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老子讓你唸經!】

十三個大和尚臉色黑的跟鍋底灰一樣,可能是受到了一些限制。即便心裏恨不得立即衝上來生撕了賀曉天,他們卻也不得不依舊盤膝坐在原地,嘴裏唸叨着語言怪異且晦澀的經文。

了塵胸口起起伏伏,明顯氣的不輕。哪怕大魔王凶神惡煞的罵他,或者噴他個狗血淋頭,也不至於動了嗔怒。

可偏偏人家非但沒有破口大罵,反而是一副我很欣賞你們的表情。你欣賞我個錘子呦!老衲是來給你洗腦......啊,不對。乃是特地前來渡化你的。

整的跟多年基友不見面似得,要不是一同前來的師兄弟們,互相知根知底。怕是他們亦會誤會二人,有着說不清道不明的“糾纏”。

“你們不好好唸經,沒事找我麻煩,何必呢?”賀曉天的語氣,全然不像是被人困住的籠中之鳥,而是一種小綿羊集體排隊喂大灰狼的態度。

尚未關閉的直播,整個報紙上密密麻麻俱是彈幕。充滿了對於了塵十三位師兄弟的調侃,一個個對於大魔王收拾他們等人的信心,一度達到了爆棚的地步。

沒辦法,姓賀的戰績彪悍。即便是大雪山和仙朝這等大勢力的精銳,不都在現世折戟沉沙了嗎?區區幾個會唸經的禿瓢罷了,還不是手到擒來!

如果賀曉天現在有機會看自己的直播間,怕是會翻起大大的白眼。不愧是只負責吃瓜的羣衆們,一個個揮斥方遒起來,不比中樞之域的大鍵盤俠們差多少。

一般人要是遭受如此吹捧,估摸着縱然是個廢物點心,怕不是都能產生出一種天下捨我其誰的幻覺。

如同一隻失憶的二哈,一不小心得到了一本狼的筆記,自此走上一條充滿荊棘坎坷的不歸路。

其實大和尚們看的亦是膽顫心驚,他們一羣人手持鎮寺舍利子,半天時間愣是沒有將賀曉天給渡化功成,着實騎虎難下。

“加把勁兒,洗滌了他的全身,哪怕有天大的本領,也施展不出來。”了塵見到自家師弟們‘禪心’有些動搖,忍不住勸慰道。他本人其實也很怵,但不能表現出來。只能裝作很有信心的亞子,騙騙師弟們,順帶着忽悠一下自己。

或許是師兄的名頭,亦或者是對於渡化術的信心,這幫人迅速穩定了心神兒,眼神中充斥着名爲堅定的情緒。

不成功,便成仁。

直播間內衆人見到賀曉天遲遲不動手,一羣人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大魔王到底要幹什麼。

內容?

全然不是好話,怎麼變態怎麼來。一個個將賀曉天形容成了天地無有,億萬星辰千萬年只出一位的兇惡之徒。

最爲關鍵的是,這張負責直播的報紙,好死不死就懸在一位僧人的面前。他看着眼前報紙上飄過的一條條變態行爲,眼皮直抽。

念了這麼些年經文,頭一次遇見如此邪惡的出謀劃策。再加之賀曉天面部繚繞着的黑色霧氣,這傢伙有點忍不住,腦洞順着吃瓜羣衆們的變態之言,不斷推翻陳新,思想逐漸迪化。

“嘶————”

大概是想到了讓他都難以接受的事情,大和尚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於是,本來好好的經文,突兀斷了一小截。

然後導致了與其他十二人的脫節,使之渡化術莫名奇妙跑了偏。而後,場內有兩個人立即變得不高興了。

“?!”

其中之一,自然是了塵。他看了一眼師弟,暗道你念了這麼些年的渡化經,莫非唸到了狗肚子裏。否則爲何會中途出錯?

你知不知道,這會害死和尚的。

“!!!”

至於另一個不高興的人,正是賀曉天。

我正跟着“洗點”呢,你不好好專心當你的工具人,居然還懈怠罷工?是我提不起刀了,還是你哥禿瓢飄了。

大魔王腦袋一轉,雙眼直勾勾的望向了那位跟其餘人明顯脫節的大和尚。

“???”

這位僧人見此,心裏猛地一沉。

難不成大魔王準備拿我當雞殺了給猴看?

隨之而來的便是,直播間內的變態言論,以及自己腦補的那些足以令人崩潰的場景。

“你......”

“蹭!!”

賀曉天擡手一指,嘴裏剛剛吐出一個【你】字。餘下的話尚且未說,卻見這位禿瓢噌的一聲竄了出去,佈滿房間的金色經文,極爲靈性的讓開了一條通天大道。

“轟————”

大和尚下一刻猛地撞碎了牆壁,獨自一人丟下十二位師兄弟提前溜了。

房間內包括賀曉天十三人,俱是目瞪口呆,一副見了鬼的模樣。

更加讓人感到操蛋的是,自人形洞口外傳來一聲極度淒厲的慘嚎。

“救命啊!!”

“???”

我踏馬的!

賀曉天鼻子都氣歪了,我還啥都沒幹呢,你怕個屁呀。而且我的名頭,沒有響亮到這種地步吧。

堂堂一個和尚,修爲也不弱,竟然被嚇得倉皇逃竄。聽着耳邊的求救聲,這廝不是被嚇破膽了吧?

至於嘛你!

比賀曉天更加憤怒且懵逼的是老和尚了塵,他滿頭霧水不明所以。形式本來好好的,有利一方正是他們十三位師兄弟。

怎麼突然就退出,然後還特麼一個人跑了,把我們十二人晾在此地?況且師弟你TM不是東西啊,給大魔王留了一個缺口,豈不是讓我們先前的努力全然白費?

了塵看着剛剛擡起手臂的賀曉天,心裏就一個念想,來的時候我咋不準備一口棺材呢。現在好了,怕是入土爲安的念想都不要有。

以大魔王的脾氣,自己等人無端前來惹事,估計骨灰都要被人給揚了。

“唉!”

了塵停止誦經,嘆了一口氣。

終於,還是到了這個地步嗎?

罷了罷了,來時便知大魔王不好惹。誰承想自己師弟居然會因爲區區一個動作而嚇破膽,讓對方離去也沒啥,起碼有了交差的由頭。

驟時,大不了吃些苦頭而已。那羣人若是想靠着他們繼續打探消息,自己等人倒是沒有死劫臨身。

其餘師兄弟見此,亦是接連停止誦經。大師兄都放棄渡化大魔王,我們幾個繼續唸經算是怎麼回事!

賀曉天:“......”

走一個我不說啥,你們留下也可以,無非是“洗點”慢了一點。

可是一個個全部撂挑子,有點過分了!

“啪!”

了塵正在琢磨着,如何粉飾一下自己等人的任務,少吃些苦頭的時候。

腦瓜門一疼,打眼一瞧,不禁脫口而出一句。

“臥槽?!”

你咋還沒走。

不待他開口,賀曉天便怒氣衝衝的揪着他袈裟,一把將之提了起來。

“唸經!!”

其餘十一位大禿瓢,聞言兩眼懵逼。

這是個虎逼吧!

我們放你一馬,不去逃命。反而是催促我們繼續給你洗腦,啊呸!和尚的事那能叫做洗腦?應該說是渡化。

“你你......”

了塵一句話沒說完,賀曉天大耳刮子就抽了過來。

“啪————”

清脆的聲響,讓所有觀看的人右臉一疼。

你小子這是下死手啊,一點勁兒都不留!

“我讓你唸經。”

“豎子欺人太甚!”

了塵呆滯片刻,隨後立馬反應過來,暴怒的懟了賀曉天一句。

“噼裏啪啦!!”

話音落下,了塵立即步了劍老、雪崩等人的後路。

賀曉天別說不留手,情面都不留,大耳刮子噼裏啪啦的一頓抽。

給你面子叫你一聲工具人,不給你面子你是個Jβ。

他的力氣有多大?

至少了塵挨巴掌的時候不斷掙扎,愣是沒有掙脫。

其餘十一位大和尚,一個個懵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一會兒工夫,他們師兄腫成了豬頭。

“砰!”

賀曉天隨手將了塵丟在地上,繼續道。

“給老子念。”

而後一臉凶神惡煞地轉頭看向其餘十一人,你們不唸經等着幹啥呢。

了塵的師弟們見此,渾身猛地打了一個寒顫。

之後有一個算一個,馬上盤膝坐在地面,手裏握着舍利子開始誦經。

“是時聖女廣設方便,勸誘其母,令生正見,而此女母,未全生信。不久命終,魂神墮在無間地獄。時婆羅門女,知母在世,不信因果......”

金色的經文再次充斥了整個房間,讓觀看直播的羣衆們瞠目結舌。

“不錯,孺子可教。”賀曉天看着視線內左上角,點了點頭一副老學究的架勢道。

被人抽了一頓的了塵,心中滿是悲傷。

老衲招誰惹誰了!

大魔王,是你逼我的。

了塵不顧臉上的疼痛,從懷中掏出了一個閃爍着七彩之光的舍利子,煞是漂亮。

這是他背後之人給他的玩意兒,一旦遇見危險可拿出化解死劫之用。

本來不想用的,這種東西打算留着。

現在?

臉讓人打得啪啪作響,不挽回點顏面做個屁的極樂世界在中樞之域充當先鋒大軍的大師兄?

此物剛剛拿出,一道道若有若無的誦經之音響徹整個房間,瞬間將十一位大和尚的聲音壓制下去。

祥和的氣息遍佈空間,彷彿有一位充滿了大智慧的佛陀降臨此地。

只是尚未等了塵有任何動作,一隻大手突兀伸了過來。

一把給撈走了。

撈走了......

撈走了...

撈走...

走...

了...

..

.

了塵胸腔中的怒火,噗的一聲就被賀曉天給呲滅了。自己本來打算給大魔王一個狠得,結果半路讓人家一隻手撈走。這世界上還有比他更倒黴的人嗎?

總感覺老天爺在玩他,此時此刻他充滿了名爲悔恨的情緒。早知如此何必當初!進來的時候就應該把舍利子掏出來,直接開大招搞定對方。

何苦憋了半天且從未在師弟們面前展露的保命底牌,讓人一招海底撈月掏走。到了現在如同無根浮萍,隨意受人擺弄。

“啪!”

正當了塵生無可戀之際,腦門上又挨了一巴掌。

“唸經。”

我念你姥姥!!

了塵雙眼充血,一副搏命架勢。起身之後,瞪着賀曉天盤膝坐在地上,老老實實的跟着師弟們的節奏開始唸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今日之事我了塵暫且記下。莫要讓我逃出生天,否則日後必定百倍償之。

賀曉天若是能聽到他的心聲,怕是會遂了他的願。大和尚你太天真了,得罪我大魔王的人,墳頭草起碼三丈高。

你還想逃命?

洗洗睡吧,夢裏面要啥有啥。

“這玩意兒是啥。”賀曉天衝着正在唸經的了塵問道,結果人家卻沒有搭理他。

“啪——”

“你要幹什麼?”

了塵怒視道。

“問你話呢!”

“此乃羅漢舍利。”

老衲忍了,反正不是極樂中人,在你手裏面就是個破骨頭渣子,啥用沒有。

“啪————”

大和尚腦門上又挨了一巴掌,抽的他生疼無比。

只見了塵擡頭,用腫成豬頭的臉疑惑的望着他。

你又踏馬幹啥?

“唸經!”

“噗——”

不得不說,賀曉天氣人的本領忒強,了塵一口氣沒上來,眼前一黑登時吐了一口血。

沒見過這麼欺負和尚的。

對於姓賀的來說,反正都是敵人,一巴掌呼死他都不帶眨眼睛的。

一直以來,他個人非常認同一句話。

對敵人的仁慈,便是對自己的殘忍。

所以,敵人≠人!

往死裏折騰就對了。

直播間裏的人看的嘴角齊抽,如此對待人家,你還不如一刀殺了這個禿瓢來得痛快呢。

正當賀曉天準備詢問一下觀看直播的神通廣大羣衆,這玩意兒值多少枚靈氣結晶的時候,攥在他手裏面的羅漢舍利,猛地綻開了一道道裂紋。

“?!”

“嘩啦————”

碎了。

緊接着滿室生香,朵朵金花自虛無中顯現。

房間內的金色經文更是如同冰雪消融,一個個消失不見。

萬丈金光爆發,晃得人睜不開眼睛。

破碎的羅漢舍利內,突兀鑽出一人。

不對,是一個禿瓢。

此人盤坐於半空,鬚髮極長,長得那叫一個慈眉善目。

唯一的缺點大概是他有點營養不良,袈裟之下的身體瘦弱的跟個皮包骨一樣,好像隨便一陣風便能吹倒。

“吾乃......”

這個從羅漢舍利裏面鑽出來的老和尚話未說完,賀曉天上前一把高高揚起手臂,掄起巴掌直接抽了下去。

“啪————”

端坐於半空的瘦弱老和尚,餘下的話直接憋了回去,捂着自己的右臉一副你幹啥的表情。

我踏馬招你惹你了?