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求求施主別打了】

身材瘦小且弱不禁風的皮包骨老和尚,遭遇了自己這一輩子最爲困惑的事情。他貌似啥也沒幹,剛剛降臨中樞之域說了兩個字,家門還沒有完全報出來,登時挨了個大耳刮子。

莫非年紀大了,或者我出來時一不小心得罪了面前的人?等等,老子可是一位大法力者,不至於記憶力衰退到如此地步吧。

正當瘦弱老和尚處於思考中,賀曉天右臂再次揚了起來。那比別人大腿都要粗的胳膊所帶起的風聲,當真稱得上呼嘯二字。

“?!”端坐於半空的老和尚,腦袋下意識的一個閃躲。“嘿嘿,沒打到。”

耳刮子順着他的頭頂劃過,這廝露出了一個笑臉,活脫脫一個頑童模樣。只是下一秒,他那張老臉上猛地變成了脹紅。

無他,卻見在其歪頭閃過大巴掌之時,賀曉天右腳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砰地一聲正中他脆弱的小黃花。

“(⊙o⊙)…”

“!!”

周圍衆人,滿臉驚悚。

這怕是要裂開了吧?

“嗷————”

噌的一下,瘦弱老和尚當場竄了出去。太疼了,一股火辣辣且開裂之痛,瞬間淹沒了他的思緒。

隨後賀曉天若無其事的扯過了塵身上的袈裟,仔細擦了擦自己的鞋子。之前夾雜在砰地一聲中,好像還有嗤的一聲。

如果猜測正確的話,弱不禁風的老禿瓢估摸着應該是被他一腳踹出來了【屍米】。嘔,真是不講究衛生的傢伙呀!

了塵一臉生無可戀的看着用完了他袈裟擦鞋,然後扔過來蓋在他身上的賀曉天。場面像極了惡霸欺凌弱小,而弱小無力反抗。

“你們愣着幹什?等我超度你們嘛!還不快繼續給老子唸經。”賀-我不是惡霸-更不是魔王-曉天,衝着愣神的大和尚們怒吼道。

在某人的儒(tao)雅(tian)隨(yin)和(wei)下,尚且處於呆滯中的禿瓢們頓時反應過來,立即乖乖開始唸經。

此時此刻,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

他們可不想步了慈眉善目的和尚後步,某個脆弱的部位突兀裂開。以後上茅房估計用不到蹲坑這種技能,怕是得躺在牀上讓人護理。

“無知小兒,欺人太甚!!”好歹是一位大法力者,賀曉天那一腳固然兇猛凌厲,差點把他的苦膽都給踹出來,但這點傷勢對於瘦弱老禿瓢來說,不在話下。

這廝好像沒有受過社會的毒打,居然不離不棄的漂浮而來,衝着賀大莽夫怒目而視。像是在說,得罪我你完了。

“啪————”

賀曉天看着突然又鑽出來的慈悲善目老和尚,二話不說又是一個大耳刮子抽了下去。你跟誰倆呢?

處於憤怒中的老和尚,壓根沒想到自己又會挨了一巴掌。整個人當即陷入了懷疑人生的地步,我諾矩羅如此沒有牌面嗎?

好歹,老衲也是一位獲得了羅漢果位的修煉者,億萬星辰中的知名戰士,如今皈依極樂的大法力者。

另外按照正常的方式來說,你不應該問一問老衲從何處而來,到此處又要幹嘛嗎?話都不說,逮住人便是一頓抽究竟是什麼鬼!

難道中樞之域現在的民風,已經彪悍到如此地步了麼。

“你,跟他們一起唸經。”賀曉天一指除了了塵意外的和尚們,衝着諾矩羅說道。

“?!”

諾矩羅心中一驚,賀曉天的威勢,有點超乎想象啊。另外,一股不妙的感覺,突兀涌了出來。

“好好好......”

名爲諾矩羅的老和尚,不知爲何當即笑眯眯的應了下來。站在一旁看着自家羅漢,供其驅使的畫面,了塵那叫一個痛心疾首。

您不應該立即和對方大大出手嗎?一副和氣生財的模樣,到底是在鬧哪樣?

羅漢爺,你踏馬腦子被殭屍吃了吧!哦,不對。殭屍打開了你的腦子,結果失望的離開了。諾矩羅你個老梆子,壓根沒有腦子。

賀曉天也是沒想到,對方居然一口答應了。而且還真的安安靜靜的盤膝坐在地上,嘴裏開始誦經。

視線內左上角的信息提示,“洗點”速度猛地暴增了一截。這廝一個頂十三個,超級工具人啊。

但是下一刻,他的不解理解被直播間內神通廣大的“報友”們解開。不知是哪個大勢力的人物,狠狠的扒了一波諾矩羅此人。

原來這傢伙出身乃是自一支堪稱無敵於星空的軍隊,而諾矩羅更是屬於其中的佼佼者,一身殺戮技巧堪稱冠絕三軍,妥妥的牌面級別人物。

只是後來不知爲啥,被一羣極樂星的和尚給忽悠過去,皈依了佛法。後得到了靜坐之法,一坐便是數萬年之久,實力更是突飛猛進。

唯一的缺點可能是“宅”在家裏時間太長,導致腦子有點不夠用。並且不喜歡打打殺殺,放棄了從前一言不合就殺人的觀念,成爲了一位真真正正的修佛之人。

所以他在極樂星內,混的略微不如人意。這年頭哪裏有修行者不動手的,無論哪個教派,俱是以自身利益爲主。

一個實力強大的修煉者,卻不喜歡打打殺殺,你讓他老大如何看?你讓其手下的小弟如何看?自然是怎麼瞅怎麼不順眼。

如同需要業績的領導,身爲下屬的你不僅不能拓展業務,還天天“宅”在家裏面浪費糧食,沒弄死你就是天大的恩賜。

何況現在這年頭,哪裏有什麼正邪之分,無非是誰的宣傳更給力,公關更強大罷了。二者相加,黑的能說成白的,白的能給你染黑。

明明是你滅了人家滿門,卻能硬生生讓無數人爲你拍手叫好。明明是個十惡不赦之徒,一句話皈依我佛便能搖身一變,成爲正義的使者,你說可笑不?

但是賀曉天偏偏有一種不真實之感,一個腦子秀逗的人,能獲得羅漢果位?你當羅漢是大白菜啊!

總有一股違和之感,繚繞在賀大魔王的心頭。他眼睛滴溜溜亂轉,轉來轉去最終停在了了塵的身上。

“?!”

你要幹嘛。

等等,你別過來,再過來我就喊人了!

面對賀曉天儒(man)雅(shi)隨(yin)和(dang)的笑容,了塵慌得一批。於是,他飽含希望的向着盤膝坐在地面,嘴裏誦經的靜坐羅漢諾矩羅看去。

看在同門的份上,羅漢爺您幫我一把如何?不求脫離魔掌,起碼不挨抽也成啊。

可惜的是,令殭屍失望而歸的諾矩羅,始終慈眉善目的閉着眼睛,僥是睜開看一眼的慾望都沒有。老老實實的不動如山,相當有工具人的自覺。

“嘿嘿,別怕。”這種丨淫丨蕩丨的聲音+凶神惡煞的面目表情+肉眼可見的不懷好意,如何讓了塵不怕?

其餘十一位師弟們見此,暗道一聲師兄保重,有朝一日我們會爲你報仇的。您,且安心的去吧。

“來,跟我說說這舍利子你是從哪裏弄來的?”賀曉天一把拎起了塵,跟薅着一隻柔弱無助的小羊羔般問道。

迫於某人威(yin)嚴(wei),他只好將事情說了出來,順便把極樂星上的大和尚們,賣了個底朝天。

羅漢爺您也不幫我,那就別怪老衲出賣你們了。苟活,那不也是活着?

原來,他們不(xiang)怕(dang)死(pa)的找上門來,其實是受到了他人的驅使。了塵等人身具極樂之血。

嚴格來說其實是極樂星中人,是當年在中樞之域留下的探子,用現代話來說就是間諜的後代。

天帝遺留的力量厲害歸厲害,但不是沒有辦法能偷偷摸摸的進入。這批人悄無聲息的潛入中樞之域,正是爲了昔日萬祖之庭的遺蹟。

極樂之主希望得到天帝當初橫掃億萬星辰的力量,只是結果不盡如人意,毛都沒找到一根。一怒之下,讓那些間諜永遠的留在了中樞之域。

然後,一代代通婚生下了了塵這批人。前階段日子,極樂星突然聯繫到了他們,讓他們打探大魔王實力如何。

而後通過清道夫的路線,進駐了一大批弟子。再然後?便是他們冒死出手試探,最好能夠渡化賀曉天。

實際上,在了塵看來極樂星那是讓他們等人前來送死的。我們十三個人,找大魔王的麻煩那根送菜有區別嗎?

還踏馬是一盤豆芽菜,簡直不要太菜。

‘有陰謀!’

賀曉天聽完了塵的話,腦子裏第一時間浮現出了三個字。自己與十三個大和尚之間的差距,豈止是肉眼可見?哪怕是個盲人,都能看出來此舉不妥。

可是爲何極樂星的和尚們,偏偏如此行事呢!殊不知,此乃打草驚蛇之舉。縱然了塵等人身懷令許多人恨到牙癢癢的渡化術,但也不至於讓那羣外星人自信心爆棚吧。

或許,有個人知道其中的答案。

想及此處,他的目光望向了諾矩羅。

“?!”

身材瘦弱的諾矩羅,別看外表穩如老狗,實則內心慌得一批。剛剛要不是老衲機智,靠着以前的名聲萌混過關的話,指不定現在要慘遭吊打。

唯一令人蛋疼的是,他最終貌似還是受到了大魔王的注視。唉,早知道不出來裝這個比了。誰能想到,區區中樞之域一個土著,實力竟然強到了連自己這個羅漢分神都無可奈何的地步?

沒錯,在場的靜坐羅漢,只是一縷分神罷了。若是真身降臨,早就讓血雷劈的魂飛魄散,如同當初的魁聖一般。明明有着不弱於一般星辰之主的肉身,卻還是化爲了飛灰。誰,不怕啊!

“老頭,別裝了。”賀曉天拍了拍諾矩羅的臉,一副我已經看穿你拙劣的僞裝了的模樣。

“施主?”這位慌得一批的羅漢大人,露出了一副你在說什麼的亞子,我咋聽不明白呢的表情。

諾矩羅話音落下,賀曉天掄起膀子右掌抽在了他的左臉上,聲音那叫一個嘹亮。

“啪————”

“接着裝,我看你能忍到何時。”既然你想玩,本大爺就陪你玩一玩。反正挨抽的又不是我賀某人,算來算去我都不虧,唯一苦逼的便是諾矩羅。

“?!”

諾矩羅眼中精芒一閃而逝,但是想了想雙方差距後,瞬間泄氣。好絕望啊,我真的打不過呀!否則你以爲本羅漢喜歡裝孫子?

他是有苦說不出,本來計劃好好的,結果踏馬到底還是低估了賀曉天的實力。諾矩羅此人在出家以前,就有一個非常神奇的感知。

一旦周圍有威脅他生命的人出現,他自身就會受到警示。這也是爲何,出身軍隊的他不僅沒死,反而越戰越滋潤,一度成爲了牌面級別人物。而在他信心滿滿,分神進入中樞之域後,那種危險感知再次提醒他。大魔王不好惹,能把他給捏死!

於是,只好裝孫子,打算忽悠過去後抓緊跑路。一縷分神死了雖然不至於威脅到他本體的生命,但是需要好長一段時間的靜修恢復,會錯過許多大事的啊。

可現在看來,他的本性貌似已經有點壓制不住了。諾矩羅本人更是迷惑,爲啥賀曉天一眼就能看穿他的僞裝?

這,不修煉啊!

想一想一個出身軍隊的二傻子,不僅沒有死在征戰中反而混到了一定的地位。誰要是覺得這個二傻子真的是個傻子,那麼相信的人才是大傻子!

另外,姓賀的絕對不相信,往日一個殺人如麻的傢伙,在皈依佛門後會真正的放下屠刀。自己三番兩次羞辱對方,都把小黃花給一腳踢得裂開,結果人家愣是半個髒字沒罵。

不正常!

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

更爲重要的是,諾矩羅是外星人,怎麼對待他賀曉天都沒有心理負擔。試探一下,又不會掉根毛。

對,只是簡單的一個試探,萬一諾矩羅是個真正的大傻子呢?

“啪————”“啪————”“啪————”

連綿不絕的巴掌聲,此起彼伏。

賀曉天也是個人才,愣是打出了交響樂的氣勢。

直播間內衆人聽着噼裏啪啦的“掌聲”,有一個算一個俱是目瞪口呆。合着大魔王,還是個頗有天賦的音樂家哩!

到底是哪個人,把他帶上了修行這條不歸路?

曹!

絕對是在誤人子弟啊。

重金懸賞大魔王曾經的老師,讓他好好學音樂不行嗎?非要放出來禍害星空,收割我們的錢包。

不提直播間內,凡是和賀曉天結下了樑子的人,都在腹誹着如何弄死姓賀的老師。諾矩羅這位羅漢,已經徹底忍不了了。

疼吧,的確挺疼,但是還能忍受。畢竟出身軍隊,沒少挨刀子被人砍。可是若要按照這個力度繼續抽下去,並且逐步加大力量的話,裝不裝孫子都得被賀曉天給活生生的當場打散。

“唉!唉!求求施主別打了,我說還不行嗎?”

他服氣了,爲了止損。

索性,老實的屈服於魔王的淫丨威之下吧!

我忍還不成麼。

大魔王你給我記住了,有朝一日等本羅漢爺大事一成,第一個來中樞之域弄死你個癟犢子。

不得不說,諾矩羅挺會安慰自己的,且入鄉隨俗。之前某些人,都是如此想的。但是迄今爲止,沒一個做得到。

看來阿Q戰法,不僅在現世流行,億萬星辰間的傳人亦是不在少數。

“哎呦?你居然真是在僞裝。”賀曉天瞪着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不知是裝出來的,還是真的很驚訝。

“噗————”

諾矩羅吐血了。

啥,你說啥?你踏馬說啥!

合着你個二愣子,其實尚且沒有完全確認我是在裝孫子!

所以以我多年裝傻充楞的智慧,被一個真愣頭青給誤打誤撞破了金身?

哎呦我槽,我敲裏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