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這孫子要跑!】

靜坐羅漢此時此刻,當真有一種被蠢萌哈士奇給強行睡了一晚的小黃花之痛。如果不是盤旋在心間的危機感,始終提醒着他本人根本不是大魔王的對手。一旦動手的話,有着極大的可能會被轟成一地殘渣。他現在一定要將對方千刀萬剮,碎屍萬段以泄心頭之恨。

“啪————”賀曉天見其如此表情,二話不說掄圓了膀子,一個大耳刮子抽了過去。諾矩羅整個人活脫脫一副受氣小媳婦的模樣,捂着自己的臉兩隻眼睛頗爲無辜的望着他。似乎是在無聲地詢問,你幹啥又打我?

“不要誤會,我只是單純的看你不爽。”大魔王很是仁慈的給出了解釋,只是這還不如不說呢!氣的羅漢分神面色如同霓虹一般,見過許多囂張跋扈的人,但是這輩子就沒見過這麼往死裏禍禍人的主。

只有起錯的名字,沒有叫錯的外號。你踏馬被人稱之爲大魔王,果然不是沒有道理的。話說回來,到現在你還沒在中樞之域人人喊打,的確有幾分能耐。

其實諾矩羅想錯了,有無數人想要暴打賀曉天。甚至一度想要通過衆籌來狙擊他,找幾個實力不錯的外星崽,讓他們替自己等受害者出一口惡氣。只是奈何外星人的實力不允許,他們這幫人在面對大魔王的時候,跟着中樞之域人一起唯唯諾諾,不敢重拳出擊。

“來來來,告訴我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賀曉天沒有理會變顏變色的諾矩羅心情如何,而是抓着對方的袈裟,一把薅到近前喝問道。於是,瘦弱的跟個皮包骨的羅漢分神,如同一隻小雞仔般,乖巧的呈現在億萬星辰的觀衆面前。

緊接着賀曉天打了一個手勢,時刻關注他直播間的星球報業人員,立即將負責直播的報紙調低,隱藏了兩個人的頭顱。同一時間,還順帶着把聲音給關了。人們只能看見兩個人脖子以下的畫面,聲音亦是沒有。

整張報紙上立即佈滿了問號,眼看那個悲催的老和尚就要吐露實情。我們一起脫下了褲子,結果你們星球報業就給我們看這個?抗議!退錢!你們這是在敷衍消費者,俺們有權知曉大魔王直播的所有內容。

與此同時,下一刻千千萬萬個購買了報紙,並正在觀看賀曉天直播的觀衆們,立即接收到了來自星球報業的系統提示,或者說是解釋?只是這種解釋,不如沒有呢。存心氣人是不是?信不信我們退訂,以後都不賣你們家報紙了?

關於這一點,人家星球報業還真不怕。手握大魔王這個當紅炸子雞,還愁沒有流量?還怕沒人定購自己報紙?

總之解釋的大致內容便是說,他們自願簽訂了觀看直播時的相關合同,報業有權這麼幹。投訴也不行,因爲合同最下方還有句話,【以上內容最終解釋權歸星球報業所有】。

衆人見此,頓時破口大罵。這行小字僥是有些修煉者都沒注意到,可見小到了何等地步。明顯是星球報業存心的,等着關鍵時刻堵他們的嘴。

he~~~tui!!

奸商。

祝你以後生兒子沒?。

然後,報業首腦迎來了一大波的謾罵。賀曉天?暫時沒事。別說,幾次直播下來,居然沒有一個敢公然挑釁大魔王的。嗯,除了賠到姥姥家的雪魔以外。不僅錢沒了,同伴的性命也跟着搭了進去,堪稱人財兩空的典範。

具體原因一切要歸功於某個進入頂尖醫療星球聊養的人,讓更多的人覺得大魔王可以隔着報紙揍人。不要奇怪,億萬星辰有幾個能力特殊且不可思議的人存在,並不是啥稀奇事。比隔着報紙打人更奇葩的能力,並不在少數。

“我說了你能饒我一命嗎?”諾矩羅覺得自己應該掙扎一下,要是不能得到賀曉天的許諾,還不如閉嘴來得痛快。起碼不會賠了夫人又折兵,在受傷之後順便得罪那個大人物。

“行!”姓賀的聞言翻了一個白眼,非常乾脆利落的應了下來。語氣那叫一個斬釘截鐵,把諾矩羅接下來準備的託詞,全部噎了回喉嚨裏。

“???”羅漢分神疑惑的望了一眼賀曉天,答應的這麼乾脆,其中不會有詐吧。請原諒他的謹慎,因爲從最近大魔王幹出來的事來看,這廝顯然不是什麼仁慈的人。說上一句心狠手辣,那都是在貶低。

“啪————”

你瞅尼瑪呢!

“我大魔王一口唾沫一個釘,既然答應了你,便一定會做到。再讓我看見你眼睛中的懷疑,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摳出來?”

諾矩羅捂着臉,滿臉的委屈。雖然老衲的小命攥在你手裏,但是你小子是不是也有求於我?憑啥我是弱勢羣體,憑啥我要挨抽?好傢伙,看你一眼還要扣我眼珠子?

我TM......屈服了還不成麼。

羅漢大爺準備丟棄節操,先把分神保住。他可是有着崇高的理想,遠大的抱負。萬萬不可在中樞之域折戟沉沙,導致接下來千萬年未有之變局,一根毛都撈不到。

“此事說來話長......”

“啪!!”

“你......”

“啪!!”

“我......”

“啪!!”

“......”

“啪!!”

“我踏馬不說話也要挨抽?”多少年沒有流淚的諾矩羅哭了,曾經即便是刀槍臨身他都面不改色,眉頭不眨一下,無所畏懼砍人的硬漢,此時嚎嚎大哭。聲音相當洪亮,尤其是夾雜在哭聲中的委屈,簡直是聞者傷心聽者落淚。

“不好意思,抽順手了。”賀曉天最反感別人在說事的時候來上一句此事說來話長,你特麼不會長話短說?然後下意識一巴掌扇了過去,結果一不小心就習慣了,連抽了好幾下。

諾矩羅:“?!”

啥玩意兒,順手了。

誰也別攔着我,我要自殺。

這破生意我不做了,老子大不了繼續當個羅漢。什麼菩薩果位,佛陀果位我不要了,也不眼紅了。愛誰誰,爺我現在不稀罕。

於是,賀曉天就見上了頭並且紅着眼珠子的諾矩羅,整個人跟遇見危險的河豚一樣,猛地鼓了起來,唯一的缺憾可能是身上少了一點刺。

“臥槽?!”

姓賀的尚未沒開口,站在一旁目睹了全程暴行的了塵,情不自禁脫口而出喊了一嗓子。其餘十一位僧人,噌的一聲竄了出去,欲要跑路。

瑪德,一位羅漢果位的大法力者分神自爆,威力能有多大?具體他們等人不清楚,但是留下來自己肯定得被炸成一團渣渣。

哦,不對。應該說連渣都留不下來,徹底潰滅於虛無之中。

“原來你是個河豚啊!”賀曉天顯得非常淡定,不僅沒有逃跑,反而伸着手指着膨脹起來的諾矩羅喊道。

正在發生變異,準備自爆的羅漢爺:“?!”

我踏馬......這麼沒有牌面的呢嗎。

我要自爆了!

自爆!

你懂嗎?

看着依舊站在原地,淡定的令人髮指的賀曉天,諾矩羅整個人突然覺得索然無味,不知爲啥進入了一種名爲賢者時間的狀態。

他膨脹的身體,逐漸萎靡下去。人,更是變得祥和了幾分。彷彿世間的一切,任何都不能引起他的嗔怒。

此刻,羅漢終於有了幾分屬於出家人的風采。

實際上,賀曉天也特麼是個人才。

能把一位靜坐爲羅漢的人物氣到要自爆的地步,億萬星辰能找出來幾個?他,也算得上是前無古人。後面有沒有來者,那就不清楚嘍。

“等等,不對!”諾矩羅突然回過神兒來,這種狀態如同面對那位大人一般。身後傳來腳步聲,他猛地回頭。

“!!!”

似李。

只見了塵和尚,右掌豎在胸口,充滿了慈悲之色的眼睛望着諾矩羅。在他的腳下,朵朵金蓮涌出綻放消逝。行走之間,於虛無中散落天花,瓣瓣飄落在地。

佛家禪音涌動,一個、兩個、三個、無數個大德高僧的誦經聲,連成了一片,莊嚴肅穆。其所過之處,宛如淨土一般,純潔無瑕。

在其腦後,一輪金色的大日,緩緩升起。一輪輪光暈散開,好似神祗降臨人世。浮塵、喧囂、煩惱,一一退去,心境甚至都被淨化了一遍又一遍,接受着無形的洗禮。

了塵周身天地異象不斷,着實驚呆了一片吃瓜羣衆。本以爲接下來沒啥好看的觀衆們,突兀瞧見單方面挨錘的禿瓢崛起,心中立即生出了有好戲看的念頭。

本着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心態,他們對於了塵立即開始評頭論足,大放厥詞。本來稍微有點降下來的人數,不減反增。讓星球報業的人,樂得合不攏腿。

“大人!”諾矩羅渾身顫抖的向着“了塵”彎腰俯首,神態更是惶恐。要知道自己剛剛正準備出賣人家呢,結果正主突然間就到來了。

“無妨,起身吧。”了塵的聲音不再是蒼老沙啞,反而是充滿了磁性,讓人如沐春風,不禁生出了幾分好感。

越是這樣,諾矩羅越是害怕。這種無形之力,簡直能讓人跳腳。明明自己已經獲得了羅漢果位,結果卻依舊不能自控,誰不害怕!

“啪嗒!”“啪嗒!”

身後響起腳步聲,諾矩羅不用回頭都清楚是賀曉天。姓賀的從他身邊越過,大步流星來到了“了塵”面前,上下仔細打量一番,嘖嘖稱奇。

“施主......”

新了塵滿臉微笑開口,祥和之氣更加旺盛,大日淨土不經意間擴大了幾分,蔓延至賀曉天腳下,似乎想要將至囊括入內。

他固然滿臉堆笑,令人好感大增,可惜賀大莽夫不吃他這一套。於諾矩羅驚恐的一對小眼神兒中,掄起了膀子,對着“了塵”的右臉抽了下去。

“啪————”

諾矩羅一把捂住自己的眼睛,爺我就知道會是這樣。大人啊大人,你這能耐使錯了方向呀。大魔王他這廝,就是一個不折不扣合該被消滅的禍害。

無緣無故挨了一巴掌的“了塵”,捂着自己的右臉可謂是滿臉懵逼。

我是誰?我在哪兒?我要幹什麼?

“何方妖孽?竟然膽敢侵入我兄弟的身體,速速離去的話,爺爺我大慈大悲放你一條生路。否則別怪我施以辣手,將你人道毀滅。”

明明是抽了人家一巴掌的賀曉天,非但沒有半點不好意思。反而是渾身氣勢大盛,一臉義正言辭地怒吼道。

整的他跟個受害者似得,而不是施暴者。

新了塵:“???”

你跟這具肉身的主人是兄弟,我咋不知道呢。

等等,現在貌似不是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

“施主,勿要動怒。我乃......”

顯然新了塵不是太瞭解賀大莽夫的性格,要不然肯定不會解釋的。

“啪————”

“!!!”

新了塵這回捂得不是右臉,而是左臉了。

咋還打我呢?

“妖孽住嘴!”

“不是,你聽我......”

新了塵看着賀曉天又一次揚起了巴掌,猛地向後退了一步,如同縮地成寸躲過了第三次大耳刮子。

“莽夫!”新了塵挨了兩巴掌,一直壓抑着憤怒,試圖勸說姓賀的和和睦睦,好好坐下來談一談。

但是在第三次後,他徹底忍不了了。

欺人太甚啊!

“好好好,既然如此,我就降服你這個......”

新了塵一句話尚未說完,賀曉天提着拳頭已經轟殺而至。

這一拳僥是虛空都被打出了波浪,若是挨實必然會落得個四分五裂的下場。

“?!”

你這拳頭的力道,跟了塵是兄弟。

我信你個鬼呀!

你們兩個絕逼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否則,至於下死手嗎?

“諾矩......”

了塵這具肉體凡胎,顯然不能發揮出自己本體多少實力,甚至一旦勁兒用大了,搞不好會直接把肉身給弄崩潰。

所以這位佔據了了塵肉身的大能者,下意識的喊了一句靜坐羅漢,打算玩一把二打一,發揮一下羣毆的優勢,起碼壓制一下大魔王的囂張氣焰,讓接下來的談判順利一點,佔得先驅。

結果讓他眼前一黑的是,只見諾矩羅一隻腳踏入了一個漆黑的裂口,正一臉尷尬的望着新了塵。

這孫子要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