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您自信點,把嗎去掉】

當滿地清道夫們陸續醒來的時候,他們有一個算一個,個個瞪着眼珠子一臉懵逼,撓着頭一副不曉得到底發生了什麼的表情。

大被同眠?不對。集體夢遊?這個理由也不成立。所以說他們爲啥會光天化日的躺在大街上呢!!

更加讓人驚詫的是,此時正當晌午,正是人流最爲密集熱鬧的時間段。大街上別說人影,僥是個鬼影都看不見。

尼瑪!不會是遇見某種兇猛的惡鬼怪異了吧?各種腦補,齊齊涌現。有些膽子稍微比較小的文職人員,臉色嚇得煞白。

羅傑看着面面相覷自己嚇寄幾的下屬們,他三番兩次欲言又止。但是爲了小命着想,算了吧。然後趁着衆人的注意力尚未集中在其身上的時候,悄麼聲的溜了。做好事不留名,你們千萬別謝我。

他無恥的樣子,頗有幾分賀曉天的風範。總之這種烏龍事件,最好還是隱沒於歷史的塵埃中吧。青史留名什麼的,老羅他不在乎,名利與我如浮雲。

於是,此次事情成爲了魔都清道夫年度未解之謎。一度在新入職的萌新們中口口相傳,甚至有時候老隊員爲了嚇唬新手下,不時拿出來添油加醋的描述。末了結尾的時候,順帶着告誡他們任何時刻不要放下警惕,否則即便是在自家老巢,都有可能會被不知名生物襲擊。

站在部長辦公室窗戶旁,看着羅傑他略顯“狼狽”的背影,賀曉天與舔舔怪張誠頓時樂了。你個老小子也有今天這麼窘迫的時候?

另一邊星球報業,正在覈對今日賀曉天的直播收入,以及各種服務項目的收款。首腦此人樂的合不攏腿,先前大魔王誆他那一次的事情,早就拋之腦後。

“以前我咋就那麼單純呢?”這是他今天不知第幾次感慨,相比於中樞之域的媒體行業,首腦自認爲自己是個大善人,憨厚的一批。

割韭菜的花招,一招接着一招,令人應接不暇。關鍵是,韭菜們居然沒有起義,反而是興致勃勃一邊唾棄着收費項目,一邊喊着真香不吝錢財的購慷慨解囊。

首腦一度想過,如果他在中樞之域搞媒體,估計得被那些資本家吃的一乾二淨後,還要拍手叫好,嘴上說着我謝謝你們的幫助呀!

“老闆,這是中樞之域所有互聯網方面的資料。”他的私人助理拿着一張報紙,放在了首腦的辦公桌上。

“嗯,你先下去吧。對了,覈對完畢後,立即給大魔王結算。記住,只能多,不能少。”吩咐完後揮了揮手,打發走了助理。

展開報紙,開始逐字研讀。偌大的房間內,不時響起一聲讚歎。同時暗自神傷,他果然不是啥商業天才,只是身爲第一個吃了螃蟹的人,獲得了該有的紅利罷了。

“咦?這家叫做企鵝公司的有點意思,抽獎?”看到興奮處,首腦拍了一下手,他咋沒想到這種可以暗中操控無限割韭菜的項目呢!

身爲互聯網公司巨頭的企鵝集團,怕是這輩子都想不倒。以往只有它們對着別人流氓的份,現如今一家外星企業,居然敢對他們耍流氓。唯一不清楚的是,不曉得法庭會不會接受外星官司。

廣袤無垠的沙漠中,外星崽們在一片綠洲中進進出出,顯得煞是忙碌。除此以外,如同溪流的修煉者們,正在趕路的途中。而他們的目的地,正是此處。

他們之所以來這裏,乃是因爲在陰暗的黑市中,開始出現了大規模的招兵買馬。幕後之人開出的價碼,讓人垂涎欲滴。

有些聰明人心中已經有了猜測,但依然奮不顧身的趕來。怕死,無非是砝碼不夠而已。只要豁得出去給足利益,哪怕明知必死照樣有無數人願意給你賣命!

一處隱祕的地下空間,幾乎聚集了修煉者中十之七八的好手。一位戴着面具的白袍人,正在揮斥方遒。

“我向你們保證,這一次的計劃絕對不會出現任何意外。有一位大人物,賜下了他用星辰之力溫養的兵器。

一擊,只要給我機會,一擊便能重創大魔王,使他徹底失去大部分力量。而你們需要做的則是,死死的拖住他,將他耗死。

而且我們還會提供還生丹,這玩意兒的價值你們心裏最清楚。把你們賣一千遍,都不值此丹的百分之一價值。

一旦你們被大魔王擊傷,若是傷勢過重立即退下來服用這顆丹藥。只要不是當場死亡,幾乎毫無性命之憂。

並且我向你們承諾,如果沒有使用到丹藥,我們也不會回收。當然,我個人更希望你們以保命爲主,不要因爲貪圖省下一顆丹藥,從而丟了身家性命。”

底下的人們齊齊咽了一口唾沫,不說別的許諾,光是那顆還生丹就足以讓他們拼命了。若是節省下來,真值!

人,心存僥倖不在少數。何況面具人給了他們足夠的信心,以星辰之力蘊養的兵器,大魔王這次怕是真的要栽了。

星辰之力唯有星辰之主才能掌握,所以此人背後有一位大人物。當然口說無憑,面具人主動將一柄權杖拿了出來。

“嗡————”

一股無形之力涌動,衆人心中俱是猛地一驚。哪怕是呼吸都停頓了,不敢有絲毫小動作。彷彿只要一動,便會被當場擊殺。

這便是用星辰之力蘊養出來的兵器嗎?光是從氣勢上來說,比之大魔王恐怖了何止十倍?有些人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絲絲疑惑。

這玩意兒的具體威力他們不清楚,可是一旦爆發出來,想必幹掉一個大魔王還是綽綽有餘的吧?

爲何還要付出更大的代價,將他們請過來?

還生丹,請聖者出手都足夠了。

面具人將權杖遮蓋,似乎是看出來這幫人眼神兒中的疑惑,接着開口解釋道。

“任何事情都做不到天衣無縫,我不敢保證大魔王一定會被擊殺。但是,他肯定躲不過去。即使擦着個邊,亦會重傷。驟時,就到了你們發揮作用的時候。

其實將這件兵器送過來,我的背後花費了鉅額代價。在損壞了幾十柄星辰之力蘊養的兵器,才送過來這一柄威力最強,沒有遭受規則毀滅的。”

這個解釋雖然稍微合理,但並不能說服他們。可眼前的還生丹,讓他們決定冒一把風險。事不可爲,大不了一走了之。

大魔王那個人,不會喪心病狂到挨個把他們揪出來剁吧的地步吧?

“接下來還會有強援陸續加入我們,請諸位放心。如果不是這柄兵器付出的代價有點大,我們也不會在中樞之域招兵買馬。

另外,大家暫時就不要出去了。爲了防止消息泄漏,我們已經爲你們安排好了房間。請諸位配合一下,等一下會有侍者送你們返回各自的房間休息。”

片刻過後,整個房間剩下面具人的時候,此人藏在面具下的臉露出了一絲冷笑。還生丹拿着不嫌燙手嗎?

一羣蠢貨,自己什麼實力自己心裏沒點逼數。倒是有幾個聰明人,可惜被貪婪矇蔽了心智。或者,他們隱約有了察覺,只是不願意去想罷了。

畢竟他給出的價碼,足以讓聖者級別的人去死!何況是一羣假聖、半聖級別的廢物呢?

“人啊,永遠不要高估自己,否則離死不遠矣。”

餘下一聲嘆息,房間陷入了詭異的寂靜中。

清道夫總部大廈頂樓,經過內部奇人異士的修補,煥然一新。

賀曉天再一次佔據了整個樓層,用以自己臨時根據點。

他正在查看自己的收穫,不得不說這一次賺翻了。當然得多謝極樂之子的“饋贈”,要不然此次撐死了賺個二十億EXP。

這還是算了把大雪山和仙朝等人賣了一個高價呢,否則直播一次,馬馬虎虎賺了不到兩個億的EXP。

換成以前,他雙眼肯定要變成【¥】。可惜的是,有了功德金輪珠玉在前,賀曉天總感覺幹直播不如“打劫”大法力者來EXP快。

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飢,大抵如是吧。

【EXP:155,0000,0000】

整整齊齊!!

如果不是狗系統一直跟個機械化程序一樣,他都要懷疑自己的金手指得了強迫症。

【禁忌之法——《黃龍印》】

【禁忌之法——《青龍印》】

他正在猶豫,到底該選則誰。

“唉!還是窮啊,小孩子才做選擇,身爲大魔王的我,當然全都要。”

這話要是被羅傑等人聽見,準得捂着心臟被人擡到醫院去急救。

嘴裏面沒有一句人話!

“《黃龍印》吧,這東西挺BUG。視衆多聖者如無物,割韭菜利器。”

至於《青龍印》,有點霸道。一個控制不好,他的魔王之名能更上一層樓。

【叮!正在永固《黃龍印》......1%......5%......15%......85%……100%......永固完成。】

賀曉天看着視線內左上角的信息提示,立即打開了禁忌之法。

【《黃龍印-Ⅰ》:總鎮四方(無消耗)。】

“果然如此啊。”

這個【Ⅰ】系統你用的很有靈性,而且天帝專門用來坑人的功法,絕對還有更多的潛力可以挖。

總算少了一個吞金大戶,以後能夠放心且隨心所欲施展《黃龍印》,不必害怕狗系統趁火打劫吃大戶。

唯一比較令人頭疼的是,武學有什麼路子提升一波呢?

“要不我還是去薅......”

賀曉天嘴裏小聲唸叨着,遠在深海之域沉睡養胎的邪神大人,突兀打了一個噴嚏。

醒來的祂,一臉懵逼。

我都這樣了,還有人惦記我?

“噹噹當......”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讓賀曉天皺了皺眉頭。

一般來說,只有奔喪才會這樣敲。

不過考慮到他可以說是整棟大廈的太上皇級別人物,應該是出了某些大事,要不然不會如此急躁冒失。

“進來。”

“吱嘎!”

張誠火急火燎的推開門,一邊往裏走嘴上一邊說着話。

“腿哥,出事了!我們接到消息,黑市中有人花大價錢招兵買馬,響應者無數。估計有人正在密謀你,他們不會不清楚您的實力。既然準備動手,那就一定是有着充足的準備。”

“淡定,淡定。”剛剛氪了一波金,失去一百五十億EXP的賀大魔王心有點疼,顯得有氣無......嗯,應該說佛系。

“???”

您老人家一副葛優躺,毫不在意的表情。

我這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怪不得羅傑那廝得到消息後,顯得無動於衷。任由自己跑過來獻殷勤,原來你個老陰比早就料到了?

實際上,老羅真的沒有這樣想,他冤枉啊。

其本意只是想要通過張誠的嘴,來隱晦的提醒一下,讓賀曉天把戰場放遠一點。

上一次連續的經歷了樓沒了,樓又回來了。

差點沒把他給嚇出心臟病!

總感覺要是再經歷一次的話,自己就得入土爲安了。

“知道他們在哪兒嗎?”

賀曉天隨口問了一句,心裏則是在想着。你小子要是知道的話,估摸着這幫人連韭菜都算不上,充其量是一把香菜。都不用刀割,直接上手薅就成。

結果,張誠還真就點頭了,你敢信?

“不是,口說無憑。”

“沙漠、綠洲。人羣烏央烏央一批往裏進,除非是瞎子才看不見。”

“......”

賀曉天摸着下巴,絕對有陰謀!

什麼叫做密謀?

不就得偷偷摸摸,生怕連螞蟻都清楚他們正在暗地裏幹得事麼。

黑市招兵買馬,光明正大進駐綠洲,組織非法團體。

生怕別人看不見,不知道似得。

下一步是不是要敲鑼打鼓,宣告要幹我賀曉天一炮?

這尼瑪就離譜了!

除非他們是故意的,這才符合現在得到的信息。

想及此處,賀曉天摸了摸自己的腦袋,一臉真誠的對着身前的小弟問到。

“我像是沒有腦子,只知道憑藉蠻力的莽夫嗎?”

張誠聞言嘴角一抽,他特別想回答一句是。

而且您老人家要對自己有信心,把【像】去掉,把【嗎】去掉,把疑問句換成肯定句。

您就是個沒腦子,只知道憑藉蠻力的超級莽夫!!

跟那些死掉的莽夫唯一的區別是,迄今爲止沒人能把你給幹趴下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