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我就喜歡你這種帶善人】

“咔吧!!”此時此刻的從心羅漢諾矩羅,半拉身子當場石化。如果不是新了塵那股無法抗拒的定身術,他估摸着得崩成一地碎片,膠水都拼湊不起來的那種。

那麼大一隻臭襪子,塞塞......塞進去了?!不只是他這位見識過無數大場面的人驚呆了,僥是賀曉天直播間內見多識廣的觀衆們,甚至都已經陷入了窒息。

本應該佈滿屏幕的彈屏,在這一刻顯得清爽無比,整張畫面乾淨的不像話,比狗舔過的碗還要乾淨三分。彷彿直播間內左上角幾百億的觀衆數值,全部是星球報業作假糊弄鬼的。

更加令人感到無語的是,不清楚星球報業的文職人員,到底是出於什麼心態。他們居然控制着報紙,給嘴裏正塞着臭襪子的新了塵,來了一個大大的特寫。

那種整個人表情呆滯,生無可戀彷彿被人給玩壞了的表情,傳進了不計其數吃瓜羣衆的視線內。

【我一進來就看見常威在打來福!】

【受害者+1+1+1】

【禿瓢,歷史會永遠銘記你的。】

下一秒彈幕如同爆發的火山傾巢而出,一度將直播畫面覆蓋,使之許多人不得不咬着牙開通星球報業那羣狗娘養的,弄出來的彈幕屏蔽業務。

這一刻首腦,笑逐顏開。瞅他這副模樣,恨不得獻出自己的小黃花。

總體來說,新了塵的悲劇指數爆表。一躍成爲了億萬星辰羣衆的表情包,估計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這個熱度不會降低,還可能會呈爆發性的增長。

對於這位慘遭大魔王“迫害”的人物,唯一的好消息大概是,他只是神念降臨佔據了了塵的肉身,大家其實並不清楚他的真實身份。

可是萬萬不要心存僥倖,須知數百億觀衆中,誰敢肯定沒有臥虎藏龍之輩?指不定就有個萬年老妖怪在窺屏,一下認出此人到底是誰。何況賀曉天的仇家們,例如大雪山、仙朝、世尊等人,無不是在注視着。

有朝一日,萬一把他的真實身份被這些人給挖出來,減輕一下自己的悲痛,順帶着看個笑話,轉移一下注意力,估計便是他身敗名裂之時。畢竟讓沒落之地的土著給口塞襪子,絕對是前無古人的事蹟。

“嗚嗚嗚......五呀傻了泥......”嘴裏含着襪子的新了塵,下一刻接受了自己遭受了有史以來最爲屈辱的事實,含糊不清的說着要弄死姓賀的,以報口吞臭襪之仇。

“轟————”

只見在他腦後的光環,光暈再次猛地黯淡了幾分。比之降臨之時那種恍如大日橫空,耀眼無比的景象,豈止是差了一籌。

隨後賀曉天便察覺到一股自己完全無法抵擋的斐然巨力轟擊在了他的身上,不應該說是無法阻擋,更應該說是類似一種規則。

他覺得自己若是下狠心,出大血使用禁忌之法《黃龍印》,差不多能夠抵消這股同樣隸屬於天地規則的力量。

只是完全沒有必要如此行事,反正對方的這股力量並不能威脅到他的生命。與其花費不菲的EXP硬扛,不如能省一點是一點。

而就在新了塵發動能力的那一刻,他腦後的光環恍如實質。於是,賀曉天下意識的伸手一攥,“轟隆————”。

他整個人撞在了樓層的牆壁上,有一說一。新了塵既然敢來中樞之域,本身多多少少還是有兩把刷子的,要不然誰敢以身犯險,找大魔王的茬。

之前定住不斷向上飛昇的樓層,貌似強化了一波建築的堅硬程度,加之賀曉天施加在周圍的斥力。導致他並未如同先前那些清道夫一般,破牆而出。

此刻新了塵趁着轟飛了賀曉天一把將嘴裏的襪子摳了出來,顧不得乾嘔立即起身用着能殺人的目光,恨恨的瞪着他。

“我要將你這個該死的土著千刀萬......”話說一半,突然戛然而止,餘下的狠話一一咽了回去。

原因?

無他,因爲賀曉天手裏,正攥着屬於他本人的光環。

“???”

新了塵下意識雙手向着腦後摸去,結果令他原地爆炸的事實,赤丨裸丨裸的呈現在他的面前。

大魔王手裏攥着的金色光環,確實是屬於他的玩意兒。

“還給我!!”

新仇+舊恨,這一聲怒吼簡直能喊破人的耳膜。當然諾矩羅不算人,他充其量是個從心的半拉分神。

可是真了塵的師弟們,頓時遭殃了。

眼前一黑,腦瓜子嗡嗡作響。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十一個西瓜挨個炸裂,濺了一地漿糊。

賀曉天:“!!”

天地良心,他只是手賤下意識的去扯了一下,結果沒想到居然真的從新了塵的腦袋瓜上將此物薅了下來。

更加讓他懵逼的是,驚喜來的實在是太突然啦。

【叮!發現可轉化EXP來源,請問是否轉化?】

視線內左上角,突然彈出來一條新的信息提示。

好人呀!!

他看向新了塵的目光,頓時柔和了幾分。千里迢迢跑過來捱揍,還踏馬下血本送禮?這樣式的帶善人,上哪裏去找?

我,賀曉天認下你這個朋友了。

新了塵本來傾盡五湖四海都不能將之熄滅的怒火,在見到賀曉天的目光時,渾身猛地打了一個哆嗦。

臥槽!

這逼不會真的如同猜測的那般,有什麼比較特殊愛好和性趣吧?

一瞬間,新了塵冷靜下來。

他看着曉天手裏的光環,眼神兒中再次透露出憤恨。只是思前想後,老子現在貌似打不過他來着?

不得不說,了塵的肉身是個廢物。根本不能承受他神念太多的力量,一旦超出臨界值,所造成的必然會是崩潰。

而發揮不出超越臨界值的力量,他對賀曉天又無可奈何,沒信心鎮得住對方。先前做到的定住樓層,定住一位羅漢的半拉分神,全部依靠着腦後光環的消耗。

現如今自己殺手鐗握在人家大魔王手裏,他除了乾瞪眼便是自爆噁心一把對方。可一想到自己此行前來的目的,老子忍了還不成嗎?

只要能夠達成,今日之辱卻也算不得什麼。驟時,億萬星辰將只會存在一個聲音,那就是他......

“噹啷!”“噹啷!”

新了塵被異響驚得回過神兒來,令其目眥欲裂的一幕映入眼簾,卻見賀曉天正用他的光環砸着地板。

泥垢了!!

沒有這麼侮辱人的。

那可是老子的......

“這玩意兒到底是個啥?”讓新了塵更加吐血的是,賀曉天在接二連三蹂躪他過後,竟然還好意思腆着個大臉問他。

你當真不是個玩意兒!

怪不得那麼多人希望你個禍害暴斃。

要不是有更大的計劃,我也想現在就掐死你個王八犢子。

“我不知辶......”眼見姓賀的再次抄起手中金色光環,新了塵立即改口道。“此乃功德金輪,唯我極樂教無上密法。在你一個土著手裏,無有半點作用。將此物還給我,咱們兩個之間的仇恨一筆勾銷!如何?並且,我賜你一樁機緣。”

“?!”賀曉天聞言登時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以示自己對於新了塵的話不屑。你個老禿瓢踏馬在想屁吃!求人還用這種高高在上的語氣說話?整的先前捱揍的好像不是你,而是本大魔王似得。

“我要是能用你的功德金輪呢?”對於那些自信心爆棚的敵人,姓賀的一向喜歡殺人誅心。於是,試探着問道。

“噗嗤——哈哈哈......”

新了塵聽後,不僅沒有動怒,反而是一個沒忍住,直接笑出了聲。

別人不知道他們極樂教的功德金輪,自己還不清楚內情嗎?

功德,人人都有,只是或多或少而已。基本上沒人能夠利用,唯有死後的時候,去往鬼城酆都轉世之日,有些優待罷了。

除了極樂教一本《金輪大法》以外,僥是星辰之主對此都無可奈何。

換句話,這是他們教派立足的根本,獨一無二的祕法,最爲核心的祕密。

或許曾經的天帝可以利用功德,但人家那個實力功德對於他老人家來說,雞肋都算不上,平時都不帶正眼瞧一下。

一個沒落之地的土著,居然當着他的面說能用功德金輪,滑宇宙之大稽。

小夥子,犢子不是你這樣扯的。

哪怕你跟我說能徒手掰碎,都比使用金輪的言論來的強強強......我尼瑪。

“?!”

新了塵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他看見了什麼,賀曉天手裏的功德金輪居然正在一點點的融化。

“不可能,一定是我眼花了。”

他使勁揉了揉眼睛,反正不是自己的身體,可勁禍禍。

但是當雙手放下的那一刻,他無比確認大魔王確實融化了其功德金輪。

“狗賊!住手!!”

新了塵急眼了,你個王八蛋忒不是東西。這玩意兒是亂融的嗎?你知不知道,裏面的功德是老子掠奪了多少人積攢下來的嗎?

雖然他本人的存貨很多,但是每一個金輪來之不易,代表着他數萬年的努力和重重的劫難,以及一次又一次的轉世呀!

少了一個金輪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又要多出一次轉世積累。到時候,錯過大爭之世的便是他嘍。

新了塵猛地向着賀曉天撲了過去,這一次姓賀的沒有慣着他,一腳就給踹了回去,讓對方享受了一把雲霄飛車的快樂。

【EXP:11,0000,0000→12,0000,0000→13,0000,0000→14,0000,0000......】

每次EXP的數值跳動,都會爲賀曉天帶來一個億的加成。

在你開掛的時候,還能白女票氪金,有比這更加快樂的事情嗎?

“大魔王,我與你不共戴......”新了塵怒吼着再一次鍥而不捨的撲了過來,此次賀曉天沒有用腳踹,反而是用着功德金輪去砸對方的臉。

對此,這廝面色一喜。

好好好,只要讓他接觸到功德金輪,自然而然有辦法奪回來。

然後......弄死你個鱉孫!

計劃?

不重要了。

新了塵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在腦海中盤旋,扒了大魔王的皮,抽了大魔王的血,剩下的骨頭和肉燉了喂狗。

但是當他以面部“迎接”功德金輪的時候,他又一次陷入了懵逼中。自己竟然徹底失去了金輪的控制,無法做到奪回。

在倒飛而回的那個瞬間,新了塵腦子裏則是在想,憑什麼?爲啥?

狗系統的力量,外星人一無所知。

讓它給盯上的EXP,想要溜走?

沒門!!

“砰————”

新了塵仰天躺在地板上,沒有爬起來悍不畏死的繼續衝鋒。雙目無神打量着天花板,一副餘生了無雜念的模樣。

此次中樞之域之行,讓他開始懷疑起了人生。

三觀?

更是碎了一地。

他轉了許多次世,投了好多的胎,從未遇見過如此詭異的情況。

大魔王,爲他狠狠地塑造了一把新的世界觀。

【又一個被魔王大人給玩壞的“勇者”,魔都清道夫部長出來洗地啦!】

【拖走拖走,有請下一個受害者閃亮登場。】

值得一提的是,當這條彈幕出現的時候,星球報業負責直播間的文職人員,有意無意的將報紙對準了定在地板上的從心羅漢半拉分神。

“?!”

關踏馬我什麼事,你們星球報業故意的是不是。

我只想要當個安靜的觀衆啊,不想成爲下一個受害者。

賀曉天亦是順着報紙,轉頭望去。

諾矩羅半拉小黃花一緊,這個彎腰打算偷摸溜走的姿勢,簡直是再合適不過了,完美的方位♂。

‘完了完了!要死要死!晚節不保啊。’

“騰————”

關鍵時刻,新了塵猛地起身。

他直起上半身,雙目佈滿血絲地地盯着賀曉天大聲喝道。

“我以極樂教子的身份向億萬星辰宣佈,若是誰能殺了大魔王,或是活捉押送至我的面前。《金輪大法》必定悉心傳授,不有半點保存。當然,這是在我不久之後降臨中樞之域前的承諾。若是我降臨後,大魔王依然安然無恙,條件作廢。若違此誓,天誅地滅。”

“轟隆隆————”

這聲毒誓傳入數百億觀衆的耳中,一字不落。

頃刻間,所有人看向直播間內的大魔王身影,充滿了火熱。

無數“勇(jiu)者(cai)”們,欲要準備挑戰一下魔王的威嚴。

反觀賀曉天,則是滿臉驚訝,沒有任何不滿。

無他,千里迢迢跑來捱揍送禮還不夠,居然還爲他主動投下了誘餌,讓韭菜們一起來送人頭。

好人啊!!

不,你是個善人。

我賀曉天就敬重你這種燃燒自己,照亮他人的光輝偉大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