色火焰,正在焚燒着他們的精神、靈魂。

以壽元爲燃料,靈魂爲橋樑,搭建出了一條貫穿兩個世界的通道。極樂星不止有《金輪大法》,祕法一樣不少。

只是唯一令人感到恐懼的,或許是太耗費人命?不過這幫從黑市招募來的修煉者,在人家眼裏並不算是人。只是一羣無知的蠢貨,隨意拿來使用的“材料”而已。

賀曉天看着渾身散發七彩之光,並且身軀愈加凝實的“新了塵”。不對!應該說是極樂之子,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樣。整了半天,前階段時間許下的承諾,其實是爲了今天的鋪墊?

用《金輪大法》引誘衆多修煉者上鉤,然後派人在聚集地刻畫下陣紋,最後全部給殺了獻祭,以此來達到自己降臨的地步。

怪不得在臨走之前,非得加上一句在其來臨中樞之域後,一切承諾全部作廢的條件。原來是在這裏,等着呢!

步步爲營,短短時間內便迅速想好了自己要親自來現世報復大魔王。而且還在有限的時間內,制定好了一個完整的計劃。

對了,不能忘記他爲了這一步,甚至還自爆了身份。這種不惜麪皮爲了達到目的的手段,不得不說是個人才,賀曉天挺喜歡。

“極樂,本魔王給你一個機會。對天發毒誓做我小弟如何?”

賀曉天是個“惜財”的人,他雙手抱胸俯視着正衝着他冷笑的極樂之子。

“你在想屁吃!!”

極樂之子得多傻,才能相信大魔王的鬼話。再者說了,人家有必勝的信心,否則來中樞之域幹嘛?挨錘麼!

他腦子除非秀逗了,才會心甘情願去認人當大哥。何況你一個年輕小土著,何德何能讓我一位從天帝時期存活下來的大人物,俯首認輸?啊呸,此等胃口也不怕崩了你滿嘴牙。

“可惜了。”賀曉天搖了搖頭,不知這孫子手裏到底有多少功德金輪,以他愛財的性子,心在疼痛、滴血。

讓極樂之子安安全全降臨那是不可能的,一個功德金輪就能抗衡他的禁忌之法,萬一對方突然反手一掏,掏出百八十個。姓賀的怕是會直接坐蠟傻眼,所以趁他病要他命,先弄死了再說!

以後的歸以後,現在的歸現在!!

“起————”

賀曉天右臂單手一指,佔地十數裏的地下空間,頓時被一股強大的斥力所排斥。下一秒整片土地都在動搖,轟隆隆巨響不絕於耳。

這一幕恍如地龍翻身,自然在發怒,欲要吞噬內裏任何生命。舉手投足間,鬧出這般大的動靜,賀曉天比之以往,豈止是強了幾倍?

地下空間周遭的綠洲,亦是跟着遭了秧。蓄養的畜牧,登時如同洪水般涌了出來,爭先恐後的逃離這片它們生活的樂園。

渾身閃爍着七彩之光的極樂之子,卻是一副早有預料的表情。老子就知道你大魔王,還會使用這一招!

“嗡————”

一輪比之前幾天他一縷神念附身了塵時還要大了幾倍的光環,自其腦後冉冉升起。一度蓋下了自身散發的彩光,乃至於太陽都被其奪去了光輝。若是換成沒有衆多聖級修煉者獻祭搭建橋樑前,他一定做不到此種程度。

或是,在顯現出腦後功德金輪後,一定會慘遭現世天帝遺留的規則力量轟擊,一擊打碎他的光環。讓他知道,什麼叫做殘忍。

只是今時不同往日,能量潮汐的爆發,世界等級的晉升。萬事萬物的固化,種種原因疊加下,才有了今天能夠進入中樞之域,且召喚功德金輪的不會遭雷劈的待遇。

“定!!”

極樂之子行向着下方土地一指,你小子以爲我只有一個功德金輪?嘿嘿,天真!正當他露出微笑時,笑容卻戛然而止。無他,使用了當初定住賀曉天排斥樓層的力量時,並未能夠制止地下空間的震動。

“???”

“升!!”

賀曉天特別想告訴極樂之子一聲,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你以爲老子的禁忌之法,還跟以前一樣,花錢依舊蔡?

一百五十億EXP可不是白花的,不僅僅只是永久固化,不在被人吃大戶,順帶着還有方方面面的提升。

“孫子,食大便去吧!”

“轟————”

巨大的煙塵在十幾裏的地下空間整體昇天的時候,如同種下了“蘑菇彈”般震撼。不,比之“蘑菇彈”還要兇狠數倍。

一些逃離綠洲站在遠處看戲的修煉者,幾乎是在一瞬間便被煙塵籠罩進去。上百米的黃沙爆開。如同洪水一樣,震撼人心。

劇烈的震感,更是傳遍了整片沙漠。因此一些藏身沙下的生物,紛紛冒頭逃跑。跟酋州動物大遷移一樣,形成了羣體並互相,相安無事的跑路。

一直顯得很淡定的面具人,整個人當場不好了。要不是有面具擋着,他的臉色一定是慘白慘白的。

說好了出來就錘死大魔王呢?

怎麼挨錘的還是我們!

您老人家到底有沒有信心啊,瞎Jβ算計一通,我咋抽着自己一副死相呢。

這下妥了,怕是連骨灰都得讓人家給張手揚了。

“大人,......”

餘下的話面具人尚未說完,便被極樂之子一個兇狠的眼神瞪得噎了回去。啥時候,你踏馬跟我添啥亂?

老子還不知道要自救!

那些實力強悍,甚至是老牌聖者巔峯的修煉者,於血色紋路中慘然一笑。

該呀!

叫你算計我們,即便如此你也不是大魔王的對手。

唉,悔不當初。

當個聖者巔峯不好嗎?

活個幾萬年還是不成問題的。

現在可好了,爲了得到《金輪大法》從而逆天改變。由聖者巔峯晉升大聖層次,一舉獲得數十萬年的壽元延長。直接改爲了,大魔王手把手教你如何走得安詳,入土爲安。

我踏馬的,到底圖啥呢!

“極樂,我們在黃泉路上等着你。大家一起結伴上路,永不孤獨!”

此話,得到了無數人響應符合,且不斷在衆人嘴裏重複唸叨着,吵的人心煩意亂。更有甚者,還施加了某些祕法,影響人心。

比他們極樂教派的木魚誦經,還要煩人數倍有餘。堪稱洗腦循環,不斷內腦海內迴盪、繚繞。

這些喪氣話,氣的極樂之子五臟六腑接連爆破,鼻孔冒煙。

“給老子定啊!!”

一度將烈日光輝壓制下去的功德金輪,瞬息之間爆發出了更爲猛烈的金色光暈。呼吸間,至少去掉了十分之一的亮度。

而極樂之子身上的七彩光芒,亦是跟着黯淡了數分,彷彿風中殘燭,隨時都會熄滅,歸於寂靜虛無。

“噗——”“噗——”

大陣紋路上用於獻祭的聖級修煉者,當場有十分之一尚且存活的人,直接化爲一縷煙氣,從此形神俱滅。

這是使用了超出限制力量的代價,在其沒有完全降臨,本身的實力有着極大的限制。要不然極樂之子,不會把自己最大的功德金輪拿出來。

“該死的大魔王,我不會殺了你。我要用佛瓶裝着你的靈魂,整日折磨你。讓你親眼看着,我是如何一步一步,踏上億萬星辰巔峯,毀滅中樞之域!!”

極樂之子咬着牙說道,面具人心驚膽顫,生怕對方把滿口牙給咬碎了。而餘下十分之九存活的修煉者,笑聲更大且肆無忌憚。

反正都是死人,不在乎遭受更多的折磨。只要你個不是人的玩意兒吃癟,我們就高興。

巨大的地下空間,好似一片陰雲定在半空中。

賀曉天面上露出凝重之色,恨不能仰天長嘆。

“我的EXP啊!”

沒錯,他是在心疼功德金輪。

極樂之子用得越多,他得到的EXP越少。能不心痛嗎?能不凝重嗎?能不要一聲長嘆表示傷心嗎?

虧得對方聽不着,否則非得吐出一口血。你踏馬比土匪強盜還無恥,啥好東西都是你的私人財產?

“轟隆隆......”

剛剛鬆了一口氣的面具人:“???”

出了大血暴跳如雷賭咒發誓的極樂之子:“!!!”

什麼鬼?

他不是已經使用了功德之力強行扭曲規則,讓地下空間定住了麼。怎麼下一刻,又突然開始升空,奔着蒼穹而去了呢!

極樂之子和他的手下面具人,一頭霧水,滿臉懵逼。

但是散落在綠洲之外的修煉者們,卻是一個個目瞪口呆。表情要多誇張就有多誇張,如同看見了某些不可描述的畫面一樣,三觀崩的稀碎。

在地下空間強行定在半空時,賀曉天動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頃刻間來至土地下方。然後雙手高舉,硬生生憑藉着變態的肉身,舉着十幾裏地大的土地,向着蒼穹烈日前進。

舉起一片土地,對於諸多聖級修煉者來說,不算啥本事。可在功德金輪銳減十分之一的光澤後,還能扛得動,那是變態不是人!

其實許多人理解錯了,賀曉天不光光是憑藉着自己的身軀來舉着土地前進。其實還有禁忌之法《黃龍印》的功勞,在下面施加極限斥力,在土地上撤掉重力等等,多方面綜合下他才能做到此等地步。

否則,真憑藉肉身抗衡人家依靠功德金輪,扭曲規則定住的土地,那他可以上天跑去騎在曾世尊頭上拉屎了。

這壯觀的一幕,在一些與時俱進的衛星下,傳到了諸多國家。許多人看着賀曉天抗着一片“島嶼”昇天的畫面,眼珠子控制不住的差點掉出來。

他們俱是在感慨,怪不得在方塊國的外星人個個老實的當孫子,遵紀守法的好黑戶。原來整了半天,大魔王已經兇殘了這等地步。

下一步你乾脆點,直接把咱們星球扛起來唄,帶着小破球去裝逼。看誰不爽的話,直接扔過去,估計是個人都得心甘情願給你當孫子!!

一幫人說着閒話的時候,極樂之子懵了。

大哥,你讓我緩口氣唄!

先前那一波強行爆發還沒緩過來,你又TM特殊對待我,這誰頂得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