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大魔王你完......】(4.5K+)

新了塵萬萬沒有想到,諾矩羅這個不算濃眉大漢且瘦弱皮包骨的羅漢,居然在關鍵時刻掉了鏈子!雖然沒有叛變到敵方大魔王陣營,與其一同毆打自己,但是行爲上基本跟叛變沒有任何區別。

在主子遇見危險第一時間,想的不是救援而是率先脫身,放在哪裏都說不通。說好的投誠呢?說好的以我爲尊呢?說好的日後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呢?你踏馬對天發誓,是不是一直在誆我呢!

諾矩羅看着“了塵”跟殺和尚沒有區別的目光,滿臉盡是尷尬之色。大佬,我要說是意外,您信不?而且咱們兩個加在一起,貌似並不能勝過大魔王。反倒是有着更大的可能,一起遭遇單方面吊錘。

所以咱們兩個能跑一個是一個,才是最爲正確的抉擇!只是顯然新了塵並不是這樣想到,以對方的角度來看,這廝不是個好下屬。

於是,羅漢分神一隻腳他在漆黑裂口沒,一隻腳站在現世疆域。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着實騎虎難下。而賀曉天的拳風,已經臨近新了塵的面門,呼嘯而來。

那股彷彿裹挾着傾天之勢,分海之力,碎星一擊的力量,逐步在“了塵”的視線內放大。此時此刻,退肯定是來不及了,唯有正面硬扛下這一擊,才有一線生機。不至於讓真正了塵的肉身,徹底崩塌滅亡。

“功德金身!”

新了塵怒喝一聲,僥是在星球報業屏蔽了直播間聲響的情況下,雙手展開報紙吃瓜的羣衆們,耳邊甚至都響起了他的聲音。

卻見他渾身上下在暴喝過後,如同渲染了一層金粉般耀眼。那宛如水流的金黃色液體,於瞬息之間遍佈全身上下,將之牢牢護在內裏。

“轟————”

石破驚天的暴響乍起,哪怕是以諾矩羅分神的實力,腦袋都不可避免的嗡嗡作響。正在清道夫總部大廈辦公的文職人員,或是修整的戰鬥小組,俱是雙眼一翻,登時昏了過去。

更加令人感覺到不可置信的是,直播間內一些實力不算強悍的修煉者,在巨響乍起的那一刻。耳朵一疼,眼前一黑,噗通一聲直截了當地暈了過去。

其實不只是他們如此,時刻關注賀曉天直播的星球報業職員,亦是猝不及防的到下了一大片。在昏迷的前一刻,所有人的腦子裏充斥着一句話。有時候產品質量太好,也是一種大錯啊。

反觀中樞之域挨了一拳的新了塵,面色依舊如常,一副風輕雲淡的表情。可唯有一點誰也不能忽略,賀曉天正面擊中在他胸膛的拳頭處。下一刻猛地綻開一道道裂紋,如即將破碎的瓷器一般,並且在呼吸之間遍佈周身上下。

“咔......咔咔......咔擦......”

一片片好似黃金鑄造的碎片崩碎,自“了塵”身上脫落開來,並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洞穿佈滿房間內的佛家梵文,射向不知名的遠方。

一些走在街道上的魔都市民,只見清道夫總部大廈最頂層,一道道金光迸射。恍如《西遊記》中石猴出世的場面,極度駭人且壯觀。

換作以往,他們肯定要駐足旁觀,喜歡看熱鬧可不是種族專利。只是今時不同往日,現如今可不是那個和平的世界,奇人異士、惡靈怪異,甚至是天外來客一一現身。

所以這幫市民非常自覺的迅速掉頭轉身,向着清道夫大廈相反的方向急速奔跑。熱鬧再好看,也沒自己的小命命重要啊!

賀曉天一拳擊碎“了塵”的防禦,並未有任何欣喜之情,反倒是皺起了眉頭。在那一瞬間,他察覺到大樓內有許多生命,突然黯淡了一下。事後固然迅速恢復,可他不能無視。

若是以前的話,他一定不會察覺。但自從得到了《青龍印》後,對於一些生命甚是敏感。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每一個人的生命之光強弱。

‘不能在大廈內繼續戰鬥,否則會危及小弟的小弟們的性命。’頃刻之間,賀曉天有了決斷。自己的事,連累無辜那是大錯。

當然,如果樓內全部是外星崽的話,則另當別論。心懷不軌之徒,那叫做死有餘辜。而且從某種方面來說,這些內有鬼胎的天外來客們,真實的本質是侵略者。並且他們侵略的不是一國,而是一個世界,一個星球。

“嘿嘿,咱們去天上樂呵樂呵,不要波及無辜。畢竟,本魔王可不是個無惡不作的大惡魔。”賀曉天衝着新了塵一笑,只是密佈面門的黑色霧氣,模擬出來的表情,怎麼看都不像是在笑。

話音落下,賀大莽夫左臂高高擡起,狠狠向下一揮。一股強烈的斥力,頃刻間兇猛的爆發出來,好似洶涌澎湃的海流,轟隆一聲炸響!

“轟————”

正在奔跑的魔都市民,耳邊響起震天巨響。所有人俱是不由自主的選擇回頭觀望,無論到了何等地步,骨子裏那種看熱鬧的心態,貌似都無法熄滅啊。宛如賀曉天的作死之魂,愈演愈烈,永遠在旺盛的燃燒着。

然後他們等人,便看見了自己這一生,都難以忘卻的場景。

一層大樓居然浮了起來,以迅雷不以掩耳之速。轉瞬即逝猶如流星般迅捷,晃神兒的工夫,卻已化作天空中的黑點。僅僅驚鴻一瞥,便消失在天空,去往了更高的蒼穹。

不得不說,得虧十三位大和尚+諾矩羅這位從心羅漢的努力。在他們的“幫助”下,清道夫總部大廈這層樓堅固無比,比之鋼鐵堅硬了豈止千百倍?

如若不然,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住,賀曉天如此磅礴的斥力。即便是以清道夫造價不菲的材料,怕是亦會在瞬間四分五裂。

“?!”

諾矩羅雙眼圓睜,餘下的半個身子就要往黑色裂隙內鑽。這一招他太熟悉不過,正是當初差一點在直播間內,一口氣殺了曾氏九聖的方法。

他並不會自大到認爲自己的肉身,可以和魁聖那種擁有泰坦血脈的變態相提並論。如果要是讓血雷給盯上,甚至是擊中,必死無疑!

估計在極樂星內的真身,都要受到波及,從而形神俱滅。對於天帝的力量,任何一個熟知其歷史的大法力者,絕對不會心存僥倖。

因爲那些心存僥倖之人,全部慘死在這股可怕的力量之下。

只是樓層越是接近天空頂端,他的黑色裂縫越是不穩。即便靜坐羅漢的分神反應及時,欲要在第一時間脫離中樞之域,但偏偏就慢了那麼一小步。

差一點點!!

然後就見黑色裂紋如同信號不穩的電視機,在閃爍過後猛地閉合。而打算拋棄新了塵跑路的他,當場成爲了一個悲劇人物。

“噗————”

但見諾矩羅在黑色裂縫閉合之後,半拉身子直接沒了。整個分神像是熱刀切過的黃油,光潔的不像話。

別看人家只是一縷分神,實際上正常人類該有的東西他都有。血肉,脈絡、骨骼、神經等等,清晰可見。

而這便是一尊羅漢的能耐,也是大法力者的強悍。即使只是一縷分神罷了,也擁有完整的生命和智慧。

諾矩羅雖然這幅慘樣,可他卻渾身輕鬆下來,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不論如何,至少挽回了自己一半損失是不是?即便餘下這一半分神受損,或是被消滅。他也不用擔憂,自己無法參與接下來的大爭之世。

修養千萬年的時間和千百年,完全是兩個概念。前者代表着他,再無半點跟在大佬屁股後面撿漏的機緣。後者則是使出吃丨奶丨的力氣努力外加出點大血,花費點代價就能彌補回來。

“!!!”

身爲靜坐......從心羅漢的諾矩羅是舒了一口氣,可新了塵卻是極度驚悚。在他的感知內,天空之上蘊含着一股既熟悉而又陌生的毀滅之力。

那種恐怖的力量,足以令他永生難以忘懷!

不能,不能繼續升空了。繼續下去,便是真正的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驟時,即便以他的特殊能力,亦是會墜入萬劫不復之地,再無出頭之日。

“定!!”

這一聲【定】字,不僅僅只是在樓層內傳播,乃至於響徹了整個中樞之域。無論是什麼生物,但凡是生靈皆是猛地渾身一顫,受到了莫名驚嚇,一身汗毛豎了起來,冷汗連連。

而後賀曉天便見,在新了塵腦後那宛如大日的光環,呼吸間猛地黯淡了幾分。隨後一股奇異的力量,遍布整個樓層。使之突兀的停頓在了高空,斥力消失,不得上升。

賀大魔王非但沒有半點不爽,反而舔了舔嘴脣,臉上露出笑意。無他,這證明了《黃龍印》還有提升的空間。

看來狗系統給出的一百五十億EXP,不僅僅包含了永固的特性,應該亦會有所提升。否則,不符合總鎮四方的介紹。

‘老子說嘛,系統會如此好心的,只花費一點點EXP,便將天帝的規則之力給我使用?’

並且他敢肯定,新了塵的損失遠比自己消耗的EXP來的多。縱然不清楚他腦袋後面的光環到底是幹什麼用的,但可以確定的是一定很珍貴。

爲啥?

從新了塵那張彷彿是吃了十噸屎的表情上來看,從而得出的結論。

“該死的土著,你會後悔的,我告訴你,你完......”

賀曉天可不是個喜歡放嘴炮的人,相比於跟個潑婦一樣罵街撂狠話,他更加喜歡君子動手不動口。

尚且未等新了塵吐出餘下的話,姓賀的整個人立即以壓倒炕的兇猛勢頭壓了上去。

沒錯,是壓!

比之常人強壯幾倍的身軀和重量,噗通一聲直接把新了塵給壓倒在地。

在那一刻,樓層內響起了清脆的嘎嘣聲。

似乎,某些玩意兒斷了。

至於是腰還是......咳咳......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

新了塵這輩子大概都未能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居然會被一位壯的比之牛犢子還要生猛幾倍的大漢給壓在身上。

一瞬間,身體某個部位的疼痛,被恥辱心給蓋了過去。

等等,確切地說不應該是壓,而是騎着!

賀曉天以天傾之勢,“撂”倒了新了塵後,順帶着騎在了他的胸膛上。

“你要幹什......”

在這一刻,受害者新了塵甚至忘記了反抗,而是滿臉驚恐的詢問道。之所以如此的原因,或許是佔據的肉身並不重要,即便死亡也威脅不到他本體的緣故,才會導致其如此。

只是話未說完,兩隻如同蒲扇的大手,左右開弓抽了過來。

“啪————”

“啪!!”

“......”

一曲交響樂,再次響起。

直播間內,密密麻麻的彈幕劃過。

【噹噹噹噹......音樂鬼才大魔王正式上線!】

【明明能成爲音樂家,你卻偏偏選擇當魔王。】

【受害者+1】

虧得新了塵看不見彈幕,否則非得嚷嚷着弄死這些敢於調侃他的吃瓜羣衆。

另一邊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從心羅漢諾矩羅。正在辛苦的開闢新的通道,準備讓自己剩下的一半身分神迴歸本體。

“定!!”

新了塵倒地的方向,正正好好看見了他的所作所爲。“新仇+舊恨”在這一刻涌了出來,於是他顧不得被賀曉天抽嘴巴的疼痛,恨恨地喝道。

這廝腦袋後面的光環,再次黯淡了一分。

於是,諾矩羅悲劇的發現自己,居然不能動了。

他雙眼滿是憂桑的望着新了塵,大佬啊大佬。

其實我這是在保存有生力量,你咋那麼小心眼呢!

“大魔王,我告訴你,你小子完......”

新了塵的小胳膊小腿,顯然並不能扛得住賀曉天的神力。可使用腦後的光環,他又不甘心。因爲姓賀的並不能威脅他的生命,浪費可恥先放在一邊,自己腦後的光環用一點少一點。

今日用了兩次,再用第三次他心疼,會滴血的!

賀曉天神色透露出不耐煩,我這“交響樂”開的好好的,你嚷嚷個毛線嚷嚷。

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不清楚老子是開染坊起家的是不是?

隨後於新了塵驚恐的目光中,他突然而然地脫下了鞋子。

“?!”

你脫這玩意兒幹嘛!!

在那一刻,新了塵想起了一個名爲斷背山的故事。

那是一個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唯一讓人感到不好的是。戀愛雙方不是男+女,而是男+男。

臥槽!!

我咋不知道,大魔王還有這個性趣呢?

連了塵這個年老色衰的糟老頭子你都不放過,你踏馬真不愧魔王之名。

別說他了,從心羅漢亦是大驚失色。

難道,我堂堂羅漢爺今日要晚節不保?

也不清楚到底是誰給一個半拉人的自信。

此時此刻,賀曉天的直播間熱度爆表。

幾乎在他脫鞋的那一刻,凡是訂閱了星球報業的千家萬戶,頭版頭條俱是換成了【大魔王脫鞋爲那般】的標題。

不知在賀曉天得知此事後,會不會打死某個首腦。

哪怕對於他恨之入骨的世尊、仙朝、大雪山等人,盡是一股腦的進入了直播間,準備觀看這一場比之拍賣會還要勁爆的名場面。

脫鞋了!

襪子也脫掉了。

快了快了......

所有摩拳擦掌,甚至某些人脫下了衤。

新了塵閉上了眼睛,一歪脖子不忍觀看賀曉天。

接下來的命運,怕是要成爲自己這一輩子,最大的恥辱了。

我恨你.....

被定身的諾矩羅,清晰的看見自新了塵的眼角,留下了一滴滴眼淚。

他,情不自禁的跟着流下了淚水。

我從心羅氵......靜坐羅漢寧可自爆,亦不會接受大魔王的男上加男。

“等等!!”

新了塵猛地回神兒,娘嘞。

我又不是沒有反抗之力!

尚且不等他反抗,只見賀曉天將自己手裏的襪子揉成一團。

塞進了他的嘴裏......

塞進嘴裏......

嘴裏...

嘴...

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