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你對力量一無所知】

暫且不談新了塵如何偉大的照亮和賀曉天的割韭菜之路,在他話音落下後,肉身立即開始崩潰。如同風中堆積的沙碩一般,伴隨着樓層內的氣流一點點消逝飄散,直至最後徹底歸於虛無寂滅。

降臨了塵身軀的那一縷神念終於帶着滿腔的屈辱、仇恨、怒火離去,只是可苦了這位被人佔據了軀殼的大和尚。不僅身體潰滅,僥是靈魂都化作一道道絲線,散落於此處房間,形神俱滅說的便是他。

一直尚未透露出真實身份的神祕傢伙一走了之,可把定在地板上一動不動,彷彿遭受了美杜莎注視的從心羅漢半拉分神給坑哭了。

大佬,帶我一起走唄!咱可是你衷心的擁護者,未免太無情了吧?做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再者說了,我總感覺這裏不安全♂!!

好在諾矩羅看不見報紙上的彈幕,否則非得氣的自爆以示清白不可。直播間內有關於他的調侃,實話實說着實有些不堪入目。

好好一位羅漢,億萬星辰間稱得上是大法力者的他,讓一羣閒着沒事看戲並吃瓜的羣衆給奚落的簡直無處容身。

拔吊無情等字眼,充斥着整張報紙,也不知道究竟是誰拔的吊。當然更多的人,卻是在討論着,如何能夠擊敗大魔王,獲得極樂教子的承諾。

《金輪大法》在億萬星辰中,名聲斐然。因爲此法能做到普通修煉者做不到的事情,若是積累足夠,修煉相當於開着外掛打遊戲。

若說無人動心,那才是見了鬼。事不可爲那也得看利益夠不夠,只要利益足夠令人奮不顧身,哪怕百分之九十九的死亡率,照樣有人會去搏一搏餘下的1%成功率,且眉頭都不會皺一下。

只能說自爆身份的極樂之子夠狠,哪怕不惜“青史留名”也要弄死姓賀的。當然即便如何遮掩,事後照樣有人能扒出來他的真實身份。

畢竟《金輪大法》在衆多頂級修煉者眼中無所遁形,明眼人一瞧,呦呵原來是熟(chou)人(jia)呀!

【叮!轉化完畢。】

賀曉天視線內左上角,再次彈出一條信息提示。看着EXP的餘額顯示,他露出了一個陽光明媚的笑容。

但在從心羅漢的眼睛裏,如同大灰狼看見了小綿羊般兇惡。

‘完了♂!’

賀曉天快走兩步,來至諾矩羅身邊,拍着對方半拉肩膀。

‘你要幹什麼♂?’

可惜口不能言,只能通過自己柔弱無助害怕的小眼神兒來傳遞情緒意思。

“放寬心,回去之後給那個娘娘腔帶句話,以後請加大力度。”賀曉天並未對諾矩羅做出任何奇奇怪怪的事情,更沒有探討有關於哲學♂方面的問題。反而只是讓對方帶個話,輕飄飄揭了過去。

‘?!’從心羅漢瞳孔一縮,掐個法印而已,這就上升到娘娘腔的地步了?沒錯,新了塵剛剛冒出來的時候,掐了一個法印。

比較操蛋的是,讓姓賀的一個大嘴巴子給抽散架了,不得不接受單方面的毆打。

“行了,你自己在這玩吧。”

賀曉天擺了擺手,關閉了直播間。然後卷着報紙,塞進懷裏後從之前在地面上時,那個被他嚇得險些失心瘋的大和尚,撞碎了牆壁逃走的人形洞口處鑽了出去。

當他消失在諾矩羅的視線內是,這位化身爲從心羅漢的大法力者,終於鬆了一口氣,可算擺脫這個魔王嘍。

等等,不對呀!以現在的情況來看,自己哪怕擺脫了大魔王又能如何?極樂之子施加在他身上的力量,依舊未能消散,也就是說還得繼續“站崗”。

我踏馬......

這股力量到底啥時候能消失?

賀曉天俯衝而下,恍如一道流星追向地面。

少了一個樓層的清道夫總部大廈內,正副部長羅傑和張誠二人一一醒來。

他們揉着疼痛的腦殼,一副懵逼的模樣。

在昏迷前,發生了什麼事情?

好像有一股無法抵禦的暴響,轉入二中。緊接着自己兩人眼前一黑,餘下的事情便完全不清楚了。

“等等!!”

現任副部長張誠,用着略帶迷茫的小眼神兒,望向了驚呼出聲的羅傑。這廝又發什麼神經,身爲部長大呼小叫成何體......體體......體妮瑪啊,我踏馬天花板咋沒了呢!!

張誠張着嘴巴久久無言,呆滯的坐在沙發上。因爲在其視線內,本應該存在的天花板不見了......

不見了......

不見......

見...

了.

“老張,我是不是眼花了?”羅傑有點不能接受,身爲部長的他居然在老巢被人劫走了一層樓,說出去同行們怕不是能笑話死他!

而且你劫什麼東西不好,找一層樓的茬算是怎麼回事。

“我樓呢!”不待張誠回答,羅傑騰地一聲站了起來,氣急敗壞地吼道。“丟人,太丟人了!我們兩個從今往後,算是沒臉見人了!”

“砰————”

張誠正準備安慰對方兩句,結果就見一個如同隕石一樣的玩意兒,砸在了羅傑的身上,幹淨利落的撂倒了對方。

定睛一看。

臥槽!腿哥?

“哎呀!不好意思啊老羅,你站的位置實在是太誘人了,我一個沒忍住就撞了過來。”賀曉天看着腳下的羅傑解釋道,那副誠懇的態度,換個人來備不住就真信了。

我可求求你當個人吧!

再說這句話的時候,能先從我的身體上走下來嗎?

你的體重,跟泰山有區別麼。

賀曉天大概是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出來意思,立即一臉一切都是意外的從羅傑身上走了下來,張誠見此急忙湊上前來問道。

“腿哥,我們樓咋沒了?”

“不要在意這點小事。”賀曉天擺了擺手,我能告訴你樓是我弄上天的嘛?再者說了,我不還是爲了你們這些小弟的安危着想?

你這就沒意思了。

居然好意思問我。

哼!

“???”

張誠被賀曉天無恥的回答給驚呆了,您老人家是不用在意這點小事,可是我不能不可以啊。咋地,我也是副部長,需要給上面的領導一個交代。

至少,我得明白樓是因爲啥沒得啊!

您好歹隨便找個藉口敷衍我一下啊,這樣上面的人看在您的面子上,努努力也就裝作信了的亞子。可是理由您都懶得編,這未免......

沒等張誠勸賀曉天找個藉口糊弄一下人,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時候。剛剛從地板上站起來的羅傑,噗通一聲又被不明飛行物給撂倒了。

這一次老羅依舊默默無語,只是不同的是他雙眼無神的望着碧藍色的天空。

老子不起來了還不成嗎?

我就不信還會挨砸!!

然後,老天爺抹了抹眼淚,成全了羅傑小小的願望。

天空中不知何時,突兀佈滿了密密麻麻的黑色小點。幾秒鐘過後憑藉着奇人異士過人的眼力,他看清楚了黑點都是些什麼玩意兒。

自己的樓,它自己跑回來了!

並且以及其迅猛的姿態,彰顯了歸家的熱切。

只是踏馬的,你這是準備要老子的命啊。

“騰!”

羅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爬了起來,兔子精瞧見了都得喊爺爺。緊接着他整個人高高躍起竄了出去。像是個受驚的狗子,一急眼跳牆而逃。

張誠:“!!”

你還是個人咧?

身爲魔都清道夫部長,危難之際竟然想着自己的安危,絲毫不顧及同伴們的性命。

he~~~,tui!!

我張某人羞得與你這等貪生怕死的卑鄙小人爲伍。

然後......然後他以比之前者更快的速度,衝到了沒有天花板覆蓋的牆壁前,打算復刻一下對方的絕技“狗急跳牆”。

結果剛剛飛起來,上升至牆頂時,不待他展開笑臉,鬆一口氣感嘆逃出生天的時候,腳裸猛地一緊。

“砰!”

張誠整個人登時摔在了地板上。

我是誰?我在哪兒?我要幹啥來着?

躺在地板上,以比羅傑在瞧見自己樓沒了時更加迷茫和懵逼的眼神,望着天空。

“小張,你跑啥啊?”

對了,我叫羅傑,正在清道夫總部大廈部長辦公室。當務之急要跑出大廈,躲避從天空墜下的樓層。

“不跑等死......”

嗎字還未從嘴裏吐出來,張誠接下來的話咽了回去,他看着賀曉天那熟悉的面孔,頓時淚流滿面。

情急之下,居然忘了身邊還有個大腿能抱呢!

“大佬,救命啊。”

“??”

賀曉天眼皮一抽,你不說我也得把樓層接住啊。

大廈裏面還有很多處於昏迷中的清道夫,以那種高度的墜落撞擊力。樓內有一個算一個,誰都甭想跑,除非有不死之身。

不待姓賀的施展禁忌之法《黃龍印》,控制自高空墜落的樓層,咔擦一聲異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脖子一歪,卻見從心羅漢諾矩羅正一臉尷尬且鬼鬼祟祟的看着他,在其面前還有一道漆黑的裂縫。

沒錯,羅傑第二次慘遭不明飛行物砸倒在地的罪魁禍首,正是他這個半拉人。

顯然這廝正打算偷偷摸摸的離開,不想吸引任何人的注意。

“嘿嘿......”

諾矩羅單手撓着自己的禿瓢,半臉傻笑試圖萌混過關。

可惜,醜拒!

“要走抓緊走,話一定要給我帶到。否則下一次咱們遇見,有你好果子吃的。”賀曉天瞥了他一眼,便不再繼續關注。

自己從極樂之子的功德金輪中,獲得了太多。打算問候對方一下,算是禮貌迴應。如若不然就這半拉分神的蚊子腿,以他的性格怎麼能放過?

“多謝不殺之恩。”諾矩羅說完,自己鑽了進去。只是這廝不在賀曉天眼皮子底下晃盪時,馬上就暴露出了本性。

自漆黑裂縫之內,又傳出了他的聲音。

“大魔王你給羅漢爺等着,有朝一日我定要把你給......”

話未說完,諾矩羅感受了一把張誠剛剛經歷過得體驗。

腳裸一緊,他整個人被賀曉天從黑色裂縫裏薅了出來。

“你說啥?”

“......”

我錯了。

從心羅漢無愧於從心之名,再次見到姓賀的表情馬上一變,變得可憐巴巴。好像剛纔撂狠話的人,壓根不是他本人一樣。

“傳話留個嘴就成。”賀曉天說完,便以差點沒把張誠嚇尿的動作,給諾矩羅做了一個小手術。

硬生生摳下了對方的嘴!

隨手向着黑色裂縫中一扔,走你。

同時無窮壓迫力佈滿諾矩羅半邊身軀,轟的一聲將其壓成了一縷青煙,繚繞而上。

至此,黑色裂縫如同失去了支主一般,猛地閉合。

遙遠的極樂星,一位羅漢發出了不甘的怒吼。

“大魔王,我要殺了你啊啊啊————”

“砰!!”

不待從心羅漢發泄完,自家大門被人從外面踹開。

隨後走入一位滿臉怒氣,貌似要砍人的年輕人。

他看着仰天怒吼的羅漢爺,咬着牙喝道。

“諾矩羅,本教子要弄死你王八蛋!!”

另一邊看着視線內左上角的信息提示,賀曉天滿意的點了點頭,收穫不菲呀。沒想到只是一半分神,EXP居然是聖者級別的兩倍。

張誠弱弱的舉起了手臂,賀大魔王心情不錯。

“說。”

“爺,我管您叫爺。上面的事情,您看看先處理了?”

“啪!”

賀曉天一拍額頭,差點忘了正事。

“哈哈,事情太小,險些忘記了。”

“......”

您說的那叫人話嗎?

下一刻賀曉天擡手一指,卻見正在墜落的樓層速度,猛地變得緩慢下來。像是氣球一樣,緩緩降落。

片刻工夫,樓層嚴絲合縫的落在了上方。如果忽略那些裂紋的話,剛纔的危機像是出現了幻覺。

“呼————”

張誠鬆了一口氣,可算把小命保住了。

清道夫總部大廈樓下,羅傑從大樓內扛着最後一位下屬,噗通一聲躺在了遠處的街道上。

“還好趕在大樓毀滅前,把他們都給扛了出來。”

望着滿地的清道夫,羅傑心中滿滿的成就感。

“等等!!”

他不經意間瞥了一眼總部大廈後,整個人猛地呆滯在原地。

先前正兇猛墜落的大樓,此時此刻已經安安穩穩的坐落在他的辦公室上方。

“?!”

看着窗戶旁,賀曉天和張誠的輪廓。

羅傑不知爲啥,突然想起了一句話。

你對力量一無所知。

而有些打大魔王主意的人,同樣亦是會體會到,他羅某人的心情。

掃視一圈遍地清道夫,羅傑長長一嘆。

“我圖啥?”

至少,他是救人心切才忽略了賀曉天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